這是驗證他揮灑了無數汗水,種出努力的花,就要結果的時刻。

這是驗證他揮灑了無數汗水,種出努力的花,就要結果的時刻。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說實話,他還有點激動。

久違的雷劫又來臨了,蛻變在此一舉。。

轟!

他如一朵絢爛的煙花,沖宵而上,金芒四溢,霞光萬道投入到了雷劫海洋之中。

轟隆隆!

那恐怖的雷霆海洋,在他的神魂投入進來的剎那,那恐怖的天雷在天際炸響。

幾乎是他的神魂一投入進去的剎那,他的身影就消失了。

被這恐怖的天雷籠罩,他身上的純陽金光如一朵燃燒起的來的金色蓮花,染得這熾白的雷霆海洋都泛起了淡淡的金色。

歐陽顏的神魂眨眼間盤膝而坐,在雷劫漩渦的中心,那滅絕一切的天威之力,在他的神魂之中爆炸著。

他不為所動,感受著這一切生滅剎那的瞬間。

他的氣息在提升,雷劫的恐怖在於死,但是卻蘊含著無與倫比的生之力。

一生一滅,代表著天地陰陽,他的神魂如在歷經著一次又一次的輪迴。

這是天道的賞賜,也是天道的神罰。

神魂本是至陰之體,肉身是至陽之軀。

謂之:人有三魂七魄,天,地,人三魂,喜、怒、哀、懼、愛、惡、欲七魄。

人魂是修行之本,這片天地就是自己的歸宿,是要歸於塵埃,長埋黃土,成為塵歸塵,土歸土的存活一世。

還是逆天改命,尋找到這片天地,找到自己的本源?永生長存。

歐陽顏現在就在逆天改命,尋找自己的天地之魂,涅磐重生。

那無盡而又恐怖的雷劫,不是普通的雷劫。

三次雷劫皆是因為三界之門擾亂天道規則而引起。

這比普通的雷劫強悍了不止一倍,但是於神門所說的一樣。

在這樣的雷劫中涅磐重生過來的,所獲得的好處也是無法想象。

至少那純陽之力就磅礴無比。

雷霆化火所焚燒而出純陽雷火,才是這片天地真正的純陽之火。

其中所蘊含的純陽之力無法想象,在這樣的雷劫中涅磐過來的,比普通的雷劫強悍不止一倍。

狼嘯天仰頭望著那恐怖的雷霆漩渦,震耳欲聾的炸雷聲就沒停止過。

瓢潑大雨傾盆而下,整個天際都黑壓壓的一大片,如夜幕降臨了下來。

但是此時卻只是半中午,如此天氣如末日般的景象。

他看不到歐陽顏的狀態,卻看到這恐怖的景象,他的心懸得高高的,心怕歐陽顏有個什麼意外。

至少身為妖仙的他,都不敢與雷劫博弈。

轟!

雷劫之海中,一團至剛至陽的金光剎那間焚燒而起。

這是歐陽顏極其渴望而又需要的純陽之火,這代表著將他的神魂成就純陽真身的關鍵所在。

這火特別的陽剛,彷彿就是一輪太陽般,那恐怖的高溫無法形容,純陽的氣息盡顯無遺。

歐陽顏的神魂眨眼間被這燃燒起來的純陽金火籠罩。

放手愛 他身在火心之中,整個神魂都如煅燒著的真金,越發的光芒璀璨。

但是他也開始感覺到了痛苦,這是真正的天地本源之火在焚燒,純陽無比,如太陽神火一般。

「如此傳人,天地罕見。」三界之門的虛影在虛空中,他看著這一切,讚歎的道出一句。

他對歐陽顏的滿意程度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得徒如此,夫復何求呢。

他知道這場雷劫的恐怖與強大,但是他對歐陽顏有足夠的信心。

因為歐陽顏從來沒讓他失望過,這樣的人,給人的感覺都是如一座昂然挺立,不動的山。

歐陽顏的神魂在猛烈的至剛至陽的純陽之火中被焚燒的冒出了一絲絲淡淡的黑煙。

這是他神魂中的「陰氣。」所在,不到成就純陽真身的那一刻,神魂中的陰氣都是永遠存在的。

PS:感謝昨天安安的刷屏打賞,還有小小妹妹的打賞,然後一個重磅好消息告知,我們的書第一次踏上一個新天地,在周一那天站到了創世PC端全站銷售周榜NO.1,這是妖妖從未有過的榮耀,這榮耀就是你們給予的,我應該要特別提名感謝一下我家貓貓,非非,初遇,莎莎。 第562章冊封之日4

他的聲音依然和往常一樣,低沉而富有磁性,尤其是在耳邊低語的時候,帶著一種說不出的性感。

南煙突然臉就紅了。

她低下頭去,想了想,又抬起頭來,看著鏡中的祝烽:「皇上。」

「嗯?」

「我們,會很幸福的,對嗎?」

「當然。」

祝烽說著,俯下身,從後面輕輕的抱住了她。

南煙也伸出雙手,用力的抱住了他的手臂,將頭靠在他的懷裡。

鏡子里的這一幕,美得像畫,像夢。

最後,還是玉公公前來催促,才將兩個人從這樣的美夢中「喚醒」,時間到了,南煙應該去永和宮了。

南煙一聽,急忙起身。

而祝烽也該到大殿那邊去準備一下,順便檢查禮部的上奏。

兩個人一起走出了掖庭,祝烽又說道:「不回頭看一眼嗎?」

南煙疑惑的看著他。

祝烽笑道:「呆會兒,你就要去翊坤宮了。」

「……」

南煙這才回過神來,的確,去了永和宮聽了皇後娘娘的訓示之後,她就應該去翊坤宮,換上正式的貴妃的禮服,然後去接受冊封了。

而掖庭……她將不再回來。

這裡,也就不是她的家了。

南煙回頭,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後,才跟著祝烽離開。

走了一會兒之後,他們兩也該分路了。

但是,腳步卻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好像有點捨不得分開似得。

祝烽低頭看著她,在身後的人兩次催促下,捏了一下她的臉:「今天乖一點,不準出任何岔子,知道嗎?」

南煙白了他一眼。

「皇上說什麼呢,我怎麼會出岔子呢?」

「你啊,老是惹麻煩。」

「……」

「朕是怕今天,你又給朕惹出什麼麻煩來。」

南煙想了想,也對。

自己的確是個麻煩招惹體,不管是之前去邕州,還是前陣子去北平,總是沒風都要掀起三層浪。

於是睜大眼睛望著他:「要是我真的給皇上惹麻煩了,怎麼辦?」

祝烽又看了她一眼,嘆了口氣:「還能怎麼辦?」

「……」

「當然是朕,來給你解決麻煩。」

「……」

「誰讓朕,偏偏碰上你了呢。」

南煙立刻笑了起來。

於是,兩個人便分路了。

南煙一路臉上都帶著被冉小玉唾棄為「肉麻」的笑,直到來到了永和宮,才稍微的正了正神色。

然後,走了進去。

永和宮中,已經坐滿了人。

許妙音穿著皇后的禮服,端坐在上,其他的後宮的嬪妃都坐在兩邊,大家一看到她進來,都紛紛起身。

雖然還沒有正式冊封,但她現在,也已經算是有貴妃的名分了。

南煙走上前,畢恭畢敬的對著皇後行了宮中的大禮:「拜見皇後娘娘。」

「起來吧。」

許妙音一抬手,冉小玉急忙扶著南煙站了起來。

她站在屋子中央,小心的抬頭看了一眼許妙音,許妙音也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過去,身為尚寶女官的她,衣著自然非常的樸素,也沒有什麼妝容,今天這樣精緻的打扮下來,倒是明艷動人。

許妙音微笑著說道:「南煙你雍容華貴,氣質天成,不愧『貴妃』的名號。」

南煙忙說道:「腐草之光,豈敢與日月爭輝。」

「……」

「皇後娘娘才是母儀天下的風範。」

許妙音道:「本宮母儀天下,掌管六宮,也難免有不到之處。」

「……」

「早就希望有人,能從旁協助。」

「……」

「你賢惠聰敏,見識過人,本宮也一直很看重你。」

「……」

「今天,你冊封為貴妃,有協理六宮的權力。將來,後宮的姐妹就都是你的家人,你一定要敬上愛下、睦鄰克己,也要盡心竭力的服侍皇上,為皇家開枝散葉,延續血脈……」

南煙站在屋子中央,規規矩矩的聽著她的教誨。

也是在這一刻,她明白,「貴妃」兩個字所代表的,不僅僅是榮華富貴,不僅僅的即將而來的享樂。

更重要的,是一份責任。

既然做到了後宮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也就有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重責。

這,也是她早就想明白了的。

她,要站在祝烽的身邊,自然就要有與他相配的見識和賢明。

否則,她不過是一根攀在大樹上的藤蔓,沒有自己的主見和靈魂。

等到許妙音說完最後一句話,問她:「你明白了嗎?」

南煙畢恭畢敬的道:「妾,明白了。」

許妙音微微點頭,笑了一下。

這時,她抬起頭來,又看了一眼周圍,眉心微蹙道:「怎麼,康妃和安嬪,還沒有來嗎?」

南煙聞聲,也往周圍看了一眼。

果然,康妃吳菀和安嬪高玉容,兩個人都不在場。

南煙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她當然知道這兩個人對自己的厭惡,甚至怨恨,可是不管怎麼樣,今天是冊封大典,百官和宮妃們都要到場慶賀。

他們兩,連面子都不願意顧全了嗎?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