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南有嘉魚兩個人回到村長家門口時,所有的村民都圍成了圈,看到南有嘉魚,大家紛紛讓出身位,南有嘉魚得以順利走了進去。

等到南有嘉魚兩個人回到村長家門口時,所有的村民都圍成了圈,看到南有嘉魚,大家紛紛讓出身位,南有嘉魚得以順利走了進去。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只見人群中被圍住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他面朝村長跪在地上,看不到他的模樣,不過看情況這個人應該就是村裡的姦細。

村長看到南有嘉魚和柔兒,不由嘆了一口氣,說:「恩人,這就是找出來的姦細,他收了那些西域外商的錢財,所以就向那些人通風報信。」

南有嘉魚朝村長點了點頭,說:「你抬起頭來。」

「小六,恩人讓你抬頭!」柔兒溫柔的性子都被氣成了這樣,何況是那些圍觀的村民,南有嘉魚估計若非有村長在場,這些暴怒的村民會活活把這個小六打死。民風淳樸祥寧和樂的小村莊,自然更容不得這樣的宵小卑鄙之人。

被喚為小六的年輕人抬起頭來,面目清秀卻是滿臉淚痕,看到周圍這些熟悉的人滿是憤怒和鄙夷,他猛地朝村長磕了三個響頭,再抬起頭時,額頭上的塵土混著血水,顯得猙獰無比。

俗話說相由心生,南有嘉魚看這個小六也不像是什麼大奸大惡之人,反倒可能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你看這個小六子,看他平時乖巧懂事,沒想到這次居然幫著外人害我們村……」

「哼,他怎麼有臉面對他那卧床多年老母親,我看小六子他媽要是知道這件事,准能活活氣死!」

原來是有個卧病在床的老母親啊,南有嘉魚蹲下身來,小聲在小六耳邊說:「小六子,我知道你還有一個卧病在床的母親,你此舉也是為了孝道。但是你置村裡其他人於不顧,便是不仁不義了。」

「這裡有些錢,你先拿去為你母親治病,只是這等事情萬萬不能再做。若有難處,不妨直言,在村裡無論是村長還是其他人,都會為你出主意的。」說著南有嘉魚隱蔽地遞過去一個小錢袋,裡面裝了四五兩碎銀子,這些錢在npc中算是不小的數目了。

南有嘉魚也不等小六有何反應,站起身來,接著說:「小六,你願不願意將功補過,告訴我們你是怎麼和那些西域外商聯繫的?」

小六也是機靈,他抬起頭,一臉感激地對南有嘉魚說:「我每隔一日晚上便會去村北邊的圍牆外扔一張字條,寫上村裡最近的情況。」

「那些西域外商可是還要求你做過什麼事?」

「之前,之前他們還要我把院子里的那塊石頭給他們。」小六想了想,有些緊張地說。

「小六你下次去傳遞消息是什麼時候?」南有嘉魚可以放柔聲音問道。

「就是今晚。」

「好,小六你這算是將功補過了。鄉親們也不要怪他,這次若是我們能抓到這些壞人,也有小六的功勞呢。」說著,南有嘉魚看了一眼村長。

村長自然也知道小六家的情況和他平時的為人,在知道小六是收了這些西域外商的錢財后,是自責無比。作為一村之長,他竟然讓有困難的村民鋌而走險,這實在是他的責任。

「小六,是爺爺對不起你,是爺爺做的不好啊。」村長說著伸出手,將小六扶了起來。

村裡的人並不太多,誰家什麼情況,大家自然一清二楚。聽到村長這麼說,大家也都明白了小六這是為了自己的母親。雖然死去的青年裡有自家的兒子、丈夫、兄弟,但是善良的村民都原諒了小六。因為他們知道,小六走到這一步,也有自己的錯。(未完待續,) 鱗子乙的聲音,成功地止住了夜藤的暴怒!

夜葉還在尖叫,只不過只有驚恐的表情,沒有刺耳的聲音,因為夜藤母親,再一次封印了那煩人的聒噪。

恐懼,幫不了任何忙,反而會讓人更加心煩意亂。

「你說的,是真的?」

夜藤靜立枝間,臉色難看得像是怒火隨時都會從雙眼噴薄而出,空氣……壓抑得可怕。承受著巨大壓迫感的鱗子乙臉上,都浮現出一絲痛苦。

「當然!」

鱗子乙匆忙點頭,甚至因為錯誤預計了夜藤現在殘存的實力而動作有些惶恐,他自袖中取出一枚巴掌大小的玉佩。

此玉剔透如水晶,雕成了遊動的小魚模樣。

魚腹之中,以濃郁的妖力凝化著一個「甲」字。

這是水妖一族的傳統。

若族人有意娶妻,便會將凝著自己名字的玉魚,提前送到姑娘家中,以示誠意。

對方可以從玉魚內凝結的妖氣來衡量求親者的實力,若是收下玉魚,便表示樂意聯姻,屆時,雙方便可開始擬定迎娶的規格,還有時間與地點了。

殘陽妖族,原本都是自由戀愛的,可沒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說法,看得順眼了,當天認識,當天就有可能快樂地在地起。

可八百年前大浩劫之後。

妖部每族都遭遇重創,弟子急劇減少。以至於一些地位極高的妖王,在選擇妖侶時極為慎重,若能屬性相生,便能大幅度提高自己的陽壽,同時確保自己子代的健康。

木妖與水妖,原本絕配。

可惜夜藤的上兩代子嗣,幾乎都沒能平安活過成熟期。

碩果僅存的一兩個,也在談婚論嫁之前,在外遭遇意外慘死或是重傷,所以木妖與水妖,已經數百年沒有傳出過喜事。

更何況,與夜藤的結陣隱居,不理世事不同。水妖王之位可是個要人命的位置,八百年來連年易主,海、湖、川、江十餘姓打成得不可開交,都在爭奪殘陽妖界最後的純水之地。

直至十多年前,水妖王才換成鱗家,一直延續至今,竟也算是浩劫之後,在位時間最長的水族。

以上消息,夜藤是從往來於天空的羽妖們嘴裡聽來的,現世水妖王鱗戰,生子無數。以甲乙丙丁命名。

因為本尊為水中毒螅,對末世輻射的耐受性遠強於其它妖族,甚至還能小部分地凈化已被污染的水源,所以成為現世中,難得的適應者。

若自己的孩子能與鱗家修士結合,的確求之不得!

不過此族也有一個極是令妖眾們畏懼厭惡的陋習……便是隨手吞妖!

自己的愛女夜魅,便是葬送在了鱗子乙的原始本能之下。

夜藤眨眨眼。

強忍著將吞了自己最珍貴嫡長女的鱗子乙打扁的衝動,從他手中,隔空捏過玉魚,托在掌心掂量。

感應玉魚內烙印的「甲」字。

水息綿長雄健。

精純得夜藤自己都眼眶濕潤,恨不得立即捏爆信物,將那氣息吞入腹中!

太沒出息了!

若是八百年前,身為堂堂界尊的自己,根本不會為這一丁點兒水氣動容,但今日不比往昔,純水……簡直就是木妖活下去的,最後稻草。 等到村民散去,小六額頭上的傷也被村裡懂些醫術的老人敷上了草藥,然後攙扶到了村長家裡。村長從內室拿出一個小布包,走到坐在廳室的小六面前,將布包遞給小六說:「小六子,是我和村裡人對不住你,這些錢,你拿著,給你娘看病。」

村長說的很誠懇,在這樣民風淳樸的小村裡,每一個人都很善良,比起繁華世界中的爾虞我詐勾心鬥角,青煙村的村民之間更多的是關心理解和包容。

南有嘉魚置身在其中,只感覺內心一片安寧和溫暖。這樣的村莊即便是遭到了災難,但卻是永遠也不可能打敗的。

小六有了南有嘉魚的錢,自然不會要村長的錢,況且村長家也並不富裕,唯一的勞動力又死在這次的蛇患之中。小六收受錢財,為西域外商做姦細,雖然是為了他的母親,孝心可嘉,但是他對整個村子的傷害卻是不容忽視的。

原本祥和安寧的村子,青壯年人死了十多人,血腥死別,給整個村子蒙上了陰霾。

現在,南有嘉魚倒是有些分不清,自己究竟是為了遊戲的獎勵還是為了拯救青煙村而努力。

村子的防務還是照舊,五人一組,四組一班,在村裡巡邏。而村外,又新來了一批蛇,可能是劇情的設計原因,這些蛇並沒有反常的進攻村子。

南有嘉魚將鑽石一事細細將給村長聽,村長這才明白為何惹禍上門。村長看著自己院子里只做擺設的鑽石原岩,嘆了一口氣說:「我等視之如頑石,他人視之若珍寶,沒想到我青煙村竟然因為這幾塊破石頭而遭此橫禍……」

南有嘉魚看著眼前彷彿一下子老了十幾歲的村長,微不可察地嘆了一口氣。

小山村入了夜,家家戶戶亮起了油燈,一片片暖黃-色的光,透過窗戶紙。氤氳成一團團暖色的光團,看起來格外溫馨。

南有嘉魚將身形隱匿在小六扔紙附近的樹林里,她雖然不是夜行者,但是她敏捷高。還有一個上佳的輕身功法,加之有夜色掩護,所以南有嘉魚還是很有把握的。

月亮如水,山村一片安靜。早已隱在樹枝間的南有嘉魚眼尖地看到有一個白色的紙團從村子牆院內飛到院外。

南有嘉魚知道接頭的人就要來了,她迅速集中注意力,果然,不出一炷香的時間,一個穿著山民衣飾的人就鬼鬼祟祟地進入了南有嘉魚的視線。

等到那個人走進,南有嘉魚就看出來他就是西域外商。雖然他穿著打扮都是山民的模樣,但是從身形相貌就能看出他是西域外國人。

南有嘉魚一個鑒定術拍過去。得到的信息是:西域外商,55級。

那人輕手輕腳地走到圍牆邊,借著月光找到了那個紙團,也不耽擱,直接按照原路返回。南有嘉魚遠遠地跟了上去。掉在他身後。

那個人被派出來做接頭這種事果然是有原因的,他每走上百餘步,都要小心謹慎地環顧四周,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才接著向前走。

雖然那個人一直小心,但是南有嘉魚也沒有被他發現。畢竟是山路,一路上樹木叢生。夜晚里視線又不清,很難發現南有嘉魚這樣隱藏地很好的人。

走了不久,南有嘉魚就在樹枝上看到了遠處的篝火,那個人也知道離營地近了,加快了腳步。

南有嘉魚先是在遠處觀察了一下營地的位置,這些西域外商倒是有些行走在外的經驗。選了一處避風的山腰處,而且他們的營地很隱蔽,若不是南有嘉魚一路跟蹤過來,否則很難找到。

南有嘉魚翻了翻背包,從裡面拿出了一件稀罕物件——單筒望遠鏡。透過望遠鏡。南有嘉魚看得更清楚了,營地的篝火旁一共有十一個人。據村長說,那次去他們村裡的西域外商一共有十五個人,再加上那個還沒到篝火旁的接頭人,還少了三個人。

南有嘉魚轉換視野,只見帳篷上隱隱映著三個人影。南有嘉魚還不放心,使用了真實之眼。成功,南有嘉魚的眼睛瞬間變成了詭異的暗銀色,透過那一層帳篷,南有嘉魚看到了裡面正在拿著一塊原鑽討論的三個人。

很好,十五個人,齊了。

南有嘉魚收起單筒望遠鏡,從背包里拿出兩包綁在一起藥粉。有了今夕何夕在身邊,她時不時能得到一些罕見的藥物。比如她手上現在拿著的這兩包藥粉,其中一包是毒藥,據今夕何夕介紹,這種葯遇火即燃,會散發一種猛烈的催眠氣味,藥效極強。

而放在一起的另一包自然是解藥,南有嘉魚打開裝著解藥的紙包,將其中的一顆藥丸塞到嘴裡,含化。

南有嘉魚拿出弓弩,先是上好三支箭,瞄了一下,右手一用力,三支箭應聲而出,落在了營地的西邊百米的草叢外。原本圍坐在篝火邊的十一個人聽到聲音,先是對視一眼,然後都起身打算去那邊看個究竟。

而南有嘉魚這邊射完箭,立刻在樹上穿梭,迅速地繞到了營地東邊的林子里。她找好角度,將那包迷-葯緊緊地綁在箭頭上,就等著那十一個人向回走。

這時,從帳篷里走出一個人,顯然那個人是聽到了外面那些人的說話聲。南有嘉魚離得有些遠,那些人說話聲音又不大,最重要的是南有嘉魚為了讓藥效能完全發揮,現在站在的營地東面正是上風口,所以完全聽不清他們在說些什麼。

不過,也能猜個大概。看動作,那個從帳篷里出來的人身份要比圍坐在篝火旁的十一個人高,他似乎是詢問了一番,跟著看了看,也沒發現什麼,便讓他們回到篝火邊,老實呆著。

就是這個時候,那十一個人和從帳篷出來的那個人恰好離篝火有七十多米的距離,南有嘉魚繃緊的左手一松,一支箭帶著破空之音直射到燃燒著得篝火之中。

這次,所有人都看到了飛來的箭枝,可是沒有人能阻止這支箭沒入火中。

今夕何夕的葯果然不凡,只見篝火的火舌突然變高半丈,眨眼之間,那十二個人已經砰砰砰地倒在地上。

南有嘉魚這時早已一個輕身跳下大樹,用上花翾輕功,就朝營地狂奔而去。帳篷里的兩個人聽到異常,並沒有太高的警惕性,可能是對自己行動的隱蔽性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剛剛有一個人露出大半個身子,就被南有嘉魚一箭穿破胸口。

加上迷-葯的作用,那個人立刻倒在地上。而還在帳篷里的人看大在他之前出去的人被穿破胸口后立刻倒地,不由受驚地大叫一聲。這時,南有嘉魚已經趕到了營地,劍影閃過,最後一個人也倒下了。

雖然帳篷里的三個人算是人形高智能boss,但是在南有嘉魚的攻擊和猛烈的迷-葯雙重作用下,死的卻比其他boss更快。

解決完三個昏迷的boss后,南有嘉魚辨認出那個接頭的人,留了他一條性命。其餘十個人,她毫不留情地殺掉了。

三個boss身上爆出了足足三十兩金子,五塊已經經過初加工的巨大原鑽和一兩個長相差不多,像笛子一樣的樂器。南有嘉魚查看了一下這兩個東西的屬性。

御蛇龍笛:特殊物品。笛音可以統御蛇類生物,統御蛇類的數量、範圍、等級與持有者的等級相關,與御蛇鳳笛搭配使用,有加成效果。

御蛇鳳笛:特殊物品。笛音可以統御蛇類生物,統御蛇類的數量、範圍、等級與持有者的等級相關,與御蛇龍笛搭配使用,有加成效果。

這兩個人特殊物品顯然非常逆天,像是遊戲中隱藏職業中的馭獸者一樣,可以統御怪物。雖然所控制的怪物種類單一,但是卻不限制使用者的職業屬性。

而那十個人身上也爆出了五十多兩銀子,還有二十多塊小一些的原鑽或是鑽石原岩。

南有嘉魚也不管這些屍體,走到帳篷里,只見帳篷里除了一張大毛毯和幾床被子外,還有一個半人高的箱子。南有嘉魚當時用真實之眼時,就看到了這個箱子里的東西,小六家的鑽石原岩還有很多的金子。

這幾百兩的金子算什麼,南有嘉魚試著把這塊巨大的鑽石原岩收到背包里,這可是比金子貴得多的東西。

還好,背包可以裝下這巨大的鑽石原岩,而那上百兩的金子,南有嘉魚自然也順便收了起來,反正也不佔地方。將那些金子收好后,南有嘉魚的錢款達到了一個驚人的數字,比一般幫派的幫派倉庫還要富裕不少

南有嘉魚拿出一個麻袋和幾條麻繩,利落地將那個接頭的西域外商的手腳捆牢,又把他的嘴巴堵住,最後把他塞到了麻袋裡。南有嘉魚勉強地扛起他,沿著來路走回青煙村。

且不說南有嘉魚是怎麼將一個男人扛回青煙村的,村長等人看到村子周圍的蛇類散去,就已經知道南有嘉魚解決了那些西域外商。

南有嘉魚回來時,村長帶著全村人,拿著燈籠,等在村口。(未完待續,)

ps:

最近很多上學的童鞋都開學了……

這裡祝塵緣等開始上學的朋友們學習進步,新學期愉快~ 相信男人那張嘴,還不如相信這世上有鬼。

她錯了。

千錯萬錯,最錯的就是當初不該把持不住自己,被祁連正的糖衣炮彈打動,做了祁連正的三兒。

幹掉正室,成功嫁給祁連正,她還以為她是贏家。

實際上,從她做小三兒的那一刻,她就輸了。

這輩子,不管她站在多高的位置上,都擺脫不了曾經是個小三兒的事實。

一旦有風吹草動,誰都不會同情她,她永遠是被唾棄辱罵的小三兒。

她哭的撕心裂肺,不能自己。

祁宇澤嚇壞了,坐在她身邊,叫著「媽媽媽媽」哇哇大哭。

她哭了一會兒,把祁宇澤抱進懷裡,哭的更加絕望。

她錯了。

可她的孩子有什麼錯?

祁連正那個混蛋,沒事的時候,抱著她兒子,喜歡的跟什麼似的,出事了,一點擔當都沒有,根本不顧她兒子的死活。

她抱著祁宇澤哭了一會兒,祁家一點動靜都沒有。

她沒辦法,只得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牽著祁宇澤的手,離開祁家。

她現在唯一慶幸的是,當初祁連正提出要把從祁氏轉出來的錢,放到她弟弟開的小工作室名下時,被她爸媽惡狠狠的拒絕了。

不然的話,祁連正東窗事發,一定會把她弟弟給牽扯進去,她爸媽能活剮了她。

因為她做小三兒,她被她爸媽趕出了家門。

直到她生了祁宇澤,看在祁宇澤的面子上,她爸媽心軟了,才讓她重新進門。

雖然只是讓她進門而已,對她的態度一直都視而不見,可最起碼,她帶著她兒子回去,能有個容身之處。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