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影現在還能剋制著自己的怒氣,已經是很給旻尊老面子了!

北冥影現在還能剋制著自己的怒氣,已經是很給旻尊老面子了!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換做任何一個人,都會覺得自己受了愚弄!

甚至覺得自己被人當傻子耍了!

更有甚者,還會覺得旻家是故意這麼做,來羞辱嘲諷他的!

想到這裡,包括旻尊老在內,所有旻家的眾人都把將大元獸分身呈交上來的旻浩給罵了個狗血淋頭!

都是這個混蛋,什麼都不查清楚!就把這天生混元獸給呈交上來!還說來歷絕對沒問題!

沒問題你大爺喲!

得罪了少祖殿下,這混蛋是要把他們旻家全害死嗎?!

一群人在心裡都快把旻浩給罵死了!

自然,關於他有事的消息,也就沒人理會了!

旻家主等人忙著消弭北冥影的怒氣都沒空,又哪裡有那個閑情去管把他們害成這樣的旻浩?

不反過來收拾他一頓就不錯了!

因此,水心大師派去送消息的那護衛磨磨蹭蹭的趕到旻家時,根本連大門都沒進去,就被人趕出來了!

與此同時,趕往陽家和公孫家,趙家等報信的人,也都被北冥夜安排的人手給解決了。

北誠府上不遠處的巷道外,北冥夜斜倚著牆壁,邪冷的鳳眸輕掠之下,看著君雲卿離開的背影,眉頭輕挑。

這個女人的行事風格,還真不是一般的轟動!

難怪北冥影要叫他過來善後!

以北冥影對君雲卿的了解,旻浩他們動了北誠等人,她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在叫了北冥夜過來這邊善後后,北冥影自己則是親自去了旻家。

他今天非得讓旻家的人脫一層皮!

敢仗著家世欺負他的女人!

北冥影的眼底一片暗潮湧動。

深紫色的眸光深處,一層層暗紅色的光芒渲染了出來。 「少祖殿下,這事……我們實在是不知情啊!」旻尊老十分鬱悶的道。

他被北冥影從聖武堂叫回來,原來是以為旻家出了什麼事了,卻不知道……

想到自己還拿大元獸分身炫耀,說這是敬獻給北冥影的東西,他就覺得老臉都丟盡了!

今天回來時,雲上至尊等人面上驚愕的表情還在他腦海中,大概是不敢相信他會做出這樣的事。

可是他真的是不知道這頭天生混元獸是少祖殿下的啊!

「好個不知道!」北冥影冷笑,「就算不知道是本殿的,也應該知道這頭天生混元獸是有主的!旻家原來是這樣巧取豪奪的人!」

「大元還好是落在我手裡,如果是落在別人手裡……如果本殿沒有今天的身份地位,是不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北冥影的聲音一字一句,冰冷至極。

「明知道是他人有主之物還故意拿來敬獻給本殿!旻家這是要害我吧?大元如果另有主人,我是不是就替你們旻家背了黑鍋,成了你們巧取豪奪,仗勢欺人的幕後主使?」

「以後要尋仇,要刺殺,是不是都沖著我來?!你們旻家就是如此的居心?!」

他說著砰的一聲,硬生生拍碎了面前的沉木茶几!

漫天的木屑飄飛,代表著北冥影此刻暴露的心情。

而他也的確有著暴怒的資格。

誰讓旻家給了他借題發揮的理由呢?

偏偏就這麼巧,北冥影被雲上至尊等人找回去,據說是旻尊老有東西要敬獻!

而這東西,偏偏就是大元獸分身!

聽說這是旻家敬獻的天生混元獸,北冥影當即暴怒來了旻家!

他本來就是要來旻家走一趟,大元獸分身的事,只是讓他這趟來得更光明正大和理所當然!

欺瞞少祖殿下,利用少祖殿下!甚至要害少祖殿下!

這一件件事,無論哪一件,旻家都不敢背!

旻尊老還沒來得及說什麼,旻家主等人已經慌忙跪在了地下喊冤。

「少祖殿下明鑒!我們旻家真的沒有這樣的心思,也不敢有這樣的心思啊!天生混元獸之事,的確是我們失察!但真的沒有如殿下所說,巧取豪奪!」

「我們明知天生混元獸是他人之物還敬獻給殿下是不對,但家族不肖子弟呈上來時,曾說是在拍賣行購買的!因此我們便以為……」

「你們便以為這是無主之物!」

北冥影冷笑著介面。

他沒那麼簡單放過旻家的人!

「拍賣行的事很難查嗎?」他伸手,讓身邊的護衛把自己調查的結果拿來,一把全部砸到了旻家主身上。

「本殿隨便派人一查,就知道這天生混元獸和其他三頭異獸一起,是被人抓來的!這還不能證明什麼嗎?!」

「你們明知道此物來歷不明,還敢敬獻給我!看來是旻尊老對本殿不滿!覺得本殿不配當這個聖祖傳人吧?」北冥影聲音冰冷,字字如刀。

「也對!本殿執意一意孤行,旻尊老的確該看本殿不滿!就是不知道,其餘十二老和雲上至尊以及聖武堂的眾人,是不是也是這麼想的……」

「少祖殿下!」聽到這裡,旻尊老心中大駭,再也坐不住了。

他資歷再老,也承受不起北冥影這樣的職責。

北冥影的出現萬中無一,整個聖武堂乃至天聖王圖的希望都放在他身上!

他這個聖祖傳人,不是他們這些人想讓他當就當,不想讓他當就不當的!

選中北冥影的,是聖祖!也是聖武堂這件無上祖器!

旻尊老哪裡敢背負對他不滿的指責?更別說還把其他十二老和雲上至尊給牽扯進去!

他不被眾人怨怪死才怪!

本來之前因為殿下妻子的事,殿下已經對聖武堂和他們十分不滿了!看見他們人也是淡淡的。

現在再鬧出這樣的事……

旻尊老心中一陣的又苦又悔,又氣又怒!

早知道事情如此,他絕不會聽信旻浩的一面之詞,為緩和少祖殿下和他們的關係,將這頭天生混元獸敬獻上去!

真是偷雞不著蝕把米!反而被少祖殿下給記恨上了!

若是少祖殿下真的因此對他們產生了誤解……他可是長了多少張嘴都說不清了!

雲上至尊等人肯定也會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十分憤怒!

他這一下,到底是得罪了多少人啊?!

旻尊老心中氣得要死,如果旻浩現在在他面前,他肯定會直接把他剁吧剁吧了事!

混賬!

真的是要害死家族,害死他了!

旻家怎麼就出了這麼一個禍害!

這個時候,旻尊老可不會旻浩是不是知情,天生混元獸是怎麼來的!是不是巧取豪奪!

就算旻浩也不知情又怎麼樣?重要是少祖殿下怎麼想!

少祖殿下若是覺得他們旻家是故意的!

就算旻浩真不知情,旻家這個鍋也背定了!

想著旻尊老心中那個氣啊!

簡直額頭的青筋都要崩斷了!

「少祖殿下!請給我一點時間!旻家一定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旻尊老起身,單膝夠在地上,一字一句的道,「如果做不到,我自願辭去尊老職位!」

面對北冥影勃然的怒氣,旻尊老只能選擇先讓他消氣。

旻家這次,必須要付出代價!

尤其旻浩一系!

旻尊老想著,身上的低氣壓和怒氣怎麼壓也壓不住。

「老祖宗!」

旻家主等人在旁邊聽著心驚,連聲驚叫。

旻尊老怒視著他們,「住口!都是你們乾的好事!把我的老臉都給丟盡了!」

「不給少祖殿下一個交代,日後我怎麼面對其他十二老和雲上至尊!一群蠢貨!」

他們以為他願意這麼做?!

但現在明擺著是他們旻家理虧!哪怕十二老和雲上至尊都不會站在他這邊!

不想辦法消弭了北冥影的怒火,他這個尊老也就做到頭了!

旻尊老身上至尊王境強者的威壓畢露無疑,壓迫得旻家主等人連頭都不敢抬,只能深深的匍匐在地。

「求少祖殿下開恩。」

他們苦苦哀求。

旻尊老也單膝跪地,低著頭等待北冥影的決斷。 「既然旻尊老都這麼說了……」北冥影端坐在上首尊位之上,雙眸微闔,「那本殿就等你們的交代!如果不滿意,就別怪本殿手下不留情!」

旻家必須為旻浩欺辱君雲卿的事付出代價!

北冥影不管旻家知不知情!但旻浩是他們家族的子弟!

若沒有旻家的支持,他不敢那麼囂張!也不會那麼囂張!

自己若不先削去旻家的氣焰和威勢,他日他們一定會因為旻浩的事為難君雲卿!

甚至,注意到君雲卿的存在!

這是北冥影不能容忍的!

君雲卿是他的珍寶,在合適的時候,才可以把示外人!

「三日之內,我要看到旻家的交代!否則,視同敷衍!」

北冥影說著,直接起身拂袖離開。

在他走時,大元獸分身也急忙起身,跟著他朝外走去!

這個世界和外界相差太遠了!

差一點被人抓住封印借靈的大元獸分身此刻學聰明了,緊緊的跟著北冥影,寸步不離。

看著它這樣的表現,誰敢違心說大元獸分身和北冥影不認識,北冥影是故意找旻家麻煩?

只怕旻家的人都不知道北冥影找他們麻煩是因為君雲卿!

看著一人一獸和眾護衛離開的背影,旻家眾人除卻旻尊老在外,其他人都是一臉癱軟的表情,瞬間跪坐在地上。

今天的事,實在是夠他們驚險刺激的了!

短時間內,只怕是無法忘記這一天的噩夢了!

「快!還不趕緊去把旻浩那孽障給我叫回來!讓他知道他做了什麼好事!差點連累了一族的人!」

旻尊老狠狠的拍著桌子,怒聲道,「虧我之前還那麼看重他!竟然為了求得身份地位,如此不擇手段!若是少祖殿下不能消氣,我丟了尊老之位,我要活扒了他的皮!」

「還有你們!」他怒視著堂下跪坐了一地的旻家主等人,「所有和旻浩之事有關的人,全部給我召集過來,一個個的問罪!看他們到底是否知情!旻浩一系的所有人,全部都要受罰!」

「你們最好祈禱少祖殿下能消氣!否則……」

他說到這裡沒有再說下去,忍了又忍,也沒能忍住自己心頭的怒火,一腳當眾狠踹在旻家主身上,怒吼道,「還不快去!」

旻尊老這次可是實實在在的動怒了!

背負著藐視設計少祖殿下的罪名,還把十二老和雲上至尊他們都給牽扯進去了!

他必須對自己家族的人大辦特辦!

尤其是旻浩一系的人,更是要下狠勁收拾!

否則不僅北冥影那裡交代不過去,十二老和雲上至尊那也會不滿!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