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真的會如此么?

可是真的會如此么?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一時間,眾兄弟陷入了沉默。

「無論如何,靜觀其變吧!」

最後,老九嘆息著了一句話,博得了大家的點頭贊同。

「那麼,就這樣吧……」

眾人各自感嘆,然後身化流光,飛向四面八方,然後徹底的消失了…… 捫心自問,萬毅這人一直是少年老成的個性,這些年也算是經歷了無數的大風大浪,卻從沒感到像現在這麼緊張過……

萬幸的是,萬毅和李清柔送出的199和188並沒有被遠東抽到,讓兩人都忍不住偷偷的鬆了一口氣,看來以後猥瑣的事情還是少做點比較好……

隨著各個環節的進行,整場宴會也逐漸被推向高氵朝。

趁著大家都玩起來的時候,盈月宣布了一個重大消息,從今往後,她將退出娛樂圈,不再接手任何的表演,將主要精力放在家庭和孩子身上。

毫無疑問,這個決定引起了軒然大波,在場的賓客無不交頭接耳,議論紛紛,但也都無法反駁盈月的決定。

萬毅這才明白,為什麼這次的宴會要邀請這麼多的大小明星,原來就是在為盈月的這個決定做鋪墊……

台上的元東也在為妻子的這個決定而感到錯愕,然後就是滿臉的欣喜!看來盈月事先隱瞞的很好,連丈夫都蒙在了鼓裡,就是為了在這個時刻給他一個驚喜。

重磅消息宣布完畢后,宴會也已經接近尾聲,接下來的時間交給賓客們自己,認識的人可以聚在一起敘敘舊,不認識的也可以互相結交一番,一些有事情在身的人也都紛紛告辭離去。

盈月去應付她的那些圈內同行,元東趁機來到萬知樓的這一桌,往萬毅身旁的空位上一坐,就開始大口吃菜,他今天一直在忙裡忙外,實在是餓壞了。

不多時,居然有幾名眼尖的賓客認出了嚴冰和****,端著酒杯到這個不起眼的角落敬酒。

當頭一人萬毅居然也認識,這個帥哥名叫「燕青柏」,在之前的那一檔《男神女神大作戰》的真人秀節目里還和萬毅合作過。

跟在燕青柏身後的還有兩名當紅小生,也是時下人氣比較高的兩位小鮮肉,他們是同一個偶像組合里的隊友。

三個帥哥過來敬酒,也算是誠意十足,奈何在座的兩位大美人都是低調的喝著飲料,卻是滴酒不沾。

久勸無果,燕青柏只得把矛頭對準在座的其他賓客,他看到如玉和李清柔兩位美女后也是眼前一亮,尤其是李清柔看起來還有幾分些眼熟。

但是見到萬毅的一瞬間,燕青柏的臉色就變了,他對萬毅可是印象深刻,這個萬老師當初哪裡是去參加他們的節目,簡直就是去砸場子啊……

這時,燕青柏身後的兩位小鮮肉突然驚喜道:「天下第二!你是萬知樓的天下第二!我的天吶,真沒想到居然能在這看到你!」

這兩人表現的就跟見到偶像的小粉絲無異,瞬間就引起了周圍幾桌客人的注意……

元東偷偷摸摸的湊到萬毅耳邊:「早知道就不邀請他過來了。」

萬毅點點頭,同樣是小聲道:「看來等一下就會有麻煩了,我們先跑路?」

元東淡定的說道:「放心吧,我早就料到會有這種事發生,已經做好準備了。」

剛說完,舞台上的司儀突然拿起麥克風激動的喊道:「大家靜靜,都猜猜我剛才看到了誰?一位在剛結束的世界拳王大賽中為國爭光的英雄人物,萬知樓的天下第二!」

說完,舞台後的大屏幕鏡頭切換到天下第二的臉上,他微笑著沖眾多來賓點頭示意。

於是,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天下第二也來了……

司儀趁機繼續煽風點火:「天下第二實乃咱們中國區的頂尖高手,既然他今天來了,為何不把他請上台來?」

隨著司儀的帶動,現場許許多多的年輕人開始起鬨:「上台!上台!」

天下第二適時露出一個無奈的苦笑,起身走向主舞台。

萬毅也朝元東豎起了大拇指,天下第二一走,萬知樓這一桌又平靜了下來……

「諸位,今天是寶寶的滿月禮,寶寶才應該是這場宴會的主人!」上台後的天下第二隻一句話就讓人信服:「我們都是前來祝福的,不應該喧賓奪主。」

盈月也適時的走上台打圓場:「萬知樓的天下第二是我的好朋友****邀請的男伴,也謝謝他能過來為寶寶送上祝福。」

說完,盈月帶頭鼓掌,一時間全場掌聲,天下第二也藉機下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一場風波就這麼輕而易舉的化解了,眾多賓客雖然還在震驚天下第二的出場,但都理智的給宴會主人面子,讓騷動尚未開始就已經平息。

燕青柏帶來的兩名年輕人也在同天下第二合照后變得心滿意足,小粉絲心態一覽無餘。

但燕青柏卻想到了更多的東西,這場宴會舉辦方的臨時應變能力未免也太強了一點,天下第二這種超級高手出場的大新聞,居然就這麼悄無聲息的過去了……

燕青柏這才注意到,眼前這一桌的人當真是古怪,天下第二口口聲稱****是他的女伴,本人卻坐在了一位燕青柏根本就不認識的年輕女子邊上。

還有,除了天下第二和幾名女賓以外,在座的其他人都是一副社會精英的打扮,氣質倒是和男主人元東相近,應該是他的同事之類的。

但這些人有緣跟天下第二這種超級高手一桌,應該也會心潮澎湃才對?可他們就這麼心平氣和的管自己吃吃喝喝?

燕青柏還在鬱悶著,在座的幾人紛紛起身,沖著元東舉杯道:「元總管,謝謝招待,我們先一步告辭了。」

「也好,」元東也順勢起身:「大家手頭的任務比較重,我就不留你們了。這次的任務干係重大,出不得半點閃失,請諸位在各個方面都一定要反覆確認,萬萬不能出絲毫差錯。」

眾人紛紛應是,保證道:「元總管放心,我們曉得。」

說完,在座的眾人紛紛舉杯,就連天下第二和萬毅等人也不例外。

燕青柏和他身邊的兩位小鮮肉還沒走,只好也參與進來。

一杯水下肚,元東這才沖著燕青柏等人道歉:「不好意思啊,我跟這幾位朋友還要回去加班,不便飲酒。」

燕青柏表面上大度的笑笑:「沒事,工作要緊。」

他內心的真實想法卻是:盈月怎麼會選這麼一個上班族當丈夫?居然連孩子滿月當天都要加班,真是慘……(未完待續。) 星界之中,此時正是風雲際會。書來自w–

鄭拓仰首望天,靜靜的等待著頭頂上的三天聖人劫——九重天劫醞釀成型。

現在,正是他最為虛弱的時刻!

剛剛玄黃天暫時和祖瑪世界直接接觸,那道聖人氣息,落到了鄭拓身上,也就意味著鄭拓已經完成了最後的融合。

而正在此時,卻也讓鄭拓的力量,到了最低潮!

現在的他,仍然擁有貨真價實的聖人氣息,可是,這平時會讓人不由自主的臣服,再也不敢有任何妄動和妄心的氣息,此刻,卻成為了讓人覬覦,讓人產貪婪之念的源頭!

只要修為或者實力,達到了大羅金仙這個級數的人(真神系統則是尊主皇帝聖五級主神也就是強大神力中,除了最低的神尊以外的其他四級強大神力),都可以清楚的感知到這一切。

而在此時,這些氣息對於這些人,便如同罌粟一樣,屬於那種明知道充滿危險,仍然會讓人不由自主產佔為己有念頭的致命誘惑!

因為聖人的氣息,所代表的,.對他們來,是可以讓他們突破的無上珍寶!

修天道者不用,哪怕真神系統.中的強者,在感應到這氣息的瞬間,也能夠心中明悟,這聖人的氣息所代表的東西,不但可以幫助他們突破,更能夠讓他們徹底擺脫真神的弊端,徹底擺脫信徒和信仰之力的箝制,從而成為即使不依賴信徒和信仰之力仍然能夠存在的古神——聖人之力,有大神通,大能力,可以幫人洗鍊因果業力,有此效果,理所當然。但是,要想其他聖人出手幫忙,可能性很,他們唯一的希望和機會,卻就在此時!

並不是所有人都無法阻擋這.種誘惑。比如鄭拓代師收徒的師**苦士,還有身為特殊存在、和鄭拓結盟的幽暗地域強者巴馬,以及地獄領主阿斯摩蒂爾斯、蒼夜士、惡魔三巨頭等等。這些人要麼跟鄭拓關係不錯,並且利益相關,當然不會打鄭拓的主意;要麼已經品嘗到鄭拓的厲害,甚至從心底里產了對鄭拓的畏懼,是以哪怕在鄭拓如今的虛弱情況下,他們也沒有膽量對鄭拓動手。當然,如果鄭拓真的已經弱到人人可欺的程度,他們也不會客氣,可能手段還要更狠更不留餘地。但至少,在初期的階段,鄭拓可以排除掉他們的威脅。

另外,如果有人已經從大羅金仙巔峰的修為,晉級.到那准聖行列,這聖人之力,倒是沒有太大的用處。

便是擁有完整自我意識的這些頂級存在,也都絕.大多數,忍受不這樣的誘惑,那些空有強大力量,卻是已經失去了理智的存在,那就更是如此了!

事實上,整個星界之中,那幾乎無處不在的頂級.物、怪物,以及那些神孽,他們一直被困在星界之中,根無法離開,對於真神的,又是痛恨又是羨慕。如果有能夠成就真神的機會,他們不會放過。

而鄭拓的聖人.之力,雖然並不具有幫助神孽怪物成就真神的能力,卻也相差無幾。因為聖人之力洗鍊因果業力的作用,可以使得他們徹底擺脫這種恆的折磨和痛苦,成為自由之身,雖然不是真神,卻可以擁有比真神更完美的命!

這些怪物神孽,幾乎都已經失去了靈智,意識之中,幾乎只剩下對真神的仇恨和嚮往!但當鄭拓的聖人氣息一出,它們卻也同樣的產了能的嚮往,當下確實不惜一切的蜂湧過來,將這方圓至少一光年的距離,為了個水泄不通!

一時之間,這周圍一光年怪物嚎叫之聲,不絕於耳,強大而暴戾的氣息,幾乎濃烈的如同實質,將整個方圓一光年,籠罩得密不透風。這星界的中心,幾乎就成為了傳中那地獄的可怕場景!

事實上,就算地獄,比起這場面來,也是不值一提的!

那些先一步強者過來的頂級強者們,到這一幕幕,也是難免色變!

其中那些真神系統的主神,散發的強烈真神氣息,更是引得這些怪物神孽,暴露如狂,吼叫連連!幸那種對聖人之力的渴求,在它們的能之中,已經大大超過了對真神的痛恨和嚮往,否則的話,只怕它們還沒有對鄭拓動手,就要先向那些真神發動進攻了!

在短短的幾息時間之內,無數星界之中最頂級的強大神孽和怪物,已經圍攏過來。其中甚至很多乃是第一代信仰真神的時代產的老怪物。這些老怪物平時都隱藏在星界深處,幾乎都不出現。但如今卻也被鄭拓的聖人氣息引了出來。

至於真神,眼下這場面,卻不是普通真神夠資格參與的。也只有實力跟大羅金仙相當的至少神主以上得強大神力,才夠資格參與這場盛宴。可以,整個世界之中,絕大多數這個級別的真神,也都到了這邊。

還有那些強大神階的偽神或者神技強者,以及那些不知道躲在這個世界那個角落裡的古神,一個個也都冒了出來!

鄭拓的聖人氣息,相當於一塊巨大的石頭,投入河水中,把那些河中的蝦兵蟹將,統統都砸了出來!

可以,除了當年祖龍之亂外,從天地產以來,還沒有比這更大的場面了!

甚至,某些當初就算祖龍之亂也沒有出現的隱居強者,現在也都跑了出來!

這樣大的場面,已經足以讓某些實力差一點的強者,產懼意和退意了!

一時間,星界這中心,方圓一光年之內,龐大而雜亂的戾氣和煞氣直衝天宇,若是在普通位面,那個位面甚至會被這氣息直接撐爆!單單氣息尚且如此,更不用其他了!

如此多的強者出現,不得不,場面實在是混亂到了極點!

這些強者很多人,都是彼此不服的,還有很多人,也都有著舊日因果。種種恩怨是非,這一見面之下,難免有爆發出來的跡象。但就算沒有爆發出來,有怨的人彼此間橫眉冷對在所難免,那些有舊交情的人,也難免呼朋引伴,暢述別情,整個這方圓一光年之內,幾乎成了一個龐大的鬧市場!

深處風暴中心的鄭拓,只是淡淡的了這些人一樣,便不再理會。

也無怪乎他不在意這些人,這些人的力量,如果能夠完全齊心協力的匯合起來,對他的確能夠造成極大的威脅。

可是如今,這些人各行其是,誰也不服誰,那些神孽怪物又是些沒有靈智之輩,完全就是一盤散沙,所以這等人再多,力量再強大,也只是土雞瓦狗,不值一提!

橫刀奪愛 並不是沒有人穿這一點,想要匯合眾人力量。但問題是他們的實力,並不佔據質的優勢,有沒有足夠的威信,根不可能讓人心服的,所以那也就是一個想法罷了,完全無法成為現實。

但這樣的混亂場面,等到那幾個真正的巨頭出現,情況也就有所不同了!

就在混亂之中,突然間星界中心,陡然裂開一個龐大無比的深黑裂縫,隨後一個人影,從中間踏了出來,臉上一臉冰冷深神情,不用靠近,只需要上一眼,彷彿就能將人凍!

再此人,氣息無比強大,更跟內部的鄭拓氣息,頗有幾分相似之處!

霎那間,鬧紛紛的場面,頓時安靜下來!

不過馬上,這安靜的場面,又重新熱鬧起來!被震懾的人們,反應過來之後,他們的熱鬧,卻還要比先前更勝!

有人失聲叫道:「聖人!聖人出現了!」

「什麼?這是誰?怎麼無聲無息的成就聖人之體了?」

「不可能吧!有人成聖,我們不可能不知道的!」

「……」

正在鬧哄哄的時候,突然聽得來人冷喝一聲:「都給我閉嘴!」

頓時,一切聲音立刻消失,就算那些沒有靈智的神孽怪物,也都被嚇得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巴!

聖人之威,豈同等閑?

這邊來的眾人,雖然想要打鄭拓這個即將成聖之人的主意,但他們也就只能在這個時候動心眼了。來人卻是一個已經成就聖人的存在,那有什麼人膽敢二話?

是以,就算大家對此人來歷,十分奇,卻也不敢再半個字了。

「爾等也都是有身份的人,如此紛紛攘攘,成何體統?爾等想法,吾盡知之!然如此一盤散沙,濟得甚事?爾等聽著,從此以後,聽吾號令,同進同退,不得有違!一旦擊殺那孽障,吾也不會吝惜封賞!吾之言語,爾等可聽明白?」

來人的聲音,回蕩在這方圓光年之內,眾人都噤若寒蟬,不敢言語。

可是,那只是針對絕大多數人而言的,也不是有那麼幾個腦子有點貴恙,不清楚形式的人,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叫了起來:「聖人?聖人就了不起么?你是什麼人?有什麼資格命令我們?」

「是呀是呀,就算聖人,這般用強,我等不服!」

「不服?」這聖人目光冰冷的一掃:「吾何須爾服?」

著只是一揮手,便見得天空之上,陡然飛出兩條七彩長虹,絢麗多彩,沖入人群之中,隨後只聽得幾聲短促的慘叫聲,便再也沒有人的聲音傳出來了!

這聖人伸出手掌,那兩條長虹飛入他掌心,化作一對不停盤旋的光帶,然後變成聖人手上的戒指,起來巧玲瓏,十分美觀,卻沒想到,居然擁有那般力量!

眾人都是噤口不敢再言。

要知道,能夠到這裡來的,至少都是大羅修為。而方才那數人,實力更是到了大羅巔峰,因為那些人在話的時候,故意將自己的修為透露出來,只是刻意掩飾自己所在之處。

卻沒想到,聖人一出手,大羅巔峰,也不過隨手可滅。刻意掩藏,也都是洞若觀火,根就是藏不!

「傳言聖人之下,皆為螻蟻,此言不虛啊!來能跟聖人作對的,也只能是聖人了!罷罷罷,來這一回,我們的想法估計是沒戲了!」

有的人,已經心灰意冷起來。

不過另外一些人,卻是反而提起了信心:「!那即將成聖之人,既然即將成聖,手段一定非同可!我等成功可能性極!但如今有了真正聖人出面,成功可能性卻是大增了!雖然也得心被當炮灰,不過嘛,哼哼,那麼多炮灰,誰我就不能從中漁利?」

一時間,眾人心中,百味交陳。

但無論如何,聖人的命令,沒人膽敢不從,有了前車之鑒,那些桀驁不馴的,也不敢炸刺,因此不多時,居然就組織了起來!

靜觀其變的鄭拓,臉色微變。

就在此時,突然間天地間傳來一聲長笑,星界之中,突然緩緩的多出一個人來,笑道:「神上神,你們幾個的這合體化身,就知道欺負一些螻蟻之輩,感覺很有成就感么?$淫蕩小說」

此人卻正是龍祖體,出現在了星界之中!

旁邊眾人,又是一陣驚呼!

「又出現了一個聖人!」

「傢伙,天下怎麼這麼多聖人?」

也有認識的,低聲道:「閉嘴!那可是龍祖聖人!惹不得的!」作為老牌強者,龍祖這個聖人,很顯然比先前那個突然冒出來的聖人,威懾力更強。

還有人杞人憂天:「哎呀,現在出了兩個聖人,萬一他們的要求衝突了,我們該聽誰的?」

頓時就引發共鳴:「是啊是啊,到時候該怎麼辦?」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