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茉對陳立的安排不怎麼滿意。

璃茉對陳立的安排不怎麼滿意。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這一次比試,應該是快一些開始,那麼才能讓對方措手不及。

陳立讓對方休息,也就能把狀態調整好,要想勝出比試,無疑是給自己增加難度。

就算陳立有信心,這比試也未必,就能這麼勝出。

對此,她算是有些意見的,認為陳立的做法,不怎麼可取。

「也許城主在這三天的時間之中,會讓他們的狀態,變得更差,那也說不定?」

杜升懷疑道。

不馬上比試,還是有著另外的辦法,能讓對手的狀態,變得更加的糟糕。

陳立也能趁著這點時間,熟悉他的對手,三天的時間雖說不多,卻也足夠讓陳立,熟悉他的對手了。

杜升的這個懷疑,那是在對陳立的人品,進行了懷疑。

「對方才來源城,難免不適應,讓他們熟悉環境,那也是好的!」

陳立沒有那麼多小心思。

讓對手好好休息,表示出地主的關照,那還是有必要的。

對方並沒有拒絕,這一次事情,並沒有一開始那般,讓人無法接受。

看著璃茉和杜升,不相信的表情,陳立也沒有過多的解釋,也沒有必要去解釋,這只是按照他的想法,做出的一個決定。

他又沒有摻雜,那麼多亂七八糟的念頭。

早點比試,和晚點比試,對他來說是一樣的。

而他也沒有考慮過,去給他的對手搗亂,有些人確實是會做出,把比試的時間拖延,在暗地裡下手的事情。

丹師聯盟一方,此時也在議論,陳立這一次舉動。

「你們說說,他這是什麼意思?」

有人不解道。

他們去參加比試,很多地方,給的歡迎,固然是隆重。

卻也包含了,重重陰謀在其中,對他們來說,陳立的這種做法,還是有些看不明白的。

現在聚在一起,就是為了把這些事情,給弄清楚。

「三天的時間,足夠做很多事情了!」

其中一人說了一句。

三天的時間,確實是能做很多事情。

有著許多猜測,也就從眾人腦海之中,不自覺的衍生出來,想著這一次事情,到底是怎麼樣的陰謀。

他們來到了別人的地盤上,還是注意些為好。

說不準,陳立能在這三天之中,安排著什麼陰謀,能收拾得了他們的。

「我們有著那麼多的高手,他們未必能奈何我們吧?」

丹師聯盟一方高手是不少的。

他們這一次出來,帶了不少高手,而來參加比試的丹師,也就是一個至人期強者。

他們這麼多人,面對源城應該沒有太大的壓力。

有著那麼多的高手,他們只要在這三天,做好防範的準備,源城也不可能轉空子的。

源城就算有什麼陰謀,那也要能對付的了他們,才有著效果。

眾人也認為,源城的能力,是沒有辦法,對他們怎麼樣的。

以他們這一次來的人,源城的高手加起來,也不可能讓他們怎麼樣,即使能怎麼樣,也要面對丹師聯盟的怒火。

誰要是招惹了丹師聯盟,最終的結果,可是要面對丹師聯盟怒火的。

丹師聯盟作為一個,非常強大的組織,可不是那麼輕易,就可以招惹的,域主級別的高手,可就有不少了。

而最強大的,更是天神期的強者。

「對我們下手的可能,應該很小的,不過也不得不防,免得我們會出現什麼損失,你們好好的檢查,這一處居所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領頭的直接下令。

正常的情況來說,他們是不會受到打擾的。

那就是萬一的可能,真的出現那種萬一,誰也不知道,能不能抵擋得了,這個可不能拿來賭。

「也許,是他們出現問題了,那也是說不定的!」

有人提出了新的猜測。

陳立這一邊,也是可能出現問題的。

三天的時間,那看起來是在拖延時間,很可能是有著針對他們的陰謀,這也是最容易想到的。

而另外一個問題,就是他們最容易忽略的,也許是陳立這一方出現了問題。

「你繼續說下去!」

領頭的想著也有著這種可能。

很多事情,都是按照正常的想法,得出了一個結論。

那麼一個結論,未必就是正確的答案,也許正真的答案,是隱藏起來的那一個。

「源城城主很可能,還沒有準備好,或者是出現了什麼問題,擔心我們這麼直接挑戰,會應付得太匆忙,才拖延了時間!」

那人推測道。

事實是怎麼樣的,他也不清楚,卻能推測出一個大概。

按照比較不常見的推測,大致是得到這麼一個結果,也許這個就是最接近真相的結果。

眾人聽到了這個推測,也忍不住點頭。

這麼一個猜測,也不能說不是對的,很可能就是這個猜測了。

陳立也很可能,缺少一點時間,就能完全準備了,才會說起這三天的休養時間。

過去三天的時間,很可能對陳立更加的有利,他們現在是在讓陳立,得到充足的準備時間。

也許直接進行比試,他們就很容易的,戰勝沒有準備完全的陳立了。

「你們還是別亂想了,已經答應了下來,這對雙方都有好處,還是注意一下,別被其他勢力所趁了!」

這一次來參加比試的丹師讓眾人別亂想。

都已經答應了下來,結果怎麼樣是無所謂的,最終能戰勝陳立即可。(未完待續。) 三天,轉眼間就過去了。

源城的廣場,聚集了不少人,好在源城如今的威勢,還是可以保留一條暢通道路的。

陳立和丹師聯盟的丹師,都站在台上。

而杜升在宣布,這一次比試的規則,這些是雙方都同意的。

第一次挑戰,已經經歷了一次,也就是在重複一遍,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比試開始!」

杜升直接宣布比試開始。

雙方認可了規則,而比試的準備,也已經布置好了。

這一次比試,可是能看出,源城到底有多少潛力的比試,勝出了比試,源城就是一次騰飛。

若源城在這次比試,不敵丹師聯盟的丹師,還是敗得很慘,那麼源城就會陷入,一種低谷當中。

「請!」

陳立和丹師聯盟的丹師客氣道。

這一個對手,陳立是沒有太多了解的,丹師聯盟的丹師,陳立也是第一次見到。

會派出誰和他比試,這個不怎麼好預料的,至少以他源城的勢力,是無法調查出,丹師聯盟的決定的。

陳立卻知道,他的情況,對方是調查清楚的。

上一次和他比試的丹師,也肯定把這些事情,告訴了這一位丹師。

一個對自己對手,有著了解的丹師,和另外一個卻是一無所知,雙方在一開始,也就存在差距了。

比試的開始,作為看客的眾人,還是有著一些煉丹師,在講述這一場比試,到底是怎麼樣情況的。

陳立能勝過一場,這一次來的煉丹師,還算是比較有名的。

在藥材方面、丹爐、天地靈火,這幾方面進行比較,讓眾人有著比較直觀的認識。

「藥材方面,以丹師聯盟的財力,收集最好的藥材肯定沒有問題,這源城城主似乎很吃虧,我在源城這段時間,也沒有發現有高價收購藥材的消息!」

其中一人說起他的見聞。

他在源城這麼長的時間,也沒有聽到什麼消息,是有關陳立特別收購藥材的。

源城非常的平靜,收購的藥材,也只是正常的價格,那些手中有著,這一次丹藥相關藥材的人,想要高價出售手中的藥材,也就是這麼落空了。

他也就能肯定,陳立的藥材,是不丹師聯盟,所收集藥材的。

「你們看他們兩人使用的丹爐,源城城主明顯在劣勢,這一項也不如丹師聯盟的丹師!」

那人繼續分析。

這一次對戰,比起上一次對戰,引來更多的丹師。

有很多丹師,才是二級丹師,這眼力是不差的,陳立手中的丹爐,和丹師聯盟丹師手中的丹爐,有著不小的差別。

丹爐上的差距,雖說影響不是最大的,卻還是有著影響的。

兩項比較一出來,讓眾人對陳立能勝出,沒有太大的信心了,他們認為陳立能勝出一次,也能勝出第二次。

「你們還要注意丹火的區別,這一位丹師可是使用天地靈火!」

那人繼續分析。

陳立所具備的優勢,是越來越少的,甚至是更多的劣勢出現。

這些東西一分析出來,讓眾人感覺到了,陳立還真的算是,非常艱難的在應付這一次比試。

「而且他的修為,還有煉丹經驗的對比,也不如丹師聯盟的丹師!」

那人一口氣說完了他的見解。

有著和他一樣見解的人不少,再場的可不止一個丹師。

其他的煉丹師也說出了,差不多一樣的話,也算是基本斷定了,陳立這一次勝出的可能,是非常小的。

雖說很可能是要敗的,未必就沒有一絲機會。

「看來這一次,丹師聯盟是要勝出了!」

「可惜了,源城城主沒有準備充分,不然未必沒有機會!」

「相差了那麼多,源城城主的煉丹術,應該是彌補不回來的!」

……

眾人惋惜道。

陳立這一次對戰,很可能是要輸的。

就目前的狀況來看,輸的可能是非常大的,面對如此大的輸面,他們對陳立是相當同情的。

丹師聯盟的強大,也就讓丹師聯盟,在許多方面,佔據著優勢。

陳立雖說有著一座城池,這底蘊還是太差了,若是經營了幾百年,底蘊足夠的話,未必不能一搏。

「你們別忘了,上一次源城城主,也是比起對手,有著不小的差距,還不是贏了?」

有人反問道。

上一次比試,陳立和他的對手,有著不小的差距,最終是陳立勝出的。

這些表面的東西,陳立是比起他現在的對手,要差不少,卻也未必真的要輸了。

到底是輸還是贏,他們這些猜測,未必能做得了准數,最終的結果,也許陳立運氣好,還能勝出這一場。

這麼一個反對的意見,也沒有人去反駁。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