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位武尊中,有人目視著厲天行手中的巨大物體后,喃喃道,神情嚴肅無比。

十二位武尊中,有人目視著厲天行手中的巨大物體后,喃喃道,神情嚴肅無比。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血夜聖王印」,是那個老傢伙的魂器!」

此時的古明河在看到那散發著無窮血色光芒的物體后,聲音頓時有些顫抖的說道。

「血夜聖會真是好手段啊,竟然將老聖主的魂器都給帶來了!」

十二武尊中,有人再次說道,表情中看不出喜怒。

「哼!」

就在這時,厲天行一聲怒喝,身影一躍,雙手中的「血夜聖王印」也是頓時劇顫,瞬間,一股屬於武聖境的恐怖威勢呼嘯著沖了過去。

瞬間,那些呼嘯而來的十二道武尊力量也是在這股武聖境威勢的面前瞬息消散。(未完待續。) 與此同時,那股屬於武聖境的恐怖威勢卻並未停止,而是繼續朝著前方的十二位武尊強者衝擊而去。

看著前方充滿血色的武魂威勢,十二位武尊的眼神中也是閃過一絲的驚懼。

隨後在這那股充滿血色氣息威勢洶湧而來的同時,立即出手進行反擊。

十二武尊,同時出手,儘可能的將體內的武魂之力釋放而出。

瞬間十二種氣息不一的武魂之力直接朝著充滿血色氣息的恐怖威勢沖了過去。

轟!

一聲劇烈轟鳴,那血色氣息的恐怖威勢竟然直接再一次轟散了那十二武尊所釋放出的武魂之力。

不過,慶幸的是,那道散發出恐怖威勢的血色氣息也是再度往前侵襲了一段距離之後,也是漸漸消散。

看到那逐漸消散后的血色氣息后,十二武尊也是立即輕呼了一口氣,臉上的緊張神情也是稍微緩和了一下。

此時的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這血夜聖會竟然會將那曾經擁有武聖境實力老聖主的魂器給帶過來。

而對這樣一件大殺器,他們現在真的感覺到了一絲的無力感,畢竟,剛剛與聖槍門門主二人經過一番激烈的交戰之後。

體內的武魂之力本就消耗的差不多了,現在這厲天行又攜這恐怖的殺器而來,他們心中也已經對奪取武道聖火不抱希望了。

「厲兄,還是你血夜聖會底氣足啊,現在我們自願退出這場爭奪戰。」

十二武尊中,陸家武尊平靜的說道,隨同周圍二大武尊也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厲天行,看了看陸家武尊后,也是輕微的點了點頭,旋即露出一股寒冷的眼神看向古明河等人。

古明河等人聽到陸家武尊的話后,神色也是立即顯得有些急切,並直接朝著古明河等人開口道。

「陸兄,能否幫我們暫時拖一段時間,都城那邊很快就會有人趕過來的。」

「算了吧,古兄,我們過來本來就是碰巧的,現在看來,竟然與武道聖火無緣的話,就乾脆成他人之美吧。」

說著,陸家武尊便直接朝後退去,而與其交好的另外三位武尊也是直接隨同一起退去。

頓時,原本十二位武尊的古明河等人,瞬間便失去了四位。

古明河滿臉怒火的看著前方的厲天行,心中極其不甘。

如果有十二位武尊的話,或許還有可能拖住這個厲天行,畢竟,厲天行之前也消耗了不少的魂力。

那血夜聖王印在其手中並不能發揮出太強的威勢,可是,現在他們直接少了四人,這一下之間,他們的戰鬥能力也是瞬間掉了很多。

想到血夜聖會很有可能得到這武道聖火后,古明河心中便有一股極其憤怒的火焰升騰起來。

因為一旦血夜聖會奪得武道聖火,那他陰冥教今後可能就會被血夜聖會全血壓制了,而他古明河也將成為其教門中的最大罪人。

想到這裡,古明河極其的不甘,但卻沒有任何反抗的辦法。

「怎麼辦!」

古明河不停的在心裡思索著對策。

而這時,厲天行已經感受到遠方天際間不斷呼嘯而至的身影后,也是不再猶豫,直接出手。

隨即,卻見厲天行將手中充斥血色氣息的巨大「血夜聖王印」朝天而舉,頓時一股無比強悍的血色氣海充斥而出。

「血海印!」

厲天行一聲冷喝,手中的「血夜聖王印」頓時脫離手掌,並攜帶著一股無窮威勢瞬間朝著古明河等人轟了過去。

呼!

一股劇烈的破風聲響起,同時伴隨著一股武聖級的威勢呼嘯而去。

古明河等人看著眼前那充斥著血色氣海的「血夜聖王印」后,也是立即聚集到一起,並同時出手,將體內所有武魂力量轟擊而去。

轟!

巨大的「血夜聖王印」散發著驚天威勢,直接朝著古明河等人的身影無情轟擊而去。

瞬間,一片血色的氣海便直接將古明河等人所在的空間給瀰漫了開來。

「啊!」

那道驚天巨響之後,位於血色氣海中的古明河等人也是同時發出一聲劇烈的怒吼聲。

隨後,眾人便是看到,被血色氣海所包裹住的空間中,一道道身影從中倒飛了出來。

剛剛離開的陸家武尊等人,看到此時所呈現出來的景象后,都不由得遙了遙頭。

這種結果他們早就料到了,但還是沒有想到,古明河等人竟然會敗得這麼快。

而那些在遠處觀望的眾人在看到七八個倒飛而出的身影后,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這血夜聖王印不愧是武道聖者的魂器,即使魂器的主人修為倒退,卻依舊能發揮出如此的恐怖的力量。」

人群中一位實力強大的武宗開口道,神色顯得有些吃驚。

「是啊,武聖,這可是是真正絕世強者,不知道我們何時才能夠真正踏足那個領域啊。」

與妹控的相處日常 另一個武宗境強者也是感慨的說道。

將古明河等人擊敗之後,厲天行二話不說,身影一閃,直接朝著炎洞外浮沉著的武道聖火抓去。

沒有了古明河等人的阻撓,厲天行也是成功的將武道聖火拿到了手中。

不過,此時的厲天行並未大意,在拿到聖火后,他的目光卻是瞬間朝著楚天羽身影所在的位置看去。

神色間更是閃過一絲的猶豫,好像是在做一個決定似的。

此時的楚天羽在感受到厲天行的目光后,心中也是暗暗思忖了一番。

「那個宗主級別的強大武尊至今都還未出手,他到底在等什麼?」

然而就在楚天羽思忖的一瞬間,位於厲天行所在的位置處,卻是突然間一道極其恐怖的武魂威勢襲卷而來。

瞬間一道極其銳利的手掌直接朝著厲天行的背景拍擊而來。

這一幕來的太過突然,以至於,厲天行差點就沒有反應過來。

在那道威勢極強的手掌快要攻擊到厲天行身影的時候,厲天行也瞬間反應了過來。

隨後,身影一閃,身上的武魂之力瞬間瀰漫,手中的「血夜聖王印」也是極其果然的朝那道手掌轟擊了過去。

轟!

一聲巨響,那道手掌瞬間與血夜聖王印撞擊在了一起。

瞬間一股比之前古明河等人聯手時還要恐怖幾倍的威勢擴散而出。

在感受到這股極其恐怖的威勢之後,厲天行也是瞬間明白,那個潛伏已久的宗主級別的武尊終於出手了。

對方的修為在整個都城來說都屬頂尖的,武尊境七重,即使擁有「血夜聖王印」的他都不可能能夠戰勝住對方。

所以,為了不讓對方得到武道聖火,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將聖火交給那個叫楚天羽的少年,以他之前在眾武尊手中逃離的速度,還可能有一線希望。

想到這裡,厲天行也是毫不猶豫的將手中剛剛得到的武道聖火朝著楚天羽所在的位置扔了過去。

並直接朝著楚天羽傳音道:「快帶著這道聖火離開!」(未完待續。) 從那天起,韓雨柔就再也沒有去過婦科醫院,她知道,她再去也沒有任何意義。

雖然她還在吃藥,但她已經不在乎自己的身體,容錦承也不會顧忌她任何。

她把錢都給了姚芝,姚芝付清了醫院的手術費和醫藥費,但韓運的住院費依舊昂貴。

容錦承和崔影打的火熱。

她有容錦承的微信,她時不時就能看到他發的照片,有時候是在遊艇上,有時候是在派對上,雖然人很多,但他和崔影都是站在一塊的。

他出去玩不會告訴她,有時候晚上她以為他不會回來時,他竟然會打開門鑽進她的被窩。

時間久了,她的睡眠就變得很不好。

她入睡本來就很困難,如果被他打擾到,她幾乎能一夜都睡不著。

再加上父親的事,她整個人都消瘦很多。

這一天,容錦承去了鄰市出差,她就到醫院看望父親。

姚芝的話越來越多,而且負能量很重,總喜歡抱怨,韓雨柔越來越不喜歡跟她呆在一起。她找了個借口從醫院出來,開著車去了公司。

到了傍晚的時候,她給歐凡打了一個電話。

「歐先生,我是韓雨柔。」

「哦,韓小姐,你好。」

「歐先生,喬爺最近有空嗎?我今晚上想約他見個面。」

「我幫你打電話問問。」歐凡道。

「謝謝你。」

「不客氣。」

韓雨柔雙手撐著頭,難過地將自己埋在掌心中。

她好想回到從前那充滿希望的生活,不管做什麼,哪怕是遇到挫折,她也可以咬咬牙挺過去。

辦公室里很安靜,她並沒有太多需要做的事,她就安安靜靜坐著,等待歐凡的回復。

沒想到這一次,喬斯年終於答應見她。

「韓小姐,喬爺說今晚上有空。你如果要見他的話,就到依蘭酒店的餐廳,他訂了位置,晚上七點。」

「歐先生,謝謝,我知道了,我會準時過去的。」

「不用謝,要我接你嗎?」

「不用,謝謝,我可以開車過去。」

「好。」

韓雨柔沒想到喬斯年今天晚上會有空。

她約了喬斯年很久。

……

依蘭酒店。

晚上的時候,京城下起小雨,雨絲飄飄悠悠,給夏季的炎熱里添了幾分清涼。細雨朦朧里的京城燈紅酒綠,到處都是明亮的燈光和行走的人群,繁華而喧囂。

街道有些堵,很是擁擠。

韓雨柔的車開的不快,到酒店時,時間正好。

有工作人員帶著她去了一個包間,喬斯年已經在裡面等著她。

喬斯年穿著一身墨色襯衫、黑色西褲,身姿筆挺地站在窗口看向窗外,雙手插在西褲口袋裡,身影被燈光拉長。

窗戶上落滿細微的雨水,從這朦朦朧朧的窗戶往外看,風景獨特。

「喬爺。」韓雨柔腳步很輕,她站在門口喊了一聲。

喬斯年轉過身,點點頭:「坐。」

「喬爺,打擾您了。」她走過去,「一直在約您見面。」

「算不上打擾,我今晚上正好有空。」

韓雨柔從包里拿出一疊文件,放在桌上。 得到武道聖火后的楚天羽,也是十分果斷的施展出極速步法,當即身影瞬間一閃,便開始朝著群山之外衝擊而去。

而就在楚天羽身影極速而去的同時,楚天羽也是立即將手中的武道聖火放入了「歲月流金石」之中。

在將武道聖火收進去的同時,楚天羽的手中卻是出現了一枚外形上與武道聖火一橫一樣的圓形透明石頭。

而且這塊圓形的透明石頭內部同樣有著一簇渺小的火苗,只是這簇火苗明顯與之前那道武道聖火內部的火苗有略微的不同。

武道聖火中的火苗顏色是鮮艷的金黃色,而楚天羽此時手中拿著的圓形石頭內部的火苗卻在金黃色的基礎上帶著一絲絲的青色。

沒錯,此時楚天羽手中拿著的便是楚天羽憑藉之前近距離觀察到武道聖火后。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