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果果也差一點點笑了起來,他盡量保持嚴肅:「玄武麒麟,其實這樣……不是一個好習慣,你們還小,正經一點點好,別跟你媽媽學………」

小果果也差一點點笑了起來,他盡量保持嚴肅:「玄武麒麟,其實這樣……不是一個好習慣,你們還小,正經一點點好,別跟你媽媽學………」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古風塵恨不得將這嘴欠的通天魔蟒打一頓,這傢伙真亂說話啊,什麼媽媽?

他狠狠的盯著通天魔蟒,眼冒火星,看樣子他真的想揍小果果這個欺師滅祖的傢伙了。

小果果一看陣勢不對,突然明白現在和這位便宜師父干架,好像不怎麼明智,所以,他臉上堆出了笑容,說:「師父,恭喜你順利封了天命之候,我想,愛莉老師知道,一定會為你高興的!」

…….

古風塵那瞪著的眼睛,片刻變得非常溫柔,表現得非常謙虛:「哪裡哪裡,有那麼多天命之候,我算什麼呢!嗯,這個問題,不提也罷……」

他底氣不足啊,那些天命之候的下場,他又不是不清楚,天天被虐成狗了。假如這個消息被愛莉知道了,他的日子會更加悲催。

聖靈體封了天命之候,說明,這傢伙潛力十分驚人,之所以進步不大,那是因為太懶了嘛。

估計,學校會分析他為什麼能封天命之候,估計分析出來,是因為在生死邊緣,死亡的壓力才讓他取得如此巨大的進步的。想必,那幫變態,一定會創造很多讓他遊走於生死邊緣的機會……

想想這個,古風塵就不寒而慄。

「師父,說認真的,這個人怎麼處理?」

「殺!」古風塵說。

「殺,拿他換錢不是更好?」小果果反對說。

「我也想拿他換東西,但是,小果果,有一句話說,利不代義!對於這種人,就算再多的好處,都不能饒恕。」

古風塵說。

「我要將他交給馬汴王國,讓馬汴王國按照他們的法律,殺了他。小果果,修士並不應該高人一等……我一直這麼認為,修士應該遵循世俗的法律,不應該隨便殺人……但是,修士的世界,太容易動刀子解決問題了。我要告訴馬汴和鎮魔海的修士,他們應該遵守世俗的法律,不遵守,總會有一天,有比他強大的修士出現,用世俗的法律處置他們,普通人的法律,最基本的原則就是『殺人者死,傷人及盜抵罪!』」

「你的想法,還真特別啊!」小果果想了一下,說,「或許你是對的,普通人修為低下,力量非常弱小,他們需要協作,需要生存,他們必須制定保護普通人的法律,不然就亂套了……『殺人者死,傷人及盜者抵罪』這話很有道理啊!」

「修士的世界不應該高高在上……」古風塵說,「我會將他交給馬汴王國,按照馬汴王國的法律處理。」

歸田的臉上,一片死灰,他對普通人的法律,也知道一些,像他這樣的行為,就****後宮這一條,按照普通人的法律,都應該剮啊。(未完待續。) 寧安出了一身虛汗,這會兒坐在副駕駛上,回過神來,害怕了。

她渙散的瞳孔還沒有拼湊起來,腦殼突突跳動。

她怎麼就做出這種傻事了。

寧安……大傻子。

她在心裡頭罵了自己幾聲,苦澀地低下頭,一手按著太陽穴,一手撐著方向盤。

怎麼就做出這種傻事了。

撞過去的那一剎,她是沒有想過後果嗎?

如果宋邵言反應遲一點,或者車技差一點,兩輛車就撞上了!

如果運氣再壞點,她怕是就沒命了吧。

這樣一想,寧安渾身是汗,臉色蒼白如紙。

賓利里是宋邵言盯著她看了十幾秒,冰冷的視線穿過玻璃,直直落在她的臉上!

忍住罵人的衝動,他熄火停車,用力推開車門。

「砰砰」——

他敲響寧安車玻璃,臉色陰沉難看。

寧安嚇得還沒有回過神來,恍恍惚惚,呆坐在位置上。

宋邵言一直在敲窗戶,寧安顫抖著手將車門打開。

門一開,冷風灌進。

宋邵言伸手抓住寧安的胳膊,將她從駕駛位上拖了出來!

「寧安,你他媽不要命了是嗎?是不是活膩了?」他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訓。

寧安一隻胳膊被他拽著,她能感受到他手指上的怒意和力道。

她抬起另一隻手,輕輕揉著眉心。

寧安個子很高,但在更高的宋邵言面前,還是很瘦弱、嬌小。

兩人面對面站著,宋邵言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銳利、冷漠。

而寧安低著頭,就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久久反應不過來,任由他劈頭蓋臉地訓。

她的馬尾散開了,凌亂的頭髮披了一肩。

發圈也不知道掉到了什麼地方。

她看上去無辜又可憐。

「不說話了?平時不是很能耐,跟我頂嘴比誰都狠,說話啊!」宋邵言不依不饒。

寧安的太陽穴還在突突跳動,腦殼很痛。

聽著宋邵言的教訓,她沉默很久。

半晌,她才低低開口:「活膩了也不想跟你一塊兒死,就是油門當作剎車踩了而已。」

宋邵言冷笑一聲。

他是不信這種鬼話。

「寧安,非要跟我鬧?乖乖聽話不好?」

「鬧?」寧安像是覺得聽了個笑話,嗤笑道,「我像是那種會撒嬌的小女生嗎?對,我就是那種你最不喜歡的類型,強勢、無情、冷血。所以,這個字別用在我這兒,別拿來噁心我。」

「還有,聽話?我不是你的附屬品,我沒必要聽你話。」

宋邵言上去一步,伸手掐住她的下巴。

「這伶牙俐齒倒是一點沒變,寧安,不管從哪方面來說,你都不是一個好妻子。」

「那你離婚啊,你簽字啊!你幹嘛還死賴著不肯簽字?」寧安炸毛了。

「寧安,你總是跟我說,你在外面跟別的男人沒什麼。可我剛剛看到的那一幕算什麼?嗯?跟你的男助理依依不捨,眉目傳情,還真是郎情妾意,讓人感動。」

「宋邵言,你都看見了?那正好,我跟外面的男人有染了,你是不是很討厭我?那簽字行不行?」 「不過,你覺得普通人去審判一個修士,對普通人會有好處?」想了一會兒,古風塵問通天魔蟒,這事情,他很沒有把握,普通人審判一個修士,他確實可以給強大的修士定罪,但是,用什麼去保護這普通人呢?

只要那個修士有子弟,有同僚,他們想報復,他們分分鐘可以找出報復報復普通人的方法,普通人對於修士的報復,哪裡有防範能力?

很大程度上來說,敢於審判修士的凡人,從很大意義來說,他是走上一條死路。

「我拿馬汴的法律,來審判這個毫無人性的傢伙。」小果果說。

「我保證,按照人類的習慣,你一條通天魔蟒,竟然要審判一個人類的王者,估計馬汴的百姓,絕對是不能容許接受的。」

惹火新妻:總裁大人請放過 古風塵判斷。

歸田非常憋屈,他不知道這兩個傢伙不著邊際的商量著審判自己,出於什麼目的。不過,他很清楚的知道,這兩個傢伙絕對不會放過他。

他們可能會拿馬汴王統治百姓的法用到自己身上,這對於王者來說,是一種侮辱。

修士,本來就超脫於這些凡人。

「想一想,這些事情,還真是麻煩啊!」小果果搖搖頭說,「等今後我長大了,一定要縱橫天下,弄出一本約束修士的法典!以杜絕這些人胡作非為!」

「人皇陛下當初也立過法典。」古風塵說,「但是,對於修士來說。還是沒有什麼約束力。修士。多不尊人皇法典。」

「別為難馬汴了,這傢伙,不如到馬汴城牆之上,數其罪而誅殺!」

想了半天,小果果提出建議,確實,馬汴是沒有能力審判一個王者的,假如真將歸交給馬汴審判。對馬汴來說,絕對是禍害而不是福音。

馬汴城內。

劫後餘生的百姓,戰戰兢兢。

城內大廟之中,香火繚繞,有信士跪地禱告,異常虔誠。他們卻不知道他們禱告的對象,已經身死道消。

王宮只內,君王垂淚,悲憤不已,他長長嘆息。心如死灰。

突然,城牆之上。一道身影浮現,他的手中,有一根鏈條,鏈條的一斷,鎖住一位修士,有眼見的士兵,有斧頭幫的修士,一眼就看出來是斧頭幫的太上幫主歸田。

一種不妙的感覺浮現在他們的腦海中,他們要幹什麼?難道,他們要殺了歸田?

歸田,可是貨真價實的王者啊,他現在竟然被鏈條鎖住,如同死狗一樣被拖在空中。

這人,難道不害怕鎮魔海的報復嗎?

他們後面,出現神獸玄武麒麟以及一條巨大的通天魔蟒。

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嚴,讓城內百姓感覺到戰戰兢兢。

海面之上,有一隻巨大的魔鯊,如同小山一般,它仰頭挺胸,在對著城內張望,城牆上的軍士,看得非常清楚,這就是那頭要建廟的妖獸。

他們,會怎麼對待馬汴呢?知道內情的人,不禁非常擔憂的想,他們害怕它們會一怒之下,滅掉馬汴。

他們憂心忡忡。

天空之中,那條巨大的通天魔蟒,在行雲布雨,它將一片一片的雲彩,拉到一塊,集聚一起,造成雨雲,然後又將雲彩拉開,賣弄個不停。

一道道霞光,從這條巨大的通天魔蟒身上散發出去,充滿了神聖的光輝,突然,它的頭顱之中,噴出了一道道火焰,如煙花一樣,在天空中散開。

大海之中,那條巨大的魔鯊看著這條通天魔蟒的行為,目瞪口呆,這傢伙,真的是一個天生的神棍啊。

果然,通天魔蟒開始口吐人言,一朵朵白色的蓮花,在它嘴巴中散落而出,飄散在空中。這是典型的神棍行為,這傢伙的話,更加證明了它就是一神棍。

「馬汴君臣百姓百姓聽著,」這傢伙在天空之中,大聲吆喝,「吾奉天帝之名,奉天伐逆——茲有妖逆歸田,乃鎮魔海修士,無端不守故土,違抗天命,侵入馬汴,劣跡斑斑。一為建斧頭幫,覬覦馬汴江山,助斧頭幫幫眾為虐,魚肉百姓,竊居神位!二為性情暴戾,強劫民女,斧頭幫內眷,為止一空;三為天良散失,逼迫眾修士父子相殘,兄弟相陷;四為目無王法,****後宮,欺壓君王,逼死首宰,大逆不道!五為不敬上天,天神奉天除逆,不思自裁以謝天帝,而企圖頑抗。該逆罪大惡極,雖百死而不能贖罪。但上天有好生之德,命我等天神,殺之以安馬汴,以謝天地,以告天帝!」

這文縐縐的語言,估計,也只有這個神棍,可以說得這麼圓溜了。就連古風塵看著他的眼神,都充滿了欽佩,這傢伙裝起神棍來,都不用打草稿啊,直接就來。

這是誰教的啊?

麒麟玄武,並那條魔鯊,都沒有想到這條通天魔蟒,還有這個本事…….說起謊來,還條條是道,天帝,還奉天帝命了。

這傢伙,莫不是將自己當做天帝了吧?

「劊子手,時辰已到,劊子手準備行刑!」

通天魔蟒看著地上那目瞪口呆的百姓,感覺自己的話已經達到了效果,然後,它揚起了頭,對著古風塵扯開嗓門就喊。

古風塵恨不得一個巴掌將這裝神弄鬼的傢伙拍個半死,竟然將自己當做劊子手了?它自己倒好,生擒歸田,這傢伙基本上是一分錢力氣都沒有出的,竟然裝天神了……

不過,這個通天魔蟒根本沒有理會自己的師父心中想什麼,它在天空之中,對著那些供奉著斧頭幫幫主的廟宇,一個個清點,一個個破壞。

頓時,那些廟宇之中,煙霧瀰漫,天降大火,將它們同時燒毀。

「神跡啊!」

有人跪在地上,對天朝拜。

皇宮之中,那君王走了出來,他也在朝拜。

那些斧頭幫的幫眾,不知如何是好,斧頭幫幫主已經死了,太上幫主也死了,它們亂做一團。

「斧頭幫幫眾聽著,你等可自廢修為以避禍!」

一個聲音,從斧頭幫的幫眾之中響了起來,不用說,這是這條通天魔蟒在裝神弄鬼。

「師父,殺歸田的時候,將聲勢弄大一點點…….」

這傢伙對古風塵說。

「時辰已到,斬!」

通天魔蟒扯開嗓子,它在嘶吼,它的聲音,如驚雷一般,傳遍了整個馬汴。

一柄巨大的長劍,從天空之中憑空出現,那是古風塵用自己的靈力凝聚而成,長劍之上,有道道霞光散發,聲勢非常嚇人。

長劍,劃破了蒼穹。

這一劍,對著歸田斬了過來。歸田的頭顱,掉了下來。

馬上,有一道道火焰憑空而出,將這個頭顱以及歸田的身體託了起來,在虛空中婚焚燒。

「啊!」

最後,這個王者發出了一聲慘嚎。

天空之中,有血雨滴落,這並不是王者隕落帶來的異像,而是那條通天魔蟒在搞鬼,這傢伙,收集了一大堆鮮血,裝在空間戒指裡面,這個時候,它對著地上全部撒了……這極具視覺衝擊。

……..

王宮之內,君臣包頭痛哭。

「老天開眼啊,老天開眼了!」

他們不聽的重複著,好像,他們只會說這一句話似的。

天空之中,通天魔蟒拉過來一道道雲彩,慢慢的將自己這一行人遮蓋起來,彷彿,他們去了天庭…….這個神棍。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