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以他『修羅境』的修為卻能發揮黑檀鬼棺80%的威能,其餘就要看陰靈宗的鬼術鬼技如何強大了,若只是雕蟲小技,那真是糟塌了這件寶貝。

但以他『修羅境』的修為卻能發揮黑檀鬼棺80%的威能,其餘就要看陰靈宗的鬼術鬼技如何強大了,若只是雕蟲小技,那真是糟塌了這件寶貝。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就這件寶貝的品質,比雷光飛的四柄神雷劍都要牛叉,他的四柄劍也未必達到靈品極質,估計最少也是上乘靈品了。

前文說過,同一品級的丹品器寶並非同一質階,持,質又分下乘、中乘、上乘、極質四階。

達到『靈品』極質的是寶貝就是無限的接近仙器的存在。

傳聞,七七四十九件『靈品』能合成一件仙器,但也要看這四十九件靈品的質量,若是參插不齊,合成的幾率自然就低了,即便合成了,也是一件下乘仙器。

若都是極質的靈品,大約有七至十件就能合成一件下乘仙器,以此類推,若集齊七七四十九件極質靈品,那合成的將是一件極質仙器,當然,也僅僅是仙器最低一檔中的極質品,仙器也分幾個檔次的,就象人世間的器寶分為『奇、異、玄、靈』四檔(仙器品階與質階的細分在後文有敘,這裡不做劇透)。

那黑檀鬼棺在陰無垢手中漸漸放大,最後飛騰而起,懸浮在了三丈余高的虛空。

此時它的尺寸也如平常棺材那般大小,黝黑如墨,閃著絲絲縷縷的詭異光芒,棺體上刻繪著古古怪怪的圖案符咒。

那夜倒是沒仔細觀察它,現在才發現,此棺的正面刻繪著一個浮凸的骷髏頭。

棺材的材頭上也有三個不醒止的篆字:安魂宮。

靠,只怕世人沒誰想住進這座『宮』里吧?

「少侯。你這是……」

陰無垢不明其意,故問。

元錚笑了一下,卻沒回答他,反而望向他身後的陰葇。

「這位是……」

「哦,少侯,這是老奴的愛徒陰葇,她的鬼修境界相當於人修的小先天圓滿狀態,修行也有百多年了,是個可憐的孩子,但極有天份的。」

呃。可憐的孩子?100多歲的『鬼』叫孩子?

不過在陰無垢這隻老鬼面前,100歲還真是小了點,誰知道他活了多久了?

人修幾十年有達到大先天境的,鬼修一百年達至小先天圓滿也不算什麼。

鬼修的幾個境界很簡單,最低一階是『黃泉』,相當於人修的小先天,黃泉之上是修羅,修羅相當於大先天,再往上大修羅。相當於胎藏武王,最後是獄帝境,相當於人修的真武半神;黃泉境以下的碎魂野鬼,根本不值一提。所以就沒什麼境界可言了。

陰葇就是黃泉境圓滿狀態的鬼修,可以說和小先天圓滿境的天靈子、天權子同一個階位。

「鬼奴陰葇見過少侯。」

「無須多禮,本來你可以逍遙自在,這下成了別人的鬼奴。要怪就怪你師傅吧,嘿……」

陰葇莞爾,只是笑容在她慘白的臉上極為詭異。令人心驚肉跳。

「無妨,能撞上少侯,是我鬼域陰靈宗的福份,老奴堅信,跟著少侯會有一番大作為的。」

「你能這麼想很好。」

元錚一付老氣橫秋的模樣,伸手去拍老鬼陰無垢的肩頭,可惜的是沒拍到,虛無縹緲啊,真汗,差點把手腕閃了。

噗,四婢就掩唇忍笑。

元錚有些尷尬,見陰葇雙手有異於其師,那麼纖長不說,指甲帶著弧度,五指呈箕張狀,似乎要隨時抓誰一傢伙。

「陰葇,你這手的姿式比較怪,天生如此嗎?」。

「回稟少侯,奴婢的手式是因為修練『九陰白骨爪』才成這個形態的。」

呃,九陰白骨爪?

元錚深深望了她一眼,「陰葇,你確定你不是叫『梅超風』吧?」

說到這,他自己忍不住先笑了起來,這是哪跟哪呀。

九陰白骨爪都出來了,實屬巧合啊。

「梅超風?不認識,奴婢的名是師傅給取的。」

陰葇一臉茫然,甚是不解。

陰無垢卻乾笑道:「名字嘛,不過是個代號,少侯說你叫梅超風,你就叫梅超風唄。」

這個死老鬼蠻會拍馬屁的。

「哦,那弟子就叫梅超風好了。」

「呃……別別……什麼呀,還是叫陰葇好,什麼梅超風,我剛才瞎說的。」

元錚那叫一個鬱悶,他瞪了一眼陰無垢,心忖,我還想問問你是不是黃藥師呢,對了,你是不是有個女兒叫黃蓉?哈……

這一頓瞎想,讓他想起了那一世看的《射鵰》,唉……好懷念啊。

「咳咳,不許再提這個事了……」

「是,少侯。」

元錚又轉望黑檀鬼棺,神念延伸過去,頓時就感覺到這棺內蘊蓄著極其龐大的魂氣。

「呃,鬼奴,這棺內的魂氣很強大啊。」

「不瞞少侯,棺內陰魂鬼氣是老奴這幾百年來精心收積儲存的,本宗秘技的威力與陰魂鬼氣的強弱有直接關係,當然,若少侯需要這些陰氣幽魂儘管拿去……」

其實元錚要看對方的鬼棺,就是有這個想法,這時候給他一說,反倒不好意思了。

陰無垢也看出元錚的猶豫之色,又道:「少侯無需多想,老奴本身的修為與棺內陰魂鬼氣無關,少侯你既得萬世邪王的傳承,這些陰魂鬼氣正好納入『冥池』,日後藉此棺收儲陰魂鬼氣更是事半功倍……」

聽他這話的意思,是要晉獻鬼棺給元錚了,因為他以為元錚就是要他的鬼棺。

嘴上說的輕鬆,其實眼裡流露出了不舍之色,要知道這具極質靈品鬼棺是他數百年來花費無數心血粹煉出來的,幾乎是他第二生命,失去此棺,他的戰力也大減。

但此時在人蘺下,不得不低頭,沒選擇啊。

「陰魂鬼氣我可以收入冥池,鬼棺你留著吧,我不要。」

「啊……少侯,老奴是誠心獻寶啊,還請少侯笑納。」

「心意我領了,我拿了它,你的實力勢必倍減,這是我不願意看到結果,這又是你陰靈宗的寶貝,更是你花耗無數心血煉製的法寶,我怎麼能拿去?不要說了,你留著吧,等我接觸到更深邪王魂技,也會傳你一些……」

「老奴、叩謝少侯宏恩。」

老鬼一見元錚如此堅持,心下也是狂喜,跟對人了啊,不是見寶起意那種,還有倚重自己的意思,不感激零涕也說不過去。

事實上這黑檀鬼棺絕對是當世奇寶,元錚都不動心,也難怪陰無垢會心悅誠服,換過是他自己也覺得不可能不心動。

「少侯,老奴解了鬼棺秘禁,你直接吸納陰魂鬼氣吧。」

「好……」(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閱讀。)!s***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他只見過邵家這幾位少爺一面。

就是剛剛跟在他父母和大哥身邊迎客時,他爸媽給他介紹的。

夏家和邵家是親戚,不過,只是遠親而已。

但因為兩家都是生意場上的人,雖然只是遠親,但借著這點關係,兩家刻意拉進彼此的距離,方便互惠互利,兩家的關係倒是不錯。

顧君逐點了點頭,勾唇輕笑,「既然是你家的遠親,看在你的面子上,只要他向我徒弟還有小馳道歉,我放過他。」

今天是夏家大喜的日子,要給夏家面子,實在不適合鬧出什麼事情,尤其不適合收拾夏家的親戚。

如果那樣做,太不給夏家臉面了。

顧五爺的性格有時高冷,有時狂傲,但他這人,是最護短的人,做事之前,頭一個考慮的就是身邊人的利益。

也因此,他的朋友、兄弟,才會最信服他。

今天是夏家的好日子,夏承揚也不想把事情鬧大。

他點了下頭,走到邵蘊逸面前,溫和說:「蘊逸表哥,我給你介紹一下……」

他看向顧馳:「這位,是顧氏集團的總裁特助,顧馳。」

他走到秦君夜身邊,安撫的拍拍秦君夜的肩頭,「這位,是顧五哥的徒弟,小夜。」

邵蘊逸有些懵。

片刻后,他回過神來,臉綠了。

他沒見過顧君逐,但顧氏集團的大名,他是聽過的。

可以打進顧君逐的朋友圈子,是無數名門少爺夢寐以求的事,但很少有人成功。

顧君逐的朋友,都是京城頂級豪門的繼承人,個個神秘低調,不好接近。

他們邵家,在京城也算有一席之地,可他堂堂邵家二少爺,卻連顧君逐的面都沒見過。

不但是顧君逐,還有寧淮景、盛西城、喬介燃、陸時秋……這些鼎鼎大名的名字,他如雷貫耳,即便是他,提起來也忍不住嫉妒艷羨,可他一個都沒見過。

今天……他好像全都見到了。

可是,卻是在他最不想見的情形下見到的。

他懵了片刻,很快反應過來,忍下心中的屈辱和惶恐,向顧馳和秦君夜道歉,「顧特助、小夜,剛剛我因為太生氣,說話的態度不好,我向你們道歉……」

秦君夜的鼻子差點被門板拍斷,還踩了聶延警的腳,一肚子火氣。

他睨著邵蘊逸,沖他翻白眼兒,「你這種人啊,我見多了,捧高踩低,欺軟怕硬,見到比你強的就不要臉皮的攀附,見到比你弱小的就狠命欺負,十足的小人,我看到你這種人就反胃,剛吃的晚飯都要吐出來了!」

京城的上流人士都是有涵養、講規則的。

如果不是兩家有解不開的死仇,沒人會當著一個人的面說這麼狠的話。

從小到大,邵蘊逸還從沒被人當著面這樣數落過。

他氣的臉色煞白,一肚子火氣,想要發怒、駁斥,可是,對顧君逐等人發自內心的畏懼,讓他的腦袋裡猶如塞入了一團漿糊,他什麼話都想不起來。

房間里,摔倒在地的人半響沒反應。 「秦總監,您等等,我先幫您擦一擦。」

見秦詩音要坐下,姜玉燕連忙上前,要幫秦詩音擦一下椅子。

「不用。」

秦詩音伸手攔住了她,道:「小姜,你是我的同事,不是下人,沒必要做這些。」

「秦總監……」

秦詩音的友好,讓姜玉燕感到受寵若驚。

她來凌美的這麼多年,經常受到排擠和欺負。

作為部門裡最努力,任勞任怨的員工,她從來不敢懈怠。

在原來的副總監手下,她經常受到羞辱和臭罵。

動不動就罰款,當著全組人員的面批評。

逆來順受的她,在秦詩音身上,感受到了親人般的關懷!

「以後不用這樣的,我們努力工作,沒人會瞧不起我們!」

秦詩音正色道,「自信,和尊嚴,尊重,都是自己要爭取的!」

「嗯嗯!」

姜玉燕露出開心的笑容,整個人,也變得陽光了很多。

良久。

當姜玉燕從辦公室里出來,輕輕帶上了門時。

一道低沉的聲音,忽然響起!

「你有什麼企圖?」

徐皓雙手抱臂,站在角落裡。

陰沉的目光,像是鷹隼一樣,死死地盯著姜玉燕!

「啊!」

姜玉燕驚嚇了一聲,手中的文件夾,應聲落地!

「別出聲!」

徐皓瞬間貼近了聲,捂住了姜玉燕的嘴,將她抵在了牆角邊。

姜玉燕用力掙扎了兩下,當發現是徐皓時,這才乖乖放棄了掙扎。

她放棄了反抗,連忙點著頭,表示不會大聲叫喊。

徐皓這才鬆開了她,大口喘息的姜玉燕,臉色通紅無比。

她低著頭,紅著臉,低聲囁嚅道:「徐總監,您是專門在這兒等我的嗎?」

「我在問你話!」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