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雀就跑到書房去跟殿下回報情況了:「剛才玄君差點殺了沙曼,我覺得是沙曼對玄君有意見的,沙曼這人也真是的,明知道玄君的脾氣不好,但還是在玄君面前找不痛快。」

小雀就跑到書房去跟殿下回報情況了:「剛才玄君差點殺了沙曼,我覺得是沙曼對玄君有意見的,沙曼這人也真是的,明知道玄君的脾氣不好,但還是在玄君面前找不痛快。」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要是換成小雀,小雀覺得自己也會對沙曼動手的。

「他有什麼要求?」蘇昭還帶著生氣的口吻。

「他要殿下打下來的西北江夏城一帶,那一片都要划給魔域兵團!」小雀說話從來都不會拐彎抹角的。

這種實話實說、過於坦誠的樣子有時候還是很拱火的,就像是現在,小雀把玄君的意思這麼明顯的轉達過來了,可不就是把正在氣頭上的蘇昭又弄的很不舒服了么?

「給!為什麼不給,但是本宮還有條件,讓黑甲衛回來,繼續幫忙!」蘇昭是帶著點賭氣成分的,江夏城是自己帶兵辛苦打下來的,玄君就這麼不要臉的直接開口要走了。

那麼自己將士們的付出和犧牲誰來買單呢?

只能是讓玄君的黑甲衛來幫忙,好減少之後將士們的傷亡了。

「好的,我這就去轉達殿下的意思。」小雀答應著跑了。

蘇昭是有些無奈的,她很懷疑小雀是否能夠把自己的意思轉達到玄君那裡啊。

一起在書房中的庄宗就跟著生悶氣了:「朕看這個玄君真的是過分了!」

蘇昭不吭聲,庄宗就繼續說:「玄君是不是覺得沒有他的黑甲衛,我們就應付不來啊~!哼~朕已經給長老殿命令了,皇家武者們會換個身份,變相的來幫助我們的。所以,不用玄君的黑甲衛也沒有什麼!」

蘇昭權當沒有聽見,庄宗說的這些似乎是不假的,但是皇家武者團出手是很麻煩的,而且還要欠下皇家獵團的情,而玄君的黑甲衛出手,可不單單是這些人直接的出手幫忙,還代表了玄君魔域的意志。

只要黑甲衛出手,就說明魔域是跟大周站在一塊的。讓大楚忌憚控制了整個魔域的兵團,更擔心這兵團會在什麼時間發起突然的攻擊,讓大楚不得不防。蘇昭之所以會答應,也是基於這方面的考慮。

「阿昭啊,別擔心,或許玄君只是跟你開玩笑的。」庄宗憤憤然的痛罵之餘,卻看到不孝子在一旁似乎是在生悶氣的樣子,庄宗不得不收斂了自己的脾氣,過來哄勸一下自己的不孝子了。

「有他這麼開玩笑的?!」那分明就不可能是開玩笑的。

蘇昭就冷哼了,很多情況下,蘇昭是不會跟庄宗說話的,尤其是這種情況下,蘇昭完全就應該是不會回答的,但蘇昭還是說話了,足可以說明蘇昭在被玄君傷了的情況下,已經是想找個人說話吐吐心裡苦水的。

「玄君是什麼人啊!阿昭啊,你應該很清楚的,他就是個神經病,所以什麼事情做不出來啊!咱們就不要跟玄君一般見識了啊!」庄宗數落起玄君的時候,有點像是潑婦罵街了。

「玄君要走一部分領地也好。反正我們吃掉了大楚的九州城和九陰山,將這一塊防守好了,我們就能吃掉大楚的東部,已經足夠啦。而且玄君搶走了大楚的領地,不就是跟大楚為敵了么!」庄宗又教導說。

所以說,將這一塊霸佔的領土出讓給了玄君之後,大周是佔便宜的。可以說是變相的邀請玄君加入了反抗大楚的行列啊。

蘇昭就用奇怪的眼神盯著庄宗,想不到大帝這個豬腦袋還能明白這一點啊。

剛才蘇昭雖然是在氣頭上,但答應玄君把這塊領土捨棄出去,也是基於這個考慮的。

就是剛才玄君的表現讓蘇昭太失望了!

帶著蘇昭命令出去的小雀很快就回來了,而且帶回來了玄君的回話:「領土收下了,想要黑甲衛出手?不可能!趁早滾蛋!」

「他是這麼說的?」蘇昭還真是被震驚到了,玄君也會說這麼混蛋的話了?!

以前的玄君是多麼的高冷,即便再惡劣也是很紳士的,這種沒有營養和素質的話是不會說的,最多就是不理會你,用無視作為他最犀利的鄙夷。

「原話!」小雀點頭。

庄宗就忍不住的上來,拉了小雀一把,倒霉孩子!沒看到太子的心情不好么?還說這種話刺激她!作太子身邊的護衛,一點眼力勁都沒有,即便剛才玄君是說了這種話,但是你在給太子傳話的時候也應該加以修飾,至少讓話聽起來好聽一點!

這一點,小雀就比自己身邊的人差遠了!

庄宗手下的那些人就會撿好聽的跟自己說,而且還能把事情完整的用好聽的話說出來,這一點是讓庄宗很滿意的,因為在這種情況下庄宗就可以不生氣的聽自己手下的人把這些事情都說完了。

「知道了!」蘇昭幾乎是咬牙切齒的答應了。

「殿下啊,玄君太過分了,我們要不要教訓他一下?」小雀同仇敵愾的說。

蘇昭……

「殿下啊,我有一個好辦法的,可以讓神宮出手教訓一下玄君,這樣神宮也就不會找咱們的麻煩了!」小雀很帶勁的說。

小雀這一臉的唯恐天下不亂,還是讓蘇昭比較煩躁的。

「讓我神宮出手?卻不來找本座么?」神曉瑜的聲音就從外面飄進來了。

「聖使大人,您回來了啊!」小雀看到神曉瑜之後還是很激動的,之前神曉瑜自己留在南疆,小雀還真擔心他回不來了呢。

NBA之眾生之上 「嗯~!」神曉瑜就漫然的、而且得意的答應了一聲。

小小一個南疆而已,還想困住自己?!想得美吧!雖然神曉瑜是費了很大的勁才從南疆逃出來的,但神曉瑜才不會那麼說呢!自己是很牛逼的好吧!所以從南疆逃出來是根本就不費什麼力氣的。

「見到本座就是這個臉色啊!」神曉瑜就覺得蘇昭心情很不好的樣子,但是神曉瑜又不懂得安慰人,所以只能用這種嗆聲的口吻質問了。

而蘇昭被神曉瑜這趾高氣揚的聲調給氣到了。

神曉瑜和玄君這倆人怎麼就不能口氣好一點呢?!每次跟自己說話都是這種高高在上的口氣,尼瑪~都自我感覺太良好了吧!

「聖使大人啊,辛苦辛苦!」庄宗就知道蘇昭這是要有發作的趨勢了,所以在蘇昭發怒之前,庄宗就趕忙開口說話了。

神宮的聖使是不能得罪的,尤其神曉瑜還是神宮的皇族,而且庄宗還想求著聖使做點事情呢!所以自然是笑臉相迎了。

儘管庄宗不怎麼會哄人,但神曉瑜還是很受用的。在蘇昭身邊這麼多天,從來都很挑剔的神曉瑜已經降低自己的要求了。甚至是那絕對的潔癖都有所改變。

所以,從前一點都不會看中庄宗的這點恭維,可如今竟然是覺得庄宗的恭維太難得了。

一直跟著蘇昭受虐,從未被恭維,所以吃盡了苦頭的神曉瑜不再那麼挑剔了。

「嗯~不辛苦,有什麼好辛苦的!」神曉瑜擺出那種天下盡在腳下的豪邁,傲慢的挺起了胸脯。

「呵呵,聖使大人好氣魄,聽聞聖使大人還精通光明魔法?」庄宗很臭屁的誇獎了對方一句。

神曉瑜就飄飄然了,傲慢的點頭:「本尊的光明魔法傳承自神宮!」

說起神宮,神曉瑜就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帶上了一種倨傲的自豪。

神宮就像是神曉瑜的信仰一樣,讓神曉瑜引以為傲。

「太好了!」庄宗就說。

神曉瑜的臉色就更加臭屁了,他很喜歡庄宗的承認和恭維、神曉瑜這個心高氣傲的人,還是很喜歡聽好話的。

「朕有個請求啊!」庄宗就說。

「說吧!」神曉瑜是一副上位者、做出施捨的姿態。

「給幫忙治一個人吧?」庄宗用了詢問的口氣。

「沒問題!」神曉瑜答應的很乾脆,也很臭屁。

才不管你說的是什麼人呢!只要自己答應下來了,那麼就沒有做不到的。

「那聖使大人請!」庄宗就高興啊,聖使雖然是很臭屁的,但是很給自己面子啊,讓庄宗覺得很不錯。至少比玄君那個臭屁貨實在好太多了。

神曉瑜傲慢的看著蘇昭,示意蘇昭跟自己一塊去。可沒等到蘇昭的反應,庄宗已經上來拉著神曉瑜走了。

神曉瑜一向不喜歡別人動自己的,但是這一次他竟然是沒有反抗,只是若有所思的看著庄宗的手,強忍著自己心中那讓他噁心和反感的衝動。

他是蘇昭的父親!他是阿昭的父皇!忍耐忍耐!

最後神曉瑜就被拉到了子華面前,被碾碎了右手的子華就看著眼前的神曉瑜發獃。

子華並非是震驚神曉瑜能夠從南疆逃出來,而是震驚神曉瑜對蘇昭的追逐。當初自己把蘇昭弄到了南疆,然後他就跟著去了,現在蘇昭從南疆回來了,這貨就屁顛顛的回來了。

好嗎~一切都是為了蘇昭啊!

「你的手壞了?」神曉瑜那是相當嘲諷的。

當初在南疆的時候,這個聖使多麼臭屁啊,看看現在多麼的狼狽,手還被弄壞了,神曉瑜不開嘲諷才怪呢!

「是的。」子華臉色不變,聲調悠揚的答應、

神曉瑜一點都不喜歡這樣的子華,他現在明明已經變成了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了,而且還一點實力都沒有,手都被虐完了,竟然還在自己面前一副頤指氣使的樣子!

著實可惡!他的這種自信,有點耀眼的刺傷人。

「聖使大人啊,子華這個手太重要了,他要給阿昭治病,就需要他的手好起來啊!」庄宗就跟著在旁邊說。

「蘇昭出事了?」神曉瑜很奇怪,剛才看到蘇昭的時候,蘇昭還在活蹦亂跳的好不好!

「是啊!阿昭的傷病只有他才能救!」庄宗繼續說。

神曉瑜是相當鄙夷的,或者說是不屑的!

甚至神曉瑜還在想,難道自己治不好蘇昭的傷么?但是看到子華那張冷淡到幾乎沒有表情、卻又分明是自信的臉,神曉瑜就不敢確定了。

他之所以討厭子華這樣的人,就是因為這種人的胸有成竹!

子華跟蘇曼青是同一種人,他們是極其聰明的,也是相當自信的。正是因為他們的聰明和自信,才可以表現出這種隨性的淡然,也是讓神曉瑜討厭的淡然。

「來吧,不就是傷了一個手么!」神曉瑜還是選擇給子華治療傷勢了,雖然他是想直接給蘇昭治病的,但是在自己不行的情況下,還有子華可以當後援呢。

所以,還是先把子華的傷勢弄好再說吧。

子華沒有什麼表情,將自己的手展開在神曉瑜面前之後,就看到神曉瑜用他法杖上散發出來的光將自己的手籠罩起來了。

看到這種乳白色的祥和光芒,子華就知道這是最為神聖和強大的光明魔法。

神曉瑜的身上是沒有光明法魂的,但是他卻能使用光明魔法,太讓人奇怪了!

一切的奧妙就在他的手杖中,而在手杖上看到的日月光明標誌,子華就明白了,這是他們神宮皇族特有的標誌啊!

「好了!」在子華出神的時候,神曉瑜已經撤手了。

治療一個骨折性的手,只不過眨眼的功夫而已,而且神曉瑜還當著子華的面更換了手杖中的晶石。

「哼~你的手受傷還真嚴重!竟然粉碎性的骨折,耗費了本座不少的魔力!」換好了晶石的神曉瑜就這麼說。

子華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很好~!沒一點的問題,果然他的光明法杖是最好用的。

覬覦的光,被子華很好的斂藏起來了,溫和的沖著神曉瑜道謝之後,子華在想:是不是有了神曉瑜的手杖之後,就可以完全的恢復自己的氣血玄氣之力了?

剛才治療自己右手的時候,子華感覺的出來,光明法力也在修復著自己損失掉的氣血,所以神曉瑜的光明法杖上的能量才這麼快的消耗掉了。

「走吧,本座要看看你如何治療蘇昭!」神曉瑜表現的很傲慢,但卻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刺客!」子華是想拒絕的,看什麼治療啊!也沒等子華開口拒絕,一股可怕的氣息波動就在虛空中出現了,而且子華幾乎是瞬間就看出對方的身份。

撕裂虛空的時候這麼輕鬆而且迅捷,除去那個大陸上最頂尖的人,還能有誰啊!

而且子華覺得玄君去而復返,肯定是跟自己有關的。

果然,玄君出現之後,隱藏在面具之後的那雙眼睛就冷漠如刀的盯著子華的手、本尊將你的手弄斷,你竟然敢治療好!這是跟本尊公然的反抗啊。

「呵呵~本尊倒是看看你能治好多少次!」玄君話未說完,魔法就已經在子華的手上出現和成形了。

子華根本就來不及反抗,自己的右手便再次粉碎性的骨折了,而且這一次是整個手臂!

神曉瑜在旁看的目瞪口呆,他就看到玄君使用了沙土魔法,瞬間在子華的手臂上作用了魔法力,然後將他的手臂弄斷了。

還是粉碎性的骨折,整個手臂都軟噠噠的垂了下來,因為劇痛,子華的臉瞬間變得慘白,豆大的汗水就直接從他的臉上滾落下來了。

「玄君,你是什麼意思啊!」

庄宗生氣了,憤然的指著空中懸浮的玄君就叫了起來。庄宗不是沒有脾氣的人,而且還是很護短的,治療好子華就是為了給蘇昭治病的,玄君這麼搗亂就是變相的陷害蘇昭啊。

「你在跟本尊說話?!」玄君冷漠的雙眼瞬間落在了庄宗的身上,那冷厲的聲調中帶著裁決一般的霸道和凜冽,彷彿在鄙夷庄宗根本就不配跟自己說話的,而且口氣中還有濃烈的威脅,似乎庄宗若是敢做出什麼反抗,就會被玄君冷血的制裁。

庄宗雖然是很在乎尊嚴的,但是他更在乎自己的命。

所以面對發怒、發飆的玄君,庄宗就不吭聲了。

神曉瑜也獃獃的站在一旁沒有吭聲,子華臉色慘白的看著玄君,他有些想不通,玄君為什麼要對自己下死手呢?

難道玄君能夠看穿自己的心和想法……

子華死都想不到,玄君這麼做完全就是因為他那不可褻瀆的尊嚴作祟,讓他在歸去魔域的路上,發現子華被治好之後,他是耍著脾氣的回來,又把子華給虐了。

而且虐了子華的玄君並不多呆,欣賞了院子中這些螻蟻們的震驚、忌憚表情之後,玄君又轉身,施施然的撕裂了空間,瞬移走了。

「聖使大人,您看……」庄宗就指著子華再次被弄壞的右手,為難的看著神曉瑜。那眼神分明就是想讓神曉瑜再次出手,幫子華治好啊。

神曉瑜是害怕玄君追究的,但絕對不能說出來,且即便是拒絕給子華治療,他也有很好的理由:「本座的光明魔法已經不多了,不可能在子華這種人身上浪費的!」 神曉瑜不給自己治療,不就是怕玄君報復么!

怕就怕吧,不治療就算了,卻找個理由順便的鄙夷自己一下,說自己這種人不值得再讓聖使出手了么?子華被噁心笑了。

可子華又不會跟神曉瑜這種人一般見識的:「剛才多謝聖使大人出手了。等十天之後,我的傷勢自然能夠好起來的。」

就是需要忍受十天的疼痛罷了。

「嗯~算你識相!」神曉瑜還是那麼一副傲慢的樣子,不過子華也算是給自己台階下了,這讓神曉瑜鬆了一口氣。

庄宗就唉聲嘆氣了:「唉~可能玄君是不知道聖使幫助子華治好了手之後是做什麼用的!剛才朕應該跟玄君說清楚的。」

「聖使啊,這樣子,你再把子華的胳膊治好吧,玄君要是回來的話,我跟他把事情說清楚!」

面對庄宗的請求,神曉瑜是有些為難的,剛才自己都說了光明魔法太珍貴了,不值得在子華這樣的人身上浪費,難道要讓自己出爾反爾么?但庄宗都這麼說了,而且子華也的確是能治好蘇昭的。

神曉瑜就想動手了。

「玄君剛才回來了?」蘇昭從前面過來了,讓想動手的神曉瑜又停了下來。

玄君剛才來的時候,一點都沒有掩飾自己的行蹤,直接撕裂了空間,那麼嚴重的空間波動和動靜,自然是被蘇昭感覺到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