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這時,暴君們才怒吼起來,念力四涌,卻有種粘稠的無形物質在中阻撓,又有強悍威壓存在,大大降低了他們的攻擊威力!

直到這時,暴君們才怒吼起來,念力四涌,卻有種粘稠的無形物質在中阻撓,又有強悍威壓存在,大大降低了他們的攻擊威力!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大夏書院之風月華章,九龍鳴金陣!

友方九龍魄力加身,大幅度提高速度和力量,而處在陣中的敵人則會受到各種壓制,此乃鳴金卸甲之意!

戰場之上,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陷入絕境!

而人類方原本頹勢畢現的戰局,一瞬逆轉! ps:感謝書友們推薦票支持!求繼續力挺!

……

方舟內部,總指揮室,無數科技領域的精英人才在一幕幕光屏前奮戰不歇,邊上坐著的最高指揮官威斯克依然是酷酷的樣子,不過這回沒有戴墨鏡,大約是覺得在這種地方還戴墨鏡顯得蠢了些。

前面的液晶電腦桌已經全面三維化,滑動著數個數據圖,威斯克眼中閃動著不安而凌厲的光芒。

依然無法準確定位到紅后的位置,除了得到她距離「方舟」不足五千米的情報外,一無所獲,這讓原本準備好的遠程打擊斬首計劃根本無從下手。

想來也是,作為最高科技產物的人工智慧,可以說,人類能夠想到的對付她的方法,她都能計算到,最強大的手段也不過就是通過衛星炮來實現超遠程打擊,但是不論是核武器,還是星載激光炮,在發動之前,都絕對不可能躲過紅后精準的檢測,從而也就失去了打中她的可能。

而不用,卻又幾乎無法消滅她。

這根本就是個死循環!

如今的情況,超大量的喪屍已經將方舟周圍堵的水泄不通,不用核武器的情況下,連突圍都做不到,又怎麼可能有效傷害到紅后!

可即便仗著「方舟」的強大防護能力動用核武,只要無法消滅紅后,就會有更多的喪屍從全球各地源源不斷地過來。

如果沒有轉機,人類一方被紅后徹底滅族只是時間問題。

但是如今有了變化。

威斯克看著另一邊屏幕上那個黑白衣服的胖子,身在空中,來回縱橫,所到之處,血雨翻飛,手中用著曾經作廢的泰坦計劃中的機甲激光武器鯊齒龍,連生命力最頑強的大型龍都無法扛過他一刀,簡直是所向披靡。

一個會飛的人,一個可以完全無視龍獸攻擊的人,一個……神一般的人!

「若要突破防線,他是唯一的機會,也是最後的機會!」

威斯克迅速在光屏上點了幾下,已經從各國首腦人中獲得授權,如今這情況,他們幾乎已經將手中權利全部放給威斯克,可以說,如今威斯克的地位就相當於此處世界內,地球人族的最高首腦。

層層驗證通過,一個指令終於到達了所有技術人員眼前,頓時是連計算都不管了,全部忙碌起來。

「末日炸彈」計劃,一個真正能夠完全摧毀紅後防御系統,將她徹底毀滅的計劃,但是由於紅后擁有可以摧毀己方信息網路和電網的武器,這也是自己這方一直龜縮在「方舟」內不出去的原因,一出去,就是死。

而這個人,則有希望將末日炸彈帶到紅后藏身的基地蜂巢,直接將之毀滅!

一行人再次忙碌起來,卻把更多的眼光,向屏幕上一直追蹤的那個男人看去。

成與不成,就系在他一人身上!

威斯克指令剛剛下達完畢,還不到一分鐘,突然此處指揮間內,所有電腦屏幕上都出現紅色的影像,隨後紅后的冰冷的臉出現!

「你們都會死的。」

一如既往的聲音,威斯克冷笑一聲,根本不怕她,只不過是最普通的侵入,連竊取資料都做不到,只能象徵性地耀武揚威罷了。

修復系統過了許久才將這場「紅後日常入侵」給擺平,突然間屏幕上又是一陣陣紅色飄起!

這下子所有人都慌了神,在防禦系統啟動后還能繼續侵入,這說明紅后距離己方很近了!其最強大的武器「蜂巢」必然已經離方舟不遠,紅后雖然沒能發現人類這方的計劃,但是顯然預感到了不妙,提前將底牌放了出來!

威斯克看著屏幕上通過衛星掃描到的東西,迅速下了指令,這方指揮間以最高的效率運轉起來!

必須要動王牌了!

隨著威斯克最後一個指令下達,「方舟」內另一處,一閃電子機械門打開,又是一個愛麗絲大步走了出來。

不同的是,她這回什麼都沒帶,一身軍裝,眼神肅殺,絲毫沒有一個女人該有的柔弱。

這是本體!

……

方舟頂部防線。

有了九龍鳴金陣加持效果,易雲和曲江頓時是殺得忘乎所以,暴君們顯然沒有適應這種玄而又玄比之他們的念力更為詭異的力量,一個個行動遲緩,原本波及體表三米的念力被壓縮到一米,根本無法防住鯊齒龍的切割,兩人每一刀下去,都能帶走一隻暴君的人頭。

然而暴君數量畢竟有不少,易雲兩人不敢過份嗜殺,免得落進包圍中,饒是如此,將這些威脅最大的暴君徹底斬除也是時間問題。

而另一處,愛麗絲大軍雖然還在和大型龍獸拼數量,但是喪屍一方,後續力量跟不上,所以據點防線一時沒有被突破之虞。

正在痛快廝殺中,易雲突然神色一愣,感覺到地面似乎晃了一下,頓時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趕緊傳音曲江讓他小心,同時把戰線往回帶。

艾達王這時候才行至一處據點下的閘門附近,耳邊已經傳來讓她面色煞白的聲音!紅后全面侵襲!

「全員撤退!撤退!」

轟隆!

猛烈的震動,即便是在這樣激烈的戰場上,也讓人無法再去忽視!

聽到指揮后已經迅速開始往內部退去的軍人們且戰且退,不過撤退中無法攜帶重火力的限制,讓火力壓制一下子少了一半,導致對變異種的威脅下降不少,雖然它們成片成片死在克隆體大軍前,但也讓克隆體的消耗速度加快了一倍不止!

轟隆!轟隆!

震動愈演愈烈,似乎連這片天空都要跟著跳起舞來!

「嘭轟!」

震動戛然而止!根本沒有震動,而是……人心,在跳動!

唳!

刺耳的尖嘯席捲全場,一時間軍人們都是抱頭滾到在地,只覺得大腦都要炸裂,迸將出去!一個個牙關緊咬青筋畢露,可見遭受了多大的痛苦!

別說這些凡人,即便是易雲和曲江,都是覺得神魂中似有無數細針在扎,疼痛無比,強忍痛苦往回狂奔!

喀嚓!

似有奇怪而酸澀的聲音響起,暴君們突然一滯,身上的束縛感全部消失!

閘門處,作為唯一布陣人和陣眼的孟長青面無血色,軟倒在地,方才那聲尖嘯,他首當其衝,九龍鳴金陣直接被破!

嗷吼!

驚天動地的蠻獸嘶吼聲響徹天際!一隻高達近百米,生有四隻強壯無比的巨爪,八個似龍非龍似蛇非蛇的超大頭顱,八首八尾互相交纏的巨獸,從邊緣冒了出來,瞬間登上了方舟頂部!

八對血紅巨目,血光滔天!直接掃向空中的清虛!

清虛只覺得渾身被攝,虛魄一瞬間與自身合一,終於勉強掙脫,身如流星直接撞進閘門內通道,一句話傳入易雲幾人耳中。

「快撤!六階級別的念力強度!」

「什麼!?」

易雲回頭望去,驚駭莫名。

這造型?

八歧大蛇? 顧迴音試圖掙脫開保鏢的手,可她一個女人哪裡是這些男人的對手,掙扎一番后,沒有任何用處。

她的眼裡布滿淚水,那委屈的模樣和當年一模一樣。

「邵言……」她求情,「邵言,放過我好不好,我都是被宋琳迷惑的,她威脅我跟她合作,所以我才做出了那些傷天害理的事。可你知道,我平時連條魚都不敢殺呀!」

「不,我不知道。」宋邵言看向她,「在這些真相出來之前,我一直不知道你是個什麼樣的女人,你在我面前柔弱、善良、無助,很容易讓人產生保護欲,但一離開我,你就原形畢露。你本質貪婪、囂張、心機、虛榮,在你眼裡,男人都是可以拿來利用的,包括我宋邵言。」

「不是這樣的,我愛你,很愛!你還記不記得我們當年在公園裡一起散步,期末考試前你給我補習英文,還給我送了一堆習題集,我還笑話過你。這些……你都忘了嗎?邵言!你當年愛我啊!」

「你倒還有臉提當年的事!當年大一假面晚會上,跟我跳舞的人並不是你,你卻騙我什麼?嗯?」

顧迴音啞口無言。

他連這事都知道了。

「當年我就好奇,明明你的舞跳的那麼好,為什麼我帶你去參加舞會,你卻從來不肯跟我跳舞,因為你不會跳!可當年的我****,沒有多想,也沒有探究過,如果我能稍稍去查一查就知道,當年和我跳舞的人不是你,是寧安。」宋邵言在說到這兒的時候,眼睛通紅,「你偷了寧安的狐狸面具,又悄悄拿走我丟在會場的面具。顧迴音,剛上大一的你就有如此心機,你哪來的臉說自己單純?嗯?」

顧迴音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這種什麼老底都被人挖出來的感覺很不好。

「顧迴音,我沒有出事之前你尚且還會在我面前裝模作樣,我出事之後你立馬挑釁寧安,撕破臉皮。這五年,你沒少找她。」

「呵,你都知道了,我就是看不慣她啊,她什麼都比我好,憑什麼?明明是我和你兩情相悅,明明我差一點點就可以嫁給你了,她橫插一腳先成了宋太太,你覺得,我會喜歡她嗎?」

「假的始終是假的,變不成真的,真相會遲到,但我總有發現的一天。顧迴音,你成不了宋太太,你也不可能會嫁入豪門。」

「就因為我的出身嗎?我的出身,我能選擇嗎?!你和寧安都是富貴人家,所以我天生就應該被歧視、被看不起,是嗎?」

「不,看不起你的從來都是你自己。寧安家家道早就中落,你以為她靠的是家裡,可她靠的是自己。爺爺當初挑中她,也純粹是看中她身上的品格,爺爺的眼光從來都沒有錯過。你呢,你哪樣比她好?偏偏你把這一切都歸結於出身,你這樣子的女人一輩子也不可能變成鳳凰。」

宋邵言毫不留情,一點一點撕破顧迴音的虛偽和虛榮心。 易雲來不及多想這長得像是某個神話傳說的怪物是怎麼出來的,周圍原本被壓制的暴君們歡呼地吼了一聲,利爪伴隨著伸長的觸手狂舞,將易雲曲江二人圍的密不透風。

兩人俱是臉色一沉,事情不妙,再保留實力,恐怕正要折損在此了!互相對視一眼,隨即點了點頭。

轟隆!

一團金色明火在群屍中轟然炸開,火焰猶如精靈,從一隻暴君身上蔓延到另一隻,屍潮瞬間變成了火海,但凡是沾染到混元離火的,都是在幾個呼吸間,化成了飛灰!

與坤天金傘製造的爆炸合一,將傷害範圍擴大,尤其是如今暴君群的密集程度,簡直就是活生生一點就著的超大型靶子!

即便是因為喪屍沒有靈力,混元離火最強大的特性無法發揮,但是威勢同樣是駭人聽聞!周圍三十米瞬間被清空!

曲江神情一喜,顯然是也沒有想到他還能放出這麼大威力的道技,兩人一前一後迅速突圍,外圍的舔食者和行刑者在他靈力全面爆發下根本連站都站不住,鯊齒龍當頭,勁風所過之處,群屍辟易!

曲江一馬當先躍進閘門中,鬆了口氣,突然覺得哪裡不對,只見邊上幾人都是驚疑不定望著後方,不由得看去,頓時傻眼了。

咦?雲兄弟呢?

易雲停在原地,身如磐石,不動如山!

因為……那八岐大蛇的紅芒已經將他掃中,整個人都被水缸那麼粗的紅色光柱罩住,動彈不得。

易雲身上混元離火已經布滿,拚命焚燒著猶如重水壓制自己的紅芒,心中大罵,走哪兒都被針對,自己到底是找誰惹誰了!

同時心中暗自慶幸,若不是有腦海里輪迴系統存在,那股子精神攻擊恐怕會直接讓自己失去任何反抗能力,饒是如此,此刻也是身形受制。

周圍暴君趁著他不能動彈的當頭,已經又從後面圍了上來,漫天利爪觸手亂舞。

易雲只覺得體內氣海中空虛無比,不能再拖,終於將身周紅芒燒盡,當機立斷,鯊齒龍當劍使用,一招滿堂花醉三千客伴隨著金色靈光和鐳射激光炮,密密麻麻,炸向四方!

轟!

金光暴散,幾十個暴君直接被強橫的爆炸衝上半空,易雲化為一道黑色殘影從中衝出,速度快到了極致,只不過兩個閃動,就已經跨越了數百米距離,剛剛衝到最近的閘門通道口,又是一道赤紅光芒從天上射下,將他籠罩!

易雲身形再次被攝住!

混元離火繼續焚燒著束縛著自身的紅光,餘光一掃,卻看到一隻龍獸因為沒了清虛在天上掣肘,猛然俯衝至他身前,血盆大口呼嘯著咬來!

「該死!」

易雲急的大罵,他現在靈力已經用空,連罡氣都無法維持,這一口咬中,八成要直接被咬成兩截!

此刻大部隊已經撤退完畢,閘門已經開始緩緩落下,只有寥寥幾人還留在外面,其中一人見他情況危急,居然是奮不顧身撲了過來!正是一直在觀望的樂正靈!

「不好!別過來!」

易雲急的大叫,自己都扛不住一咬之力,何況是才開靈期的她!

誰知道樂正靈早就急紅了眼,根本不聽,在大型龍獸咬中易雲之前,一下子衝進剛剛被燒空的紅光中,將他撲倒一同朝著通道內衝去!

「轟隆!」

「轟隆!」

兩人千鈞一髮之際滾進閘門內,厚重的合金門轟然落下,被大型龍獸撞得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轟響不停。

易雲終於得救,眼眶通紅把身後反抱著自己的樂正靈翻過來,一看之下,目呲欲裂!

最後一刻,她雖然將易雲從龍口救下,卻終究是慢了一分,大腿以下半截身子都被整個撕斷,樣子十分凄慘,血流不止。

「逸……哥哥,我……終於救了……你了……呵呵……我,要死了嗎?」

樂正靈明顯失血過多,疼痛得幾乎昏迷過去,卻依然強撐著。

易雲眼眶通紅,將她抱在懷裡,強行鎮定下來,拍著她的臉不停安慰,混元離火拚命幫她止血:「沒事的,你放心,沒事的!曲江!有丹藥嗎?」

曲江心中略感自責,方才自己一時來不及反應,否則這姑娘家也不至於落到此地步,趕緊掏出幾個藥瓶遞給易雲,看他給樂正靈喂下,才說道:「雲兄,這個……實在對不住。」

看著樂正靈止血,臉色雖然慘白,但是畢竟有修為在身,一條命是保住了,易雲抬頭看了曲江許久才道:「不怪你,是雲某自己無能。」

曲江見他這般說,知道他心中肯定是不滿,但是事已至此,多說無用。

易雲卻沒想那麼多,撫摸著已經昏睡過去的樂正靈的額頭,心中自責無比。

自己一直用不冷不熱的態度對她,哪裡值得她如此捨命救自己,這一刻真是恨不得自己替她受傷。

同時想到,她一個姑娘家,如今為了救自己落下了殘疾,自己絕對不能辜負她,否則和畜生還有什麼區別。

突然,易雲眼神一凝,樂正靈腿上斷口傷處,雖然有混元離火配合丹藥已經完全止血,但是卻有一種黑氣般的紋絡慢慢往上延伸!

易雲顧不得其他,趕緊撩開她衣領一看,頓時面色蒼白!黑氣已經蔓延到脖子下方!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