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握著手槍,饒有興趣看著她握著雙拳卻又不發動進攻的樣子,「如果說你是老鼠,那我就是貓。」說完,他右手扣動了下扳機。

他握著手槍,饒有興趣看著她握著雙拳卻又不發動進攻的樣子,「如果說你是老鼠,那我就是貓。」說完,他右手扣動了下扳機。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李綺瀾用力一躲,內道的山壁上已經嵌入一個黑色的暗洞。因為淋了雨而緊貼著裙子的她站起身子,妖嬈的曲線畢露,她掀開裙角,白皙纖長的大腿上膚如凝脂,完美地讓人想尖叫。

對面的男子挑了挑眉毛,縱使見過無數女人的他,也在這一刻頓了下,喉嚨上下滾了下。

李綺瀾眼中的光一閃而過,「很好!」

金絲銀線和雨絲交錯起來。迷離中根本分不清哪裡來的攻擊刺得他胸口生疼。「該死!」

沒有任何猶疑,他直接扣動扳機,子彈如閃電兇猛劈向李綺瀾。李綺瀾瞪大雙眼,左手用力勾動金絲銀線,對面一聲悶哼,他毅然不動,又一聲槍聲砰砰作響。

李綺瀾躲閃不及,一個鑽心的疼痛刺得她的後背整個抽痛起來。右手中的ZB26在雨中依然不失它耀眼的濃黑。倒在地上的她似乎完全沒有動彈。任著背上的血水混合著雨水流向低處。

夜西走了上來,他那一槍精準無誤,沒有誰能躲過,一腳狠狠踩在她的背上,用力攆著她的傷口,我倒要看看你是繼續裝死,還是真死!

雨水打濕她的臉頰,她蒼白的臉上沒有絲毫的動靜,似乎真的已經昏死過去。她殷紅的嘴唇變得蒼白異常,那打著鑽石的金色面具微微有些鬆弛。透過她的側面,可以隱約看到裡面白皙的細嫩皮膚,薄薄的紅暈微微泛開。他愣了愣,鬼使神差地彎下身子,黑色的長袖下他長而結實的手伸了過去,撫了下那金色的面具。

砰!

他震驚地看著對面站起來的女人,金色的面具牢牢在她的臉上,她右手的黑色ZB26穩穩在她手中,而那槍口卻是對著自己!黑色的襯衣上已經黏上了血腥的味道。

一抹笑意在他的嘴邊泛開,不等李綺瀾多開一槍,手中的ZB26已經被卸在地上。一雙冰冷的手扣住她的喉嚨。慢慢地捏緊。將她肺部的空氣一點一點擠了出去。

被死神掌控的味道讓李綺瀾幾乎要背過氣去,一股冰冷的感覺凍結在她的耳際。

「你的命挺大,而且膽子也大!」他勾起邪魅的一笑,修長的手指又掐緊了幾分。另一隻手拂過自己黑色襯衣,將一抹盛開的紅色血液滴到自己的口中,眼中的邪肆迸射出冷澀的目光。

李綺瀾動了下身子,身後冰冷的感覺讓她出現了從未有的狠絕,這個人非常不好對付!突然她發現身下的力氣正一點一點消失,她渾身一震,因為缺氧而憋紅的臉沒有任何錶情,使勁拽著手中的金絲銀線,在他右手伸到她面前的那一刻,金絲銀線迅速轉了一個圈,牢牢鎖住夜西的手腕上,李綺瀾憋足了氣,她時間不多,力氣也不夠,如果不在短時間內讓他妥協,會很危險。

用力扣住他的手腕,慢慢收緊手中的金絲銀線。

他沒有鬆手,兩個人都在比力氣,看誰能堅持久一點,他又收緊左手,那幾乎可以卡斷她喉嚨的力量,讓李綺瀾翻白了下眼。胸中的空氣已經只有出沒有進的分了。抬眼看了下他右手手腕上的血絲再一次收緊金絲銀線。

「該死!」夜西感覺到手腕處那絲絲抽痛,那金絲銀線已經深入他的皮膚,只要她再加一把勁,自己的右手就要廢了!

「啊!」李綺瀾爆發出一聲怒吼,低頭張開那純白的牙齒,「呲!」一聲,夜西的右手已經皮開肉綻。李綺瀾大口大口吸起來,直接對著他的大動脈!腥味充斥著她整個口腔,那一瞬間她真想吐,只是她明白,不能放棄,她和他都留著血,兩個人的力氣都在消散著,誰堅持到最後,誰才能有命活到下山!

夜西倒抽一口氣,她竟然用這樣的方式在補著自己身上的血,而他卻猛然後退了一步,在她抬眼的那一瞬間他彷彿看到一隻狼在吞噬著獵物。那毀天滅地只為了一個目標的狠絕。

一向自詡心狠手辣的他卻在這一刻退縮了,不是他不夠狠,而是,這樣完全如禽獸一樣的攻擊方式讓他震驚得無以言附。該死!他不能再放任她繼續吸走他身上的血液,一點點暈眩襲來。他一掌正要拍開她,卻發現她的牙已經嵌入他的皮膚,如果拍開,恐怕自己要失去的血液更多!只是在他思考這會兒,那極度的暈眩將他掩埋。不能再猶豫!他打開一掌。「嘶!」紅著雙眼看著手臂上那被削去的一塊皮,第一次他不知道要如何對待這樣的獵物!

「你輸了!」李綺瀾吐了一口口水,血色順著她的唇邊滴入在雨水中,那黑入墨玉的眼裡竟然已經染上了笑意,嘲諷地直視著對面驚愕的男人,「你撐不了多久的!」

在兩人都失去意識之前,除非一個人放手離開,否則,兩個人必然有一個會死在這個山路上。有他血液的補充,她的體力雖然不支,和那個被吸了一筆血的男人對比,她更有優勢!

執起手中的黑色ZB26,她顫巍巍站起來,冷冷對準著對面的男人。嘴角微微勾了起來。眯起雙眼,手指扣動著扳機。

「呵呵呵……」真有意思。我夜西對手這麼多,第一次見到這麼有趣的女人。既然如此,那麼你就要承擔住被我盯上的準備!殷紅的唇上已經消失了原來的笑意。雨中他的表情看的不清楚,但是李綺瀾卻無端端地發現自己的背後竄上一股寒冷,凍得她傷口隱隱作痛!

啪!那黑色的身影消失在雨中,黑色的跑車在雨聲中叫囂著,呼啦一聲,李綺瀾看著遠去的黑色跑車,頓時呼出一口氣,深深地喘息著。雨水滴落在她的嘴邊,一股黑暗襲來,倒下去的她在迷糊中感覺到身後的一雙有力的手將他接住,他是誰? 那站在廢墟上的耗子,一點也不搞笑。

它誇張的表情,的確像君王。

而此時輕唱起鎮魔獸曲的白狗,也沒有給人落下「不合時宜」的口舌。現在雖然是在合力對抗萬尊樓,但數千年來,這還是分化后的隱獸門與邪獸們的第一次統一。

這出征的曲子,此時回蕩於離炎戰獸心中,頓時勾起它們心中,無限追思。

大概鎮魔浩蕩自己也沒有想象到。

自己剛剛的一通厥詞,會成為日後迅速催成邪獸門與隱獸門重新融合的契機。

我們可以互毆成豬頭不罷手。

但誰敢欺負我和我豬頭,就必須做好承受隱獸與邪獸,雙倍怒火的準備!

吧唧一聲。

萬尊樓樓主歲昂的下巴掉在了地上!

他再也不復之前從容,腳步踉蹌地爬到陽台,必須依靠石柱才能勉強站立。

「那……那是什麼?」

手指激動地在風中抽搐,幾乎沒有固定的聚焦點,但站在一旁的鐵拳,知道他在問些什麼。

「啊……極雲結界。」

這還用問么?

結界剛剛出現,便無聲滅卻了宗戰之星耶!

這一切只能說明一個令人崩潰的事實……

「那個宗門,還有一位極雲尊者。」

鐵拳從牙縫中,一個字一個字將音節擠出。雖然聲音帶著嘔血的顫抖,但嘴角卻是晃蕩地向上挑起。

彷彿是在嘲笑歲昂,也是在嘲笑自己!

不笑不行呀!

實在是太他娘的搞笑了!

金色銀色已是這世上最富貴,但濃得好似夜的紫,與貴族般的華麗中,還沉浸著只有帝王才有的威嚴神秘。

縱觀這一戰的節奏,竟與自己在四雲內全船覆滅一模一樣!

毫無招架之力,更不要提還手了!

那些被歲昂安排在樓內,準備著隱獸門結界一塌,便放出去繼續收割對頭小弟性命的死士們,未動先廢,成為無用的棋子。因為那紫色的極雲結界,除非施放者收回,否則,誰都無法踏入!

現在它像一把巨傘,直接將隱獸門從上到下罩了起來,甚至還給界內,帶去濃郁的養魂力量。

嗯。

歲昂和自己就只能站在這裡傻傻地看著,看著結界中修士活蹦亂跳,而後洗乾淨脖子,等小白馬從三雲歸來。

它會帶來鮮花嗎?還是帶來一尊用手指就能壓倒整個萬尊樓的極雲尊者?

極雲只是最縹緲的傳說,在極天歷史記錄中,模糊難辨真假,反正現世,無論是萬尊樓還是仙緣聖地,甚至靈淵閣,都沒有這樣的人物,踏天,已是最強!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極雲結界出現,鐵拳甚至根本不相信這個傳說。

今日,它信了。

所以面色死灰。

「都怪你!」

就在鐵拳陷入沉思之際,面容扭曲的歲昂發出一聲聲嘶力竭的咆哮!

「我?」

它不可置信地抬起頭來。

「對!若不是你在四雲全軍覆沒,本尊也不會沒有再戰之力!若不是你在四雲將隱獸門得罪得死死的,本尊也不會無法與它們和談,只能出此下策想搶一個先機!此事,本尊固然有錯,但你也逃不了干係!」

歲昂目光赤紅,神態癲狂。 祁望澤點頭:「我會的,爺爺。」

小樹苗兒對祁老爺子說:「澤澤一直很照顧我噠,澤澤特別好,對吧小越哥哥?」

小樹苗兒歪頭看凌越。

凌越點頭,表示同意。

他們坐在中間的位置。

中間的位置是四個座位排在一起的。

他和小樹是同桌,坐在小樹的左面,祁望澤坐在小樹右面。

祁望澤比他大兩歲,比小樹大五歲,他們熟悉了之後,祁望澤一直都很照顧他和小樹。

他性格孤僻,沒耐心和別人溝通,平時在班上,除了和小樹苗兒話多一些,和別人就是「嗯嗯啊啊」,一整天也說不了幾句話。

他的同學們知道他這樣的性格,也就不怎麼和他說話。

唯獨祁望澤,對他和小樹苗兒一直很溫柔很耐心,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願意幫助他和小樹苗兒。

也因為如此,小樹苗兒提出幫祁望澤躲開監控時,他才沒有反對。

儘管他知道,祁望澤和小樹苗兒是錯的。

可當他們兩個用希翼的目光看著他的時候,他就捨不得讓他們失望。

當時他覺得,雖然祁望澤和小樹苗兒是錯的,不過無傷大雅,頂多就是一場鬧劇。

他沒想到,祁老爺子會因此急的住進醫院。

好在,有驚無險。

不。

甚至可以說,祁老爺子因禍得福了。

也許,這就是禍兮福之所倚吧。

「小越哥哥,你想什麼呢?我們走啦!」小樹苗兒牽住凌越的手。

凌越從自己的思緒中回神,點了點頭。

葉星北和岳崖兒帶著兩個孩子離開祁家,直奔遊樂場。

到了遊樂場門外,兩人帶著孩子正要進去,岳崖兒的手機響了。

岳崖兒取出手機看了眼。

是個陌生號碼。

她接通手機放在耳邊,「喂」了一聲。

一個有點熟悉的高傲的聲音鑽入她的耳朵:「你是岳崖兒?」

幾秒后,岳崖兒想到這是誰:「王阿姨?」

「岳崖兒,你在哪兒?」王母傲慢說:「我要見你。」

岳崖兒勾起唇角:「王阿姨,我在忙,怕是沒時間見你。」

「我今天必須要見到你!」王母的聲音有點氣急敗壞:「岳崖兒,你別給臉不要臉,如果我今天見不到你,星期一我就到你的學校去找你!」

岳崖兒的臉色一下冷了。

她輕輕呵笑了聲,「好,既然王阿姨這麼想見我,我也不想掃王阿姨的興,我在中心遊樂場。」

她視線轉動,落在遊樂場對面的咖啡廳上,「中心遊樂場對面有一家咖啡廳,我在那裡等你。」

不等王母再說話,她掛斷了電話。

葉星北見她神情不善,問她:「誰呀?」

「王沛陵的媽媽,說她要見我,」岳崖兒指了指馬路對面的咖啡廳:「北北,我去那邊等她,你先帶著小樹他們進去,等我和她談完了,我進去找你們。」

葉星北點了下頭:「那我讓雨諾留下陪你。」

「沒事,」岳崖兒好笑的說:「你還怕她對我動粗?」

「萬一呢?」葉星北說:「小心無大錯。」 第五十六章

孽清拖下白色的塑膠手套,看著已經安然無恙的她,心中的疑惑加深,這個女人是誰?為什麼給他的感覺如此熟悉卻又說不上來,若不是他經過山道發現她渾身染血,恐怕這女人早就已經上了社會版頭條。

看著她閉著眼睛,渾身上下散發出令人嚮往的神秘。那金色的面具更是讓他有一種想要揭開的衝動,轉而又想和這女人根本就素不相識,只是救了她一命,並不代表就可以直接揭穿人家的秘密。收回手,他走出了研究室。一晚上沒有吃飯,餓得他前胸貼後背,他不知道眼前的面具女孩就是他找了許久的玉面狐狸。

後背刺麻的感覺襲來。李綺瀾動了下雙唇。已經不再蒼白的唇上已經恢復甜蜜的紅潤。細長又卷翹的睫毛上下顫動著,睜開眼睛的她愣神地看著這熟悉的一切,瞳孔瑟縮了下,頓時看著這個房間,8年前的回憶如潮水一樣席捲而來。

「脫了,泡藥酒。」

那少年的聲音在腦海里盤旋著,充滿著戲謔和調侃。這個葯桶竟然還在。依然是這間通風良好的研究室,乾淨潔白,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她笑了笑,是孽清救了她嗎?

這次她根本沒想著自己還能活下來,畢竟在那偏僻的山道上,即使有人救了她,不懂醫術的話她不見得醒過來。只是孽清,再次見他,她不知道要以怎樣的面目,李綺瀾?還是玉面狐狸?還是只是一個陌生的女人?

她動了下身子,黏黏地讓人難受,她低頭髮現自己身上依然是昨天晚上的衣服。沒有任何預兆,她開啟一扇門,熟門熟路走入一間浴室,小心著不讓水接觸到後背的傷口,她沖刷著身上的疲倦。換上一件白色的浴袍。

孽清端著一份菜進來,發現裡面的人影已經不見,俊雅的臉上頓時殺氣一片,他的研究室不允許其他人亂逛,更不允許其他人消失在他的眼皮底下,誰知道她是不是什麼危險人物。

「滾出來!」孽清走到精密的安全設置中心發現她不在這裡,再轉去其他地方,也依然沒發現她的身影。到底去哪裡了?

金城一向不允許帶陌生人進來,如果她闖到外面去,他是沒辦法保住她,更沒必要保住她。只是因為一些莫名的因素他出手救她,不代表他就可以為她做那些無聊的事。

俊雅的臉上失去了原本的淺笑,就在他準備按下警示器的時候,一個白色的身影出現在他身後,那金色的面具下她依然眨著眼睛,只是眼裡的笑意在看到他長長的手指停留在那紅色的警報上的時候已經化為一股淡然和冷漠。

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她拿起一邊的開水,旁若無人地喝著,似乎她才是這個研究室的主人,孽清撐著手臂,兩手交握在胸前,盯著她的眼睛頓時又浮起一抹淺笑。

「你住在哪裡,我送你回去。」她是誰他無意知道,在他看來她已經佔用自己太長的時間和空間。

幾不可聞地,他聽到了一個令他顫抖的聲音,那依然清脆悅耳,只是變成了女人的動聽和婉轉,卻依舊讓他怔愣在原地。嘴裡一遍一遍念叨著:「瀾瀾。」

李綺瀾看著他失神念著自己的名字,嘲諷一笑,原來還記得。她以為自己早已經消失,或者說,是一個不復存在的個體。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