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足有幾十萬人之多,密密麻麻的根本看不清數量,此刻他們同時跪在地上,有些甚至還開始了輕聲抽泣。

足足有幾十萬人之多,密密麻麻的根本看不清數量,此刻他們同時跪在地上,有些甚至還開始了輕聲抽泣。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並不是因為離開這生活數千年的地帶而傷心,實際上,是因為太過激動。 這上等冥界就是修鍊聖地,之所以無數下等冥界之人對之趨之若鶩,原因就在於此地修鍊太過速度,因此才會如此被人所崇拜。

葉青嵐穿著一身金紗,金紗衣隨風亂舞,說不出的曼妙動人。

挺拔的紅唇微微翹起,勾勒出一絲淺淺的弧度,那秀氣的鼻子甚是美麗,一雙冰眸集智慧與美貌共存。

一襲雪發隨風亂舞,給人以說不出的肅穆感。

曾經拼殺戰場血染天穹,如今功成名就拂身去。

今後的葉青嵐,將會在上等冥界盡情的殺戮,最終殺到閻羅殿去,去見識一下那下絕情毒的東方韻,到底有著幾分本事。

剜心挖骨,都會一一讓其好好品嘗的。

「雲家家主攜雲家所有族內弟子前來投奔青嵐大人。」雲峰猛然喝了一聲,身軀也是一下翻下狼獸,半跪在地上,神色異常的恭敬。

「拜見青嵐大人。」雲家一眾也是全部跪了下來。

雲家之人皆是一身黑衣打扮,齊刷刷的跪在地面之上,說不出肅穆莊重。

葉青嵐輕輕的點著頭,身軀之上,眼神之中帶著濃濃的戰意。

冥界或許有著數不清的魑魅魍魎,但又能怎樣?

戰!戰!戰!

冥界或許有著強悍的家族阻擊,但又能怎樣?

戰!戰!戰!

冥界或許有著瘋狂如斯的敵人,但又能怎樣?

戰!戰!戰!

葉青嵐的臉禁不住有些繃緊,嘴唇勾勒起一絲冷冷的寒芒,緩緩的開口說道:「上等冥界意味著弱肉強食,蠶食弱小,那裡的生活環境可能比這裡要嚴酷十倍,二十倍,一百倍,你們還願意與我同行么?」

葉青嵐的聲音在九霄內來回的傳盪,身為強者,一跺腳,天搖地晃,一吶喊,九霄皆聞。

「誓死追隨。」雲峰和南宮封天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的說道。

隨著兩個家主的一聲令下,下一秒聲音徹底被點燃了。

「誓死追隨。」大家紛紛開始大聲的吶喊起來,聲音猶如震天動地一般。

「好。」葉青嵐用力的點了點頭,眼神之中帶著一抹名為激動的光芒在閃動。

哪怕是前世的妖凰,雖然是殺手之王,但身為殺手終究是陰暗角落裡面的亡命殺手,根本就難以真正的號令群雄。

所以妖凰無比的強大,但那畢竟是單人的強大。

雖然妖凰可以漫步九霄,但終究孜然一人,說不出孤單和落寞。

王冠加身,卻一人作陪。

而今世的葉青嵐,卻是前後左右儘是追隨者,如今她一聲令下,百萬武者齊動,這是何等的力量和號召力?

葉青嵐淡淡的勾唇一笑,輕輕咀嚼著誓死追隨這句話,眼神之中充滿了閃爍著淚花。

「傳送開始。」葉青嵐眼神冰冷,猛然間祭出了四塊傳送的召喚牌。

這四塊召喚牌就是從下等冥界晉級到上等冥界進階的關鍵存在,若是擁有這四塊令牌,就擁有了進入上等冥界的一個敲門磚。

之所以名為敲門磚,原因很簡單,因為這後續還有著一層考驗,那便是雷劫之威。 想要從下等冥界進階到上等冥界,就要必須在四大家族之中佔據絕對的優勢,因為只有這樣,才可以讓另三個家族主動的交出另外的三塊令牌。

但即便是交出了三塊令牌,還有著一個極為有難度的考驗等待著你,那就是需要對抗雷劫之威。

雷劫之威有多恐怖,曾經有強悍無比的靈王強者想要硬扛雷劫,但是卻被一個雷劫下去,直接變成了屍骨無存,孤魂野鬼的下場。

從此這雷劫之威便無人在敢爭鋒,哪怕是先前冥界萬年曆有史以來,也是記載了數位在對抗雷劫之中慘敗的下場。

悠悠萬載的歲月,有多少有野心的家主想要在上等冥界一展宏圖,但是最終的最終,卻是被雷劫的威力嚇得畏縮不前,甚是有很多家主落得了一個雷劫慘死,身軀都化成了徹底的灰燼。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南宮封天和雲峰的眼神之中都有一種淡淡的忐忑之感。

他們靜靜的凝望著半空之中的四塊令牌,眼神之中帶著濃濃的緊張之感。

一旦四塊令牌同時裂開,那麼就將徹底的開始開啟上等冥界的傳送陣,到時候那個恐怖的天劫景象,絕對是異常的恐怖。

「咕嚕。」哪怕是兩個以兩個家主的強韌心智,此刻也是不由得用力的咽了一口口水,因為這一切實在是有些太刺激了,哪怕是兩個家主的心臟都有些承受不了。

葉青嵐卻是面色沒有任何的變化,一襲金紗衣微微的隨風亂舞,白髮狂舞,說不出的強悍。

「給我碎。」葉青嵐望著那在半空之中懸浮著四塊令牌,眼神之中猛然間浮現出了一抹冷色,隨著葉青嵐的一聲爆喝,那四塊令牌幾乎在同時碎裂開來。

「砰。」一瞬間,四塊令牌同時化為灰燼,四道氣團緩緩在天空飄散。

一瞬間,天地之中好似都有了重量一般。

一股無法言喻的力量緩緩在天地之間生成,甚是可怖。

「有點意思。嗯,不錯,有點意思~~」葉青嵐一雙冰眸冷冷凝視著烏黑的夜空,唇角勾起一抹冷冷的弧度。

就在葉青嵐聲音落下的時候,烏黑的夜空猛然間同時浮現出數道雷芒。

雷芒異常的粗大,在烏黑的夜空之中不斷閃爍著,好似要毀滅天地一般。

雷芒在空中瘋狂的形成,如同是要將天地徹底毀滅掉一般,那種氣場實在是太過氣場,根本就讓人無法喘息。

葉青嵐緩緩的吸了一口氣,望著那烏黑夜空之中的雷劫漸漸形成,眼神之中卻是沒有多少懼怕之色,恰恰相反,在葉青嵐的眼眸之中,卻是戰意凜然。

對蒼天對戰,才為真豪傑。

緩緩的,葉青嵐將手中的長鞭浮現,長鞭輕輕的甩動,發出一陣陣風鳴聲。

葉青嵐一雙冰眸冷冷的凝視著夜空,等待著,等待著蒼天的出擊。

「咔擦。」一道雷芒猛然間從那烏黑的夜空之中閃爍而出,那一瞬間,蒼天好似都顫慄了一般,甚是可怖。 粗大的雷芒夾雜著濃郁的火花,朝著葉青嵐飛射而來,在葉青嵐的眼眸之中沒有一丁點的懼怕之色。

葉青嵐一身金紗,好似從天而降的仙子一般,那精緻的五官之中說不出的絕塵美麗,尋常的絕色女子站在葉青嵐的身邊,美麗一定會大打折扣。

因為有葉青嵐的地方,其他都是配角。

白色的雷光照耀在葉青嵐的臉上,卻是更加使得葉青嵐的美麗變得格外的耀眼,那一瞬間,葉青嵐的美足足放大了幾十倍,美得攝人心魄,美得絕塵脫世,美的讓人忘記了呼吸。

絕美的容顏在那一瞬間,彷彿已經被徹底的神化。

當經歷過這件事情的人,再幾十年,或則上百年後在回憶,都會意味深長的嘆息道:「當時葉青嵐一身金紗,好似仙子,美得讓人感嘆這個世界上還會有如此美麗的女子。」

戰蒼穹,斗蒼天。

葉青嵐的腳輕輕一躍,如同一顆導彈衝天而起,葉青嵐手中的長鞭猛然間揮舞而出,鞭風如利刃一般,掃向那襲來的雷劫。

雷劫如碗口一般粗,重重的擊打在葉青嵐的鞭影之上。

剎那間,天地都好似靜止了一般,時空好似都被凝固住。

「砰。」一道光芒隨即爆炸而出,葉青嵐猛然間朝後彈射出了足足數米遠,但是身上卻是沒有半點的傷痕。

而那雷劫卻是被葉青嵐生生擋住了。

靜,出奇的靜。

那雲家還有南宮家的強者紛紛都睜大了眼睛,眼神之中充滿了濃濃的不敢置信之色,他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一個武者,竟然憑藉武技硬生生的擋住了雷劫,這也太強大了吧?

畢竟,先前成功通過的一些家主,都是依靠著各種強悍的護盾性的法器才成功抵擋住的,但是葉青嵐卻是用強悍的武技硬生生的抵擋,差距可見一斑。

是的,葉青嵐的強大連蒼天都為之震撼,蒼天陷入到了一剎那的平靜,那夜空很黑,黑到了極致。

葉青嵐一襲金紗,風輕輕的刮著,金色的金紗衣貼在葉青嵐曼妙的身軀上,不斷的輕輕拂動。

葉青嵐的眼眸如同是利劍一般,望著那半空之中的墨黑色夜空,眼神之中帶著一抹深深的寒意。

雖然此刻的天空異常的平靜,但是葉青嵐卻很清楚,這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此刻的夜空一定在凝聚這強大的雷劫,此刻若是葉青嵐敢於流露出懈怠,肯定會死的很慘。

「來吧,我已經準備好了。」葉青嵐凝視著蒼穹,輕輕一喝道。

哪怕對手是蒼天又如何,她葉青嵐無人不敢一戰,不管對方是人還是蒼天,唯有一戰,才能盡顯本色。

這便是她妖凰一直以來堅持的道,因為她一直擁有一顆誰都不服的心,才能一步步爬上巔峰,成為舉世矚目的最強者。

「轟隆。」那雷劫如海嘯一般,瞬時而至。

整個天空一瞬間亮如白晝,恐怖,絕對的恐怖,好似蒼天要將整個位面徹底毀滅。 無數如同雷劫如同雨點一般襲來,頃刻間,天地無一絲死角。

葉青嵐猛然間長鞭一抖,身軀猶如一個鴻雁一般,在一道道雷劫之中艱難的閃躲。

哪怕萬千雷劫在旁,她依舊無一絲躲閃之色,恐怖,無比恐怖的實力。

雖然蒼天無比的強悍,但那又如何,她是葉青嵐,無論在恐怖的對手,都不能讓她屈服。

是的,在萬千雷劫同時襲來的時候,葉青嵐也是已然臨危不亂,她在萬千雷劫下成功存活了下來。

「哈哈哈,也不過如此。」葉青嵐的長鞭猛然間指向蒼穹,冷冷嘲笑。

那一刻夜空之中的雷芒不斷的在上空浮現,好似蛛網一般密集,轟隆轟隆的雷聲不斷的響起,震耳欲聾。

但是越是這樣,越是顯得雷劫太過蒼白無力。

即便是這樣恐怖的攻擊,依然難以對付葉青嵐,這是多麼大的嘲諷?

「轟隆,轟隆。」蒼天不斷的咆哮著,彷彿在釋放著自己的屈辱,葉青嵐實在是太狂妄了,但恰恰是這種狂妄,造就出了葉青嵐這個超級強者的事實。

「來吧,用出你最恐怖的攻擊,難道說你就這點實力么?蒼天,你難道就這點實力么?」葉青嵐一雙冰冷的冷眸,長鞭一抖,像蒼天宣戰。

「轟隆,轟隆。」雷芒依舊不斷的浮現在天空之中,好似在醞釀著更為恐怖的攻擊。

下一秒,一道碗口粗的雷劫猛然間從夜空之中飛射而出,如同瞬發一般,根本毫無預兆。

是的,這一次沒有任何的聲響,也根本沒有任何的預示,完全就是很突兀,很突兀的直接就射向葉青嵐。

這就好像是偷襲一般,很像是卑鄙小人的舉動。

「呵呵。」葉青嵐的身體微微一側,在那雷劫快要擊中在自己的身軀的瞬間,葉青嵐撤開身子,躲開了雷劫的攻擊。

葉青嵐的預感何等的強大,因此哪怕是雷劫進行這種類似偷襲的舉動,依舊可以被葉青嵐很輕易的躲開。

雖然其中也有著小兇險,但是卻不會危及葉青嵐的性命。

「就這點本事了么?如果只有這些?那我就要反擊了。」葉青嵐望著空中形成雷劫的夜空,眼神之中帶著一抹森森的戰意。

誰說雷劫不能與之戰鬥,她葉青嵐就要戰雷劫。

「這青嵐大人不是瘋了吧,雷劫也能戰鬥么?」雲峰的眼神之中充滿了無比的嘆服之色,他用力的張著嘴巴,如同下巴脫臼一般。

此刻雲峰那像是活了幾十萬年的人,他真的覺得自己這幾十萬年都活到狗身上了,因為認識葉青嵐的這一年來,他真的經歷了太多以前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一切都是葉青嵐,這個神一般存在的女人,告訴了他太多這個世界有種事情叫做神跡。

而與雲峰同樣的震驚還有南宮封天,南宮封天也是同樣,此刻南宮封天的眼神驚嘆無比的望著葉青嵐,神色之中充滿了濃濃的不敢置信。

如果說雷劫也能與之一戰,那麼世間真的存在葉青嵐不敢招惹的么? 甚至於南宮封天想的更深遠了一些,如果說葉青嵐這種性格,會不會想要跟身為神靈的冥王一戰????

當這個念頭出現在南宮封天心頭的剎那,他瞬間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懊悔之情,這樣的瘋子,跟她一起混,是不是會死的很快啊?



「但不管如何說,我願意相信你。」南宮封天的心思經過了百轉千回,最終還是回到了天空,他相信葉青嵐,甚至於這種相信多過相信自己。

哪怕是葉青嵐真的和冥王一戰,他也會願意和葉青嵐站到同一條戰線,因為有葉青嵐的地方,往往就意味著奇迹將會發生。

「戰。」葉青嵐長鞭一甩,整個天空都為之顫慄,猛然間,夜空之中閃爍出一道無比響徹的撕裂聲。

「砰。」那一瞬間就好像是什麼碎裂了一聲,整個夜空之中發出一聲近乎呻吟一般的響聲。

「是空間屏障,原來青嵐是想要打碎空間屏障,原來是這樣啊。」猛然間雲峰瞪大了眼睛,開始為葉青嵐的行為進行著講解。

空間屏障就是一種空間的保護裝置,因為有空間屏障,各個位面才能夠相安無事的存在,但是若是打破了空間屏障,就會出現很多的黑洞。

黑洞太多的話,那麼空間就會發生崩潰,整個空間都會淪為一片瓦礫之中。

而空間屏障也分為很硬得空間屏障,和一些脆的空間屏障,一些很硬得空間屏障,哪怕是靈帝高手都不可能打破,但是一些脆的空間屏障,別說靈帝高手了,哪怕就是靈尊靈導高手都可以輕鬆的打破。

而雷劫是一種極為強大的能量體,它對於空間屏障的毀滅性是極為大的,所以,葉青嵐的力量打破空間屏障根本就不費吹灰之力。

但是不要以為這點說起來很簡單,做起來特別的難。

原因在於,根本沒有人能夠擁有這種狂妄的霸氣,敢於跟雷劫戰鬥,那怕是有,也要具備超級強大的實力,因為葉青嵐已經足足阻擋了兩撥雷劫的攻擊而存活下來,這種實力可不是尋常的武者所具備的。

所以說,沒有實力就絕對不能學習葉青嵐,不然很可能被劈的連裝逼的機會都沒有,就成了一團灰。

但是即便是這樣,還是有著很多武者在葉青嵐之後前赴後繼的學習葉青嵐,最終導致下等冥界一陣混亂。

「你不是很厲害么?蒼天,你難道就這點水平么?不會吧?你的威風哪去了?」葉青嵐再次開啟嘲諷模式,凝視著那蒼天,不斷的一下下鞭打著夜空。

「砰砰砰。」夜空隨之一下下的在葉青嵐的攻擊下,不斷的顫慄著。

那夜空的四周緩緩裂開出一道道的漣漪,就好像是天地裂縫一般,而在那裂縫的深處,不斷有一道道的旋風從那深處湧現出一陣陣的狂風。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