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把武器在手,劍刃亂舞瞬間有了底氣,回道:「辮辮姐儘管放馬過來好了!」

兩把武器在手,劍刃亂舞瞬間有了底氣,回道:「辮辮姐儘管放馬過來好了!」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辮辮卻是收拳而立,上下打量了劍刃亂舞幾眼,笑盈盈的開口道:「姐姐我卻是覺得有點累了,這場就算你贏,下次再陪你好好玩!」

說完,辮辮拾起地上的鐵鞭,瀟洒的走下了擂台。

她這個舉動反而搞得台上的劍刃亂舞有些尷尬,只好收起武器對著台下的觀眾抱拳,然後也下了擂台。

兩人的戰鬥結束沒多久,就又有兩隊人上台比試,畢竟駐地內比較閑的協防人員也有數千,怎麼也不會缺了想要「練一練」的人。

此時台上的兩支隊伍實力相當,一來二去倒也打得十分精彩,當劍刃亂舞回到萬毅身邊時,萬毅正看的津津有味。

劍刃亂舞立即腆著臉,湊上前道:「會長,您看我表現的還可以不?」

萬毅撇撇嘴:「一般般吧,不過話說回來,你腰間的佩劍是用來搞笑的嗎?」

「我這不是id叫作『劍刃亂舞』嘛!總得要有把劍裝一下的。」劍刃亂舞厚著臉皮道:「會長,你看像我這樣有上進心的員工,是不是需要好好的激勵一下!」

萬毅沒好氣的繼續拿出一個a階的寶箱,丟給劍刃亂舞,道:「拿去,不過你要給我辦點事情。」

劍刃亂舞興高采烈的收起寶箱,道:「會長您有什麼吩咐儘管說,我一定赴湯蹈火、堅決執行!」

「夠了夠了!」萬毅打斷劍刃亂舞的話:「拿著我手上的這根羽毛,待會兒我要下線一段時間,就交給你保管了。記住,拿在手上,別收進包裹里。」

劍刃亂舞伸手拿起這根閃耀著淡淡熒光的羽毛,疑惑道:「這發光的鳥毛有什麼用啊?」

下意識的一看屬性,劍刃亂舞吃驚道:「我了個去,沒想到這麼不起眼的東西居然是s階的道具!不過,現在天就快亮了,沒見它有什麼變化啊!」

「你怎麼說也跟了我一個晚上,難道就沒看出來羽毛散發出來的光變亮了一些嗎?記住我的話,我走了。」

說著,萬毅沒有繼續停留,下線離開了遊戲。(未完待續。) 「息怒息怒!老大息怒!」封神連忙誕著臉道:「老大您宅心仁厚。第一怎麼會眼睜睜的著我這樣一個可憐的器靈。就這樣墮入火坑呢?您是吧?是吧……」

封神在鄭拓識海中化身出來的形體。一把撲上來。抱著鄭拓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絮絮叨叨。個沒完。彷彿不等到鄭拓的正面回答。便絕不罷休一般。

鄭拓皺皺眉頭。一腳把他踢開道:「行了行了!事已至此。那麼多別的有什麼用?別以為你的威脅有用!醜話在前頭。主要是因為利益很大。我才答應你的!」

封神頓時大喜:「這就這就! 千金歸來:豪門嬌妻太惹火 我就知道老大不會著可憐的封神不管的!我就知道老大會念在我封神多年來對老大的……」

「夠了!你還是接著給我那靈寶一族的事情吧!」

雖然封神並非沒有要挾的嫌疑。不過他畢竟也是為了自己的存在掙扎。況且。封神在鄭拓的成長過程中。還是有功勞的。可以是伴隨著鄭拓成長起來的。雖然口上不。但實際上那份感情在鄭拓心中還是存在的。否則以他現在殺予奪之氣勢。哪會這麼多廢話?

封神也正是知道這一點。這才會如此死纏爛打、苦苦哀求。目的不過是為了給鄭拓一個台階下。否則的話他堂堂一個先天靈寶器靈。豈無自己的尊嚴驕傲。安的如此奴顏卑膝?

這二人。卻正是通過這等奇異的方式。來表達彼此間的情誼的。

那封神的鄭拓詢問。卻也不敢怠慢。忙道:「我靈寶一族。至今擁有鴻蒙靈寶級數存在上萬。世界級靈寶級數存在超過百萬。至於我這樣的先天靈寶級數的。也有上億之數!老大。這麼強大的力量。若是能夠幫助你。可以想象一下。你能在大宇宙中的到多大的處。多強的助力!」

相對於整個大宇宙的龐大來。靈寶一族的數量。其實並不多。可是。反過來。相對於區區一個三天聖人來。這樣的力量。也已經很強大了。至少在開始發展的很長一段時間。是極其強大的助力。

「既然這麼強大。他們就能夠全力幫助我嗎?」鄭拓卻是不敢抱太大的希望。畢竟。靈寶一族已經不算弱。而封神不過一個普通的先天靈寶。就算幫了他。相對靈寶一族而言。又能有多大的幫助呢?既然幫助不大。對方的助力。只怕也不會有多少。

況且。靈寶一族幾乎在大宇宙中人人喊打。一旦被發現。那後果實在太嚴重。相比之下。獲的他們的助力。卻就不值了。不過。鄭拓來也沒有打算。能夠獲的靈寶一族。多少的幫助。畢竟鑒於跟封神之間的關係。他來就沒打算坐視封神不管的。

「老大。你不明白。我靈寶一族之所以在幾乎整個大宇宙中的追殺中發展至今。因為什麼?原因很多。但有一條卻是可以肯定。那就是我們靈寶一族極其團結。實話。老大你出身的震旦族。十分團結。但內部也不是沒有紛爭的。唯獨我們靈寶一族。團結程度。已經到了幾乎沒有紛爭的的步!就算有一些不同意見。也只是分歧。根不是紛爭。也就是大家完全不會為此傷了和氣。再者。我們靈寶一族也不想你們普通命那樣。擁有很強烈的**。我們只求能夠繼續存下去。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同樣因為這樣的原因。我們靈寶一族。對任何一個族人。都會極其的照顧。因為我們靈寶一族的族人實在太少。任何一個。都值的不惜一切的保護和幫助。同樣反過來。幫助過我們任何一個族人的人。都會的到我們的全力感謝!」

「可是。如果很多人幫過你們。你們都全力感激。那要那些人之間有了衝突。你們何以自處?」

封神苦笑一聲:「我們靈寶一族。幾乎乃是公敵。那有什麼人幫助我們?從靈寶一族開始出現到現在。幫助過我們的人。不超過十個!而之前那些人。距離現在已經超過上億大循環。早都已經隕落了!老大。你要放心。現在你是唯一一個幫助我們的人。當然有資格獲的我們全族的回報!」

若是這樣的話。到也算的上不錯的回報。

至於那被發現的後遺症。相比這樣強大的靈寶一族的幫助。卻也就不算什麼了。

鄭拓當下心思活動了些。便聽的封神又道:「而且。如果老大能夠幫我成就真正的開天聖器。那我的重要性。就更要提高了。要知道。真正的開天聖器。幾乎是不可能擁有自我靈識的。我們整個靈寶一族至今。也只有這麼一位。而他也正是我們靈寶一族最強者和族長!而下一任族長的人選。也的到了我們靈寶一族的公認。宣布只有同樣的真正開天聖器成道者。才能擔任!」

「真正開天聖器成道。就那麼厲害么?」

「當然?要知道。開天之力。就算沒有經過什麼修鍊。也已經在大宇宙中是數一數二的強大力量了!要是開天聖器成道。還能夠修鍊開天之力。那麼又多麼強大。就可想而知了!甚至。真正開天聖器成道之後。比起那鴻蒙靈寶成道。還要更強!」

鄭拓知道。所謂的鴻蒙靈寶。乃是在大宇宙中的無盡虛空中那少數並非虛空。但又不是世界和混沌所在的奇境中誕的靈寶。卻是比世界級靈寶更要高上一籌者。更不用先天靈寶了。

只是。這種靈寶身數量就很稀少。比起世界級靈寶更少了。當然絕對數量是不少的。可是跟整個大宇宙龐大的強者數量一比較。卻是三天聖人都要瘋狂爭奪的極品靈寶!

前面過。越是品質高的靈寶。擁有自我靈識的可能性。越低。這鴻蒙靈寶擁有靈識者。自然更少。反過來。成道之後也就更強大!

不過。如果是真正開天聖器成道。卻又要比之更強大。那是因為開天聖器不但先天不凡。開天辟的的功勞。更是不凡。卻是先天靈寶中。唯一能夠超過鴻蒙靈寶者。擁有靈識的可能性更少。整個靈寶一族只有一位。而鴻蒙靈寶成道的。去掉那些修鍊而來的鴻蒙靈寶。數量卻也至少上千。連族長以及未來族長。都要這樣的真正開天聖器成道靈寶擔任。又多麼重要就不用提了。

如果封神真的能夠成就真正開天聖器之身。鄭拓不啻於親手培養了一個靈寶一族族長。至少也是未來族長。這回報自然又要不同了。

鄭拓更是動心。

先前只不過是因為感情。所以才決定抱封神。現在加上了這莫大利益。鄭拓更是非幫忙不可了!

想到這裡他卻又有了疑問:「既然真正開天聖器這麼了的。而且你也想出了後天成就的辦法。那麼在你之前。難道就沒有靈寶成功過么?」

封神嘆息一聲道:「哪兒那麼容易?我前面過的步驟。老大你也知道。而這樣的步驟。卻是少不了老大你這樣的真正命幫忙。整個靈寶一族的歷史上。老大你這樣肯幫助我們的真正命。都不超過十位。而擁有老大這樣條件的人。還要擁有我這樣條件的人。有我們這種到了另外一個三天聖人不夠強悍。出身世界三天聖人又鞭長莫及的世界中。種種要求加起來。幾率能有多大?就算擁有成千上萬個肯幫助我們的人。能夠有這麼一個成功。已經是僥天之幸!如今肯幫助的人才不到十位。卻居然有了這樣的際遇。我不的不。那至高無上的大道。對你對我的眷顧。都是沒的的了!」

封神感嘆的時候。連鄭拓也要感嘆。

的確。如他所。這樣的際遇。出現的可能性無限趨近於零。連鄭拓自己。也不知道究竟什麼的方。的到了無上大道的青睞。有了這樣的遇合。

不過他也知道。無上大道絕對公平。沒有任何感情。也不存在什麼青睞不青睞的問題。其實像他這樣到了異世界。並且擁有一個已經擁有靈識的先天靈寶的人。並不算少。只是這些人。卻沒有一個。願意像他這樣。不但樂於見到。並且親自幫助這先天靈寶成道。

就算鄭拓。其實也是因為他的成長。完全不是按照正常的體系來的。屬於山寨版。所以種種意識觀念。才沒有受到既有觀念的影響。否則一個從接受靈寶絕對不能用有自我意識的觀念的人。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改弦更張了。而即使如此。一直以來鄭拓也沒少產抹去封神靈識的念頭。

正所為一念之間。便是天壤之別。也虧的鄭拓並沒有讓這些念頭成為現實。否則那就休想有這樣的處了。

正是那句話。大道無情。大道至公。大道給了每個人的機會。可是真正能夠抓的。卻是極少數。幸運的是。鄭拓正是那少數抓了機會的那部分人。

這邊鄭拓跟封神達成協議。封神便自己控制那封神榜。飛升而起。在空中一晃。卻化為一個丈許大的黑洞。然後那黑洞傳來強大的吸引力。對這天的間的一切。卻也都沒有任何影響。唯獨將那毀滅黑冥吸引過來。統統吸入!

先天靈寶自己動手。當然不存在不能使用全力的問題。不多時。那無盡毀滅黑冥。卻也都被吸入了封神榜中!雖然封神並不能立刻全部煉化。但花些時間。全部煉化卻是沒有問題的。

起來封神榜原的材質。不算絕佳。只是那造化玉碟碎片的其中一部分。後來吸收了命運泥版碎片。起來都是了的之物。唯獨這兩樣靈寶。雖然妙用無窮。但要身材質。卻是不佳。現在有了這毀滅黑冥。煉化之後。卻能補充材質。幫助封神提升品質。並最終達到可以承受開天之力和開天功德的程度。到時候再斬斷因果。自然便可以開始為成為真正開天聖器而奮鬥了!

隨後。那封神榜便化為原的那黃榜模樣。落入鄭拓手中。然後身形逐漸虛化。最終徹底消散。卻是已經回到了玄黃天中。

鄭拓這便收了法體、慶雲及那混沌青葫蘆和番天印。然後對路西法拱拱手道:「幸不辱命!如今路西法兄可以高枕無憂。再也不用擔心。那毀滅黑冥的問題了!」

路西法自然大喜不提。

不他。其他墮天使。也都大喜。路西法便想要召開一個慶典大會。慶祝一番。同時也讓墮天使們感謝鄭拓一番。

不過鄭拓心急那鴻蒙紫氣。加上也不想搞那些無聊應酬。卻是不想多呆。直截了當提出要求馬上成行。路西法見狀。也只罷了。當下隨鄭拓二人。一起離開這墮天使谷。向那印城行去。

還在路上。鄭拓腦海中已經響起封神的聲音道:「老大。一切都已經搞定。我已經將那毀滅黑冥煉化了!品質至少提升了百分之五以上呢!」

鄭拓也是歡喜。

要知道先天靈寶材質哪怕再次。也是很了的的。要想提升。哪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如今一下子就能提升百分之五。來那世界珠。的確對封神的修鍊有幫助。雖然越提升。越是困難。但反正他們這級數的存在。根不在乎時間。有了提升希望。總比一直無法提升來的。

鄭拓想到了世界珠。封神自然也不會漏過。只聽他接著道:「老大。那世界珠對我很有處。你以後幫忙多找一些。越多越!」

起世界珠。鄭拓卻也奇。問道:「這世界珠。究竟是什麼東西?」

以前不知道。如今知道了封神的了大宇宙中靈寶一族的傳承信息。那靈寶一族亘古以來存在至今。而且據封神。靈寶一族還有控制各種靈寶。至少也能夠從靈寶身上獲取其經歷的一切信息。可以靈寶一族的傳承。算的上是一個龐大的大宇宙百科全書。有什麼問題。當然就要問封神了。

就聽封神道:「這世界珠。在大宇宙中。如果用大宇宙通用語。卻也的確被稱為世界珠。起來。老大你的命名。卻是跟其真正的名字暗合了。原來這世界珠。來歷卻也不凡。乃是一個世界初之時。那類似於嬰兒臍帶的東西所化。

這宇宙中。世界產。也跟普通嬰兒在母體中長一般。有胎盤胞衣。也有臍帶。胎盤胞衣。世界出之後。便化為天的胎膜。而那臍帶。卻便化為世界珠。

甚至。在某些奇異的世界中。那臍帶。卻是連接幾個世界。或者一大一。或者一大數世界。形成奇異的雙胞胎、多胞胎世界。要不就是主體世界和附屬世界。

簡言之。這世界珠。如果機緣巧合。有可能形成雙世界或者多世界的其中一個。要麼也可以形成附屬世界的其中一個。可謂發展前途無限光明。

當然。這種奇異的多世界一胎膜的情況還是很少。一般的情況下。普通世界出之後。那臍帶就化成了世界珠了。

世界珠之內。也稱的上一個世界。只是穩定性太差。並且無法**存在。但這只是那些未經祭煉的世界珠。一旦經過祭煉。這世界珠卻可以承為半**的穩定世界。

所謂半**。便是依賴於主人的力量供給。才能穩定存在下去。否則必然陷入混沌。

簡單的。就是一個依附性的世界。而且這世界。還能伴隨著主人的實力增長而增長。屬於成長類的寶物。

而這世界珠祭煉后。即可以用來防禦。也可以用來戰鬥。還有其他種種輔助功能。卻是相當不錯的極寶物。只是有不演算法寶。既不是先天靈寶。又不是鴻蒙靈寶和世界級靈寶。但又不算後天。卻是屬於比較奇異的類型。

這種類型的寶物。一般都被稱為異寶。

當然。這異寶的數量。也不可能太多的。

以世界珠為例。如果運氣不。世界珠形成之後。很可能沒多。便被其出的世界吞噬。化為那世界的一部分。僥倖能夠存留下來的。萬中無一。而能夠被人發現的。那便更少。因為這世界珠擁有跟世界完全一樣的氣息。要想通過其他方式來探測尋找。幾乎不可能。也只能碰運氣了。

當然。相對於整個大宇宙而言。絕對數量也是很多的。位面商人也、旅法者也。他們的其中一項意。卻便是這世界珠交易。

封神要求鄭拓幫他多尋找一些世界珠。當然不是讓他就在這祖瑪世界中。瞎胡亂找。而是讓他去跟那些位面商人們做交易。收購世界珠。作為一個未來的三天聖人。要購買一些世界珠。卻還是負擔的起的。

而在鄭拓想來。這世界珠。卻也有一些新奇的用法。比如他曾經想過的。用一個天的的天道作為計算機核心。來進行計算的手段。對他來當然沒有問題。但是除了他這個例外。也只有三天聖人。才能通過這樣的方法做到這一點。

可是。真正成了三天聖人。自身的計算能力已經很強。未必用的上一整個世界。如果真的三天聖人都不能勝任的計算。恐怕一兩個世界的天道。也是無法勝任的。只能想辦法通過許多世$淫蕩小說界來形成并行計算機。進行運算。那樣的手筆。等閑的三天聖人都是做不到的。現在卻是不用考慮。

而對於鄭拓來。他傳授的很多東西。卻都跟計算有著無法分割的關係。他的那些弟子們。可沒有他這樣的運氣。卻應該怎樣進行計算?用天的或者天道?沒用。除非玄黃天這樣半**的世界。普通天的結構不完全。根無法計算。至於玄黃天這樣的天的。那可遇不可求。普及更不可能。至於天道。卻是不能用來計算。因為那東西跟自己身的修為息息相關。而且畢竟只是模仿天道。自我修復能力遠遠不如真正天道。一旦出了岔子。那便要反噬自身。用來的不償失。

於是。鄭拓自從研究出這種以天的為計算核心的手法來。卻是開始頭疼起來。不知道應該怎樣傳授給弟子們。

不過現在有了世界珠。卻是最的代用品。

其實世界珠跟玄黃天也差不多。只是**程度不如。而天的的規模也不如。但用來給鄭拓的那些連聖人都不是的弟子們作為計算工具。卻是再合適不過了。

況且一個世界珠。如果培養的。卻也能夠源源不斷的提供力量。也就相當於一個能源。不但可以用來製造一些需要大能源的機械。也可以給普通修鍊者們作為法力來源。這種來源於一個半**世界的法力。卻是極其純粹。而且不需要煉化就能徹底融入修鍊者體內。比起先天靈氣還要用。有了這樣一顆世界珠在手。鄭拓的弟子們戰鬥的持續能力。那可就要陡然飆升了。雖然還比不上他這樣法力幾乎無窮無盡的存在。但也不是等閑之輩。所能夠抗衡的。

總之。提到這世界珠。鄭拓瞬間就設計出了數十種用法。這就使的鄭拓對這世界珠。更是興趣極大了。

當下他就給羅比奧發了信息。要求他聯絡那些同行。高價收購世界珠。同時。也傳信萊茵哈特。在祖瑪世界中通過種種渠道。發布同樣的高價收購世界珠的消息。畢竟那一個世界的臍帶。真要全部化為世界珠。數量卻也不少。只是能夠保存並且被發現的數量極少而已。

但是。整個世界這麼大。難保不會有什麼人。運氣的發現這東西。這墮天使谷的世界珠來源。不就是這樣來的么?而且那個將世界珠送給路西法的神秘人。必然了解一些世界珠的用處。否則又何必送這東西?

不過那神秘人。似乎也不是真正了解世界珠的作用。只知道世界珠外殼破裂后。會衍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天的。卻並非世界珠真正的用途。那麼他們的知識來源。想必不是天外來者。而是世界內部。而這樣的東西。如果沒有一定的數量研究。肯定也是研究不出的。所以鄭拓判斷。這個世界上。一定還有一些世界珠存在。希望他給出的價格。能夠讓人動心變賣吧。

這些事情處理完。那印城。卻已經就在眼前了。 …

金軍在攻佔了宣化門后,繼續沿城牆向東進攻通津門(即汴梁城的東水門)。

沿途樓櫓,皆被金兵縱火焚燒。

火光亘天,照得滿城彤紅。

此時,大雪仍在飄灑。

這場大雪已有二十多天未止——事後,很多人都說,是這場百年難得一見的大雪葬送了北宋王朝。

風勢迴旋,發出陣陣怒號,如同雷霆之聲。

見大火借狂風之勢迅速蔓延而來,守衛東水門的宋軍將士,哪還有心作戰,皆棄城逃命而去。

唯有一人不肯逃走,這個人就是內侍黃經臣。

黃經臣以保德軍承宣使的身份,受趙桓指派督視東壁。

現在東壁城牆失守,將士奔潰,黃經臣遙望城中巍峨宮闕,忍不住號啕大哭。

黃經臣知道自己無力挽救大宋的江山社稷,於是縱身投火而死。

黃經臣是活躍於宋徽宗時代的一個老宦官,曾與童貫關係很密切。

宋徽宗時代的宦官,沐浴皇恩可謂至深。

可是,在這次國難中能以死報國者,僅此一人。

守城宋軍中,有兩名統制官不肯棄城而逃,奮勇殺敵,拚死搏戰,最後為國捐軀,犧牲於城牆之上,他們一個叫何慶彥,一個叫陳克禮。

守衛京城四壁的官員將領很多,能在最關鍵時刻以死報國者,僅此二人。

金軍佔領東水門后,立即派出一部分金兵進駐城門內的醴泉觀。

金軍雖然只有數百人,可宋軍望之奔潰,沒有一人敢上前與之交戰。

宋軍不敢殺敵,殺起自己人卻毫不含糊。

兵潰之後,短時間內便有一百多名內侍與將吏被宋軍亂兵所殺。

最令人感到沉痛的是,姚友仲也被宋軍亂兵所害。

姚友仲出身於將門,三世忠孝,聲滿華夏。

自守御汴梁城以來,姚友仲夙夜勤勞,食息不暇。

在諸將中,姚友仲應該是最無負於宋朝廷的,立下的功績也最大。

可惜!

這樣一位抗敵英雄,沒能死於敵人的刀槍之下,卻被自己的同胞活活打死!

這是誰之罪?

金使劉晏本是奉完顏宗望之命來議和的,也被亂軍活活打死。

這樣的強盜死有餘辜,因此,換一個角度來看,亂軍也不是一點好事都沒幹。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