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從小嬌生慣養,從沒受過這樣的苦,恨的心臟痙攣,抓起茶几上僅剩的茶杯,惡狠狠的朝方堯砸過去:「滾!滾!我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你!」

她從小嬌生慣養,從沒受過這樣的苦,恨的心臟痙攣,抓起茶几上僅剩的茶杯,惡狠狠的朝方堯砸過去:「滾!滾!我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你!」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顧君逐推了方堯一把,茶杯扔了個空,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媽,夠了!」方易弦不耐的皺眉,揚聲吩咐:「來人,送夫人回房休息!」

門外,管家聽到吩咐,立刻招呼兩名女傭去送方母回卧室。

被他拽著的方明珠趁機擺脫了他,衝進客廳。 「其實你並不用太自責,阿姨他們不怪你是因為對他們來說你就是親人,是他們的親人,他們自然希望你能夠開心,快快樂樂的生活!」宋季俊走過去把手放在梁靚的肩膀上說道。**

「不用你來安慰我!」梁靚一把將宋季俊的手拍開:「我不需要別人的同情!」

宋季俊問道:「那你為什麼接收孤兒院阿姨的幫助?難道說人家阿姨就有這個義務收養你們?還不是一樣看你們可憐,同情你們?」

「我………..」梁靚聽了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宋季俊嘆了口氣說:「為什麼不往好的方面想想,韓庚大哥,宋茜姐姐他們都是真心的想幫助你的,你有好幾次都差點被開除了,都是韓庚大哥他向****李社長求情才饒過你的,為這個他有一次還被體罰了,他有說什麼嗎,有向你要什麼回報嗎?沒有,所以不要認為誰靠近你就是有所企圖,並不是老天爺在懲罰你,是你自己在折磨你自己,你自己去拒絕別人的幫助!」

梁靚被說的徹底沉默了,宋季俊繼續說道:「昨天你剛剛來就已經把lizzy、raina她們搞得滿肚怨言了,你這樣將來怎麼出道?出道了也會落下個不尊重前輩的名聲!」

梁靚把頭扭到一邊說:「知道了,我待會會想她們道歉的!」

宋季俊點了點頭說:「走,快點回去練習,以後多嘗試和人交流,學會傾訴,要是lizzy不願意聽的話就去找嘉熙姐和正雅姐,她們兩個大姐姐會是很好的傾聽者!實在不行就打電話給我,我來做你的傾聽者!」

梁靚點了點頭跟在宋季俊後面往練習室走去,過了半晌梁靚說:「謝謝你,其實我到韓國來的原因一是避禍,在中國我根本就不安全,說不準哪天還會害死阿姨和大哥哥,當時s.m正好召開選拔大會,所以來這了,還有是因為我和媽媽有個約定,媽媽臨死前在病床上問我最喜歡幹什麼,我回答說『唱歌』,媽媽就說既然喜歡那就要唱出個名堂來,讓更多的人聽到我的歌聲,給更多人帶來歡樂!」

你的心靈並沒有完全封閉啊,笨丫頭!宋季俊笑了笑說:「傻小子臨走前也說過類似的話,他說他最念念不忘的就是你的歌聲,是你的歌聲讓他學會了樂觀面對一切事情,所以他希望你能唱給更多的人聽!」

「走?」梁靚皺了皺眉頭問:「你的意思是?」

「他死了!」宋季俊嘆了口氣說:「被他繼母夏倩害死了!」

梁靚聽了咬了咬嘴唇說:「這或許對他也是一種解脫,成天面對他繼母的暗算,他一定活的很辛苦!我們倆的命運挺相似的,所以才能成為最最要好的朋友!」

宋季俊聽了沒有再說什麼:的確,他前世經常希望自己的母親能夠帶他走,不過在四歲那年認識梁靚后就改變了!不錯啊,笨丫頭,挺夠意思的,心裡還一直想著我這個朋友啊!

「我以後會嘗試著去和別人交流的,真的很謝謝你,心裡確實好受多了!」

宋季俊笑了笑說:「不用謝我,我也算是李淵清的好朋友,我相信他也不想看到你那個樣子!」

梁靚聽了點點頭,這時一個人影從練習室裡面猛地竄出來一下子撞在了梁靚的身上,把梁靚撞倒了。**

原來是孫東雲,孫東雲從地上爬起來后趕忙過去扶梁靚起來說:「對不起啊!沒傷到哪?」

可是梁靚卻是冷冷的看著孫東雲,一下子將孫東雲推開自己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狠狠的瞪了一眼孫東雲轉身進去了。

本來宋季俊還在奇怪剛剛才好一點怎麼又變回去了,在她將孫東雲推開站起來后才知道,原來孫東雲剛剛是用手按著她的胸口站起來的,而孫東雲的手上似乎有油,正好在她的粉紅色的衣服上留下了五個鮮明的手指印。

看到這宋季俊有點佩服梁靚的淡定,一般女孩子那裡被襲擊恐怕早就大叫起來了。

「孫東雲!」宋季俊大喊一聲一下子把孫東雲拎過來用胳膊勒住他的脖子說:「我好不容易才把她勸得肯說話了,現在你這麼一搞又生氣了,不肯說話了!」

「我不知道啊,哥!」孫東雲拚命的掙扎著說道。

「不要用你的手碰我的衣服!」「你先放開我啊,哥,我要上廁所!」「不準去!」「我快憋不住了!」「憋不住也得憋著!」「真的忍不住了!」「那就在褲子里解決!」「…………….」

------------------------------

今天是大學開學的日子,宋季俊早早的起來乘車到了慶熙大學。

進了校門后,宋季俊發現有不少人來的比他更早,找了一個高年級的學生問清了現代音樂系在哪后,便往目的地走去。

剛剛走沒多遠,突然感覺自己的腦袋被人拍了一下,宋季俊頓時想要發火,自己不管是前世還是重生后還從來沒有人敢打自己的腦袋呢!

轉過身一看,不由得一愣:「是你,權志龍?」

權志龍笑了笑一下子把手搭在宋季俊的肩膀上說:「是啊,好久不見了啊!沒想到你也在慶熙大學啊,哪個系的?」

宋季俊答道:「現代音樂系!」

權志龍一聽幾乎跳了起來:「哇,緣分啊,我也是現代音樂系!走,我跟你一塊去報到!」

跟著權志龍進了教室宋季俊再次傻眼了,坐在前面負責登記的老師居然是自己公司的聲樂老師朴明秀。

「朴老師,怎麼是您?」宋季俊疑惑的問道。

朴明秀轉過頭來看到是宋季俊笑了笑說:「我就是看到你的名字才主動要求來帶這個班的!」

兩人登記好后坐到位置上,權志龍略顯驚訝的問道:「你和朴明秀老師認識?」

宋季俊點了點頭說:「他是我們公司的聲樂老師!」

權志龍聽了立馬瞪大眼睛說:「哇,你們公司還真牛啊,朴老師可是韓國有名的聲樂老師啊,而且還會作曲,當初我們社長怎麼請都沒請到!」

這話宋季俊也聽李思哲說過,說朴明秀怎麼怎麼的難請!這樣也讓宋季俊越來越對cube公司的第一股東好奇了,別人怎麼都辦不到,他是怎麼辦到的?

權志龍繼續說道:「說到作曲我待會還要向他老人家請教呢!」

宋季俊有點無語的看著權志龍:老大啊,你現在已經寫出謊言了,說不定他的作曲能力還不如你呢!

果然過了一會,權志龍過去向朴明秀請教,宋季俊本著技多不壓身的精神也跟過去聽聽怎麼作曲!

聽完朴明秀傳授經驗后,因為是第一天並沒有什麼事,兩人打了聲招呼就先出去了。

| 客廳里,米笙握著喬醉的胳膊,小心翼翼幫他扶著衣袖,怕衣袖滑落,弄|疼了他的傷。

看到白皙手臂上那一片的燎泡,米笙心疼的直抽。

喬醉見她小心翼翼捧著自己的胳膊,低頭望著自己的傷口,心疼的不行的樣子,一顆心軟的一塌糊塗,反過來安慰她:「沒事,小意思,誰還沒燙著過?過兩天就好了。」

米笙抬眼看看他疼的慘白的臉,眼圈通紅,一個字也說不出。

方明珠闖進客廳,一眼就看到兩人深情對望的這一幕。

方明珠氣的腦袋「嗡」了一聲,衝過去狠狠一把推在米笙身上,「狐狸精!不許你碰小喬哥哥,小喬哥哥是我的未婚夫,我和小喬哥哥有婚約!」

米笙被她推了一個踉蹌,喬醉連忙搶步上前扶住。

衣袖落下,碰到他到傷口,疼的他又是一陣顫慄。

他忍著疼,凌厲的目光看向方明珠,冷冷說:「方明珠,我最後再警告你一次,方爺爺的確說過讓我娶你,但我堅決拒絕了,我從沒說過我要娶你,我和你之間沒有任何關係!以後不要在和任何人說你是我的未婚妻,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方明珠難以置信的看著他,臉色慘白,大顆的眼淚滾落眼眶,「小喬哥哥,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我們兩個青梅竹馬,認識我們的人,誰不說我們是天生的一對?你、你怎麼可以變心?」

「我從來沒有喜歡過你,哪裡來的變心?」他用沒有受傷的手握住米笙的手,漂亮的桃花眸看向米笙,凌厲的目光在落在米笙臉上的那一刻,變得柔情似水:「我喜歡的人一直是小米,從見到她第一面就開始喜歡了。」

只可惜,教官與學生嚴禁談戀愛。

他必須服從命令。

他朦朧的暗戀無疾而終。

可他與米笙天生有緣,異國他鄉都能偶然遇見。

這是天賜的緣分,這一次,他會抓緊米笙的手,再不會錯過老天爺給他的機會。

他疼的掌心裡都是冷汗,額角也冷汗涔涔,米笙心疼的不行,把他的手臂繞在自己的脖子上攙著他,輕聲說:「別和她說了,我們回家。」

喬醉把話說的很明白,任誰都看得出來,喬醉與方明珠之間沒有任何愛昧。

所謂兩人之間有婚約,不過是方明珠自說自話。

她愛喬醉。

喬醉是第一個讓她動心的男人。

直到現在,喬醉的樣子,還令她夢牽魂繞。

原以為她不過是單方面的暗戀,現在知道她對喬醉動心的那時候,喬醉也也已經喜歡上她了,她心裡又激動又甜蜜。

這是她愛慕、敬仰又崇拜的男人,她會將他抓的牢牢的,絕不讓任何人搶走!

見米笙要攙著他走,喬醉被她逗笑,用沒受傷的手揉她腦袋一把,「傻丫頭,我傷的又不是腳,你攙我幹什麼?」

方明珠看到兩人之間柔情蜜意,親密無間的樣子,一顆心像是被人硬生生撕開一樣痛。



ps:有讀者朋友問為什麼北北發生了這麼多事,沒提到北北的親哥哥,那是因為北北不在國內,北北哥哥在萬里之外的京城,北北是報喜不報憂的性格,北北哥哥並不知道北北在國外的事情。

大家提到北北哥哥,是不是想北北哥哥了呀?【偷笑】

再一次祝我的小夥伴兒們小長假快樂,云云愛你們,么么噠~ 真小小呲牙咧嘴。

明明選擇木爐,就是想減少自己身上的麻煩。

萬萬沒有想到,這貨十分執著,似乎有一種……甩不掉的感覺。

「我要閉關!」

眨眨眼睛,真小小明智地選擇了逃避。

然而一個十分現實的問題,卻無情地打消了她的美夢。

免痛丹……

沒有了。

無丹法輔佐,她實在是難以繼續煉血,雖然已從木爐處得到丹方,可是不要提原材料,自己還必須找到一個合適人選,為自己煉丹才好。

不然自己親手製備,不將自己毒得不要不要才怪呢!

一眨眼一夜過去,天剛剛亮,興奮的木爐,便無視山谷禁制,背著一包巨大的草藥出現在真小小面前。即使是真小小拚命推動五行陣,想要激發山谷的最強禁制,都沒有成功地攔下木爐出現在自己面前的腳步。

「我滴小乖乖,不要害怕,我這靈液是特殊配方,你進去泡著,無痛也無傷。」

無視真小小的拒絕,木爐熱火朝天地在五行山谷里準備他說起的那個解析陣法,迅速製備著湯藥。大有不將真小小體內那做什麼什麼奇毒的原因找出來,誓不罷休的架勢!

他嘴裡一面幹活,一面輕輕哼出的小曲,恐怖得令人頭皮發麻……

木鼎還曾擔心,木爐會以奇怪的丹法將真小小帶歪,現在他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了,因為木爐直接視真小小為自己的丹法研究材料。比他想象的最壞情況,還要壞得多。

真小小一頭黑線,穩了穩袖中的獅子紋大刀,準備勸誡不成,就將這狗皮膏藥用武力打出自己的山谷去。

然而,就在木爐樂顛顛地在地上架起大鼎的同時,一個預料之外的人影,卻無聲無息地從天而降。

「你走吧,這丫頭,從今天開始,由老夫指點。」來人向木爐揮了揮衣袖。直接將他的陣法與湯劑,通通打翻。

來人是一個衣袂飄飄的老人。

他容貌極是蒼老,不但蓄著長須,連眉毛都長得落在胸口,但精神極佳,脊樑挺拔,移步帶風,顯然內勁十足。

哈?

哪裡跳出來的老猢猻?

木爐獃獃看著來人那張他極為陌生的臉,再低頭看看自己腳下被打翻的物品,心頭不由地生出一股極怒!

那可是他一夜不眠,精心製備的家什們呀,怎麼你說不幹了就不幹了?

木笑笑……可是老子好不容易看上的研究對象呀!怎麼能任人輕易搶走呢?

「你姓甚名誰?我怎麼不認得你?」

一臉鐵青,木爐極力壓制著自己內心的憤怒,強行令自己的語氣,帶著一絲威嚴。

論身份,現在自己在木家雖無職位,好歹也算是主脈殿下,聲威浩蕩的木鼎長老的親弟弟呀!

老者無語,抬了抬眉毛,看著手裡還不願放下奇怪解析工具的木爐,嘴角泄出一絲不屑的輕嗤。

被老頭兒的輕嗤給刺激到了,木爐急得跳起,手指真小小大聲吼道:「她她她,她可是我親閨女哩,已經說好了,這段時間由鄙人教習,你們這些老傢伙,可不能如此不道德地搶徒弟!」 一出門權志龍又搭著宋季俊的肩膀說:「季俊啊,你說咱們之間這麼有緣分,之前因為打籃球認識了,現在又是同班同學兼同桌,剛剛又同時向老師學習作曲,算是同門師兄弟,這關係,你不應該請兄弟我好好吃一頓嗎?」

宋季俊無奈的看了看權志龍說****:「你說了這麼多就為了,讓我請你吃飯?」

權志龍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宋季俊又說:「你還好意思點頭,你都出道多長時間了,我還只是一個練習生,算起來這頓應該是你這個前輩請啊!」

權志龍搖搖頭說:「no、no、no,我是前輩,我現在是給你個機會在巴結我知道不?」

宋季俊幾乎被他搞得當場爆發,不理會他的耍寶行為,拉住一個女生問道:「同學,請問一下,電影戲劇科怎麼走啊?」

問清楚路線后直接往電影戲劇科走去,權志龍立刻停止他的耍寶跟在後面不解的問道:「我說你又去電影戲劇科幹嗎啊?」

「等人!」

「哇,你小子可以啊,一來就準備釣美女啊!」權志龍聽了立刻露出八卦的神色說:「說說是誰啊?」

宋季俊搖了搖頭說:「只是普通朋友,她也是個藝人!是kara組合的韓勝妍!」

看著權志龍的表情,宋季俊就知道他不怎麼清楚,確實現在的kara就沒有什麼名氣,聽韓勝妍和自己說的,現在整個組合就她還有行程了,開個粉絲見面會只有二十名粉絲參加。(56書.庫們的網址)

到了樓下,宋季俊給韓勝妍打了個電話,卻被按掉了,隨後韓勝妍發了條簡訊給宋季俊說一會就下來,宋季俊只好拉著權志龍在底下等了。

過了一會,韓勝妍下來了,宋季俊剛剛要說話,韓勝妍就先向權志龍鞠躬說道:「前輩好!」

權志龍一愣隨即笑著說道:「什麼前輩啊,叫我志龍或者gd就好了,你就是kara的韓勝妍,我很喜歡kara的哦!」

這話一聽就知道是客套話,韓勝妍聽了還是笑了笑說:「謝謝!」

「聽季俊這小子說你現在是他的房客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