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完) 幽冥要與幽雪染決鬥天啟台的事震驚朝野,很快這是就傳到了娑羅城百姓的耳中,每個人都議論紛紛。

(本章完) 幽冥要與幽雪染決鬥天啟台的事震驚朝野,很快這是就傳到了娑羅城百姓的耳中,每個人都議論紛紛。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一個是威震朝綱的護國大將軍,一個是禍國紅顏的玖瀾帝女。

兩個曾經是父女的關係,幽雪染還在幽府住了十六年,而等待他們的卻是在天啟台上的上演一場以死亡為終點的決鬥。

決鬥當日,幽雪染依舊是一襲紅衣,在蔚藍的天空下,那燦若晚霞的紅衣耀眼明媚。她就把一頭長發梳了利落的單髻,用血珊瑚鑲嵌著血色紅寶石的發冠固定,烏黑如墨的長發披散在她的肩頭,襯著她絕世的容顏越發明艷白皙。

幽雪染一出場,前來圍觀的百姓就發出驚嘆的聲音,少女光耀照人,在恍惚之間,讓人覺得她仿若神女。

幽冥提著玄冥重劍走上了天啟台,大皇子凌奕辰滿是擔憂的注視著幽冥的背影,幽冥是他的老師,如今他卻要和幽雪染在天啟台上決鬥。

凌奕辰不想看到任何一個人死在這天啟台上,然而決鬥已經在他眼前上演了。

「不管你是否相信,我都要說,幽府的人不是我殺的。」幽雪染手執天心劍對幽冥說道:

「我要想處置幽府的人,早在自己被封為帝女的時候動手了,根本不會等這麼久。」

幽冥根本聽不進幽雪染的話:「你知道月華她的屍體是什麼樣子么?她死了,還要被人開膛破肚,把肚子里的孩子挖出來!」

一想到凌月華的死狀,幽冥的雙眼就紅了,此時的他像個被困入絕境的獅子一般死死的盯著幽雪染。

下一刻,幽冥出劍,劍氣劃破空氣,呼嘯而來。在劍鋒要刺向幽雪染胸口的剎那,幽雪染張開雙臂,衣帶飄飛,整個人如一朵鮮紅的曼珠沙華在空中綻放。

她往後退,「鐺」的一聲,天心劍擋住了玄冥劍的劍鋒,幽雪染手腕靈巧一轉,天心劍擦著玄冥劍劃過……

幽雪染的身子飛揚而起,她在空中柔軟的轉身,劍鋒穿透空氣與幽冥對招了幾個來回。

兩人打起來,連過十幾招后,速度越來越快,劍影如光一般的狂舞,圍觀的人群早已跟不上他們之間過招的速度,只見雪白的天啟台上紅與黑的光影交織撞擊,劍氣鋪落到地上,將大理石震出了深深的裂紋。

幽雪染的素女劍輕盈詭異如風一般捉摸不透,而幽冥的劍招充滿力的重感,招式壓下都震的幽雪染手腕麻痹。然而她攻擊著幽冥,全然忘記了握著劍的手已經變得酸痛起來。

這既然是賭上生命的較量,幽雪染絕不會分心馬虎。

「呲!」幽冥的手臂被划裂開了一個口子,血液噴洒在地上。

在角斗的過程中,幽雪染漸漸掌握了優勢,她的劍帶著沒有一絲猶豫的劈下來。

這樣一斬對著的是幽冥的胸口,幽冥本來要提劍去擋,然而當他看到少女紅衣如火,深潭靜水的眸中冷傲孤冽,幽冥忽然頓住了手裡的動作。 回到大殿裡面,陰七損一臉惶恐,他的左邊是冰無缺,右邊是甄濤,這兩人身上若有若無散發出寒意,讓他心裡更加惶恐。

一旁,宋玉兒站著,這件事是她調查出來的,王歡也把她叫上了,爭辯陰七損接下來的交代中有沒有說謊。

王歡大刀金馬的坐在首位上,冷冷的盯著陰七損:「把你知道的說出來。」

陰七損畏畏縮縮的道:「我也不知道他們的身份,對方一直籠罩在黑袍中……」

王歡皺眉,對方不以真面目示人,必定是見不得光了。

「他們在什麼地方?」

陰七損心裡有些猶豫,可是看到王歡冰冷的目光,他趕忙收回目光。

王歡看他目光躲閃,冷哼一聲:「陰七損,這是你最後的機會,我知道這夥人就在天松城附近,你接下的話最好考慮清楚再說,一旦被我發現在騙我,什麼下場,你知道的。」

陰七損心裡大駭,沒想到王歡已經知道這麼多,而且他還不知道王歡究竟知道多少。

本來還想敷衍過去,看這個情勢,要是他說出的話對不上號,今天難逃一死。

「是。」

「我親自帶你們過去,只求能活命。」

王歡挑眉,又道:「你別耍花樣,否則,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

此時,陰暗的地底,黑袍長老擔憂的道:「沒想到王歡的命這麼大,段天鴻竟然咽下這一口氣,這一次失算了。」

黑袍長老看向一旁的青年男人,接著道:「立刻做好準備,隨時撤離天松城。」

青年男子道:「容長老,會不會小題大做了,難道那個王歡還能找到這裡不成?」

容長老道:「小心駛得萬年船,崑崙的那小丫頭就是因為這個吃了大虧。」

青年男子笑道:「容長老,你捨得離開這裡嗎?我們好不容易尋到天松城這個臨時入口,一旦撤離,意味著這麼多年的努力都將付諸一炬,而且鶴王已經降臨的關鍵時期,我們能撤離嗎?」

容長老聽后,眉頭緊皺:「你說的沒錯,可我的心裡總覺得不安穩。你打聽清楚了嗎?這個王歡為什麼揪著這件事不放。」

「打聽清楚了,好像有一批下界修士裡面,有人是他在下界時的道侶。」

容長老一愣,聲音徒然變冷:「還有這事,為什麼不早說?」

青年男子無奈道:「起初也不知道,直到王歡到了天松城后,這才弄清楚,這事也怨不了誰,咱們都沒想到那些下界修士中,竟然有王歡的道侶。」

容長老也知道這事怨不的誰。

「鶴王降臨,此事的確不能耽擱,這個王歡雖然厲害,但我們也不是吃素的,等會把他道侶送到我院子里,王歡此人遲早是我們的大敵,想要對付王歡,的還需從她嘴裡知道王歡的底細,和功法弱點。」

青年男子抱拳,說:「是,我已經把她單獨關押起來了。」

容長老已經站了起來:「王歡想要找到這裡,一時半會也做不到,先去見見他的道侶。」

「鶴王那邊情況怎麼樣了?」

他又有些不放心,回頭看向青年男人。

「一切順利,只是那些下界修士體內的靈血太少,鶴王已有一隻手跨越過來。」青年男人回答。

說完,他氣惱的說:「王歡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關鍵時刻回到天松城,要是鶴王成功降臨,就能吸走黃洲三分之一的靈氣,劫窟將有無數高手覺醒。」

「事已至此,說這些無用。」

「這個王歡也許有可能是劫窟的剋星,此人絕不能留。」容長老聽到他的抱怨,眼裡露出一抹厲色。

「別讓我逮到機會,不然一定讓他魂飛魄散!」提及這件事,兩人都恨的直咬牙。

雲台山。

距離天松城外三十裡外。

這樣的山在天松城很普通,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如果沒有陰七損帶路,很難猜到這裡就是另外一夥勢力的藏身之地。

「你確定他們就藏在這裡?」王歡問道。

陰七損道:「就在這座山裡,附近還有入口,可以通向地底。我發誓,每句話都是真的,要是不信,我可以帶路。」

「想什麼呢。」

冰無缺冷笑道:「你帶路,莫非是想給他們通風報信?」

陰七損連說不敢,他的確有這種想法,落在王歡手裡,現在雖然還能活著,那是還有利用價值,一旦他的價值沒了,生死全在對方一念之間。

一旁,甄濤道:「王城主,我們一起進去?」

王歡搖搖頭:「不行,就這樣進去,肯定會打草驚蛇,現在裡面什麼情況,我們都一無所知。」

想了想,接著道:「還是我先潛伏進去,你們在外面守著,有動靜也好接應。」

兩人猶豫了一會兒,覺的這個方法比較穩妥:「好,你自己小心。」

「你們看好他。」王歡看了陰七損一眼。

冰無缺隨後就一陣冷笑:「放心吧,他要是敢耍花招,立刻就殺了他。」

陰七損打了個冷顫:「不會,不會,我一定老老實實。」

「一天之內,我要是沒有出來,立刻宰了他,然後叫人圍攻雲台山。」

王歡特意交代。

陰七損心裡一陣無語,你們出來管我什麼事,憑什麼殺我?

但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只要把這話埋在心裡。

又互相交代一番后,王歡收斂氣息,潛進雲台山裡面,按照陰七損交代的路線,向著入口潛伏去。

沒走多遠,便找到了入口。

這入口黑黝黝的,就像是一趟黑色的污水,時而還發出一道道水波般的漣漪。

檢查外面沒有人看守之後,王歡把氣息收斂到極致,縱身一躍,向著入口跳下去。

大概過了一秒鐘的暈眩時間,王歡落地后,還沒來得及打量四周的環境,立刻潛伏起來。

「入口那邊好像有動靜,過去看看。」

這時,一個警惕的聲音傳來,就看到一隊五人小隊向著入口出走來。

王歡瞳孔一縮,盡量的避免衝突。

一旦身份暴露,對方必將有所準備。

「隊長,什麼都沒發現!」一個士兵仔細看了入口附近,回來彙報道。

那名隊長的修為有二重天仙王的樣子,深深地皺起眉頭:「給我看仔細一些,現在是關鍵時期,絕不能出半點差池。」

「是,隊長。」

那人又折回來,仔細檢查,並且還擴大了範圍,向著王歡所在的方向巡來。 幽雪染的劍就這麼在幽冥的胸口劃開了大大的口子,戎馬一生護國大將軍有些站不穩的往後退了一步。

劍不止傷到了他的胸口,劍氣通過胸前的傷震碎他的內臟。

幽冥嘔了一口血,在顫抖的手指緊緊的握著玄冥劍,他高舉著劍突然咆哮著向幽雪染衝來。

幽雪染看他步伐已亂,她的劍如靈蛇而舞,劍影環空而過,而劍身沒有受到任何阻攔的刺入了幽冥的身體里。

幽雪染怔了一下,一瞬間的恍惚從眸中飄過,她以為這樣直行來的劍幽冥會躲過的,然而天心劍卻如此輕易的捅入了幽冥的身體里。

幽冥的身體往一邊傾斜下來,他一隻手搭在天心劍上,努力用半邊的身體穩住重心。

他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幽雪染的容顏。兩人之間,僅有劍的距離,這是幽冥第一次這麼近的注視著幽雪染。

她,長得和闌珊真像……

他原本抱著復仇的決心要與幽雪染一戰,她是叛逆的孽女,背棄了幽府去做了凌姓皇室沒有一點血緣關係的帝女。

她與幽府的許多人都充滿了矛盾,幽冥有一萬個理由可以厭惡幽雪染,然而當她舞劍的時候,當她明媚的容顏在陽光下盛放的時候,幽冥發覺自己下不了狠手了……

因為她的身上充滿了洛闌珊的影子。

他低頭,望著捅入自己身體的劍,一手用勁將天心劍的半個劍身推入了自己的身體里。

幽雪染睜大眼睛震驚的注視著幽冥的舉動。

天心劍的劍尖從幽冥的後背刺穿了他的衣服露在了空氣中,而幽冥感受著穿心之痛,他笑了起來。

面對這張與洛闌珊如此相像的臉,他不再在乎那些所謂的仇恨,突然之間,他想要救贖。

幽冥想起了多年以前,他和迦葉帝喬裝打扮混進了玖夜的帝都陸良城,那時候的陸良城正在舉行他們最盛大的節日「彌生祭」,他與迦葉帝在彌生祭上,遇見了洛闌珊……

那個女人,是他們此生中遇見的最美的人。

她身著粉白的水袖舞裙在高台上跳舞,百姓們席地而坐,手裡抱著各類的樂器跟隨著洛闌珊的舞步奏響樂曲。她揮舞水袖,如同蝴蝶般的步伐輕盈飄渺,她的水袖飛舞,像聖潔的蓮花一般綻放。

百姓們在歡呼,在驚嘆,在熱烈的鼓掌,在向洛闌珊虔誠的禮拜,連山裡的動物都駐足在人群的不遠處,注視著洛闌珊的舞蹈。

她是玖夜國的蓮花聖女,而在那一日,幽冥的心臟上也開出了一朵不滅的蓮花。

「闌珊……我曾想得到你……」幽冥神色迷離的注視著幽雪染,他張開嘴巴,聲音嘶啞的從喉嚨里發出來:

「自見到你之後,我的腦里都是你的影子,一年後,我自請為先鋒攻入陸良城,當時我就想讓你成為我的俘虜,這樣我就可以把你帶回迦葉,讓你永遠的待在我身邊……

可當我帶著十萬軍隊進入陸良城的時候,你卻死了……」

聽到關於母親的事,幽雪染的喉嚨滾動了一下,人之將死,他又何必在自己的面前提起母親的事呢? 第770章什麼時候能夠給我個名分

準備扶慕司宸回房間的邵武起身的動作一頓,顧雲念已經攙著慕司宸出了門。

從飯廳到房間,幾米的距離,等慕司宸到床上躺下,已經疼出了一頭細密的冷汗。

顧雲念看了皺皺眉,給他檢查了一下胸口的上,沒事。

只是剛有些連接地骨頭受肌肉牽引,有些疼,好在,沒有錯位。

「明天你還是老老實實在床上躺著吧!」顧雲念給他上藥。

起身想要離開,突然手上一暖,被一雙修長有力的抓住,抬眸,就看到慕司宸一雙勾人的鳳眼,帶著惑人的笑意。

「念念,陪我說說話好不好!」

慕司宸的臉上神采奕奕,哪還有絲毫倦意。

這人竟然是裝的!

顧雲念好氣又好笑地瞪了他一眼,「等著,我回房間去拿東西。」

她拿的是那塊墨靈玉,沒有把握前,她不會輕易用墨靈玉來做玉符,那太可惜了。

暫時用不上,這幾天乾脆就讓慕司宸拿著,能加快他的恢復。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