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各據一個几案,距離相隔極遠,遙遙相對,圍觀的人群都被俞彤限制在三米外,不允許靠近,一個個伸長了脖子看著。

兩人各據一個几案,距離相隔極遠,遙遙相對,圍觀的人群都被俞彤限制在三米外,不允許靠近,一個個伸長了脖子看著。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君雲卿和若惜用的煉製葯鼎也是一樣的,藥材則由兩人在密閉的葯庫中自行選擇,一個挑選完畢另一個再去挑選,避免被對方看見,從而猜測出自己要煉的丹藥。

兩人挑選完畢藥材后,開始煉丹。

若惜袍袖一揮,快若閃電的將第一味藥材放入爐中,一點火焰從她指尖迸出,甩向鼎爐,瞬間將之點燃。

眾人一愣,驚呼出聲:「是火靈。」

「她竟然有火靈,成丹速度可比一般煉丹師要快上三分之一啊。一會煉製解藥時,速度肯定佔優!」

虞思萱聽見議論聲非常得意,若惜的火靈可是上次和他們一起出任務時得到的,這還是第一次用出來,哪怕君雲卿真是靈丹師,她也贏不過若惜!

而火靈煉製出的丹藥品質也比一般的要好得多!

見若惜很快就淬鍊完第一味藥材,虞思萱得意的朝君雲卿看去,目光觸及到後者的動作頓時一愣,她竟然也將第一味藥材淬鍊完了?

君雲卿將第二味藥材放進葯鼎后便抄手看著,看似悠閑,實際上袍袖內,雙手正結成七十二天罡控火大手印,不斷翻轉,操縱著葯鼎的火勢。淬鍊的速度比起若惜一點也不慢。

包括俞彤在內,不少人都注意到了君雲卿這邊的場景,不由得暗暗驚奇。

以普通地火來煉丹,速度竟然一點也不比擁有火靈的若惜慢,實在是不簡單!要不是對火候掌控到了完美的地步,一絲一毫的火力都沒有浪費,就是另有手段。

俞彤看著專心致志煉丹的若惜,暗嘆了口氣,她有種感覺,自己這個學生大概不是君雲卿的對手。

不管文斗,還是武鬥。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無法搜索到本站,請各位書友牢記本站域名(書海閣全拼)找到回家的路!

「第三代真神?」

少公子跟離雁然互相看了一眼。

對方的眼裡都是濃濃的不可思議。

他們雖然見識少,卻也明白當今的主宰是第二代真神。

且不說天道法則的限制,即便沒有這樣的限制,主宰也不可能讓一個新的真神出現。

畢竟一山不容二虎,主宰的統治的世界,不可能讓第二個真神出來分享。

「陽神不可能是第三代真神。

我與他戰鬥的時候,如果他真是真神,不可能會直接死在我的祖火之下。

你應該知道,真神之力是能破開我的祖火之力的。」

火神開口說道。

「嗯,你說的也沒錯。

陽神連命都沒有了,根本沒必要繼續隱藏自己是真神的秘密。

看來他果然不是真正的第三代真神。」

空無欲點頭認同了這樣的話。

「你們幾個,如果發現誰表現出了真神的樣子來,記得第一時間告訴少公子,他會直接通知我!」

空無欲對著林天佑等人吩咐道。

「族兄長,您放心吧,我們如果發現了,一定會通知您的!」

巨箭族少公子連忙答應。

空無欲很滿意族人這麼上道。

「走吧!」

空無欲一招手,示意火神離開。

火神臨走之前,又掃了林天佑一眼。

他的眼裡透著一絲殺意。

雖然他做到了無情,把火重明送給了龍皇。

但內心深處卻依然不舒服。

對龍皇的好感自然也降到最低。

只是現在他身為天罡第二席神將。

氣量與風度都需要保持。

所以才忍住不對龍皇發難。

二人終於離開了。

少公子跟火重明等人也終於鬆了一口氣。

「少公子,這回多虧有你在,不然我們面對這些人,就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離雁然向巨箭族的少公子鞠躬道謝。

她認為是因為有少公子認識的空無欲在,所以才解了這一次的危機。

「小意思,大家都是朋友,不必向我感謝!

不過龍皇還是那麼的眼高於頂。

剛才他對火神說的話,可把我嚇壞了呢!」

少公子瞥了林天佑一眼,心有餘悸的開口。

陽神都被火神殺了,這實力有多強,誰都能看出來。

但林天佑卻對火神說什麼,以後畢方一族歸他龍皇。

實在是不把火神放在眼裡。

離雁然沒有接話。

不過她也覺得龍皇有些過份了。

面對火神,該服軟的時候就服軟,何必那麼強勢呢?

「龍皇,我的心意,你應該已經明白了吧?

之前我跟你一起來九天之地,你幾次招攬,但我因為心繫火神,所以錯過了。

這一次,你還願意收我當戰寵嗎?」

火重明來到了林天佑的面前,無比嚴肅的問到。

「當然,本少一直沒有改變心意!」

林天佑咧嘴一笑。

他伸出手,手心當中一抹火焰之氣湧起。

「這是本少的本源之火,本少以此火與你締結永世契約,你願意嗎?」

「當然願意!」

火重明眼睛一亮,興奮不已。

他們畢方一族當年與火神訂立主僕關係的時候。

火神甚至都沒有弄這樣的契約。

因為契約是雙向的。

當僕人有當僕人的效忠,而當主人也會因為契約需要付出相應的義務。

火神當年不肯訂立契約,就是擔心這樣的契約會成為他的累贅,

比如說,戰寵死了,主人會因為契約的原因,令神魂受到波及。

這是任何人都不想經歷的事情。

此刻,林天佑拿出了本源火焰,主動締結契約,無論從態度還是從行動上,都做到了最大的誠意。

畢方之血從火重明的眉心溢出。

滴落在林天佑的本源之火上。

兩者相觸,頓時光芒四射。

一道契約的力量化作了枷鎖,將林天佑與火重明聯繫在了一起。

林天佑身上的力量強大一些,被契約認定為主人。

火重明的力量稍弱一些,被契約認定為僕人。

這種認定會在二人的內心縈繞。

如果二人有誰不同意,這契約會自動結束。

所以,締結契約的時候,需要雙方內心完全的同意。

哪怕有一絲遲疑,契約也會強行中止。

火重明已經全心全意要成為龍皇的戰寵,內心自然沒有絲毫的迷惘。

這契約非常順利的完成。

從此之後,火重明將代表畢方一族,成為龍皇的戰寵。

永世不變!

而龍皇不僅收了火重明這樣的強力戰寵,更俘獲了畢方整個族群。

勢力也大大的提升了。

「恭喜你收了一個不錯的戰寵!」

離雁然跟少公子見契約達成,二人便上前祝賀。

「謝謝了!」

林天佑向二人道謝,隨即又道,「咱們在這裡耽擱的時間太長了,繼續朝登神台前進吧!」

「好,大家一起走吧!」

少公子高興的答應了。

能與龍皇等人為伴,一路上應該會很安全。

「龍皇,土運砂自己離開了。」

一行人準備上路,離雁然忽然來到林天佑的耳邊,小聲說道。

「無所謂,本少並不在意他的去向。」

林天佑毫不關心的搖頭。

那個土運砂只是一個想抱陽大腿的人而已。

現在陽神被滅,土運砂自然只能失望的離開。

唯一讓林天佑不爽的就是沒能得到仙火草。

他浪費時間到這裡來,半點好處沒得到。

現在能彌補他損失的方式,就是去登神台了。

林天佑並不相信踏上登神台就一定能成神。

但獲得提升實力的力量卻應該少不了。

「龍皇,我會全力助你踏上登神台的!」

名門枕上婚 離雁然興奮的說道。

在她看來,林天佑都可以跟陽神一戰,這登神台肯定能踏上去。

如今又有火重明的協助,成神的希望已經不再是夢想。

「小然,到了登神台的時候,你要聽我的吩咐行事。

千萬別自作主張,明白嗎?」

林天佑小聲吩咐。

火神跟第三席天罡神將都在那裡鎮守,而且他們還在尋找第三代真神的消息,這些對林天佑來說,都需要小心提防。

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滿盤皆輸。

他要讓那兩個天罡神將把所有的注意力從自己的身上移走,最後把登神台里的力量吸收。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