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光屏上顯示出一頁資料,光屏清晰異常,畫面中的人影與真人一般無二。

終於,光屏上顯示出一頁資料,光屏清晰異常,畫面中的人影與真人一般無二。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任務目標:陸雲凡】

【任務場景:洪荒大玄界附屬位面】

【任務內容:擊殺】

【任務委託人:萬界交流中心(匿名)】

【任務難度:三級(提示:此為失落位面,未知因素過多,任務難度自動上升至六級)】

隨即,宏大莊嚴,毫無情感的聲音響起:「前置任務已完成,坐標定於任務目標三百里範圍內,任務時限四天,是否開啟傳送?」

男子眯了眯眼睛,面容愈發冷酷,似乎覺得多說一個字都是浪費表情,言簡意賅:「開。」

……

回到巡查院的時候,陸雲凡覺得自己就像是被一團被燒紅的炭火,勉強睜開眼睛,看到的是金霖子在台上聲淚俱下的樣子,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周圍的巡查院同僚們偶爾向他投去憐憫的眼神。

這傢伙,恐怕因為同伴們都被殺,所以受到刺激吧。

也是,畢竟是新人啊,想當初自己第一次遭遇死亡的時候,表現比他也好不了多少吧,真是讓人唏噓。

看這可憐孩子,眼睛都哭得全是血絲了,唉……

會議結束,一群同僚們離開時都拍了拍他的肩膀聊表安慰。

陸雲凡可不知道別人在想些什麼,剛清醒過來一些,幾乎是奪門而逃,在別人眼裡成為了一個接受不了現實而崩潰的可憐少年。

他感覺自己體內就像是有一股股氣流在竄動,視線完全變成了一片血色,一路跌跌撞撞步履踉蹌,僅靠著最後的意識辨認方向。

「要……死了嗎?」

陸雲凡已經不知道自己一路上撞倒了多少行人,此時的他,甚至都無法跟住在他腦海中的幽冥魔君聯繫,而「系統」也同樣是聯繫不上。

他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被世界拋棄的可憐傢伙。

在這個時候,他僅有的念頭,便是回到梧桐鎮,去尋找自己最重視的那個人。

艱難地叫了輛馬車,陸雲凡面無血色地向梧桐鎮歸去。

實際上梧桐鎮距離雲州主城並不是太遠,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兩三個時辰,便足以趕到。

這一次上天倒是沒有跟陸雲凡開玩笑,他成功地回到了梧桐鎮。

而那個車夫則是拿到了一大筆遠遠超過酬勞的銀幣,歡天喜地走了。

陸雲凡眼前已經快要被血色覆蓋了,拼著命似的,向著他自己的家奔去。

在同一時間,一個來自於異世界的輪迴者,隨著一道玄妙難言的光柱,出現在了雲州城的一個不起眼角落,手裡拿著一份榜單。

榜單是一份捲軸,通體玄金色,刻寫著幾個玄妙無比的銘文:萬界通緝令!

這是由萬界同盟成立的一項通緝活動,萬界同盟由無數小玄界聯合而成,此通緝令則是連六道輪迴都有參與,輪迴者也能夠領取該任務,賺取該小玄界提供的獎勵。

當然,作為酬勞,六道輪迴是會抽取其中的一部分。

這一份萬界通緝令上,自然還刻有其發布人的來歷——天風小玄界。

獎勵內容,則是一條玄階的小型靈脈,這樣的價值,足以培養出一個六階高手來,很難想像會有人用這種報酬,來通緝至多只有二階巔峰實力的陸雲凡。

若是易雲看到這傢伙手中的通緝令,那必然是會明白過來,這絕對是天風小玄界對自己的報復!

那個世界的氣運之子,林遠,正是死在易雲手裡,其天道殘片也是被易雲直接奪走,可以說是在掠奪天風小玄界的天道本源。

而這樣一來,對方會通緝他的一部分神魂居所——陸雲凡,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當然,易雲是不會知道的,那個世界的傢伙究竟是如何得知陸雲凡就是自己的小號的。

但是從面前這個自稱朕的傢伙嘴裡,他卻得知了對方是來自於一個叫做天風大陸的地方,自然也猜到了一些事情。

「天風小玄界,他們是想要搞個大新聞啊!」

易雲恨恨地抽出劍擦了擦,把上面的血跡擦掉,身邊的三個少女則都是獃獃地看著他。

此人自稱天風大陸楚國的皇帝轉世,上來就喊打喊殺,結果易雲一試之下,居然只有凝元巔峰的實力,這點實力也敢上來送死,不得不說此人膽子頗大。

開什麼玩笑,不是宗師級別的戰鬥力,也敢上來送人頭?

易雲有些嫌棄地將對方的儲物鐲摘下,隨便翻了翻,隨後一臉懊惱地砸在地上,鬱悶道:「呸,這麼窮酸,也好意思自稱皇帝?」

——

無盡虛空之中,某個不起眼的位面角落裡,一麵灰白的石碑上,顯示著兩行字。

而隨著易雲將那個天風大陸的傢伙斬殺后,這兩行字的其中一行頓時發生了變化。

【任務一:刺殺乾坤大玄界雲逸已失敗。】

字體一閃過後,頓時暗了下去,另一行字則是依然顯現:【任務二:刺殺洪荒大玄界附屬世界陸雲凡,進行中。】

可惜易雲看不到這個畫面,否則,僅僅是這些信息透露出來的意思,他便能夠判斷出那個打造出武行天世界的聖君,必定是出身於洪荒大玄界之中。

而洪荒大玄界,則是因為當初的洪荒十二妖盡數死於跟乾坤大玄界的戰爭中,導致實力大減,如今的他們,是六個大玄界之中,唯一一個已經被魔界給攻佔的界面。

……

……

武行天,梧桐鎮。

陸雲凡不知道自己一路上撞倒了多少行人,當他終於回到自己的小院子時,只覺得渾身的力量都在瞬間消失殆盡。

「雨天……」

陸雲凡用最後的力氣喊了一聲,直挺挺面朝下倒在了台階上。

片刻后,一個穿著綠色衣裙,好似精靈一般可愛的小姑娘,從屋子裡探出了頭,眼神慢慢從無神,變作驚喜,隨後先是憤怒,但是在見到了眼前的場景后,盡數化為了慌亂。

自從幾天前,與陸雲凡之間發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有趣事情后,失了處子之身的雨天,便是已經恢復了女兒裝。

如今,可以算是她第一次穿女裝給陸雲凡看,唯一的小問題是,此刻的陸雲凡,正處於昏迷狀態急需治療,根本看不到。

……看不到尚且不是重點,重點是,陸雲凡好像快要死了。

「雲凡?」

雨天徹底驚呆了,原本喜悅的表情直接凝固在臉上,急忙跑過來,將陸雲凡拖進屋子裡。

然而她雖然擁有武魂,還是木系的幻雨明光藤,算起來是可以學習治療系武技的,但是雨天卻還沒有經過開靈儀式,無法進入魂化狀態,更沒有系統地學習過武技。

所以,空有在治療系武者上最具天賦的木系武魂,雨天卻絲毫辦法都沒有。

她急得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是抱著陸雲凡使勁哭。

暴雨倏忽而至,夜色下,天地間彷彿只剩下這一對相依為命的……兄妹?戀人?

好在陸雲凡知道自己怎麼回事,在他昏迷之前,或者說在系統失去聯繫之前,告訴了他應對血煞的方法。

這當然是易雲的無奈之舉,如果可以,他希望把這些血煞一切順著相位空間搭建的通道送到乾坤大玄界,供他修鍊血魔真經所用。

相比於陸雲凡直接血煉,這些作為副產物的血煞,擁有的血靈之力,濃郁不知道多少倍,短短一場九龍山血戰,為易雲提供的血靈之力,直接讓他的血靈外衣強度增加了三成,何等恐怖。

要知道,以易雲如今的實力來說,他的血靈外衣,普通的化虛期,哪怕達到小宗師級別,也很難攻破。

叩天門 換言之,他雖然肉身防禦強度只是同階裡面的大眾水準,在諸天萬界動不動就肉身成聖的穿越者里絕對是一股泥石流,但是要論防禦力,還真沒幾個人能跟他比。

沒有肉身成聖怎麼了?法爺天下無敵!

哪怕光是依靠血靈外衣這層保護,易雲完全可以放著讓一個小宗師打上三天三夜,活活把對手累死。

這樣的防禦強度,絕對堪稱化虛期第一人。

在這樣的基礎上,再增加三成,這還只是殺死幾個撐死了只有二階巔峰的傢伙們獲得血煞。

那麼,等陸雲凡實力強大以後,去殺死一些三階,四階,甚至是武行天最巔峰水準的六階高手,能夠讓易雲的血魔真經得到怎樣的提升?

不可想象,恐怕到時候,易雲完全可以拿個小板凳坐在地上,面對數百宗師大吼一聲,後退一步就是對方的孫子!

可以說,無聊的時候把血魔真經傳授給陸雲凡,得到的回報絕對是預料之外的驚喜。

血魔真經雖然偏門,但也不是什麼自創的功法,可在易雲之前,還從未聽說過吸納他人產生的血煞,可以反過來提升自己的實力的。

顯而易見,這個由天道本源之物構成的相位空間,才是易雲能夠通過這種方式升級的關鍵,換做其他任何人,都是絕對不可能有他這樣的條件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易雲當然不會任由陸雲凡被血煞之力反噬給弄死了,所以在血煞侵蝕對方神魂,導致與其聯繫中斷之前,易雲及時把解除血煞侵蝕的辦法也傳遞了過去。

那就是……放血。

所以,陸雲凡很清楚的知道他自己現在要做什麼,關於血煞的理論,「易雲系統」已經原原本本地告訴了他。

他此刻這種狀態,那些在體內經脈里到處衝撞的氣流,就是所謂的血煞,乃是一種極其厲害的煞氣。

血煉畢竟是魔道,乃是奪造化、竊陰陽之舉,自然有煞氣入體。

事實上就在他吸收完那幾十個後天武者的血氣精華時,就已經開始對他產生影響。

只不過那時候他自身的血氣比吸收進來的血氣精華更強大,所以能夠壓制住,不產生什麼後果。

但是隨著他將最後三名先天級別的盜匪的血氣精華吸收時,新增的血煞就像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瞬間就把他看似強悍的身體打垮,才造成此刻這種彷彿高燒的病狀。

他需要把血煞逼出體外,否則血煞積累在體內,會破壞掉他所有的生體機能。

陸雲凡努力地嘗試控制自己體內的那些鼓盪氣流,卻發現它們猶如脫韁的野馬,哪裡控制得住?

沒法控制,只能逼出。

「雨天,給我放血。」

陸雲凡勉力喊了句,此刻他已經渾身綿軟,像是一條年糕,哪裡還用得出力氣來。

雨天一聽他說話,立刻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樣,趕緊抹了抹眼淚,抽出一柄長劍,在陸雲凡手心一刺,可上面居然浮現一層薄薄的血氣,只劃出一道白白的划痕。

他如今的狀態下,血靈外衣自主護體,皮膚上好似覆蓋了一層鋼化膜,防禦力何其驚人,光是被動效果,就足以抵擋普通刀刃。

雨天急了,帶著哭腔:「刺不破。」

「用力。」

鏹!如中金鐵。

陸雲凡嘴唇發白,眼睛卻是詭異的血紅,嘴唇開合許久,卻沒能喊出話來。

雨天一咬牙,心想陸雲凡的身體這麼堅硬,應該不會出事了,於是扎了個馬步,收刀入鞘,嬌喝一聲,踏前一閃。

拔刀斬! 宋邵言沒有再多想,等小糖果玩了一會兒后帶著她回家。

寧安已經在家,見他們回來就讓小糖果去洗澡,她則跟宋邵言坐在沙發上聊天。

「我準備辭職了。」寧安道。

「辭職信寫好了嗎?」

寧安點點頭,看著宋邵言的眼睛:「寫好了,不出意外的話這兩天就會交給CEO,這是我在紐約的第二份工作。」

「嗯,交上去吧,辭職后我帶你和小糖果出去旅遊。」

「小糖果這次期末考試成績還不錯,不知道她回了京城學習能不能跟得上。」

「有一個聰明的爸爸,怎麼會跟不上?」

「得了吧,不準天天帶她出去玩,這次旅遊后就給她找個補**師,畢竟國內學**課程和紐約不一樣。」

「明白了!」宋邵言對寧安的話言聽計從,畢竟小糖果是她一手帶大的。

「宋邵言,你能不能少在朋友圈嘚瑟,你那些朋友紛紛來問我怎麼回事,為什麼跟老宋又和好了。」

「咳,你怎麼回的?」

「我說,依你看,該不該跟老宋和好?」

「……」

「他們立馬就說,老宋太作了,嫂子你要三思。」

宋邵言:???

這幫見風使舵的東西。

「安安,聽我的,直接把他們拉黑,不要跟他們說一句話。」

「我可不……有時候跟他們聊聊八卦也不錯。」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們幾個,沒好東西,你可千萬別跟他們一塊兒玩。」

「那你也不是好東西咯?」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