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風雪眯著眼,從樓閣上往下看,正好看到快要落下的太陽,金色的陽光散落在她的身上,為她的白衣鍍了一層金光,看起來猶如那金身觀音像。

木風雪眯著眼,從樓閣上往下看,正好看到快要落下的太陽,金色的陽光散落在她的身上,為她的白衣鍍了一層金光,看起來猶如那金身觀音像。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只是,那眸子中閃爍的凶光,將這一切破壞了。

前些天她已經去了一趟河圖山,自然是沒有什麼收穫,只不過是為了應付歐陽漓,這個狡猾的歐陽少主。看來想要得到他的真心,讓他心甘情願的為她做事,還需要做些什麼。

做些什麼呢?

木風雪垂著頭,眼眸沉了沉,既然不知道做什麼,那麼就想想該做什麼。

考核倒是一個機會,一個人救了他一命,他應該會感激的吧?

她低著頭,看到下面來了一人,收回了表情。

等到來人走到了樓閣之上,她回到了屋內,看到來人,她眉毛輕佻:「你來了?」

「小姐。」

來人是木茗菲,她不知道這個時候,木風雪找她來到底是做什麼。對於木風雪,她心裡只有恐懼,還有憎惡。

「坐吧!茗菲,之前我交給你的事情,你好像辦得不怎麼完美,她已經在流雲派活了好多年了,並且一路走運,實力如今也比你都厲害了,可見,你的任務並沒有完成,這叫什麼?你沒有將事情辦好。」

「以你的天賦,想要達到什麼成就,如果沒有丹藥輔助的話,肯定這輩子是無法指望了,茗菲,你覺得呢?」

木茗菲心裡是恨得咬牙,確實如此,如果單單靠著她自己修鍊,根本就無法成為內峰弟子,這些年一直都是木風雪用丹藥養著她的,但是她的步伐居然跟不上木冰雲,這才是讓她最惱火的。

那木冰雲不就是仗著當初風青衣給她吃了的破立丹嗎??

居然能夠一路順風順水的比她還厲害了,如今還有傅習凜心繫於她,這點她都看在眼底,卻無法阻止。如果不是因為有風青衣這層關係,估摸著內門的不少長老都會出手,想要將她收入門下了。

「兩年後就要考核了,茗菲。」

見木茗菲還在思緒中,她又開口了。

木茗菲咬了咬牙,忽然跪了下來:「茗菲願意聽小姐差遣。」

「起來吧!」木風雪笑得十分溫柔,手中出現了一個瓶子,「拿去吧!」

「謝小姐。」

這個世界上,不怕有慾望的人,就沒有什麼都不求的人。木風雪依靠在木椅上,眺望著遠處的夕陽,這夕陽應是為她而落,這朝陽也應該是為她而生。

木茗菲將丹藥收好,站在一邊默默不說話。

只是她袖子中的雙手,攥得緊緊地,垂下的眸子,裡面只有不甘心。

時間一晃而過,轉眼間,一年多又沒有了。都說山中無歲月,看來這修鍊才是無歲月,一個閉關就是好幾個年頭,眨眼一下,說不定就是一眼了。

難怪修士活得長,凡人活得短。

那充滿塵灰的小木屋終於被打開了,木冰雲出關了。走出了小木屋,一年多的閉關,好像就被洗凈了鉛塵,那一身紅衣依舊紅得鮮艷,一點也沒有破壞。覆蓋在她的身上,還是那麼的美麗。

她抬頭看了眼小木屋,手中掐動法訣,一道光芒落在小木屋上,木屋重新恢復了嶄新的模樣。對著嶄新的木屋,她難得笑了一下。

面前的園子也長滿了雜草,這裡比不得靈田,她又是一個法訣落下,裡面雜草盡除。

「冰雲。」

身後的呼喚,讓她回頭,傅習凜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了。他的眼中帶著欣喜,想必知道她出來,心裡是高興的。 第467章既然懂事了,那我告訴你件事

「錦炎。」

姜雲卿明明聽到了外面的聲音,卻久久不見人進來,不由揚聲叫了一聲。

「怎麼不進來?」

姜錦炎回過神來,抿了抿嘴唇,低低應了一聲后,這才挪著步子進了房中。

房中燒著炭盆,桌上擺著個青紋黑陶的水瓮,裡頭放著兩株水仙花。

屋中暖人的熱氣升騰,烘得水仙花欲開非開,一踏進屋中,就能聞到一股淡淡的花香。

姜雲卿倚在一旁,膝蓋上還放著翻了一半的話本。

見著姜錦炎進來,衛嬤嬤連忙上前,接過了姜錦炎取下來的披風,然後將一早就備好的食盒放在姜雲卿看得見的地方,這才退了出去,將房中的空間留給了就不見面的姐弟二人。

姜錦炎有些拘束的站在一旁,垂著頭吶吶道:「姐姐。」

姜雲卿看了他一眼,輕笑出聲:「出去了幾個月,怎麼連脾氣也變了,你往日里不是挺活潑的嗎,怎麼現在這麼怕我?」

姜錦炎連忙抬頭:「不是,我沒怕你。」

他說完之後,才看見姜雲卿眼中的促狹笑意。

不知道怎麼的,他心中那股子緊張頓時就散了。

姜錦炎鬆了口氣,看著姜雲卿低聲道:「姐,我還以為你還在生我的氣呢。」

「我可沒那功夫氣你,都多久的事情了,我要真是還記到現在,怕是早就被你氣死了。」

姜雲卿的話音落下。

姜錦炎頓時就想起他之前做過的混賬事情,不由臉上露出羞慚之色來,現在想想,那時候他的確是挺混賬的。

姜錦炎面露討好的湊上前去,試探著拉了拉姜雲卿的袖子,癟著嘴乖順道:「姐,我知道我以前錯了,那時候不是還不懂事兒嗎,你就別跟我一般見識了。」

姜雲卿聞言睨了袖口一眼:「這意思,你現在懂事了?」

姜錦炎連忙說道:「那當然。」

夫子教過許多,他自然懂得明辨事理。

姜雲卿看著他討好的樣子,笑了笑。

「既然懂事了,那我告訴你件事。」

「姐你說。」

「李雲姝是姜慶平的女兒。」

砰——

姜錦炎身子一歪,猝不及防之下,直接一頭撞在了姜雲卿身旁的桌子上,整個人撞的頭暈眼花。

他腦袋疼的厲害,卻半點都顧不得去揉,只是滿臉驚愕的撐著桌邊,強拉著嘴角笑道:

「姐,你別跟我說笑了,我知道我以前親近她和李氏不對,如今我已經知道錯了,你可不能拿這種事情玩笑,而且這麼滑稽的事情,怎麼可能……」

「我沒跟你開玩笑,我說的都是真的。」

姜雲卿看著姜錦炎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卻半點沒有讓他緩和一下心情再說的打算,就對著他說道:

「李雲姝是姜慶平和李氏的女兒。」

「當年姜慶平在迎娶母親的時候,騙了母親和外公他們,瞞著李氏的事情騙了母親下嫁,卻和李氏早有苟且,還生下了李雲姝。」

「母親走後,他就自請離京,看似外調就任,實則卻是去了呈州,跟李氏母女團圓,後來母親的死平息之後,他就堂而皇之的把李氏娶回了府中,甚至還把李雲姝以李氏孤女的身份留在了姜家。」

(本章完) 木冰雲看到他的樣子,眼眸並未閃爍半分。

好像眼前這一個人非常的普通,就像是她認識的流雲派其餘的弟子,都只有一面之緣,或者是見過幾次,談不上有什麼熟悉,也沒有什麼感情。

傅習凜的喜悅忽然就被她冷淡的模樣,沖刷了不少。

「傅師兄怎麼過來了?」

聽到她的聲音,傅習凜頓了頓,忽然問道:「木師妹,上次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最後會演變成這樣,如果……」

「傅師兄,過去的就過去了,這只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她抬頭,認真的說道。就如同現在,他們這些人知道了她背靠蒼鬱,他們根本就不敢動她半分,如果她身後沒有蒼鬱這個強者,一旦發現她有什麼問題,早就被對方整死了。

這個世界就是這麼殘酷,在知道了她身邊的蒼鬱后,傅習凜作為一個大世家的少主,將此事稟報回去,還真的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責怪?

她沒有責怪誰。

只要她強了,不會讓任何人有傷害她的機會。

「冰雲,你可以不這樣和我說話嗎?」

傅習凜終於有些忍不住,「我們可以成為朋友嗎?」

他已經不敢想其他的,他就想能夠像原來一樣,能夠與她多說幾句話,不再這麼僵硬,真的,他不求什麼了。他知道,不管他做什麼,都比不過她身後的那個男子。

那男子一看就知道對木冰雲的喜歡,並且他看得出來,冰雲似乎並不討厭那個人的接觸,說不定他們是相互愛戀,只是在一起被他發現了而已。

「師兄,過幾天就要考核,暫且還是不要想那麼多了,」木冰雲頓了頓,說道,「還是多準備吧,不知道這次又是誰想要取我的性命。」

她忽然笑了一下,這個笑容讓人有些驚悚,當她說道有人要取她性命的時候,他心中一跳,莫名的就想到了木風雪。

怎麼可能?

就算這二人的感情不和,也不至於自相殘殺吧?

木風雪看起來也不像是夢裡那樣,至少他的人盯著她的時候,並沒有發現她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所以他才是矛盾,是該討厭木風雪,還是應該不討厭。在夢裡,他是討厭的,但現實的這個,看起來與夢裡的還是不同。至少在木風雪上來之後,對方如果採取什麼大動作,他是知道的,而且事情也沒有像夢裡一樣演變,這裡的木風雪也沒有與那個灰衣女子起衝突。

當然,這裡依舊沒有灰衣女子,難道他的那個夢,只是虛幻的嗎?

「冰雲,難道有人要加害你?」

傅習凜緊張的問道,難道此人不知道木冰雲身後有一個蒼鬱嗎?這不是找死,不過這一年多她閉關,好似那個叫蒼鬱的也沒有怎麼在城中出現,難道是離開了?

就算是離開了,歐陽家與傅家也不會冒風險去對付木冰雲的。

「是啊,」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木冰雲居然承認了,「如果我說,是木風雪想要殺了我,你會信嗎?」

對於這些人,她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信任,她與木風雪之間的較量,就只差一曾窗戶紙了,這層窗戶紙恐怕過不了多久也會被捅破了吧!

去往渡光島的考核,是獵殺妖獸,獵殺得越多,名次越高,妖獸的等級越高,名次更加的高、當然,如果能夠獵殺一頭頂級的妖獸,比獵殺一萬頭低級妖獸,都要好。

獵殺的時間為一個月,這一個月的時間,很長,能夠做許多事情了。

在渡光島如果不幸身亡,除非是被人發現了死亡原因是本門弟子所為,否則根本就沒有人管你死活。這場角逐,只是為了淘汰劣的弟子,留下優秀的弟子而已。

美其名曰是考核,這其中還有其餘門派的弟子,所以門派之間有什麼衝突,那就更加的嚴重了。這是一場強者的遊戲,當他們成為了這樣的強者,也可以玩這樣的遊戲。

「怎麼可能??」

傅習凜後退一步,「你們明明就是表姐表妹,怎麼會這樣?並且你們二人都沒有什麼衝突,怎麼會,木師妹怎麼會殺你?」

他還是不信。

「隨你咯!」

木冰雲看了他一眼,難道他已經中了木風雪的「毒」?那她為什麼要和他廢話這麼多,轉身不理會傅習凜飛身而去,等到他反應過來,眼前已經沒有了她的身影。

搖了搖頭,只好黯然離去。

木冰雲去了交易大殿,想要去渡光島考驗,其實都是自願的,是一次機會,前一百名還有各種各樣的獎勵。不甘心老死在外峰的弟子,都會選擇去。

至於內峰弟子,是必須去,只有外峰弟子才能夠選擇去,還是不去。

世人都在強調公平,其實弱者才需要公平。

因為你弱,你心中不平,你得不到,所以你需要公平。

而制定公平規則的人是強者,站在弱者無法仰望的地方。

去往交易大殿,她報了名,負責報名的師兄給了她一塊木牌子,上面寫著一千五百六十六,這代表她是第一千五百六十六個來報名的,流雲派弟子眾多,這裡恐怕只是少部分,到後面幾天應該會有更多的人來報名。

凡是一百歲以下的弟子,都能夠參與這次的報名,一旦超過了一百歲,不管你實力強大不強大,都不能夠接受考核了。

再說,在門派中,都一百歲了,還沒有任何實力上的突破,在門派中也沒有什麼職位,只能夠說明這個人還真的不適合修鍊,相當於被放棄,在老去之前,只能夠在門派中打雜了。

還有一種就是一百歲以上,實力早就不需要考核了,自然是不用這個資格。

報名完了的她,又購買了不少需要的物品,其實在閉關之前她就採買了不少,這麼做她是不知道這幾天該做什麼。

如果是原來她肯定會迫不及待的下山去找蒼鬱,自從上次之後,她心裡一直在猶豫不決,嘴角帶著一個苦澀的笑容,果然是弱了,承受背叛都承受不起。 第468章殺人償命,血債血償

「不可能!」

姜錦炎的臉色寸寸龜裂,瞪大了眼時,滿臉蒼白。

怎麼可能……

表姐…

李雲姝她,她怎麼可能是父親的女兒?!

姜雲卿看著慘白著臉色的姜錦炎說道:

「在你回來之前,李雲姝和我一起去了皇室秋獵,在圍場時陛下遇襲,她想趁亂以巫蠱之術害我,被我察覺之後反擊了回去,讓她得罪了太子和璟王,被人杖責,如今李雲姝已經是個廢人了。」

姜錦炎被姜雲卿嘴裡接二連三的消息震的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姜雲卿卻沒給他喘息的機會,就給了他最重的一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