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子最後得出了結論。在他的心裡,一萬盤就已經數不清了。

源子最後得出了結論。在他的心裡,一萬盤就已經數不清了。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好,一萬盤。」水清漓笑。

為什麼萬齒劍龍的修為那麼低,水清漓心中大致有了想法。

是因為他們的經脈不貫通,並且太窄小,不能夠承受外界靈力的滋潤,才導致了他們不好修鍊。

水清漓已經是神境,完全有了為源子打通和拓展經絡的條件。

詢問過源子的意見,水清漓便開始著手為源子打通經脈,幫助他修行。

其實要是源子不同意,水清漓估計也會威逼加利誘地讓他同意的。

就在附近的藥店,水清漓將東西都製備齊全,著手準備著一切的時候,一個女人坐在高位上,責問著底下的人。

「跟一個人都會跟丟,我要你們有何用?」說這話的正是藍萍。

「主人,她的身後有一股力量,我們實在近不了身。」地上一男子匍匐著。

「菏,不如你隨我走一趟?」

「但聽主人吩咐。」(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而一處閣樓中,一男子看向遠方。

「查出來跟著曜后的那批人是哪個勢力的了么?」男子回頭,臉上的笑容極其溫和。

「查出來了。」身後的那人作揖,「是競天府的。」

「競天府?就是上次在我們花滿樓鬧事的那個?」這男子正是莫離。

「就是他們,主子。」

「繼續潛伏下來,有消息立刻告訴我。」莫離道,聲音中充滿了不屑,那是對於一個邪教的鄙視。

「是,主子。」

「常心。」莫離喚道。

「在,主子?」

「去查查這個競天府的名堂,越詳細越好。」

「是。」說完,常心就消失在了視線之中。

莫離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他總覺得這個競天府,如今很不簡單。

完成了對於源子經絡的改造,水清漓決定在這裡休息一天。

源子的表現讓她很滿意,作為一個修行者,最重要的是毅力。而源子的毅力,比她想象中的要好上不少,甚至可以說是一個意外之喜。

修行這東西向來是急不得的,而水清漓也沒有揠苗助長的想法,她要找的東西還多著呢,比如下一個需要的:常青藤的人形根。

常青藤這種植物很是常見,但是它的人形根……

水清漓還當真是沒見過。

帶著源子,水清漓來到了離殤閣。

「主子,有什麼吩咐?」一黑衣侍從恭敬道。

水清漓皺眉,道:「我們這裡的商戶開的怎麼樣?」

「回稟主子,很好。」黑衣侍從回答,「有莫離大人的幫助,一切都順利的很。」

莫離?水清漓想道,嘴角彎起一個弧度,不知他跟蹤我跟蹤的可好?

要不是莫離幽冥宮獨有的香味,水清漓或許還不知道跟著自己的人是哪一隊。

「我們玄天現在需要一味常青藤人形根入葯,高價回收,要是有消息,就直接將那人帶到我這裡來,我要親自驗貨。」水清漓說完,便轉身往裡走去。

黑衣人收到了命令,很快去傳遞指令。

離殤閣的系統已經十分健全,下午,水清漓就收到了離殤閣的消息。

常青藤的人形根,找到了!

這速度讓水清漓十分的吃驚,按理來說,這常青藤應該不好找才對,怎麼不過半日,就找出來了呢?

雖心中暗暗納罕,水清漓還是親自迎了出去。

外面後者的是一個商人模樣的年輕人,模樣很是狡猾,眼睛不停地打量著周圍的事物,貪婪的目光幾乎要順著眼眶流出來。

水清漓皺眉,這個人真的拿得出常青藤的人形根?她怎麼這麼不信呢?

「就是你,找到了人形根?」水清漓問道,坐了下來。

那個年輕人作了一揖,道:「正是在下。」

說話間,不知瞟了水清漓多少眼。

那眼神,真是讓水清漓不敢恭維。

好吧,她也不會恭維誰。

「您可不知道,為了這根常青藤的人形根,我可是跑遍了八百里的山路,走遍了妖界,考察了任何地方的地形,所有的常青藤我都親手摸過。

後來得出結論,這人形的常青藤的根呀,可是必須長在窮山惡林之中,地獄黃泉水之旁,上面的鐵鏈,可是能牽著人的靈魂,打下十八層地獄的!

為了這根常青藤的根,我冒了極大的風險。您知道么?」

那年輕人的聲音突然低了下來。

「在常青藤的旁邊,有著一隻守護他的千年大龜,那大龜不離開,就沒法子拿到那常青藤的根。

我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挪開那大龜的法子,我先是……」

「夠了。」水清漓實在是不想聽他瞎扯,說這多麼,恐怕只是想要將價格抬高罷了。

錢財這種東西,對於水清漓,真的不算什麼。

「哎,你怎麼能這樣呢?」年輕人朝水清漓靠近了一點。

水清漓釋放了一點點威壓,使得他不得靠近。

「大膽!」身後的侍從將劍擱在了那個年輕人的脖子上。

年輕人立馬換上一副諂媚的笑臉,道:「大哥,別呀,別。」

說著,將刀輕輕地推開,「大家都是做生意的,有話好好說,好好說。」

「放下。」水清漓示意那個隨從道,給了他一個眼神。

隨從會意,退到了一旁。

「將東西拿出來。」水清漓瞪了年輕人一眼。

「你們這是強買強賣,我不賣了。」年輕人哭喪著臉,抱著一個錦盒就要離開。

水清漓沒有半分阻擋的意思。

她料定這個年輕人一定會回來。

因為除了她,沒有別人會要這種昂貴而無用的東西。

當然,對於別人來說,這個確實沒有什麼作用。

果然,還沒跨出門外,年輕人就繞了回來:「商人嘛,一切都好說話。」

說著,將錦盒亮在了水清漓面前。

包裝的十分精美,用的都是上好的綢緞。

當然,這也是提高裡面物價的方式之一。

水清漓倒是覺得這個很正常。

「這可是好東西,可千萬不要給我碰壞了,這可是我家千年祖傳的,要是碰壞了,我可沒法子向老祖宗交代。」年輕人說道。

就連侍從都聽出了這句話的不對,更何況是水清漓?

剛剛他還說是自己費盡了心思得來的,現在又說是自己祖傳的,可不是自相矛盾?

不過侍從沒有發聲,這件事情連主子都沒有說,自己更是不能先於主子說什麼。

「打開。」水清漓說道,並沒有追究年輕人之前說的謊。

其實她更相信祖傳的說法,因為這個年輕人……實在是不像一個能吃苦的主。

根長的一點兒都不像人形,就是一支常青藤的根。

只是上面泛著點點光暈,顯得十分不凡。

水清漓覺得有些疑惑。

年輕人連忙解釋道:「這就是常青藤人形根的玄妙之處了,那麼多的根,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根呢,就是那被鐵鏈拴住的那支。

其實常青藤的人形根不像人形,但是卻能開口說話,只是不肯開口。

只要能逼它開口,一切都好辦。

要在萬千條根中找到一支,是一件十分辛苦的事,我可是費了不少的功夫……」

正當年輕人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的時候,源子突然發聲了。

「好大一支蘑菇!」源子的眼神都發光了,忙從水清漓的身上跳進了錦盒中,抓起來就開始啃,動作快的讓年輕人甚至都來不及阻止。(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我叫星璃,祈臨之地最後一頭念星龍,當我記錄下這段信息的時候,距離哥哥離開母宇宙已經過去一年。}

{我知道他不會再回來了,群星之念的傳承在一年前就已經從祈臨之地完全抹去,尋找不到一絲曾經存在過的痕迹。}

{星念消失了,星璃也該消失了~}

{但是,作為文明的記錄者,我應該消失在路上,而不是這空無一物的廢星海。}

{於是,我踏上了尋找哥哥的旅途。}

{尋找哥哥,等於沒有目的。因為他已經不存在,所以我不可能再找到他的存在。不過我總算有口號了呢,我覺得我是有目標的出發的。}

{某刻,在我不知情的狀況下,也許我們會沉睡在同一片星空。這,就是我最後的星念!}

【傳世之誓將銘刻於心,由星界之源匯聚,流入廢星海,星重澄澈,念愈清明,新的命靈就此誕生!】

杜魚不自覺地把序言的最後一段給念了出來,然鵝什麼都沒有發生。

杜魚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期待著什麼,或許在他注視不到的地方,某種變化已經發生也不一定呢。

他一邊翻看小冊子,一邊吐槽道:「所以這只是一個星際版的旅遊指南?系統又不會帶我去旅遊。」

就算手冊上寫的全是真的,但是,在一座城市這麼大的地方,幾天不去都有可能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更別說寂寥無邊的宇宙。

按照手冊慢慢悠悠去到目的地,那地方還能認得出來嗎?

不管怎麼想,這本手冊上的東西都百分百是假的!除非我腦癱!

「我為什麼情願相信裡面的東西是真的?難道這是我花錢買的?」

杜魚嘀咕著翻到下一頁。

手冊沒有目錄,下一頁直接開始正文。

上面寫著,想要看下一章請死後重新付費。

杜魚一愣,不算薄的手冊,往後翻竟然翻不開。

那大概就是感官和認知出現差錯的感覺。獲得的信息完全錯開,前後交接不上。

杜魚看到手冊不止一頁,感覺還能往後翻頁,但是翻開卻已經到了手冊末尾,並沒有多餘的書頁。

這怪異的感覺使得他手掌懸停在半空,遲遲沒有觸碰手冊末尾封皮。

舔舐了一下嘴唇,他重新翻回序言,想要確認內封上寫的名字,看看是哪個混蛋出版的書。

翻回去,結果杜魚更傻眼,序言竟然消失了,就這麼沒了!

「呵呵!」

最後看了一眼這本無字天書,杜魚面無表情地把後面書頁撕成兩半,隨手扔進一旁的綠色垃圾箱里。

這麼作妖的書,誰愛看誰看,反正一點用處也沒有。

杜魚雙手插兜,垂首走到路口,忽然如觸電一般,渾身一顫,抬起的眼睛瞪的老大。

他竟然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生命減少將近十年。

不過相應的,他的精神也強化一截,感官變得又敏銳幾分。

也許正是這突然變化的精神力,導致杜魚莫名其妙地覺察到身體生命的改變。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官,但是他感覺不出自己總共有多少生命。

「這難道就是傳說之中的氪命?」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