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湟水看好天賜,可不僅僅是聽到他想直接去開啟虛空城的城門通道,而是在上次的夢境中,他就已經看好天賜,並為此打下了牢固的基礎

當然,湟水看好天賜,可不僅僅是聽到他想直接去開啟虛空城的城門通道,而是在上次的夢境中,他就已經看好天賜,並為此打下了牢固的基礎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在湟水的引導下,周圍的灰色氣流彷彿空氣一般,再也沒有任何阻擋,甚至周圍的景象也能夠看清楚,無數星光閃爍在天際,各種隕石漂浮在空中,這是天賜這一年來所見到的最美麗的畫面

很快,湟水度放慢了下來

挑眼望去,遠遠見到在灰色氣流的盡頭,有一片乳白色地光芒,越靠近那片光芒,天賜就越發感覺到一股壓力

這股壓力不是來自於肉身本體,而是對於腦海精神的一種壓力哪怕以天賜如今的強大神識,也依然低檔不住,而且面對這股威壓時,自己的神識就彷彿嬰兒撞在了成年壯漢上,弱不禁風

「好強大的力量啊」天賜不由得感嘆起來

湟水深深贊同,也重重點頭道:「天賜小弟,你可千萬別小瞧了這些乳白色光芒,這可是虛空城的聖者大人,親自布置出來的」

「聖者大人?」天賜一臉疑惑地望著湟水而湟水也再次點了點頭,解釋起來道:「咱們虛空城,一共有三大級勢力,分別是雲峰帝王,翼天帝王和開疆帝王,每一位帝王都是不可想象地強大,而每一位帝王統轄範圍內,都會有著許多的聖者大人,他們的實力,也僅僅次於帝王,所以,你也應該知道這些乳白色光芒有多麼強大了」

雖然天賜盡量去想象,可在沒有見到帝王和聖者之前,也想象不出連湟水都如此崇拜的強者們,實力到底有多恐怖

不過,僅僅從乳白色光芒發散出來的強大威壓,也能夠看出聖者大人們的一些大體實力,至少還不是現在的天賜,所能夠匹敵的

「天賜小弟,你待會轉化模擬神聖符文氣息時,不要試圖去改變這些乳白色光芒的能量,只要讓自己模擬出來的能量氣息,盡量達到和乳白色光芒氣息相近的能量氣息,就足夠了」湟水擔心天賜不懂其中的一些關竅,特意提醒道

「哦,謝謝前輩」天賜道

「怎麼,又叫前輩?天賜你是不是瞧不起我湟水啊?這點面子也不給?」

「額……我不是那個意思,謝謝湟水老哥」

「哈哈哈,這樣才對嘛好了好了,快點去,我在這裡等著你」

天賜點了點頭,也不再遲疑,立即朝那片乳白色光芒飛了過去,果然如同感受的一般,剛才湟水停留的地方,似乎是乳白色光芒散發出來的威壓,達到的一個界限

當再次深入時,驀然就感覺到了一股極其強大地壓力

不僅僅精神神識受到了無比強烈地抵觸,甚至連身體肉身,也變得越來越沉重,有種被排斥出去的強大衝擊力

「我就不信了,連這麼點威壓力量都抵擋不住,聖者大人真的就這麼強大嗎?」天賜緊咬牙關,心底一發狠,陡然暴發出衝天地氣勢,自身本體力量也瞬間達到了極限

可儘管如此,當身上的能量增大時,前方乳白色光芒傳來的壓力也飛變大,完全就彷彿鏡子反射一般,壓力和衝擊力也成倍增長

還未前進一步,天賜整個身體就如同鵝毛一般,當即就沖吹盪到了原地,身體內的力量逐漸散去,受到的衝擊力也陡然變得輕鬆下來

但精神神識力量,依然是壓力重重

「怎麼會這樣?」天賜再次沖了一次,可依然如此,不管實力暴發到何種程度,都會面對相對應地反彈衝擊力

如此下去,根本連靠近都不行,還談什麼去開啟虛空城的通道之門呢

「咦?怎麼……壓力似乎變小了一些?」

突然,天賜感覺壓力一下變得小了很多,可仔細查探時,那種壓力又襲擊過來,沒有辦法,只有運轉神識力量,死死堅持住

「不對,越抵擋,受到的反彈力也越大湟水老哥也說了,不要試圖去轉化,只要盡量融合……對,盡量融合我怎麼會這麼笨呢」

天賜雙眼一亮,立即放鬆了身體,同時,腦海內的精神神識力量也開始緩緩轉動起來,不過這次卻沒有去抵擋這股強大的威壓

而是回想起之前七大神聖符文的氣息,開始模擬出相同地氣息能量

嘩啦嘩啦

就彷彿流水聲音,流淌腦海和全身,剛模擬出一股火系神聖符文氣息,天賜馬上就感覺到了腦海中響起了一道道輕響,緊接著全身一暖

片刻間,當腦海中土系能量氣息緩緩上升起來時,又有一片轟隆隆地厚實聲音,沉重滾滾地流淌全身

伴隨著兩道聲音,天賜也是一喜,「太好了果然是這樣,我身上的壓力減少了好多啊加把勁,相信只要同時模擬出七大神聖符文的氣息能量,一定能夠融合到這些光芒之中」

經過了這次經驗后,似乎也找到了正確的方法,可當腦海中模擬第三大神聖符文的氣息時,壓力又陡然變得大了起來

「怎麼威壓又變大了?」天賜萬分不解了難道這個方法並不正確嗎?只要模擬出七大神聖符文的能量氣息,不就能起到和真正的神聖符文一樣的效果嗎?

仔細回憶起剛才的步驟,模擬能量的結構,應該都沒有錯誤,而且天賜之前的煉化過程中,強大的神識力量早已對七大神聖符文的特徵進行了細微地了解,早已印入腦海深處

本站已開通wap瀏覽功能,隨時隨地登陸m.56shuku.org -歡迎您的到來

「不應該啊……莫非是我模擬的能量,還不夠真實?」

想到這裡,神識力量再次全部聚集在腦海深處,一點點地逐漸開始演化,首先是火系神聖符文的能量氣息……經過了比剛才長了一倍的時間,終於形成了一道巨大地火系神聖符文樣貌

同時,在火系能量顯現出來的剎那,身體受到的衝擊力和腦海中神識力量的威壓感覺,驀然變得一松

「沒錯,至少火系神聖符文的能量氣息,我沒有模擬出錯恩…..接下來,就是土系神聖符文了…….」

時間再次悄悄流逝,不知不覺就過去了好些日子,當全力施展出精神力量進行模擬時,還必須時刻維持那道已經成形的火系符文,不讓它消散

不過這需要的精神力量並不多,天賜也能輕鬆地應付

嘩啦嘩啦

厚實地聲音流淌著腦海和身軀,渾身都感覺舒暢無比,土系神聖符文的能量氣息,終於模擬了出來,身體上的壓力再次減少了數倍

「土系神聖符文,也沒錯…..難道問題出在第三道模擬上?」第三道模擬的能量氣息,剛才是模擬的木系

因為火系和土系,還有光系和暗系,四種神聖符文一直跟隨著天賜,存在的時間也最長久,模擬時自然也輕鬆熟練一些,但木系,金系和水系,則是接觸煉化的時間並不長久,難免有些模擬不到位

想到這一點因素,天賜也加仔細起來,接下來的木系模擬,是使出了所有精神力量,全神貫注地聚集起木系符文能量來

嗡嗡嗡

腦海中變得異常穩定,強大的神識徹底籠罩在即將出現的木系符文上,當最後一絲模擬的木系能量融入到了符文上后,神識籠罩的力量,也緩緩鬆開

轟隆——

腦海中當即炸響起來,不是木系符文力量不夠真切,而是在外面的乳白色光芒彷彿突然感受到了異常地氣息,立即爆發出了強大地反彈衝擊力,一下把木系符文,火系符文和土系符文,徹底壓爆

威壓反彈之力,猛然席捲過來,長時間地耗費心神,天賜再也忍受不住,喉嚨一甜,當即噴出了一大口鮮血

「唉這樣下去,只怕十有**會失敗啊」站在不遠處的湟水,一直緊張地望著天賜,不管多長的時間,對他來說都沒有意義,最有意義的,就是希望看到天賜能夠成功

可見到天賜剛靠近沒十步,又再次被轟擊回來,還吐出了鮮血,這樣湟水也落寞不已雖然對於天賜小弟抱的希望,也不是太大,但親眼見到他一次次失敗,終究還是有些失望

天賜盤腿坐在了虛空原地,靜靜地調養自己的傷勢,剛才的符文爆裂,雖然全都是自己的精神能量,但也受到了不小的損害,幸虧如此,也能夠調養一番,就能夠恢復過來

「問題到底出在哪裡?」緊皺著眉頭,再也沒去開始模擬神聖符文能量氣息了,如果不找出真正的原因,不管模擬多少次,依然只會失敗

「木系,金系和水系,我接觸的時間不夠長,能量氣息也把握得不夠穩定精確…..越是這樣,我就越要多模擬,直到模擬出最為精確的能量氣息才行」

在湟水的眼裡,至從噴出一口鮮血后,天賜小兄弟就完全坐了下來,一動不動,他還以為不會坐多久,可也沒想到,天賜這一坐,就是將近大半年

「這麼長時間,他都在思考什麼呢?就算恢復傷勢,也頂多十天半個月嘛……」湟水望著天賜,也只有干著急的份,他知道這個時候對於天賜小兄弟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應該是他領悟到了一些什麼東西,在仔細研究和修鍊

事實也確實如此,天賜表面看上去並沒有動彈,可實際上,他腦海內無時無刻都在演化三大神聖符文的能量氣息

一遍又一遍,先是模擬了木系神聖符文的能量氣息,一練就是上萬遍,每一遍模擬出來后,都會感覺到身體傳達的壓力就會減輕許多,直到這種壓力減輕的效果達到了極限后,這才停下來,轉而去模擬金系神聖符文氣息

同樣,當金系神聖符文的能量氣息,讓乳白色光芒的威壓和衝擊力降低到最大的極限后,再次開始轉移,去模擬練習水系符文

三大神聖符文氣息,全部達到了最大極限,時間卻已經足足過去了將近一年的時間但這個時候,天賜還是沒有繼續在腦海內融合七大神聖符文

而是轉而模擬光系和暗系神聖符文的能量氣息,當光系和暗系的能量,也讓壓力降低到最大限度后,這才睜開了雙眼,緩緩站了起來

從進入這片灰色氣流,到現在能夠全部模擬出七大神聖符文的精確氣息能量,加起來的時間,足足已經經歷了三年

一步跨出,再次來到了乳白色光芒的界限邊緣

「這次,應該能夠成功了?」天賜雙眼露出了無比堅定的神色,雙手微微一握拳,身體也往前一靠,大步踏了上去

轟隆

火系,土系符文,幾乎同時升騰起來,身上的壓力也立即一松,水系符文和木系符文,也先後同時升騰起來可腦海中再次炸響

這一次爆炸,發出了巨大反彈力,甚至是之前的兩三倍,強大地衝擊力,直接把天賜撞回到了湟水站立的身邊

「哇——」

大量地鮮血直接從嘴裡,耳朵里和眼睛里,迸射而出,蒼白地臉色,整個身軀都彷彿被完全抽去了所有力量,腦袋一沉,當即就昏迷了過去

「天…..天賜老弟」湟水大喊一聲,身軀一動,立馬抱住了重重砸落下來的天賜,扶正了身軀后,雙手同時抵在了天賜的丹田腹部位置,急切地給他輸入靈氣力量,療傷

「咳咳咳」

強大地能量靈氣輸入后,天賜緩緩睜開了雙眼,咳嗽不停,微微失落地眼神中,透出了一股極大地不甘心

本站已開通wap瀏覽功能,隨時隨地登陸m.56shuku.org -歡迎您的到來

「唉算了放棄天賜老弟七大神聖符文的力量,不是那麼容易模擬出來的不過你也別灰心,這次沒有成功,下一個千年,你一定能夠成功」湟水安慰起懷中的天賜,道「天賜老弟,你放心,只要有老哥在,你安心等待一千年,不管你們人魔神三界,將來跟你爭奪七大神聖符文時,有多麼強大的對手,我都會幫助你,讓的神聖符文,最終都落入你手中我湟水對老弟你保證」

雖然失敗了,但天賜的年齡、潛力等等,都是有目共睹,湟水相信自己的眼光,也是真正看好眼前的這名人類強者

他決定,哪怕違反虛空城地規矩,也要暗暗幫助天賜一次,不管為了什麼,都要賭這一把,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對於湟水老哥的話語,天賜相信他答應了的事情,肯定也會去做到,可明明近在咫尺,距離目標是那麼的近,難道真的就要這麼放棄了嗎?

不甘心

「每一種符文的模擬能量氣息,都沒有問題,它們也都能把反彈力和衝擊力降低到最小,這至少說明,自己對於符文的模擬已經達到了惟妙惟肖,以假亂真的地步」

天賜沒有說話,只是想不通,獃獃地望著前方的那片乳白色光芒,實在想不通,為什麼全部模擬成功,竟然還是無法轉化融合?

為什麼

「天賜老弟?」湟水提醒著,見到天賜這副摸樣,神色也有些緊張,千萬別被這麼一次小小的打擊就擊倒了,失魂落魄的樣子,這下下去對他的心神和身體都會有極大地損害

「天賜……」

「恩湟水老哥,我沒事」天賜淡淡地應了一句,臉色依然沒有任何錶情,彷彿只是機械似地應付一般

不過,在他內心深處,此時卻在急地思考著失敗的經過,尋找其中的原因

「既然模擬出來的每一種神聖符文氣息能量都沒有錯,而且火系能量,土系能量,模擬出來時也沒有任何異樣,只有在第三道神聖符文氣息能量產生出來的那一刻,問題就…..出現了,難道是第三道符文?」

問題真是出在第三道符文嗎?

第三道模擬出來的神聖符文是木系,木系能量氣息,單獨使用的話絕對沒有任何問題,可一旦同時和火系和土系使用時,就會產生爆炸…….

「木系…..木系神聖符文沒有問題,那麼,順序呢?」

想到這裡,天賜眼睛頓時一亮既然模擬出來的所有神聖符文氣息,全都沒有任何問題,那問題的原因就不在這個上面,一起融合轉化,能夠出現問題的地方,就只有一個前後順序了

「金木水火土光暗,七大神聖符文相生相剋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沒錯,一定就是這個原因」天賜想通了這一點,一下興奮得差點沒大喊起來

自己開始模擬出來的正是火系神聖符文的能量氣息,由於火生土,所以在緊跟著就應該是模擬出土系神聖符文的能量,只有這樣,兩種模擬出來的能量才不會產生衝突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當時天賜先是模擬出了火系神聖符文的能量,然後就是土系神聖符文,所以這兩種能量產生后,不但沒有發生衝突,而且還融合在一起最大限度地減輕了周圍的壓力和衝擊力

按照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剋地遠離,那下一步需要模擬的能量氣息,則是金系神聖符文

「難怪啊本來是需要模擬金系神聖符文的,結果我模擬的卻是木系神聖符文……相生相剋,木系正是克制土系,怪不得要炸開了」

身體微微地顫抖了起來,原本臉色慘白地天賜,此時的心情也變得大好起來,臉龐上的表現,也一下精神了起來

「咦?」湟水站在旁邊,一直關心地望著天賜的表情,本來還萬分低落,現在卻時而興奮,時而含蓄地激動,讓他疑惑不已

莫不是走火入魔,發瘋了不成?

「湟水老哥,我,我想再去試一次」天賜陡然抬頭,無比堅定地眼神望著這位可愛地前輩

「啊?不行絕對不行…..你都傷成這樣了,如果還被神識炸裂一次,絕對會徹底把你炸成白痴,不行,我不答應」湟水立即攔住了站起身來的天賜,說什麼也不放心他再去冒險

這麼多年,難得遇到一名優秀地人才,他可不願意如此輕易地看著天賜去送死

「湟水老哥,難道你不希望我融合七大神聖符文的基礎物質力量嗎?你不希望我成功地進入到虛空城中?」天賜靜靜地問道

「想,當然想但明知送死,如果我還異想天開,萬一出了點什麼事情,我自己也不會原諒自己,雖然不至死亡,可精神神識地爆炸,你哪能每次都這麼走運,曾經因為腦海神聖震蕩,變成白痴的天才子弟,沒有一千也有一萬人」越說越氣憤,越說下去,湟水明顯記起了許多令人後怕地往事,頓時就要滔滔不絕地數落起來

「好了好了湟水老哥,你看我像是不正常的人嗎?」

「額?這倒是….不像」仔細打量了幾眼后,湟水也感覺有些奇怪,剛才還頹廢無比地天賜,怎麼一下子就變得臉色紅潤,精神奕奕了呢?難道他真的是又領悟出了什麼關鍵嗎?

雖然有些不太確定,但心底也稍微鬆懈了一些

「告訴您老哥,其實我之所以次次都失敗,主要原因就是我模擬七大神聖符文時,順序弄錯了,尤其是五行能量,所有人都知道它們有著一種相生相剋地原理,我剛才的幾次試驗,就因為忘記了這個原理,順序弄錯了,才會導致失敗……放心老哥,我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的,我有絕對把握,這次一定能夠成功」天賜萬分確定地道

「哦?真有把握?」湟水腦袋偏了偏,還是有些不敢確信,拉住天賜的手臂,也依然沒有鬆手,反而加抓緊了一些

他的這種行為,也是出自內心地對眼前的天賜莫大地關切,如果不是真正看好天賜這名極為優秀者,任誰都不會有如此舉動;一般關係的人,成與不成,管別人什麼事呢

天賜自然知道湟水老哥的一片心意,心底也著實感動不已,親人也不過如此,對於這樣的忘年之交,自己也不想有任何隱瞞,只有用實際行動證明給湟水老哥看一看,徹底打消他的疑慮

站立在原地,雖然右手臂被湟水緊緊地拉住了,不過天賜也並未去反抗,只是腦海中迅運轉起來,抓得住手臂身軀,難道他還能抓住自己腦海中的精神嗎?

精神神識力量催動,腦海中立刻模擬出了三道神聖符文的能量,火系,土系,第三道神聖符文能量,自然就是金系

三系神聖符文轉眼成形,靜靜地漂浮在腦海虛空之中,成形地剎那間,天賜只感覺周圍地壓力驀然一松

雖然這裡距離乳白色光芒地界限有著幾十米的距離,但威壓也依然存在,只不過沒有界限之內那麼強大而已

天賜感覺渾身一輕,就連緊緊抓住自己的湟水,通過天賜身上傳達的感應,也陡然覺得壓力大減,無論是身體承受到的衝擊力,還是腦海中的精神威壓,全都減少了至少三倍

「額?這個…..你,天賜老弟你?」湟水睜大了雙眼,不可思(12/1.html議地樣子凝視著天賜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