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雲輕輕掀開了白布,陳陽死不瞑止,脖子被一道爪子抓出大窟窿,喉骨被人生生挖走,死得非常慘烈。

蘇雲輕輕掀開了白布,陳陽死不瞑止,脖子被一道爪子抓出大窟窿,喉骨被人生生挖走,死得非常慘烈。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宗主,大師兄是怎麼死的?」

劍無涯忍痛道:「你大師兄本是回家成親的,可惜被賊人所害,陳家一門老小被人滅門。」

蘇雲怒氣上涌:「宗主可知是誰害了大師兄?莫不是那神拳宗的狗東西暗中使壞吧。」

劍無涯搖了搖頭:「不可能是神拳宗,神拳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這麼做。畢竟神拳宗上面,還有武神盟。若是神拳宗做出這種偷襲小宗門弟子,滅人家口之事,武神盟一定不會饒了神拳宗,他們不會為了一點私怨,而冒這麼大的風險。從你大師兄死時的傷口來看。只怕此事是那魔宗弟子所為。」

「魔宗弟子?宗主,可否祥說一下。」

劍無涯嘆道:「東靈古域,曾有一個很大的魔宗,被稱之為『骨魔宗』,此魔宗,常以人骨,獸骨,或是妖骨修練,肉身堅不可摧。是所有魔門中惟一的煉骨宗門,他們還擅長一種傀儡術,能夠操控沒有靈魂的屍骨殺人。骨魔宗曾經達到了四級大宗門,比靈藥宗和神拳宗更可怕。這個魔宗,在兩百年前,被武神盟所滅。沒想到,現在死灰復燃,世間居然還有骨魔宗的餘孽。」

「宗主,你打算怎麼處li此事?」

劍無涯搖頭:「厚葬你大師兄后,我會派人好好追查此事,蘇雲,你和蕭晨,還有幾位師兄,做好參加武神塔歷練之事,此事宗主我來處li。」

就在劍無涯和蘇雲交談之際,天空,一聲雕鳴,一隻四級靈獸背著一個中年男子,落到了靈劍宗前:「劍宗主可在。」

「原來是九絕門楊華門主,失敬,失敬啊。」劍無涯勉強微笑站起來,抱拳行禮。

楊華看了一眼地下那具白布包裹屍體,搖頭嘆息:「劍宗主,莫非你靈劍宗也有弟子被人偷襲殺死。」

劍無涯憤恨道:「我真傳大弟子被人殺了。此事定是那骨魔宗餘孽所為。」

楊華一臉悲傷之色:「劍宗主,楊某今日前來,正是為此事,請求靈劍宗相助,不然的話,我星羅國幾大宗門將會遭殃。」

劍無涯吃了一驚:「楊華宗主,莫非你九絕門也被那魔宗弟子所害。」

楊華鬱悶點頭:「我九絕門真傳大弟子也被人殺了,一身骨骼被全挖走,力神宗更慘,他們宗中墓地被人挖了,三名力神宗前任宗主的屍骨,全都被人偷走了。不但如此,我還聽說,東靈古域起碼有十個國家的宗門,有許多弟子,或是宗門死去的高手屍骨被盜。這骨魔宗的餘孽不滅,我等必會雞犬不寧。」

「楊門主,有何打算。」

「劍宗主,昨日東靈古域,星霸國『天一宗』宗主傳音相告,他們通過八年的追查,已經找到了骨魔骨餘孽藏身在『蒼瀾國』。欲聯合我們們剿滅這些魔宗餘孽。不過,我們們只能派出年齡低於二十歲以下的弟子參加。骨魔宗擁有一種獨特的斂骨之術。他們能夠利用靈氣感應數百里之內各種骨骼散發出來的氣息。只有骨齡低於二十歲的年輕人,他們才感應不到。我們們幾大宗主如果前去剿滅骨魔宗,恐怕還沒靠近,他們就已經逃走了。所以,太一宗決定,讓各宗派出宗中天才,剿滅骨魔宗。不知劍宗主意下如何,我已經決定讓我兒子楊絕我幾位弟子前去相助太一宗等幾大宗門。」

劍無涯面露難色:「我靈劍宗真傳弟子,大部份都超過了二十歲,有幾個雖然還沒二十歲,但實力也僅僅只達到靈武前期。而且我們們靈劍宗正準備武神歷練之事,暫時可能派出不出人手。」

蘇雲聞言挺身而出:「宗主,弟子願意前去與其它宗門聯手滅掉骨魔宗,替大師兄報仇。」

劍無涯打量了蘇雲幾眼,驚訝了一番:「你小子居然突破到了靈武前期?修練速度真是恐怖!蘇雲,我對你抱很大的希望,我並不希望你出任何危險,馬上就要參加武神塔歷練了,我希望你能在武神塔中取得好的成績,將來參加靈榜之爭。」

蘇雲笑道:「宗主,反正我沒機會在二十天內,修練到了靈武前期巔峰。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我也想看看其它大宗門的天才實力如何。二十天後的武神塔歷練,弟子一定準時參加。」

蘇雲身上有一件七品靈器縛龍索,就算遇上危險,也能從容逃脫。蘇雲天賦奇強,而且修練成了堪比人階頂級,或是地階功法的『焚皇劍氣』,惟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缺少經驗,不知道其它宗門弟子的優勢。讓他去歷練一番,倒也是不錯的選擇。

劍無涯當下點頭:「玉不琢,不成器,磨練一下,對你來說,也並不是壞事。蘇雲,我同意你代表靈劍宗,與楊宗主前去配合其它幾大宗門聯手對付骨魔宗餘孽,但不管如何,記住,你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宗主放心,弟子一定全身而退。」

劍無涯轉身召過了劍無敵:「無敵,你與蘇雲和楊華宗主同去,不管如何,你一定要把蘇雲給我毫髮無損的帶回來。」

「父親放心,無敵一定讓蘇師弟平安無恙。」

「那好,去吧。」

「是。父親。」

當下蘇雲跟隨劍無敵與楊華,坐上那隻四級靈獸白翎雕背,向著遠在萬里之外的蒼瀾國。 蘇雲與劍無敵乘坐在白翎雕上,跟隨九絕門門主楊華飛向了萬里之外的蒼瀾國。

這隻白翎雕達到四級靈獸,飛行速度奇快,一日萬里,不在話下。

才不到半個時辰,巨雕就已經飛過了羅天城。不出半日,就飛過了波濤洶湧的碧羅海。

眼下是鄰國星耀國的領土,那一幢幢房屋,與星羅國風格迥異,人們穿著裝扮與星羅國大大不同。眼前各種高山大川,景色瑰麗,蘇雲看得賞心悅目。現在他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大,星羅國和羅天城有多小。

東靈古域,蘇雲才到兩國,就感覺到了地大物博。

而整個東靈古域擁有百國,整個東荒擁有十域。東靈古域不過只是東荒十域之一。

整個東荒,只是蠻荒大陸四荒之一,而蠻荒大陸,人類能到的地方,僅僅只佔整個大陸疆域的三分之一。蠻荒大陸有多大,恐怕就連那些至高無上的帝星強者都不知曉。

蘇雲此刻方知,自己有多渺小。

劍無敵看著蘇雲那一副看不夠的樣子,微笑了起來:「蘇師弟,你是第一次離開星羅國吧。」

蘇雲有點不好意思:「不瞞師兄笑話,除了上次前往魔靈島之外,我還是第一次離開羅天城。」

劍無敵長發飄揚,輕輕拍了拍蘇雲的肩膀,鼓勵道:「年輕人,應該到處走走,多轉轉。蠻荒大陸風景無限,每個國家,都有獨特的地方。我在你這般大年紀時,已經遊歷了十幾國家。」

蘇雲笑得尷尬:「呵呵,劍師兄天賦奇高,蘇雲哪敢跟你相比。」

「蘇師弟,此言就讓師兄汗顏,你才十六歲,就能達到靈武前期,比我當年強多了。蘇師弟,趁著有時間,我給你講解一下,此次前去圍剿骨魔宗的那些宗門的厲害。」

「此次圍剿骨魔宗,除我星羅國三宗之外,還有八大宗門,我給你介紹一下。」

「星霸國,天一宗,七級大宗門,論實力,遠在我靈劍宗之上。天一宗弟子修練天一真水訣。靈武境界的天一宗弟子,非常的可怕。他們能夠靈氣化真水,一滴手指大小的真水,足有數千上萬公斤。天一宗在江河湖海中戰鬥,擁有得天獨厚的優勢。他們最厲害的除了幾門絕技之外,防禦力也很強悍,他們可以源源不絕的利用水化成水靈護罩,戰鬥力持久。天一宗弟子,修練各種掌功,劍技。身法卻是他們的弱點。」

「星霸國,百花宗,八級宗門,他們能夠用花修練,吸收各種奇花異草中的精化修練,百花宗精通暗器,除此之外,他們擅長的迷魂之術,幻術,毒功,還能操控植物攻擊敵人。他們在森林之中,擁有獨特的優勢。」

「星痕國,天遁宗,七次大宗門,論實力,也比我靈劍宗強上很多。天遁宗弟子擅長身法,他們的輕功,非常的厲害。普通宗門靈武前期,一縱能達五百米,而天遁宗,一縱將是千米,甚至更遠。此宗鑽研輕功整整五百年。論身法,也許只有五級大宗門比他們稍強一點。天遁宗,有一本非常神奇的天階輕功,名為『天遁大法』,據說修練成天遁大法的弟子,可以一葉渡海,可以遁穿千米大山。許多人不敢去的地方,天遁宗弟子可以暢行無阻,這個宗門盜了不少墓,偷了不少寶,但很少被人抓住。」

「星痕國,鐵神宗,七級大宗門。這個宗門修練金系功法,能夠操控各種金屬,他們可以一瞬間,可操控地下的各種鐵礦,可以讓山變成刀山,變成劍海。他們的身體強悍無比,堪比靈器。鐵神宗以防禦力著稱。他們的真武境界,能夠抗住靈武境界的攻擊。靈武前期,可以抗住靈武中期的攻擊。很難打死。」

「星辰國,星辰宗,六級大宗門,是我東靈古域,四個六級大宗門之一。論實力,僅次於五級大宗門之一。星辰宗修練引星之術,他們的引星之術,比星劍宗更為高級,更為霸道。星劍宗弟子,僅僅只能利用星辰之力,幻化成劍氣。可是星辰宗,能夠吸收星辰之力來修練。星辰宗最恐怖的功法,就是『星辰劍技』,他們可以調動天空中星辰中的星力,凝於劍中,或是聚於全身。星辰宗弟子非常的可怕,表面看,他們也許只有靈武前期的實力,但如果引星之後,他們實力會突然間暴漲。星辰宗當年在宗門之賽中,有一位天才弟子,力挑五位五宗大宗門弟子,只因修練星辰劍氣太難。所以,這個宗門受到限制,否則的話,星辰宗可能是五級宗門。」

「星辰國,蟲魔宗,七級大宗門,這個宗門厲害無比,擅長操控各種毒蟲,利用蟲子攻擊敵人,神出鬼沒,異常難防。他們常年捕捉一些靈蟲馴養,或是寄生在身體中,非常的可怕。」

蘇雲吃了一驚:「劍師兄,怎麼這些宗門都是六七級宗門,我靈劍宗才八級宗門啊!」

劍無敵搖頭苦笑:「這個沒辦法,我東荒所有宗門的級別,都是武神盟定下來的。能夠打敗皇星後期強者的,必是二級宗門。能夠打敗皇星中期的,必是三級宗門。能夠打敗皇星前期的,必是四級宗門。能夠打敗天星後期的,必是五級宗門,能夠打敗天星中期的,才能算是六級大宗門。父親剛剛突破到天星境界,雖然打敗了神拳宗幾位天星強者。但百宗之賽,並未開始。整個靈劍宗也才父親一個天星。論實力,與其它宗門的確相差太遠。」

蘇雲有點忍不住了:「師兄,武神盟到底有多強,為什麼,可以給這些宗門定階級?」

劍無涯呵呵一笑:「你這話就問得無知了點。武神盟,乃是一品大宗門,東荒無可爭議的霸主。門中有兩位帝星強者,數十位皇星強者。武神盟實力之強,無法想像。一位帝星強者,便可以鎮壓東荒百國,擁有橫掃八荒**的恐怖實力。一位皇星強者,便可以鎮壓一域。掌管我東靈古域的域主,就是一位皇星中期強者。數千年前,東荒分裂成數百國家,彼此之間,不停的征戰,死傷無數。若非後來,武神盟鎮壓十域,恐怕我們們東荒還處在戰事之中。武神盟,在東荒是不可挑釁的力量,縱然是各國國主,各大帝國帝王,他們都臣服於武神盟之下。武神盟是靠武力鎮壓十域數百國家的,人家有底氣,有實力,不服的都已經死了。」

蘇雲心中暗嘆了起來:「武神盟這麼強,那跟武神盟並駕齊驅的『天武門』『神劍宗』肯定也有這般實力。我要打敗神劍宗,替父親出氣。我要打敗天武門,救出母親。這一切,現在看來幾乎是痴人說夢話啊!」

「不能氣餒,別人能做到的,我蘇云為什麼不能做到。化天先祖的實力,應該也達到了帝星境界,若我能恢復九種太古遺血,凝成九陽聖體,說不定我也可以成為帝星強者。我一定要努力,再努力。」

蘇雲靜下心來,聽隨劍無敵繼續講解。

不知不覺,巨雕已經飛過了三個國家,終於到達了蒼瀾國。

一座座高達萬丈的大山,綿延百萬餘里,這裡就是東靈古域,五大絕地之一的太古遺山。

據說這萬座大山,是九重天中,玄黃天的一座神山,高達百萬丈,後來在神魔之戰中,被神魔打碎,化成萬片落到蠻荒大陸,后被稱為『太古遺山』。

這太古遺山擁有萬座大山,每座萬丈大小,裡面存留著一些太古、遠古、上古遺種,甚至洪荒妖獸。

太古遺山的一花一草一木一石,都能輕易殺人。就算是地星強者也不敢輕易進入。許多被逼得走投無路的魔頭,為了活命,逃入了太古神山之中,想滅這些魔頭的人,也只能望而興嘆。

那骨魔宗餘孽,膽敢興風作浪,就是依仗著別人,不敢輕易進入太古遺山,才大膽妄為。不過這骨魔宗的魔頭也太大膽了,連大宗門的墳墓都掘,連那些大宗門前任宗主的屍骨都敢盜,已經是惹得天怒人怨。這些宗門也被逼得沒有辦法,才聯合起來圍剿骨魔宗。

巨雕剛剛降落,太古遺山前,已經聚滿了十一宗,數百人。 龐大的太古遺山前,一百多名宗門弟子聚集在此。

楊華的兒子楊絕,力神宗的少宗主歷蠻都在,除了星痕國,星辰國,星霸國,六個八級以上的宗門之外,還有兩個小宗門『聖英門』與『化星宗』。八個宗門上百弟子早就在等候。

楊華微笑抱拳:「諸位,我星羅國三宗已到,何時進入太古遺山,剿滅骨魔宗餘孽,我們們可以商議一下。」

那三國八宗之中,星辰宗作為惟一的六級大宗門,門中弟子一向高傲,覺得自己高人一等。

星辰宗中,一名叫喬林的靈武弟子,瞄了星羅國三宗一眼,露出一副不屑的樣子:「真寒酸,整個星羅國,二十歲以下靈武,居然才三人。憑你們這三人,能幹什麼?媽的,我們們等了半天,你們星羅國幾個宗門才出三個人啊?聖英門和化星宗,也是九級宗門,他們都派出了十人。你們堂堂星羅國,五個宗門,才派三個人,一點誠意都沒有。」

九絕門楊絕哼道:「這位星辰宗的朋友,莫要小瞧我三人,論實力,靈劍宗的蘇雲一人,足抵得上你們十人。兵不在多,在於精,我們們三宗三人足夠獨擋一面。」

那名星辰宗弟子喬林,一臉蔑視的笑容:「太好笑了,一個八級宗門弟子,能夠抵得上我六級宗門十名弟子,說此大話,不怕閃著舌頭嗎?」

星辰宗的高傲,讓蘇雲非常的不爽,當下一怒跳出:「各位,我們們即然是聯手共同對付骨魔宗,大家就別廢話了,商議如何行動吧。」

星辰宗喬林不爽哼道:「你就是靈劍宗那個什麼蘇雲是吧。」

蘇雲眉頭一皺:「是,又如何。」

喬林得意洋洋:「別拖我們們後腿,聽到了嗎?不然的話,我第一個宰了你。」

蘇雲正要發火,劍無敵已經跳了出來:「你們敢動我蘇師弟一根毫毛,一個都別想活著回到星辰宗。」

喬林暴怒:「媽的,靈劍宗的人,本事不大,一個個口氣倒是囂張得狠。」

喬林話還沒說完,一道劍氣掠過,額頭幾縷頭髮削落,劍無敵已達地星階段,不用出手,光劍意,就能秒殺所有星辰宗弟子。

「算你狠。」

喬林感覺到了劍意的可怕,縮頭而回,滿臉通紅。星辰宗眾弟子狠瞪了蘇雲幾眼,不再多言。

嗖,一道人影如鬼影一般穿過了樹林,一名天遁宗弟子已經從太古遺山返回。

那名天遁宗弟子急叫了起來:「各位,我已探得那骨魔宗餘孽藏於身百里之外的一個山谷之中,他正在修練之中。大家現在動手最為合適,若是等天黑,這太古遺山中將會有許多可怕的靈獸與妖獸出沒,山中還有一些山魃鬼魅,我們們進入更危險。此時是最好的機會。」

「即是如此,行動。」

星辰宗仗著是六級宗門,已經發號施令,十幾名弟子,閃身沖入了太古遺山。餘下的各大宗門少年,也一齊跟隨鑽了進去。

蘇雲與楊絕,力神宗少主歷蠻三人也鑽了進去。

身後,傳來劍無敵的聲音:「蘇師弟,我在這裡等著你,若遇麻煩,只需傳音於我。」

「多謝劍師兄好意,蘇雲能夠自保。」蘇雲說罷,頭也不回的鑽入了太古遺山。

眾人剛進入太古遺山,頓時感覺身體重了近三倍,奔跑跳躍的速度慢了許多。這太古遺山,重力與其它地方完全不一樣。太古遺山,每一寸都非常的可怕。眾人提高了警惕。

「諸位,我來探路。」

天遁宗十名弟子,仗著奇特的身法,在前面尋路。天遁宗的遁術非常的奇怪,他們除了速度比普通人都快一倍之外,蘇雲還親眼看到幾名少年,身體直接穿過了厚厚的岩石,完整無損的從另一面鑽出來。

蘇雲啞然失色:「天遁宗的傢伙真可怕啊!就跟鬼一樣,可以鑽牆,可以穿過石頭,當真是神出鬼沒。」

「諸位,我來防禦,若有靈獸妖獸,我會提醒大家。」

蟲魔宗中,一名蒙面黑袍少年,一揮手,袖中飄出一股黑氣,黑氣一出,森林中飛出數千隻黑色魔蟲,飛行在天空。這些魔蟲嗅力奇特,能夠嗅出方圓十里之內任何物體的氣息,他們是最完美的防禦專家。

「蟲魔宗的傢伙也可怕,無處不在的蟲子,成為他們無形的幫手。」蘇雲見識到這兩宗的獨特能力后,有點羨慕。

百多人向前瘋狂奔跑,半個時辰,才行十里之地。

「有靈獸,大家小心。」

蟲魔宗的那名弟子,通過蟲子傳回來的信息,已經知道前方五里之外,有一群靈獸,當下提醒起了眾人。

「我來替大家抹除氣息。」

百花宗中,一名少女揚手轟出一股粉紅色的靈氣,這股靈氣,對著人群一飄,所有人散發出來的氣息,都變成了花香味。借著花香味的掩飾,少年們縱身跳上了百米高的大樹,與樹木完美的融為一體。

遠處的森林,一顆顆百米大小的樹木瘋狂搖晃,有一些直接被撞斷,地面傳來強烈的顫動聲。

一群群高達十米長,長達三十多米,頭頂生角的白色犀牛,正在驚恐的逃跑。這群龐然大物,力大無窮,直接撞倒了樹木,碾碎了巨石。

「這是四級靈獸,實力堪比靈武前期,白玉犀牛力大無窮,擁有十幾萬公斤的巨力。而且皮堅肉厚,堅若玄器,砍不破啊!」

「天啊,這是發生獸潮了嗎?上百隻白玉犀牛啊!他們正向我們們衝過來,這森林保護不了我們們。」

聖英門和化星宗都是九級宗門,頓時被這些三級靈獸嚇傻了,一個個大急了起來。

「呵呵,小宗門,就是小宗門,區區上百隻三級靈獸,就能嚇傻你們,真是沒見識啊,看老子如何滅掉他們。」鐵神宗中,一名弟子哈哈大笑著跳下了樹木。

那名弟子體內靈氣化成金色洪流,對著地下一轟。

「鐵磁術,鐵刃如山。」

隨著靈氣湧入地下,四周數里之內,所有的金屬如水流一般涌了過來,幻化成十米長的巨在尖刺,從地下冒出。四樹的樹林中,瞬間變成了鋼鐵叢林,數萬柄鋒利的玄鐵利刃硬生生從地下冒出。那些瘋狂奔跑的靈獸,來不及停止腳步,帶著強大的力量撞在玄鐵利刃,三級靈獸強悍的身體直接被剖開,鮮血淋淋。

「鐵神宗的控鐵之術果然厲害。我百花宗也該出份量了。」

百花宗中,一名少女嘻笑跳出,體內粉紅色靈氣轟出之後,瞬間,長出一株十幾米大小的妖艷花朵,那奇花猛然轉動,一片片帶著毒性的花瓣如飛刀般射出,瞬間滅掉了三十多隻靈獸。」

星辰宗中,一名身材修長,長得玉樹凌風的少年微笑了起來:「百花宗擅長操控植物,這位小妹妹剛剛用靈氣幻化出來的,應該是遠古魔花『龍涎食魔花』吧。」

那少女含笑抱拳:「龍公子好眼力,小小伎倆在星辰宗面前,不值一提。」

那叫龍公子呵呵一笑:「龍涎食魔花極為厲害,據說這種食人花,吸收毒龍之涎,劇毒無比,能夠長到百米大小,能夠自動捕獵方圓百里之內的靈獸。你能夠幻化出這種魔花,已經是極為不易了。餘下的三級靈獸,該讓星羅國的傢伙出出力了,想跟著我們們撿便宜,那也得拿出點實力再說是吧。」

這名龍公子,名叫龍行天,是星辰宗三大天才之一,才十七歲,實力已經達到了靈武中期。 隨身空間:兵王的異能小媳婦 剛剛看到自己的師兄喬林被劍無敵弄得顏色盡失,此刻想拿蘇雲出出氣。

那個喬林看到龍公子發言了,也得意了起來:「蘇雲,楊絕那小子不是說你能夠獨當一面嗎?拿出點實力,讓我們們見識一下怎麼樣?」

蘇雲冷笑走出:「狗眼看人低,你們能做到的,我同樣能做到。」

蘇雲不想再被人小瞧了,手握一柄普通長劍,蘇雲一聲怒吼:「百芒劍氣。」

瞬間,百道粗大的劍芒,如雨點一般暴射而出,轟向了那群靈獸。

這招達到玄級頂級的功法,威力本來就可怕,百點劍芒轟出,餘下的三十多隻三級靈獸,被恐怖的劍氣,直接刺穿身體,瞬間斃命。

蘇雲這一招,干盡利索,隔著五百多米的距離,斬殺盡了所有四級靈獸,絲毫不遜色與鐵神宗與百花宗。

四周眾宗弟子啞口無言,十六歲,修練成玄級頂級功法的,就算是七級宗門,也屬於精英行例,當然在六級宗門中,只能算是一般。

「不錯,沒想到靈劍宗的小子,還真有幾份實力。」那個龍公子有點惱火,本想讓蘇雲出出醜,哪知,這小子出手就威力驚人,倒是自己,找了個沒趣。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