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啟明出去后,靈明也立刻起身,嘴中喃喃道:「時間不多了,有的痕迹得趕緊抹掉,上面的人也得趕緊打個招呼……」

看著啟明出去后,靈明也立刻起身,嘴中喃喃道:「時間不多了,有的痕迹得趕緊抹掉,上面的人也得趕緊打個招呼……」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話音越來越淡,靈明的身形也越來越淡,最後消失不見。 靈空在前方引路,領著啟明前行。二人一路無語,片刻之後,便到了一個偏殿之中。

偏殿之內,一個長老盤腿而坐,正是被靈明派去緝拿啟封的那名長老。

三人見過禮后,靈空閑言交代了兩句,才又起身,準備離去。啟明連忙起身相送,靈空笑了笑,隨意說了一個凌元宗長老的名字,才又說道:「你能蒙靈明門主看重,非常不錯。以後要是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可以和他協商協商。」

啟明心中暗喜。他可沒想到,就這麼一句閑話的工夫,他既然又有了一個臂助。剛才靈明已經告訴了他幾位長老,加上靈空剛剛提及的一個,算上原先他那一個派系的人馬,最最重要的,還有靈明的支持。這麼多的助力,他要是還不能穩住凌元宗的局勢,那他可就真的是個白痴了!

啟明又是連聲道謝,靈空泰然受之,又讓那位長老代為照顧,才飛身離開。

靈空一走,那位長老便又親切地與啟明交談了起來。這位長老也不傻,看看現在靈明對啟明如此重視,誰都知道這傢伙已然不是池中之物,說不準哪天就能同他平起平坐了。於是乎,這位長老又不經意間提點了一些個人名,交代了啟明要「代為照顧」。啟明自然是要歡天喜地的應下了。

這一天,對啟明來說,真的如同是在做夢一般。不知不覺中,他就從一個跟屁蟲似的長老,即將變成一個位高權重的宗主。這其中的變化,一時之間,誰又能轉變的過來?

……

達內瓦星球,達內瓦城,達內瓦魔法塔。

魔法塔頂層,寬敞的廳堂裡面,達內瓦身後跟著兩名弟子,正準備下樓離開。

忽然之間,廳堂之內,一個形狀奇異的柱子之上,一塊晶石的顏色忽然黯淡了下來,又是「刺啦」一聲,碎成了粉末。

猛然間,達內瓦的步子停了下來,回頭看向了那根柱子。

達內瓦身後的兩名弟子也都停了下來,躬身而立,不敢稍動。

「你們先下去吧,告訴那五個老傢伙,我稍後就到。」達內瓦看著那根柱子,忽然開口道。

那兩名魔法師連忙應是,然後匆匆下了樓。

等到兩名弟子消失不見,達內瓦才飛身而起,立在了那根柱子前面,凝神看著那一堆晶石粉末,輕嘆了一口氣:「唉……比那得的魂魄晶石居然碎掉了,這麼說來,他已經被人給毀掉了?誰?是誰,居然敢毀掉我的煉金傀儡人?!」

達內瓦又站立了一會兒,神情一點點的變化著,最後才又忽然道:「罷了罷了,不過一個煉金傀儡人而已,只要弗蘭斯沒死,那一切都還好說。該死!聯盟內部的四個三級獸巢突然活躍,我暫時也走不開。還是先等一段時間,我親自去一趟吧……」

「弗蘭斯,我已經等了很久了,也不在乎這一兩年了……」

……

沙玲星,蝶一盟內的密室裡面。

金強林隨意地坐在一個蒲團之上,看著身前的五人。這五人,個個都有出竅期的修為。但是,他們在金強林的面前,卻如同綿羊一樣的乖巧。

金強林笑眯眯地聽著下方一人彙報,臉上掛著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

等到那人說完,金強林才微笑道:「這麼說來,你們到了玄天星的時候,歐葉文、金無缺已經死了?」

「正是如此。」那人溫言道,「金獵王,根據我們猜測,歐葉文、金無缺應該是被玄天宗給設計了,才會落得這麼個下場。」

「被玄天宗給設計?」金強林臉上閃過一絲凝重之色,才又淡然道:「你說是玄天宗設計,可有什麼證據?」

「沒有任何證據,只是猜測而已。」那人回答道。

金強林輕笑一聲,說道:「沒有任何證據,只是猜測,那就斷定這次的事情是玄天宗做的,是不是太武斷了些?要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樣,那我們修士文明,恐怕早就變得亂七八糟了!」

那人身子又往低的壓了一些,對金強林的話不置可否。金強林這次派他們出去,是讓他們伺機殺掉金無缺。結果他們五個一同出動,卻無功而返,已經讓他心中惱火了。而金強林的態度,更是飄忽異常。

金強林頓了頓,接著說道:「玄天宗有什麼反應?」

那人說道:「玄天宗宗主宮被毀了。同時,玄天宗已經把這件事情向上通報,並且言及是苦化餘孽一派所為……」

「這不就對了嘛!」金強林忽然打斷道,「玄天宗是第一觀察宗門,他們透露出來的消息,自然也是最準確的了!所以,這件事情,應該就如同玄天宗所說一致。你……明白嗎?」

金強林都把話說的這麼直白了,這人如何還能不懂?他點了點頭,躬身道:「回稟獵王,晚輩明白了。」

「嗯。明白就好……」金獵王點點頭,擺了擺手。那五人識趣地躬身退了下去。

等這五人離開后,金強林才輕笑道:「好傢夥,幸虧歐葉文、金無缺已經被人給搞死了,要是真的讓這幾個傢伙在玄天宗把金無缺給殺了,我可就麻煩大了!」

「金無缺這小子,私通外敵,死有餘辜。但是要是因為我的緣故死在了玄天宗,老頭子估計著非得來親自教訓我了……」

「真是想不明白,卦王前輩如此高人,雖然生活上頹廢了一些,怎麼會跑去玄天宗那種地方蟄伏著?哎……這前輩高人行事,可還真是沒法子琢磨啊。這次運氣好,沒有犯下大錯。看來以後這一片的事情,要慎重處理了……」

「對了,還是先跟自家老頭子說一聲吧。老子頭人老成精,老奸巨猾,看問題比我看的通透。反正他每天閑著也是閑著,幫忙參謀參謀,鎮鎮家族裡面的那些老傢伙也不錯嘛……金無缺這小子一死,家裡面清凈了不少,老頭子卻也得忙活忙活了……」

……

靈獸宗,宗門長老命牌供奉室里。

一名看守的弟子眯著眼睛,神情淡然。

在稍微高級一些的宗門裡面,每個地位稍高的人,都會留有本命命牌。本命命牌與本人息息相關,本人無事,則命牌無事;本人一旦出什麼問題,那命牌也會在瞬間破碎,成為一堆粉末。

而在這些高級宗門中,看守長老命牌,對一個弟子來說,是最輕鬆、最簡單,報酬也相當不錯的一份兒工作。他們的職責,只要隨時注意本命命牌的情況,然後注意清理衛生,也就沒有別的什麼了。

忽然間,命牌供奉室內,傳來了「刺啦」一聲輕響。

那名看守的弟子神識一動,「嗯」了一聲,回頭看向了那一堆命牌。命牌供奉室內,每一個動靜都不容小覷,因為這裡面,每一個輕微的動靜,都有可能是命牌發生了什麼意外。

當然了,平素里,命牌供奉室內也經常出一些動靜。一般來說,這種輕微的動靜,根本與命牌無關。只是為了忠於職守,他們每次都會掃視一遍罷了。

那名弟子在命牌上掃了一眼,隨後輕輕哼哼了兩聲:「這他娘的,又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在響,這莫名其妙的……」

這名弟子剛剛說完,忽然又猛然間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看向了本命命牌的位置,神識又是一掃。

「我擦!這……這怎麼回事?命牌怎麼會少一個?誰的?誰的沒了?」那名弟子不敢相信的喃喃自語,雙目之中儘是驚惶之色。這一排供奉的,都是宗門長老的命牌,有一個命牌碎了,那豈不是說,有一位宗門長老被人給……

「1、2、3、4……少了,少了一個……是……是歐長老的……」

那名弟子又數了一遍,終於確定了。而且還在歐葉文原先命牌的位置,發現了一堆玉粉!

「不好啦!不好啦!歐長老被殺了!歐長老被殺了!」片刻之後,那名弟子終於反應過來,驚惶地叫著,沖向了宗主大殿……

……

「該死!你他娘的給老子解釋清楚!你們怎麼會惹上魔法文明的人?今天你要是不給我說個清楚,老子非得把你給切成十八段不可!」

苦化餘孽的下屬星球,一顆偏遠的資源星球上,陰魔蠱王臉上帶著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手中捏著一塊冒著紫煙的頭骸骨,冷聲的喝問著。在他的身前,赫然就是苦化餘孽這一脈的掌舵人,度亮。而在二人的身周,則趴著上千名修士的屍體。

這些屍體全部都被紫煙給籠罩著,血肉一點點的消弭。度亮哆哆嗦嗦,渾身打著擺子,雙目之中儘是驚懼之色。

度亮苦聲道:「蠱王爺爺!蠱王爺爺!晚輩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啊!晚輩這一脈實力不顯,一直都是隱忍為主,很少與人爭鬥,肯定是哪個挨千刀的在陷害咱們!蠱王爺爺!饒命啊!饒命啊!」

「哼!哼哼……」陰魔蠱王依舊冷笑,「饒命?讓老子饒你的命?這次因為這件事情,老子可是把面子都給丟到姥姥家了!因為你……就是因為你,老子堂堂的出竅期頂峰的蠱修,被一個出竅中期的魔法傀儡,給追的如同喪家之犬一般!你說說……你說說……這讓我如何處之?!」

度亮心中叫苦,暗罵著:親娘咧!話說你丫打不過人,自己逃走了,管老子屁事兒?現在安全了,就二話不說,一個黑鍋直接給扣在老子的頭上?

當然了,度亮表面上並不會這麼說了。他依舊求饒道:「蠱王爺爺饒命!饒命啊!這都是晚輩的錯,都是晚輩的錯。還請蠱王爺爺饒我一條狗命!饒我一條狗命!」

蠱王冷笑道:「哼!看在你還有些用處的份兒上,老子先饒你一命!不過,你以後人可得給我學聰明點兒了,不該說的話,一句也別說,要是讓老子知道了……」

「不說!絕對不說!打死也不說!」度亮依舊求饒。

陰魔蠱王臉上的冷笑,逐漸收斂了起來。隨後,他將手中的那塊頭蓋骨給收了起來,說道:「好了!龜孫子。老子這兩天有所感悟,要閉關一段時間!在這期間,任何事都不準來打擾我!明白了嗎?」

「明白!明白!」度亮連連點頭。

「明白了?那還不快滾!」陰魔蠱王說話間,起腳一踢,度亮就如同成了風似的,掉在了千米之外。

掙扎著起身之後,度亮二話不說,直接向著遠處飛去。一邊飛,他心裏面還一邊嘀咕著:親娘咧!這老傢伙太不是個東西!真不知道了,苦化怎麼會派了這麼個混賬東西過來?現在?現在還是要趕緊和苦木苦名他們聯繫一下,聯合起來……

逃也般地登上了傳送陣台,隨著波光一閃,度亮已經回到了苦化餘孽的中心星球。

一些零散的弟子見到度亮,連忙躬身行禮。度亮擺擺手,快速地飛到了圓心星主宮的位置,臉都變得跟苦瓜似的——他娘的!老子怎麼就這麼倒霉?來了個幫忙的高手,是一個不分敵我的變態殺人魔,還莫名其妙的多了個魔法文明的敵人……

站在廢墟之上,度亮逃命歸來,招來了一名弟子,詢問他們離開后的情況。得知倖存弟子言及,在他們離開后,一名弟子非常聰明地把那個魔法傀儡人給引到了玄天宗,頓時高興地哈哈大笑:「好!太好了!簡直太好了!那名弟子在哪裡?我重重有賞!重重有賞!」

當然了,那名弟子早就給跑的沒影兒了。度亮現在消息閉塞,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被人給設計了。

倒是這有幾個倖存弟子,在聽到「重重有賞」這四個字后,一個個都是雙眼放光。那個把人引走的弟子他們都認識,是一個新來的,還沒人罩著。現在有了這種打賞的好事兒,他們當然也不含糊,幾個眼神交流后,推選出了一個人,頂了那名鳳衛弟子的功勞。

度亮先是給那位「功臣」重重打賞,然後又立刻召集了幾名弟子,坐了傳送陣,跑去苦木苦名的地盤,跟他們交涉去了。

度亮到了苦木苦名的地方,自然是受到了苦木苦名的熱烈歡迎。三人在一番交談后,很快就把話題給扯到了正路上。由於先前已經有陰魔蠱王通過了氣兒,苦木、苦名二人雖然身為長輩,但卻擺出了一副唯度亮馬首是瞻的意思——

苦木、苦名二人也有自知之明,知道他們兩個算不上是苦化的嫡系,為了他們這一脈的壯大,也只有暫時與度亮聯合了。

三人談完了正事兒,雙方結盟的消息,也被苦木、苦名二人迅速放出。

他們兩個現在放出這消息,為的就是漲他們自己的士氣。他們這一脈,背後啥人兒都沒有,現在窮的都快當褲子了,跟苦化餘孽這個大財主聯盟,意味著更多的靈石、物資資源,這種好事兒,他們又怎麼能不對外宣傳呢?

三人又是一番閑聊,這聊著聊著,度亮就把話題給扯到了自家被人給襲擊的事情。

苦木、苦名這邊可不像度亮那一脈,所有重要消息都斷絕了快半天了,什麼消息都不知道。他們可是從友誼聯盟裡面給探出來的,友誼聯盟那邊,好像剛剛把一個魔法師給引走,具體方向不明……

苦木把這事兒一說,度亮再一想友誼聯盟硬說自己幹掉了友誼聯盟主外加一百多修士的事情,怒聲道:「友誼聯盟著實可惡!不僅栽贓陷害,還往我星球上引煉金傀儡人!我度亮今天在這裡發誓,來自定要屠光整個友誼聯盟!」

苦木二人連忙附和,說是願意相助什麼的。

度亮點點頭,又開心地笑道:「哼!友誼聯盟還以為,把人給引到我們星球,就會陰謀得逞嗎?看看,多虧我的弟子才謀出眾,緊急關頭把那個魔法傀儡人給騙去了玄天宗、玄天星!哼哼!現在,恐怕玄天宗清華小兒,現在正在水深火熱之中吧?」

度亮一邊說著,還一邊開心地拍著身旁的一名弟子。那名弟子,卻正是頂替了那名鳳衛弟子,領了重賞的那個。這個弟子,被度亮這麼稱讚,心裏面樂歪了嘴,但嘴上卻連說「不敢不敢」,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

度亮他們是高興,可是苦木苦名二人卻高興不起來了。聽了度亮這話,再看看那名弟子的模樣,二人心中無語,外加震驚——這兩個白痴,該不會真的把那個煉金傀儡人給引導玄天宗去了吧?他們可是聽人說,貌似高級文明的歐葉文、金無缺,還有凌元宗的啟天、啟明他們,現在好像都在玄天宗裡面呢……

苦木哆哆嗦嗦地問道:「度亮師侄,你門下弟子,真的把那煉金傀儡人給騙到玄天宗去了?」

度亮沒有答話,那名弟子卻答道:「兩位師祖,晚輩不敢斷言,但是那煉金傀儡人,十有**,是在玄天宗里了。」

苦木苦名二人面面相覷,心中都開始焦躁不安——親娘咧!這幫子傻逼,這種事兒都做得出來?他們兩個現在都在想,就這麼簡單同度亮簽訂同盟,是不是太著急了一些?

二人心中還正不安著呢,一名弟子忽然歡天喜地地沖了進來,張嘴就道:「苦木長老、苦名長老,大喜啊大喜!」

「你這毛毛躁躁的,成何體統?沒有看到度亮魁首還在這裡嗎?」苦木皺眉道,「這喜從何來,還不快快道來?」

那名弟子興奮地說道:「是!是!晚輩失態了!晚輩失態了!只是這事兒,實在是太好了!」那名弟子頓了頓,接著說道:「剛才玄天宗的探子,從玄天宗傳來了消息。玄天宗遭到不明人士襲擊,前去玄天宗的歐葉文、金無缺、啟天、啟明四人中,除了啟明之外,全部遇害!哈哈哈哈哈!這麼重要的人物死在了玄天宗,清華那一脈算是完了!兩位長老,大喜啊大……」

「砰!」

那名弟子還沒說完,就被苦木一巴掌給拍進了牆裡面,扣也扣不出來。

喜?喜尼瑪逼啊!

要是今天度亮不來這兒,這肯定是百分之百的喜事兒。三位重要人物死在了玄天宗,何林華難辭其咎,必定完蛋無疑。但是現在呢?度亮來了這兒,還跟他們簽訂了盟友協議。好吧,其實簽了這麼個盟友協議,對他們還是很好的。但是,為什麼度亮那一脈的傻逼弟子,非得要把人給引到玄天宗,還愣是給出了事兒……

上面的文明找麻煩,肯定要調查人從哪兒來的。這一調查,好嘛,人是從度亮星球哪兒過去。然後再一查,他們跟度亮是盟友,還是嶄新的那種。那迎接他們的事情,該有多麼多麼的悲催呼?!

娘咧!就因為跟度亮簽了那麼個協議,這眨眼間,大喜變大悲了。

苦木、苦名二人悲催地發著呆,忽然間,苦名醒悟了過來,大聲道:「快!快!快讓人去告知對內對外通訊的弟子,跟度亮他們簽訂的協議作廢了!別對外宣布了!」

「對!對!」苦木也醒悟過來。只要這份兒協議不對外公布,那這件事兒就絕對扯不到他們身上。

苦木如同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興奮地哇哇亂叫。他正叫著的工夫,又是一名弟子走了進來,張口就道:「兩位長老,大喜啊大喜!您吩咐的事兒我們已經辦妥了,眾多弟子知道我們與度亮一脈簽訂了攻守同盟,一個個都是歡欣鼓舞,實在是大喜啊大……」

「砰!」

又是一聲巨響,又是一名弟子被拍到了牆上,扣都扣不出來。

「喜?喜尼瑪逼啊!完了!我們全完了……」苦木、苦名悲催地抱在一起,像一對兒孿生的小白菜。

度亮在一旁看的莫名其妙的:「兩位師叔,你們這是……這是怎麼了?歐葉文、金無缺、啟天死在了玄天宗,這應該是大喜事才是,怎麼你們一個個……」

苦木淚目道:「喜事?這是喪事兒好不好?」

「喪事?」

那名頂替領賞的弟子忽然覺得不妙,微一思索,察覺到了不對。

苦名道:「度亮啊!你說,你們把那個魔法傀儡人給引到了玄天宗,然後玄天宗就被外敵襲擊,歐葉文、金無缺、啟天三人被殺,你說巧不巧啊?」

「啊?」度亮終於醒悟過來——

親娘咧!這事兒不會鬧的這麼巧吧?那煉金傀儡人被人給引到了玄天宗,然後順手就切掉了三顆腦袋,還是滾圓的那種?娘的,這事兒……這事兒有木有搞錯啊!

陰謀!這他娘的是一個陰謀!度亮不知不覺中,把目光看向了那名「巧施妙計」,成功引走麻煩的弟子,雙目猙獰。

而那名弟子現在已經渾身哆嗦起來了。

他娘的,我當時怎麼就迷了心竅,把這事兒給頂替下來了?這不是頂了功勞,這是替人送命啊!

「度……度亮大人……我……我……這事兒不是我乾的,我……我當時一時昏了頭,頂了別人……」那名弟子實話實說。

「砰!」

又是一巴掌,又是一個弟子成功地唄拍到了牆上,扣也扣不出來的那種。

「陰謀!這是一個陰謀!這事兒一定從一開始就是清華小兒設計的!」忽然間,度亮如同魔障了一般,大叫道。

歐葉文、金無缺。一個七級靈獸宗,一個八級金家。這兩個大家族,不管是哪個出動,他都是必死無疑。他有理由相信,如果苦化要是知道,他居然惹出了這麼大的麻煩,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放棄他,讓他償命!至於陰魔蠱王?他要是會幫著自己,那才有鬼了!

「不錯!不錯!這一定是清華小兒的陰謀!」苦木、苦名二人也都一同說道。他們的眼神之中,那股子堅定,那目光,就如同是狂信徒一般炙熱。他們現在,已經跟度亮是一根兒繩上的螞蚱了。

「相信靈獸宗、金家一定會明察秋毫,還我們一個清白!」度亮虔誠地說著。

這是他們唯一的希望了——雖然這個希望,看起來是那麼的渺茫。

好吧,如果何林華在這裡,並且聽他們三個說這全都是自己設計下來的陰謀,一動會十分無語的摸摸鼻子——這三個傢伙,也太聰明了點兒吧?自己什麼馬腳都沒留下就猜出來是自己?這份兒悟性,不去卜算門當弟子,實在是屈才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