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下方笑的開心的老婦人和寒千雲不知道,她們已經被寒墨澤自動歸到了死人的範疇了。

而下方笑的開心的老婦人和寒千雲不知道,她們已經被寒墨澤自動歸到了死人的範疇了。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騰龍帝國,夏府祠堂。

外面怎麼樣的風雨攪動,反正不關她的事,她就是默默的待在祠堂裡面,這裡平時本來就少有人來,她也樂得清閑。

照顧照顧小麒麟,偶爾練練丹,一如既往的修鍊,夏洛淺都有種不想出去的感覺了。

當然,如果沒有那隻無比欠揍的混蛋龍的話,夏洛淺可能會更加舒服點。

「喂,丫頭,快給我吃丸子!我現在很不舒服!」某龍十分大爺的躺在地上,翹起他那個尖銳的龍爪子,張開大嘴,悠悠的對夏洛淺吩咐道。

夏洛淺咬牙:「丸子你大爺!丸子你全家啊!那是玄魂丹!正正宗宗的玄魂丹,你知不知道你已經吃了我多少丹藥了,還有,你當這些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啊?說要就要,我不要時間煉製的啊!」

見到這隻龍前,夏洛淺覺得,她的定力還是十分讓她自傲的一件事,但是她現在覺得,每天只要跟這無恥龍在一個空間多待一刻鐘。

她就有一種控制不住的洪荒之力想要直接將這龍給烹燒了。

然後撒鹽,撒油,大傢伙一起分了吃了。

但是夏洛淺都這麼暴走了,百里千重一點自覺都沒有,他懶懶散散的躺在地上,晃著他那個龍爪子,一臉鄙夷之色。

「就幾個丸子都這麼小氣,本大爺跟了你這麼個摳門窮搭檔,真是倒了大霉了……哎……」

說著還用他那個碩大的龍眼,從上到下的掃視著夏洛淺,然後一臉無奈加可憐之色。

夏洛淺握了握拳頭,內心無數次的告誡自己,好女不跟龍斗。

「那就解除契約,你從哪來就回到哪去,我這可供不起你這大胃龍!」

百里千重一挑龍眉,用無比欠扁的語調嘿嘿一笑,道:「那可不行,好歹也包吃包住,雖然寒磣了一點,不過本龍大爺也不挑剔,就將就住下來了!」

「求這位龍大爺,你別將就,我這狗窩太小,容不下你這尊大佛,回你的金窩去吧。」夏洛淺翻了個大白眼,冷哼道。

百里千重用及其挑剔的眼神上下巡視了夏洛淺好幾眼,那眼神真是要多複雜就有多複雜,就在夏洛淺忍無可忍要爆發的時候,百里千重打了個大哈欠。

「你沒發現最近你發育了不少嘛?我就說嘛,內涵豐富也不如胸上二兩肉,多運動對發育好,好了別偷懶了,快去練丸子吧!」

夏洛淺……

「百里千重!你這個大混蛋!!!!」 過了大概十分鐘,楊振鋼黑沉著臉領著一個女兵走了過來。

「不是說教官的媳婦嗎?怎麼是個女兵?」

「是她嗎?真是大魔王的對象?」

「長得還不錯哎!」

「不可能!」楊玉蓮又尖叫起來,「姐,怎麼是你?」

啥,楊玉蓮的姐姐?所有人都滿臉八卦,姐妹同爭一夫,還真是有意思了。

江楠也吃了一驚,後世的八點檔狗血大劇想不到會在這裡上演?

「楊玉琴入列!」楊振鋼叫了一句。

「是!」楊玉琴滿面笑容看著楊振鋼,行了個軍禮走入隊伍中。朝楊玉蓮不屑地瞟了一眼,冷笑一聲。

走到江楠的身邊,看了一眼江楠,她的個子和江楠差不多高,便往江楠身邊一擠,想把江楠擠到第二的位置,自己佔一號位。

江楠面上一寒,朝她冷冷看了一眼,剛來就這麼拽?呵呵。

江楠不想和她爭執,但也不會輕易認輸,繞過她回到第一的位置,楊玉琴撇撇嘴,卻也沒有再繼續爭執下去,畢竟是剛來。

楊振鋼看了江楠一眼,見她面色陰沉,心裡不由咯噔一下,她是不是誤會了?

不過現在正在訓練中也不能停下來單獨和她談,等會兒休息時間再和她解釋吧。

「全體都有,向左轉,目標打靶場!」

楊玉蓮看著站在前排昂首挺胸的堂姐,眼中含淚,心裡恨恨的,為什麼她什麼都要跟自己搶?

全體到了打靶場,已經有男兵在做射擊訓練,槍聲震耳欲聾,有些女兵已經花容失色,想不到這麼嚇人。

男兵還沒有下場,楊振鋼把女兵集中一處空地上,先講解射擊的要領。

「今天學習射擊,首先我們來認識槍。」楊振鋼從打靶場負責人那裡拿過一把56式半自動步槍,把槍平拖在手上,說道:「這是一把56式半自動步槍,由槍刺、槍管、瞄準具、活塞及推桿、機匣、槍機、復進位、擊發機、彈倉、木托十大部組成。槍的有效射程是400米,口徑7.62毫米……」

楊振鋼講解著槍械知識,女兵們都不太懂,只能靜靜地聽著。

「槍是軍人的第二生命!」楊振鋼繼續說道:「一個軍人可以不知道自己的腦袋有多重,但卻不能不知道自己手裡的槍有多重。在戰場上沒有槍你就分分鐘會沒命,保護好槍也就是保護好自己的生命!」

楊振鋼掃了一眼所有人,眼神銳利,「還有所有人都要記住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槍口只准對準一種人,那就是敵人!」

鏗鏘有力的聲音讓人振聾發聵,大家看楊振鋼的眼神都充滿敬意!

新來的楊玉琴目光烱烱地盯著楊振鋼,一臉滿意,原來這就是自己未來的男人。

「下面講解射擊要領。」楊振鋼舉好槍,「注意腳的位置,左手托槍,槍托放在肩窩處頂好,開槍的時候后坐力非常大,如果不頂好會傷著你們的鎖骨。」

「兩肘盡量向內靠攏,左小臂位於槍身下,左手指捏握槍的下護木,向下向後正直用力,身體的右側盡量與槍身成一條直線。」

「右手食指放在扳機處,眼睛瞄準。瞄準講究『三點一線』。所謂三點即靶心——准心——標尺,三點重合就能準確命中目標。」

「今天我們練的是卧式射擊。」楊振鋼說著突然卧倒,腦袋微偏,「腹部和兩腿緊貼地面,以增加槍后坐力的阻力。這是一個著眼點,是為了減少后坐力對瞄準線破壞,使連發高環命中。瞄準之後,摳動扳機,射擊!」

「下面先練習持槍!」楊振鋼站起身,讓靶場的士兵給每個女兵發了一把槍。

「注意你們的槍口,不要對準戰友,沒有輪到射擊的時候不要扣動扳機!」 嬌妻在上,惡少別急 楊振鋼強調。

大家拿到槍才發覺槍比想象的重多了,拿在手裡沉甸甸的,大家幾乎都是第一次拿真槍心裡既興奮又有點一點害怕,這可是貨真價實的真槍,還有子彈的。

大家把槍舉了起來,按楊振鋼說的規範,把槍托頂在肩窩上,雙手持槍,眼睛瞄準準星處。

「都給我拿穩了!」

因為槍很重,有些人舉了沒多久手就酸了,槍托下還吊著一個沙袋,這是射擊的時候墊在槍托下起穩固作用的,現在站著的時候就增加了槍的份量,很多人的手都開始抖起來。

楊振鋼看了江楠一眼,發現她的手抖得厲害。不由有些驚訝,之前的訓練她都是完成得特別好,就算是腳傷那幾天沒有參與訓練,可她的動作也是最標準的,現在手怎麼抖得這麼厲害?是因為沒有參與訓練手上沒力嗎?

「稍息!」

一聲令下,所有人都鬆了口氣,手好酸啊,想不到槍這麼重。

這時打靶的男兵下了場,大家趁休息的時間坐在後面看前面的女兵學射擊,看著她們各自不一的持槍姿勢,有人不禁笑了起來。

「第一隊出列!」楊振鋼喊了一句,江楠這一排整體向前邁一步,走到靶位上。

「準備!」

「卧倒!」

「每人先兩發子彈,上膛!」

「射擊!」

震耳欲聾的槍聲響起,巨大的后坐力把一些女兵的震得往後退,鎖骨隱隱作痛,耳朵里嗡嗡直響,好半天才緩過來。

「報環數!」楊振鋼舉起手中的令旗。

「一號靶位,3環,4環!」檢查標靶的士兵大聲宣布。

「哎,這麼差呀?」

「第一次嘛,情有可緣!」

「還算好吧……」

一號靶位的楊玉蓮雙眼含淚,泫然欲泣,剛才槍托沒頂好,槍的後座力太大,彈在鎖骨上,那裡肯定都青了,痛得要死。

「二號靶位,一槍脫靶,一槍5環!」

二號靶位的女兵臉羞得通紅,居然脫靶了,太丟臉了。

「三號靶位,6環,7環!」

三號是沈月,她對自己的成績還算滿意,雖然是軍人世家,可她也是第一次握真槍,能有這樣的成績算不錯了。

接著一號號靶位報過雲,成績大多不盡如人意,不過大家都是第一次射擊訓練,都可以理解。

到了九號靶位,是剛來的楊玉琴。

之前說她可能是大魔王的媳婦,大家都對她特別關注。

「九號靶位,7環,8環!」

「哎,不錯呀。不錯是大魔王……」

「這個成績至今為止是最好的。」

楊玉蓮咬牙看著得意洋洋的楊玉琴,恨得牙齒都快咬碎了。

「十號靶位,全部脫靶!」

啊,不會吧?所有人朝江楠看了過去。 「哎呦,那麼大嗓門幹嘛,哪有一點女人味了……我這可是為了你好,你看看你這一馬平川的樣子,我都為你以後的丈夫感到心塞,摸你,還不如摸自己呢……哎……」

夏洛淺……

「百里千重,有沒有人說過你很漂亮?」夏洛淺深吸兩口氣,強行將噴涌而出的怒氣壓了回去,唇角扯出一個燦爛的弧度。

百里千重一聽,就得瑟了,哈哈的笑道:「喲,小丫頭雖然身材寒磣了點,不過這眼力勁還是不錯的,你龍大爺我啊,可是絕世無雙的好樣貌,不知道多少追在大爺後面跑呢。」

夏洛淺聽到他吐槽自己的身材,忍不住心裡又是一陣怒火,但是奉行者君子動口不動手的原則,她只是冷冷一笑:「確實,男生女相,也只能算得上是漂亮了。」

百里千重一愣,反應過來之後,就哇哇的大叫起來:「小丫頭你敢跟我玩文字遊戲?看龍大爺一口吃了你!」

夏洛淺冷哼一聲:「我可沒說什麼,是你自己承認你漂亮的,我只是知道漂亮這詞用在美人身上最合適不過了,既然你這麼著急承認,給你也沒什麼。」

說完,直接調動琉璃九塔中的能量就將百里千重束縛在一處,能量薄膜將他一條龍隔離,滿意的看到只有嘴巴在動,卻再也發不出聲音的某龍。

夏洛淺滿意的點點頭。

百里千重要氣炸了,這丫頭太猖狂了。

「你放我出去,我們好好聊聊,再不然,有種你跟我去外面比劃比劃,龍大爺從不打女人,但是也要為民除害好好教訓一下你這不尊重前輩的小丫頭!」

看著夏洛淺離開的背影,和這看上去十分脆弱,卻絕對不可能被他打開的能量薄膜。

好吧,在琉璃九塔內,那丫頭就是天,他也就是被欺負的份了。

神色十分凄慘的搖搖頭,隨即趴在地上閉上眼睛,繼續沉睡養傷去了。

不過唇角愉悅的弧度,卻怎麼也遮掩不了。

丫頭,想讓本大爺走,門都沒有!

夏洛淺終於耳根清凈了,她搖了搖頭,無奈的看了眼趴在地上片刻就熟睡的百里千重。

忍不住唇角僵了僵。

她可能契約的不是一頭龍,而是一頭豬吧。。

除了嘴欠這一點以外,這頭龍最大的特點就是嘴饞!

何止是嘴饞,簡直就是天神公憤的地步了。

幾天前,夏洛淺就是出去了片刻,正好就碰到這龍睡醒了一覺。

他倒是心大,自己就在琉璃九塔裡面散步了起來,踩****運的就走到了琉璃九塔中的葯田。

這丫的嘴巴大的,基本上把所有的藥材都荼毒了一個遍。

還是明老氣急敗壞的讓她趕緊進來,她趕到的時候,這龍因為吃撐了,就直接倒在葯田裡面呼呼大睡的起來。

而夏洛淺入目之處,已經連一顆完整的藥材都沒有看見了。

氣的夏洛淺直接把這頭龍丟到塔中起初她洗髓的那處寒池裡面去了。

將他好好凍了幾天之後,百里千重臉上都是冰霜,哭爹爹告奶奶的求夏洛淺,夏洛淺才勉強消氣將他放了出來,同時還讓他保證,以後沒她的允許,絕對不能踏入葯田,否則就把它丟到寒池裡面一個月不給飯吃。

這龍當初當應的好好的,沒想到,就是趁著夏洛淺出去,偷偷摸摸的去葯田,雖然不敢明目張胆,但是不少珍貴的藥材就這麼被這隻死龍給打牙祭吃了。

夏洛淺生氣,但是百里千重的傷太重,她也不可能將他真的丟到寒池裡面一個月,沒有辦法,就只能將葯田外面下了封印,才把這自家的賊給防住了。

百里千重沒得藥材吃了,就天天哭爹喊娘的煩夏洛淺要丹藥吃,夏洛淺想著好歹也是自己的神獸,他重傷,她來治療也是應該的。

但是這廝簡直就是一個大胃王,吃起來就是沒完沒了,不僅夏洛淺每天要給他煉藥,就連她這麼多年的儲糧也差不多吃了個底朝天。

夏洛淺咆哮:「你******什麼時候才能吃飽啊!」

百里千重還無比委屈的摸摸肚子,來了句:「還不夠塞牙縫呢。」

夏洛淺……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鬥智斗勇,夏洛淺算是知道了,這頭色龍根本就是一個扮豬吃老虎的主。

夏洛淺一氣之下就直接斷了他一半的口糧,百里千重見福利少了這麼多,更是不幹了,所以每天都要跟夏洛淺來這麼逗兩句嘴。

彷彿不說兩句,他就能憋死一樣。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