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雲卿看著她臉上神色,開口說道:「郡主又何必在意這事情到底是誰做的?阿瀅需要一個公道,而至於替她討要公道的是你還是我,有什麼分別嗎?」

姜雲卿看著她臉上神色,開口說道:「郡主又何必在意這事情到底是誰做的?阿瀅需要一個公道,而至於替她討要公道的是你還是我,有什麼分別嗎?」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韶安郡主微愣。

「郡主是齊王府嫡出,身後牽扯頗多,自然不能像我這般任性妄為。」

「我從姜家出來之後,名聲本來就不大好,連府中都能鬧的天翻地覆的,多這一樁又能算個什麼?」

「更何況郡主應該知道孟家人的脾氣,我外公和舅舅他們又不是沒有做過,一言不合就擼袖子上門揍人的事情。」

「言官為此彈劾,他們不照樣我行我素?昨天的事情如果真要是鬧大了,了不起別人就是說我一句跟孟家一脈相承罷了,我外公知道了恐怕還得放串爆竹,慶賀我旗開得勝……」

(本章完) 紫虛真人和劍仙晨陽如此的態度,是一眾仙道高手萬萬沒有想到的。

紫虛真人和劍仙晨陽是蜀山仙劍兩宗的絕對領袖,他們的態度,決定了蜀山仙劍兩宗幾十萬弟子的態度。

一時間,蜀山之巔,數百位正道高手有些左右為難。

不管這些人曾經是什麼角色,但是現在,是在蜀山的地盤上,紫虛真人說的很明確,在這裡,蜀山才是主,他們只是客,哪有客人在主人的地盤上大打出手的道理。

如果製得住吳銘,這件事也就罷了。

問題是,他們率先出手,非但沒能製得住吳銘,反而吃了大虧。

這個時候回過頭來想到了蜀山,想讓蜀山出面,這就未免變了味道。

所以,仙道高手們知道是自己理虧在先,眼下,面對劍仙晨陽和紫虛真人的痛斥,他們都很尷尬。

幾息之後,紫虛真人大喝一聲。

「蜀山弟子聽令,從此刻起,倘若再有不顧我蜀山顏面,主動尋釁滋事者,就是與我蜀山為敵,不論是誰,格殺勿論。」

紫虛真人的這番話用上了修為,聲音渾厚有力,生生傳入每個人的耳中,紫虛真人尤其加重了語氣,為的也是想驚醒吳銘。

他是想告訴吳銘差不多了。

局面一發不可收拾,到了這種程度,他勉強壓了下來,如果再這麼下去,連他也無法控制局面了。

以往的吳銘,一旦間發起怒來,有的時候連自己也無法控制自己。

甚至,他還會被一直隱藏在體內的魔魂控制,出現了那種情況,整個人幾乎失去了理智。

但是現在情況卻不一樣了。

隨著修為的提升,吳銘本身的魂力也達到了一定的高度。

體內隱藏的戮神魔魂早已經被他的魂力吞噬煉化,現在的吳銘,不受任何外力的控制,他所做的一切,全都是出之於他自己的想法。

所以,紫虛真人和劍仙晨陽方才的話,他也都聽在了耳中。

紫虛真人和劍仙晨陽的態度,對他此來十分重要,如果這兩位對自己有反感,吳銘留下來就沒有絲毫意義了,他會毫不猶豫轉身就走。

此刻,聽到紫虛真人的話,吳銘也知道,差不多可以了。

他緩緩收了體外的魔元,單手輕輕一揮,嗜血戮神劍隨之消失,腳下的本命魔蓮也變得虛幻起來,當他雙腳落地的時候,本命魔蓮也就隨之消失了。

氣勢收斂之後,一眾仙道高手的壓力也小了很多。

吳銘緩緩落地,小黑等人急忙來到他的近前。

「老大,怎麼樣,沒事吧?」

霓凰蹲在了吳銘的肩頭說:「嘿,我還真沒看到你發飆的樣子,真的好可怕啊。」

小黑對霓凰說:「哼哼,這才哪到哪,你別看老大平時和顏悅色的,真要是發起飆來,誰都得發愁啊。」

吳銘瞪了小黑一眼。

嘯天吼也隨之來到吳銘的近前。

「吳銘老弟,你的魔功好像比之從前更加厲害了。」

吳銘剛才吸收了十幾位正道高手的一身修為和精元,丹田之中魔嬰內的魔元又有了一定程度的增長,他的修為,距離十轉煉魔也更近了一步。

聽了嘯天吼的話,吳銘也感同身受。

每一次運轉戮神魔功,除了修為上的收穫之外,戮神魔功本身也有一定的增強。

吸收能力越來越強不說,覆蓋的範圍也越來越廣。

當初的戮神魔帝運轉戮神魔功,方圓百里瞬間成為死地,現在的吳銘,戮神魔功的程度比戮神魔帝還要強,而且強了不止一點半點,如果他全力運轉戮神魔功,方圓五百里都將被戮神魔功的吸力覆蓋。

收了魔功,吳銘緩步走向紫虛真人。

途中,仙道高手左右為難,他們手裡還抓著寶器,但是,當吳銘走近他們的時候,他們卻全都不由自主的讓開了一條去路。

吳銘的雙眼盯著紫虛真人,至於那些所謂的正道高手,他根本連看到不看一眼。

他背負著雙手,來到紫虛真人面前。

「前輩,我們可以裡面說話了么?」

紫虛真人和劍仙晨陽並肩而立。

「嗯,小友裡面請。」

吳銘這才跟著紫虛真人和劍仙晨陽重新走向蜀山之巔的大殿。

數百位仙道高手,就好像空氣中的沙粒一樣,直接被晾在了廣場上。

「這,這,就這麼完了?」一位老者錯愕的看了看地上剩下的幾具乾屍。

「我們這麼多人,難道就被一個小小的吳銘給嚇住了?」

「哼,說得簡單,剛才你怎麼不上?」

「我,我本來是要上的,後來……。」

「好了,都別說了,蜀山看來也不過如此,竟然對一個魔道妖人畏首畏尾,就連紫虛真人和劍仙晨陽都是這種態度,我們還能做什麼?」

「那現在怎麼辦,死了這麼多人,就白死了?」

「真是恥辱啊,天大的恥辱,我天下正道發展至今千秋萬代,何時向魔道低過頭,可是今天,當著我們這麼多人的面,那吳銘竟然連殺我正道十餘位高手,這,這簡直就是我道的恥辱。」

「嘖嘖……,不過話說回來,你們可要知道,那吳銘的至今也不足三十歲,如此的年紀,一身魔功竟然能有這般造詣,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迹,難道,這就是天意?」

「此言不錯,你們剛才也看到了,那吳銘不單單魔功高深,這一身皮肉簡直跟精鋼一樣,如果老夫觀察的不錯,他的肉身強度,只怕已經不弱於一件神器,如果再加上他的戰氣護體,我們在場這些人中,即便他站在那裡不動,能傷到他的人恐怕也不多了。」

一眾正道高手站在廣場上,不知道是該重新進入大殿。

然而,蜀山的眾位高手已經重新回到了大殿,吳銘自然也走入了大殿之中。

這一回,蜀山大殿里顯得寬敞了很多。

「吳銘小友,你此來蜀山,一定是有要事吧?」紫虛真人擔心再出意外,直接問道。

吳銘也很乾脆。

「沒錯,晚輩冒死而來,的確是有要事相商。」

「好,你快講來。」 第322章沒誰生來欠誰(一)

姜雲卿說著說著,就想起孟天碩來。

以孟老爺子那性子,知道她贏了祝辛彤,還「威震」圍場,指不定還真乾的出來敲鑼打鼓放爆竹的事兒來。

一想到那場面,姜雲卿便是笑彎了眼。

怕是那時候,真會把陳王得罪個徹底,氣得七竅生煙……

韶安郡主剛開始還有些不自在,可聽著姜雲卿的話,想起之前曾經被孟老爺子揍過的人,也是忍不住笑出聲來。

其實她還真的很羨慕孟家這樣。

不必有太多人情往來,不必顧慮他人目光,活的恣意瀟洒,護短護的更是毫無緣由。

……

姜雲卿和韶安郡主分開之後,就直接回了自己的帳子,只是回去之後,就聽穗兒說,張妙俞來過一趟,只是沒見著她就離開了。

「她來幹什麼?」

姜雲卿一邊解開披風一邊問道。

穗兒搖搖頭:「不知道,奴婢問了一下,可是張小姐什麼都沒說,後來奴婢告訴她小姐去了陳小姐那裡,她就走了,奴婢還以為她會去陳小姐那邊找你呢。」

姜雲卿聞言挑挑眉,就想起昨天陳瀅出事之後,張妙俞是唯一一個曾經想要開口替她作證的人。

只是當時陳王妃拿幾人身後家族威脅,張妙俞便沒再出聲,但是在離開前見到她和陳瀅時,那個女孩兒卻是滿臉羞愧和內疚,連臉都抬不起來。

她心思轉了轉,就猜到張妙俞是來做什麼的,倒是忍不住笑起來。

穗兒好奇道:「小姐,你笑什麼?」

姜雲卿走到一旁坐下:「我笑這個張小姐倒是臉皮子薄。」

穗兒眨眨眼,有些不明白。

衛嬤嬤端著茶水過來,見狀說道:「小姐的意思是,張小姐是為了陳小姐落馬的事情來的。」

昨天的事情她們雖然沒親眼看到,可是後來也聽姜雲卿和徐氏說起過,甚至孟祈夜間還來過一趟,教訓了姜雲卿一通,說她太過大膽,拿自己性命兒戲。

衛嬤嬤當時便將事情記在心裡,此時聽到張妙俞的名字,就和昨天那幾個人對上了號。

她一邊將茶水倒入杯中,一邊說道:

「昨兒個陳小姐落馬的時候,張小姐和其他幾個人都在場,祝家那位所做之事她們都是清楚,可是最後礙著陳王府的威勢臨陣退縮,不敢作證。」

「如果這事不了了之也就算了,陳小姐只能吃了這個暗虧,可偏偏小姐卻替陳小姐出了這個頭,逼得祝家那位親自磕頭道歉。」

「兩廂對比下來,高下立現。」

「張小姐怕是因為覺得心有愧疚,卻又不好意思直接去探望陳小姐,所以才來找小姐的。」

衛嬤嬤說完后,直接將倒好的茶水遞給了姜雲卿。

穗兒聞言這才恍然,不由看著姜雲卿說道:「小姐,那陳小姐會原諒她們嗎?」

「原諒?」

姜雲卿輕抿了一口茶水,聽著穗兒的話忍不住失笑:「她們做了什麼,需要人原諒的?」

穗兒愣住:「…她們沒有替陳小姐作證……」

「誰規定她們就一定要作證了?」

(本章完) 蜀山之巔廣場上的仙道高手,陸陸續續的返回到鴻天殿內。

但是這一次,卻不會再有人說三道四。

吳銘對紫虛真人和劍仙晨陽說道:「二位前輩,我想,目前蜀山的局面你們應該十分清楚了。」

紫虛真人沉吟一聲道:「嗯,蜀山浩劫,雖然我蜀山上下齊心,但是能夠抵擋到什麼時候,卻沒人說得清楚。」

紫虛真人話音剛落,吳銘當即接著說:「很清楚,蜀山,必敗。」

實際上,紫虛真人心裡也有數,只是這話沒法從他口中說出,否則的話,必定會嚴重影響蜀山上下的信心。

沒想到,吳銘竟然說的這麼直白。

以至於大殿上,紫虛真人和劍仙晨陽身後的那些蜀山長老,全都表現出很憤怒的神色。

「吳銘,你胡說些什麼?」

「吳銘,我蜀山乃是仙道至尊,怎會敗給區區妖族?」

吳銘冷笑一聲道:「行了行了,諸位前輩,事已至此,把你們的面子暫且收起來可好?我們說一點符合現實的,行么?」

蜀山長老們被吳銘說的更加憤怒。

他們正準備發怒,卻見紫虛真人緩緩擺手。

「呵呵,吳銘小友,繼續說來聽聽。」紫虛真人輕輕一笑道。

吳銘往前走了兩步繼續說:「妖族,乃是上古九黎部族之一,而且,是綜合實力排在前三的上三族,莫說一個蜀山,就是整個人類,也不是他們的對手,這一點,大家心裡都知道。」

「現如今,妖族大軍將蜀山團團圍困,雖然看上去,蜀山的防禦比較堅固,妖族一時間也無法攻克,但是你們必須明白一點,妖族分派來進攻蜀山的力量,不過是妖族整體實力的一部分,而且,不是主要的一部分,但是你們蜀山,卻已經用上了全力,還要依靠這麼多投奔蜀山而來的人。」

吳銘的話,字字如針,直接說中要害。

那些蜀山的長老在聽后,心中的憤怒之火也漸漸的熄滅了。

他們聽了吳銘的話,都開始搖頭苦嘆,顯然對眼前的局面根本沒什麼信心。

吳銘不管不顧,繼續說:「一旦間妖族主要戰力,完成了他們想做的事,蜀山還能堅持多久?實際上,就是按照目前的情況,相信妖族大軍根本不需要多少時間,便可以攻克蜀山自以為固若金湯的防禦大陣,到時候,雙方展開近身肉搏。」

「結果,我想不用我說,妖族大軍千萬之多,而且援兵還會接連不斷,可是你們呢,你們只有現在的這些人,死一個就少一個,不會再有誰來做你們的援兵,到最後,結局很簡單,蜀山必敗,而且,搞不好會被滅了山門。」

吳銘的話,就好像一柄巨錘,生生的敲擊著蜀山高手們的心。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