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頭上雖是這麼說,可路川已然調整了內息,使得自身的修為功法全部收了起來,露出的……是血息決!

口頭上雖是這麼說,可路川已然調整了內息,使得自身的修為功法全部收了起來,露出的……是血息決!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在運轉血息決的一剎那,周圍的壓力頓時少了很多。

察覺到這一點,路川連忙看去范茵開口道:「趕緊運轉觀息宗的法決。」

聽聞,范茵連忙按照路川所說,去運轉了九息決,雖然並不是很會,可壓力在這時也是減少了很多。

再加上此刻路川的暗中幫忙,范茵也終於是恢復了行動。

還沒等兩人說什麼,一道輕哼直接傳出,帶著一股奇異之力包裹了路川和范茵,朝著大殿之中而去。

對於這種奇怪的感覺,路川有些不滿,自己好歹也是堪比靈丹境的強者,被一個比自己低境界的這麼玩,實在有些不滿。

隨著兩人來到大殿之中,頓時只看見外門五個長老都是在此地,而之上,還有著一個白毛猴子。

這猴子如同人類一般,微眯著雙眼看去路川和范茵,如同要看透兩人一樣,半響后哼了一聲:「倒是沒有什麼怪異之處,要是讓老夫發現,定然直接抹殺。」

說完,這猴子竟是直接的消失而去。

整個大殿如同放下了一塊大石,一個個呼出了一口長氣,不由看去了路川的范茵。

「辛好老祖沒有發威。」

「要不然今日可就麻煩了……」

「不過這兩人的確有些怪異,為何消失了一年,並且毫無預兆,現在又突然出現。」

大殿中除了五個長老外,還有著不少的執事,普通的客卿長老等,他們也都議論著。

「小毅沒事的,就是長老們對你們這裡有所懷疑,不過既然老祖都沒察覺到你們兩人有何特殊,暫且也是沒事了。」胖子長老出聲道。

路川思索中,點了點頭,按白毛猴子是除了那鬼女孩外,唯一一個現在給了自己一絲危機感的東西。

不過,路川相信只要自己要和那白猴戰鬥起來,定然是自己贏。

范茵就沒那麼好了,畢竟她經歷的事情不多,並且在中環觀息宗內,也沒見過如此可怕的場面。

「寧哥,那白色的猴子好凶……」范茵出聲的那一刻,路川直接渾身一顫,連忙施展空間之力包裹,使得聲音只有兩人才能聽見。

「沒事,我們就安靜等著吧。」路川開口道。

范茵面色微白,不過看到路川竟然在這種場面下還沒有絲毫的慌亂,心中也是異常的佩服路川起來,漸漸也是安定樂心神。

「好了,你們兩人既然沒什麼事就退下吧,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這一點防備還是要的。」其中一個長老,看這模樣職位就是比外門的五個長老高。

此刻淡淡開口中,袖袍一揮頓時有著兩個印法映入了范茵和路川的身體之中。

范茵驚了一下,她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可路川明白,自己的行蹤會完全暴露給這個設下了這印法的老傢伙,對於這一點路川眼牟露出寒光。

他不喜歡被人監視,特別是這個人還圖謀不軌的時候……

而這老者,眼牟之中的確有著一絲的貪婪之色,彷彿他知道些什麼。

「退下吧。」一句話傳出后,路川和范茵直接被轟出了大殿,再次被傳送離開。

途中,范茵緩緩恢復過來,不由咬牙道:「氣死了,他們把我們當玩具呢,呼來喚去的。」

林逍看了眼范茵,知道這妮子在中環觀息宗的身份也不低,但此刻還是提醒道:「這裡不如中環,行事都注意一點,要不然隨時都會搭上自己的性命。」

說完,路川直接朝著自己的住處而去。

路川的忽然肅然,使得范茵不由一愣,半響后她一笑,道:「寧哥哥竟然關心我,真是太好了,我一定要儘快去突破修為。」

范茵心中想著,路川也是回到了雜役處,此刻一回來沒有理會眾人,直接回到了房間之中。

雜役處的弟子們自然不敢去說什麼,要知道那房間里已然不再是以往他們的那個寧師弟了,是一個在靈者境的巔峰修士。

陳麗察覺到路川帶著一絲鬱悶,沉默中,看去眾人笑道:「今夜火灶坊設宴,大家都趕緊忙活去吧。」(未完待續。) 房間里,路川所煩之事並不是因為大殿剛剛的事情。

而是……

「剛剛我回來的路上,為何察覺到一股那鬼女孩的氣息?」路川發愁,覺得不可能啊。

那鬼女孩怎麼出來的?

並且現在還是大白天。

「看來這觀息宗外門也是不安全啊,我得儘快突破修為去達到通靈境了。」路川思索著,陳麗前來告訴自己今晚宴席的事情。

路川點了點頭,並沒有拒絕,陳麗以為路川在煩心剛剛大殿的事情,開口道:「沒事的寧毅,那些長老都是這樣,他們也只是說說而已,不會對你和范茵怎麼樣。」

「我明白了,但是……」路川看了眼陳麗,輕嘆了一聲,擺了擺手,陳麗神色古怪中走了出去。

夜幕,這一場宴席雖說表面是火灶坊的人,可還是來了兩人。

這兩人,自然是范茵和二鼠了。

二鼠本來還高興著有好東西吃了,可剛來到就是看見了陳麗,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陳麗這次倒是沒有理會二鼠,而是拉著范茵到了一個黑暗的角落。

「你……你想幹什麼?我可是有寧哥哥的了,我是寧哥哥的人,你別以為這樣就可以……」范茵開口,雙手交叉抱著身體。

陳麗額頭黑線,「寧毅」怎麼會和這樣的女子那個?

此刻還沒等范茵說完,直接打斷道:「我問你,今日在大殿中發生了什麼事?」

范茵一愣,看了看陳麗,這傢伙竟然也有事問自己?

不過范茵也並沒有賣關子,其實她也是察覺到了路川的不開心,此刻一五一十的,把去觀息宗的路上,包括在廣場上的壓力到最後的回來,一字不落的說出來。

聽聞,陳麗發覺也沒什麼毛.病啊,不過路川還是不高興,難道是因為被那兩個印法所種下的?

「看來有時間找下爹爹想辦法解除就好。」陳麗心中暗道。

范茵卻是道:「我總覺得寧哥哥不開心是因為鄭鑫那賤人。」

說著,范茵也是咬牙切齒起來,覺得一定跟那個女子有關。

陳麗一愣,下一刻眼牟也是散發寒光,道:「你不說我還忘了,還有個鄭鑫呢,那女的修為可是通靈境,並且聽聞最近還突破了,路川才區區一個靈者境修士,會不會昨天跟其出去時被……」

說到後面,陳麗倒吸了口冷氣,范茵也是瞪大了眼睛,覺得這件事不得了。

「我們要儘快突破到通靈境,暫時合作吧,先把這個鄭鑫趕走。」范茵提議道。

陳麗思索了一下,直接一拍范茵的手掌,兩人的聯盟暫時達成。

如果被路川知道,他定然又要無奈一下。

整個宴席,路川都是無精打采,直到一個人出現時,路川渾身打了個冷顫。

「呀,在設宴啊,我能不能也來吃呢?」不遠處,雲玉出聲道,竟是露出了笑意走了過來,沒有理會眾人到底同不同意。

陳麗和范茵皺起眉頭,不過也並沒有太在意,覺得雲玉和那鄭鑫比起來,還是後者的威脅比較大。

如此想著,兩人也是連忙煮一些好吃的送給路川。

「怎麼回事,剛剛竟然在這人的身上感覺到一股寒氣……可現在,卻是正常無比?」路川皺起眉頭看雲玉。

此女似乎沒有什麼怪異,可路川若仔細回想起來,卻是發現了這女子不簡單。

雲玉走到路川旁邊,露出笑意道:「怎麼?似乎你很害怕我啊?」

這句話一出口,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去了路川,同時陳麗和范茵的目光也是露出了怒意。

「雲玉,這是我火灶坊的宴席,你來摻和什麼?」陳麗開口道。

「就是。」范茵哼哼道,兩人也是在此時站在了同一條線上。

雲玉輕笑一聲,道:「怎麼?范茵和二鼠似乎也都不是火灶坊的人吧?你們能來,我就不能了嗎?」

「好了,吃東西吧。」路川皺起眉頭,說道。

范茵和陳麗抿了抿嘴,倒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對於雲玉這裡的怒氣越來越多。

「哼,寧毅才不會喜歡你這種貨色。」兩人心中哼道。

宴席結束,路川回到房間,這一次他決定了。

「還是趕緊去內門吧,越快越好,這裡不安全啊……」路川嘀咕道,不過覺得自己也要做的真實一點。

所以這幾日,路川一直在收集與突破有關的東西,甚至於陳麗這裡看到路川的忙活,自己也是不敢有絲毫的耽誤。

路川也是在這幾日進入瘋魔,終於在七日之後,路川覺得自己準備的差不多了,此刻賣力的低吼一聲……

清晨,太陽剛才東邊升起,隨著路川這裡一吼,一道強悍的氣息直接突破衝天,一股驚人的氣息直接瀰漫而開。

頓時間火灶坊的弟子們紛紛走了出來,看去這一幕,面色中充滿了驚愕,當然還有祝福於期待。

陳麗也是走了出來,范茵一驚,連忙看去光柱,還有……鄭鑫。

鄭鑫在不遠處看去,露出了笑意。

而在光柱里,路川緩緩飄上,已然換上了內門的服裝,此刻虛空而立,一股超然之氣直接散開。

「通靈境!」

「哈哈,寧師弟突破到通靈境了。」

「太好了,我等也該慶祝一下。」

整個火灶坊立即興奮起來。

陳麗眼中帶著喜色,可同時也有著焦急,與范茵對視時,無形中有著爭鬥之意。

然而,就在眾人以為路川會下來和他們進行一番告別,甚至於他們都想送出一些禮物給路川時。

只見路川直接面色肅然,袖袍一揮朝著觀息宗的內門而去。

神色中帶著堅毅,可那眼神中卻是帶著一抹不舍,隨著路川輕嘆一聲,似乎明白了什麼,隨波逐流般的神態落入火灶坊弟子們眼中,他們紛紛心神一震。

「寧師弟是捨不得我們的。」

「對,寧師弟你放心去吧,以後這廚房,就由我木某來承擔。」

「哈哈,寧師弟進入內門后好好生活,我等與你同在。」

眾人都覺得自己明白了路川的神色,甚至陳麗和范茵也都愣了一下后,連忙回去趕緊突破修為。

遠離了這火灶坊后,路川直接呼出一口長氣,低喃道:「終於離開那地方了,內門……內門希望好生存一點吧。」(未完待續。) 觀息宗內門,是建立在那觀息佛之下。

磅礴大氣的程度,比之外門大太多太多了。

甚至與,路川來到此地,都差點認為自己下了山。

此刻走上前時,那外面立即有著兩個中年男子向自己看來,目光中似有不屑之色。

路川看到這種神色,心中不爽,可依舊還是笑著臉上前抱拳說道:「弟子來自外門,這是第一次前來內門,兩位大哥……」

剛說到這,這兩個中年男子其中一個哼了一聲,道:「要進就進去,廢話怎麼那麼多?」

路川心中不滿,為人圓滑,知道如何應對,此刻拿出了一些靈石交給二人。

「初來內門,有著諸多不懂,還請兩位師兄海涵。」路川笑道,兩人見到路川如此會「做人」后,紛紛大笑起來。

「不錯不辭哦,竟然來了個明白事理的小子。」中年男子大笑出聲,另外一個也是如此。

路川心中嘀咕,他對於這方面的事情處理的極為有手段,想著自己應該低調一些。

此刻這般如此放低姿態,想來到時候進了這觀息宗后,也並無什麼意外的事情。

中年男子開口道:「既然如此,那我二人就和你說說這觀息宗的內門和外門有何不同之處。」

路川聽聞,笑著點了點頭,又拿出了一些靈石,使得二人看去路川時,眼光之中有著讚賞之色,更是哈哈大笑起來。

「這內門與外門不同之處,便是外門主要的分佈是五峰,而內門則是四域,為東、西、南、北四方域,而現在你進來的,便是南域了。」中年男子開口笑道。

路川愣了一下,想等著這中年男子說下去,可看到對方卻是乾咳了兩聲,手不時動了動。

這一點,使得路川眼中含有怒氣,若是平時這兩人早已死去。

「不行,在外門我就是因為太高調了,使得我這裡也麻煩起來,我進內門必須低調。」路川心中想著。

如果要低調,那麼就必須要了解觀息宗內門的格局,這一點尤為重要。

想到這一點,路川笑著再次拿出了不菲的靈石給兩人。

路川很久以來都沒有怎麼去用靈石,此刻自然不少。

兩人見狀,再次笑了一聲,中年男子繼續道:「這四域呢,全部都是坊市,其中以南域名氣最低,四域在這上面的較量也是不少。」

「坊市自然是賣東西的,其中都是商人,一般來說且都是資歷一般的弟子在四域之中,沒有誰想著自己的實力強大,而不進入靈堂和丹堂的。」

「而在這賣東西,自然會獲取貢獻點,有了貢獻點后自然可以去購買提升修為的丹藥,所以眾人也是樂此不疲,以此來去提升自己的修為,早日晉陞靈堂和丹堂。」

原來是這樣!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