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道銀流劫閃,猶如追魂的帖子一般,再度轟殺而來。

萬道銀流劫閃,猶如追魂的帖子一般,再度轟殺而來。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楊渺看了羅尊二人一眼,知道他們經不起久耗,咬牙道:「媽的!拼了!」

「滋滋滋。咔」

黑色的罰荒劫閃,破空而出,整片天空都靜止了,大神劫雷遣返消失,連那聚集而來的禁制開始消散。

「咦!我的面子這麼大?」

楊渺當即愣住了,摸不準情況。

楠庭掐指算道:「原來如此,你的氣息與劫雷相似,所以混淆了神殿的判斷,禁制不會捆縛我們了!」

一片禁制星圖出現在腦海,楊渺突然道:「我感覺到了!神界的方向!」 第143章被抓的張偉

「大昌市的鬼越來越多了,這不是一個好兆頭,之前我的猜測果然是沒有錯的,現在這個時候應該是處於靈異事件的爆發高峰期,周正說的沒有錯,未來如果想不到一個有效的解決靈異事件的方法話,或許人類就沒有了未來。」

楊間乘坐電梯來到回到江艷的公寓房。

看著幽暗,寂靜的樓道。

儘管知道這棟里沒有鬼,但一旦進入了黑暗的環境當中,他總是不可避免的渾身緊繃起來。

已經成了下意識的反映了。

敲響了門。

「誰啊。」屋內傳來了江艷的聲音。

「我,楊間。」

屋內傳來一個急促的腳步聲,江艷急忙將門打開,卻見她剛剛洗完澡,身上裹著一條浴巾,手中拿著吹風機,頭髮還是濕漉漉的,精緻的臉蛋上帶著一絲紅暈,看的格外誘人。

不過當她見到楊間的時候一雙眸子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你來的正好,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說著她抱著楊間的胳膊,一邊笑著,一邊拉著他進屋。

「什麼好消息。」楊間問道。

「五天,才五天的時間,我花光了整整四個億,四個億啊,我這輩子都沒有見過那麼多錢,做夢都不會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花光這麼多錢,你今天是沒看見那些個什麼經理,老闆啊,見到我的時候都恭恭敬敬的,差點就沒把我當成菩薩供起來。」

江艷依然興奮,她說著今天發生的事情。

想到那些什麼公司的員工,經理看自己的眼神,她就覺得一陣滿足。

「那你的意思是四個億都換成了金子?」楊間道。

「當然,我辦事你放心,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我前幾天幾乎跑遍了整個大昌市的各大銀行,金行,連外地都去好幾次,總算在今天完成了最後一筆交易,真正四個億的黃金啊,你看,全在這裡。」

她指著地上幾個大箱子。

「足足四百公斤,不過金價現在還真是貴,都已經漲到了一千,好像是收購的人並不只有我一個。」

四百公斤聽上去很多。

其實擺在眼前還真沒有多少。

楊間打開一個箱子,裡面整整齊齊的放著一根根金條。

隨手拿起一根金條。

冰冷沉重,光滑如鏡,可照出他的相貌卻不清晰,是模糊的,彷彿被什麼東西給遮住了一樣。

在他眼中,這些東西不是錢,而是必要的一種資源,和厲鬼打交道的話黃金是必不可少的東西。

「成為國際馭鬼者的話有一百公斤的黃金配額,現在看來,這福利還是很好的,至少是一個億的可支配資金,以後這東西肯定是越來越貴,甚至是會出現管制的情況,到時候再想這樣大筆資金的購入黃金那就是幾乎不可能辦到的事情了。」

一旦靈異事件傳播開來,引起了全球恐懼。

哪個人還會去賣黃金?

全球人都會瘋搶。

到時候只怕是有價無市。

「你以後最好還是不要再和你的那些客戶聯繫了。」楊間道。

「為什麼?」江艷問道。

楊間道:「你在他們手中買了這麼多貨,以後要是黃金瘋長,他們說不定要後悔的想要殺人,尤其是你這個大老闆,更是首當其衝。」

「別這樣說嘛,有你在,誰敢欺負我?你可是連鬼都能駕馭的人,未來大昌市的扛把子,以後只有我們欺負別人的份,別人絕對不敢欺負我們。」

江艷眸子之中興奮之色未褪,她走到楊間的面前伸出白皙的手臂摟著他的脖子道:「這幾天我過的開心了,就像是活在夢裡,我之前只是一個小會計,拿著一兩萬的月薪還沾沾自喜,和現在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天上第一個地下。」

「開著幾百萬的大奔,花著幾億,謝謝實現了我以前所有的幻想,你知道我現在最想做的是什麼事情么?」

「肯定是想我討薪,這事情你做的很好,我會給你五百萬的獎金,以後好好為我工作,別的不敢保證,至少我不會拖欠工資。」

江艷嬌艷無比的嗔了一眼;「傻瓜,今天姐姐一定要讓你開開竅,免得整天身上帶著一股孩子氣。」

說完,她踮起腳,香唇主動送了上去。

「你想*什麼?」楊間睜大了眼睛。

「把後面兩個字去掉。」江艷舔了舔嘴唇丟了個媚眼。

楊間睜大了眼睛道:「阿姨,你不會想對一個孩子做出什麼事情吧?」

阿姨?

江艷聽的嘴角狠狠一抽。

「叫我阿姨也認了,反正老娘今天吃定你了,別想著再騙我了,剛才我連澡都洗好了。」

她精緻的臉蛋又湊了上來,

不過還沒有親到這個小男人,就被一隻手掌蓋住了臉,一個扣籃直接扣了下來。

「呸,呸,呸~!」

江艷吐出了嘴裡自己的頭髮,有點抓狂道:「你做什麼嘛,到底你是不是男人,難道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我都主動了誒,你居然對我用扣籃?長得高了不起啊,有種等我去找個凳子墊腳。」

「對不起,長得高就是了不起,而且你這個滿腦子全是想著色色事情的女人也不看看現在的情況。」楊間指了指身後。

江艷這個時候眸子一縮。

不知道什麼時候,楊間身後一個黑色的影子站了起來,像個人一樣直挺挺的立在那裡,渾身散發出陰冷的氣息,而且這個人的脖子上…..沒有腦袋。

「這,這是……鬼?」江艷打了個寒顫。

她認得這隻鬼。

商場里的那無頭鬼影。

殺了商場幾十號人,把幾乎整個商場的人都變成了行屍走肉。

「當然是鬼。」楊間眼睛一眯。

無頭鬼影身上幾處地方冒著紅光,立刻卻又緩緩的沉入了地面,再次變成了他的影子。

「駕馭了第一隻鬼,我每天都會癱瘓兩三個小時,精神受到了影響,再漂亮的美女在我面前也只是一具行走的軀體而已,殺了,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楊間摸著她那細嫩的脖子,眼中閃爍著紅光。

「駕馭了兩隻鬼,我癱瘓好了,精神狀態也有一些恢復,身體也逐漸向著正常人靠攏,但我每天都要分出一部分注意力壓制第二隻鬼,一不小心,就會和剛才那個樣子……那隻鬼不受我控制,也許某個時刻,它連我都會殺死。」

「你纏著我,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你知道么?」

江艷身子微微一顫,她小心翼翼的靠在楊間懷中:「那…..你一定活的很累吧。」

楊間楞了一下,隨後道;「這就是代價,天底下沒有免費得到的東西,我早就勸你離我遠一點,你還貼上來,你這樣讓我很為難啊。」

江艷有些委屈道:「我有什麼辦法,今天高興嘛,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再說了,我知道你不會傷害我的,而且我也不想離開你,現在工作很難找的,哪個老闆有你這樣大方。」

「那你是要錢還是要命?」楊間道。

「當然是要命。」

「這就對了。」

江艷又道:「但是沒有錢的命,要了也沒用,過不了我想要的生活,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

「隨便你吧,你想繼續替我做事我也不會拒絕,我的確是需要有人替我跑一些事情,最近幾天你收拾一下東西。」楊間道。

江艷抬起頭道;「怎麼了?」

「搬家。」楊間道。

「大昌市越來越危險了,今天出門又很幸運,碰到了一隻鬼,我感覺市區的鬼越來越多,人越多的地方,觸發靈異事件的幾率就越大,我準備到市郊去買房子,最近我媽也要從外地回來了,估計沒幾天了,對了,我手上一輛車不夠用,待會兒我打給你一千萬,拿五百萬去買兩輛車,一輛必須皮卡,便宜點無所謂,我怕以後還要運棺材什麼的。」

「另外一輛沒有講究,速度快就行了,不要買跑車,那玩意我坐不慣,太矮,視野不好。」

「我打個電話,問問我那個同學他爸的工地修建的怎麼樣了。」

說著楊間拿起了手機,撥打了張偉的電話。

「你放心,花錢什麼的我最在行了。」

江艷又一下子興奮起來了,趁著楊間撥號的時候踮起腳親了他一口。

「嗯?你做什麼?」楊間睜大了眼睛看著她。

江艷臉蛋微紅難道:「沒做什麼啊,就是親了你一下,很正常的好不好,在國外這還是一種正常的禮節呢。」

「哪裡正常了,你剛才都把舌頭伸過來了,國外是這樣?」楊間問道。

「沒有。」江艷羞的撇過頭去。

楊間驚道;「你居然死皮賴臉的還不承認,你不但把舌頭伸過來了,還在我嘴裡吐了口痰,你以為我不知道么?太噁心了,不行,我要去刷牙。」

說完呸了兩口,擦了擦嘴巴。

「活該這麼有錢還單身。」

江艷氣的胸前一起一落,咬著嘴唇一甩頭直接離開。

不和你玩了,老娘去搶床鋪睡覺。

「楊間,你那邊情況怎麼樣了?搞定了沒有,大表哥是不是死了?死了的話我回頭給苗小善包個白包,你說包多少比較好?四百塊是不是少了點?要不四萬?太少的話我這個富二代身份豈不是顯現不出來?」張偉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

「你多費心了,他們沒死,我帶他們一起溜了。問你件事。」

還未說完,張偉那邊就突然一句:「我曹,給老子滾開,去你娘,一腳踹死你丫的。」

「你那邊發生什麼事了,不會又和人打起來了吧?如果是,你趕緊開視頻,我想看看你怎麼被人揍的。」楊間道。

張偉冷笑道:「從來都是我打人,沒有人可以打我,剛才來了個老阿姨,進來就脫衣服,脫完衣服還脫我褲子,十有八九是來搶劫的,要知道我口袋裡很多值錢的東西,不過現在沒事了,剛才她被我一腳踹飛,真他媽的解氣,等下我拍照給你看。」

「不過現在的女人這是怎麼了?一點素質都沒有,有手有腳的做什麼不好,偏偏要學人搶劫。」

楊間道:「你這話太對了,現在女的真是莫名其妙,剛才我這裡也有個老阿姨對我嘴裡吐了口痰。」

「靠,這麼噁心,沒想到你比我還慘,那個女兒真該千刀萬剮,我對你的遭遇深表同情你,對了,腿哥剛才找我什麼事?」張偉道。

「想問你爸的那個房子修好了沒有,我準備買去那邊住,市區太危險了。」楊間道。

張偉道;「建是建好了,不過不好賣,要不你還是換過別的?」

「怎麼了?」

「失蹤了好幾個工人,我覺得多半是撞鬼了,那麼大的工地,一百多棟樓,又是挖了什麼墳啊,填了什麼塘,鬧一兩隻鬼我都覺得很正常。」張偉道。

「不過腿哥你肯定不怕,明天你有時間的話我帶你去看看?那些個和我爸合作的房地產商真他媽噁心,到時候記得想辦法狠狠的敲詐他們一筆,賺他個幾十棟樓來,雖然沒什麼用了,但解氣啊。」

「砰~!」

還不等楊間開口,突然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破門的聲音。

「例行檢查。」一個聲音響起。

張偉大喜道;「大哥,你們來的太好了,我正要報案,就在剛才這和臭娘們居然想要搶劫本大爺,上來就脫我的褲子,還好本大爺反應及時把她踢開了,趕緊把她抓走,關她個幾個月,讓她反省反省,現在的女人真的要好好管教管教了。」

「坐好,不準動,雙手抱在頭上,你來這裡做什麼?」

「吃雞啊。」

「抓起來,帶走。」

張偉掙扎道;「大哥你抓錯人了,抓錯了,我靠,來真的,我冤枉啊,我是成年人,不犯法的。」

「這麼多年來像你這樣理直氣壯的還是頭一個,帶走。」另外一個聲音道。

「腿哥救我,腿哥救我。」

「嘟嘟……」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