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公理何存!

世間公理何存!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最後一聲「世間公理何存」秦浩幾乎是嘶吼而出,瞬間引爆執法堂全場氣氛。

許多弱小弟子都發自身心的起鬨起來。

「司徒長老這個吃相也太難看了,連鑒定儀都沒有鑒定,就妄加判斷,也太過草率了吧?」

「tmd,這幫長老心術不正,還反過來怪我們弱小弟子,真是豈有此理,宗主還在的時候,我們天機宗如今這個鬼樣子嗎?」

「少宗主說的對,難道那些弟子欺辱我們連反抗都不可以嗎?難道我們這些弱小者只有被強大者侮辱的權利嗎?世間公理何存!」

「世間公理何存!」

「世間公理何存!」

「世間公理何存!」

一聲聲吶喊在執法堂回蕩,群情激昂,場面有些難以控制。

秦浩所言恰好切合了他們內心想法,生活本來就很艱辛,如果連公理這最後一層顏面都被剝奪,那還有什麼存在和生活的意義呢?

杜月笙和葉紫衣也都雙眉皺起,司徒浩這招太拙劣了吧。

司徒浩卻面色鐵青,這幫螻蟻居然敢質疑自己,還tm起鬨,你們以為你們是什麼。

武神強者嗎?

簡直可笑,一點作為螻蟻的自覺性都沒有。

「秦浩,不要罔顧事實,既然你說你是因為自衛殺死熊氏兄弟,你可知道,熊大是武靈強者,熊二也是一個武徒九階,以你平日武徒一階的修為,憑什麼擊殺他們兩個?

你的侍從也是如此,笑話了,兩個廢材一朝覺醒。

數日成就武靈修為,不是域外邪魔,又是什麼!」

司徒浩冷聲道。

秦浩眼眸抬起,望著台上恨不得打死自己的司徒浩,淡淡道:

「自然是神心覺醒!我的侍從方韓寒也是如此,不知道上官長老還有什麼指教」

一言激起千層浪,圍觀的數千弟子都開始議論紛紛,

杜月笙和葉紫衣眼神更是陡然一變。

神心,顧名思義,是屬於神的心臟,擁有神一部分的無上威能。

傳說人是神之後裔,體內有著神的血液流淌,而當神血凝聚於心,那就可以覺醒神心,擁有無上威能。

而世界之大,修鍊者不計其數,能覺醒神心者,卻是萬不存一,而且大部分都是藉助外力突破。

比如造化生生草或者神之精血都可以幫助人凝練神心。

而能自然覺醒神心的更是個中天才,秦浩若是能自然覺醒神心,那他豈不是成了絕世妖孽?

聽秦浩的意思,他的侍從似乎也覺醒了神心,神心啥時候成了大白菜了?

「無稽之談,秦浩,方韓寒我看你們就是域外邪魔,居然還以神心名義想來欺騙我們!」

「可惡,我司徒浩怎麼可能會聽信你一派胡言。殺人償命,去死吧!」

司徒浩怒喝道,方才聽說秦浩說他覺醒神心,而且是自然覺醒的神心,心裡便隱隱不安起來。

自然覺醒的神心,大部分可都是戰力極強,威能逆天的戰鬥型神心。

若是讓他成長起來,哪裡還會有自己的生路?

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將這二人殺了,為大長老成為宗主掃除後患,也當作一個投名狀。

被廢除執法長老也罷,被放逐南山礦脈也罷,只要大長老上位,這執法堂終究還會是我司徒浩的天下。

思量至此,一股強大威壓已然運起,司徒浩身形一掠,化掌為勾,泛起凄厲青芒,向秦浩抓去。

卻絲毫不留情面,武皇全部實力都凝聚在這一勾之下。

「冥王勾!」

「嗡!」

執法堂都被這股強大能量陡然一震,秦浩站立處,更是塵煙四起。

所有弟子都被這突然發生的一幕驚呆了。

「司徒浩這廝是一言不合就要殺人滅口啊,他不怕宗規嗎? 錯愛百萬新娘 這種行為是要被廢除職務,貶為南山礦奴的啊」

「秦浩雖然廢材,但也是少宗主,上官痕這是要打我們天機宗的臉啊!」

「可惜了秦浩,一直都是廢材,一朝覺醒神心,有望成為絕頂強者,卻死在自己人手裡,我天機宗危矣!」

諸多弟子哀嘆,為秦浩不值,紛紛譴責司徒浩的無恥行為,但這有什麼用呢,大家心裡明白,不過武靈境界的秦浩必然會殞命在司徒浩手裡。

就算他有再逆天的神心,在絕對實力碾壓下,也是蒼白無力的。

天才也需要時間的積累方才成為強者,唯有實力永恆不滅!

這是所有弟子共同的看法。

塵煙散盡,結果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卻只有秦浩望著眼前氣急敗壞,卻又無可奈何的司徒浩,露出一抹嗤笑。

就憑你這種貨色,也想殺我?

哥可是穿越者! 一個淡藍色的保護光罩擋在秦浩前方,雖然因為抵擋冥王勾微微黯淡,卻依舊藍芒閃爍,顯然還有一戰之力。

一個清麗的女聲陡然響起,「司徒浩,秦浩是否是域外邪魔我和杜月笙都未說話,

鑒靈儀也未鑒別。

你貿然出手襲擊秦浩,他怎麼說也是天機宗的少宗主,你未免也太不把天機宗的宗規放在眼裡了吧!

還是,你對下一屆執法堂堂主職位已經放棄,甚至不惜自毀前程?

無論如何,今日過後,你必須對這件事做出解釋,不然我就上報長老院,撤銷你的執事長老職務!」

那是一個紫色宮裝的靚麗女子,眼眸凝視著身前的司徒浩沉聲道。

雙手法決一掐,淡藍色光罩頓時泛起一陣漣漪,隱隱間有雷光泛起。

卻是三大執事之一的葉紫衣,方才正是她的水幕天華抵擋住了司徒浩的冥王勾,方才保住了秦浩的性命。

「哼!」

司徒浩目光恨恨,卻也無可奈何,葉紫衣與他修為相當,也是武皇巔峰,

這水幕天華他傾盡全力自然可以破除,但一擊冥王勾已經壞了規矩,怎麼可能繼續大打出手,難道真的去南山做礦奴不成?

他怎麼也想不到葉紫衣居然會出手幫秦浩擋了自己的致命一擊,

這回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不僅在眾人面前失了分寸,丟了面子,還tm沒殺掉秦浩這個小兔崽子!

司徒浩只得冷哼一聲又回到高堂上。

「多謝葉長老出手相救」

秦浩對葉紫衣謝道,一張紫色卡片緩緩扣入袖間。

他卻是沒有想到司徒浩居然如此不顧長輩面子,一言不合就對自己出手相向。

若不是葉紫衣出手相助。

他差點忍不住要召喚埼玉老師,一拳把這個狗屁司徒浩一拳打死,mb,居然在穿越者面前裝b,這貨以為他是誰!

也好,埼玉老師自己還有著更重要的事要做,浪費在這種垃圾貨色上就不值了。

葉紫衣臉上帶著笑意,一副平易近人的神態對葉凌說道「維護公正,是每個執法長老的責任,少宗主何必放在心上。

更何況少宗主覺醒神心,也是我天機宗之大幸,說不得數百年後,帶領我們天機宗執玄天域武道牛耳的就是你了。」

葉紫衣誇讚秦浩后神色一變嘆息著:

「只可惜,宗主他看不見了,唉。卻不知少宗主覺醒的是何種神心。」

話題一轉,最終目的卻是想知道秦浩的神心,順便測了下宗內流轉的謠言是不是真的。

天機宗的長老果然每一個簡單的,全是老狐狸,美女也不例外。

可惜,我既然識破了,又怎會上勾。

秦浩心中暗道,卻心生一計。

「多謝葉長老抬愛,不過父親會看見的,肯定!」

秦浩沉聲說道,眼眸抬起,望著葉紫衣,嘴角噙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

卻讓葉紫衣神色一突,這是什麼意思,難道?

「至於我覺醒的神心嗎?不方便透露,實在是有關身家性命,不得說出,還望長老見諒!不過不是戰鬥型的神心,而是輔助神心」

秦浩接下來來的話卻讓在場的所有人神色一變,或驚喜或不悅,司徒浩的神色最為精彩,如同吃了老鼠屎一般青紅不定。

可惡,自己因為一個輔助神心付出了這麼多!差點身敗名裂。

幸好沒殺他,司徒浩心中暗自慶幸。

眾所周知神心雖然威能無比,但也分戰鬥型和輔助型,戰鬥型神心可以直觀增長戰力,輔助型神心不能,這兩者地位自然也是天壤之別。

除非覺醒的輔助神心是幾度逆天的逆轉時間的超級無敵輔助神心,不然輔助類神心對於實力的增加,幾乎等於零。

「可惜啊!」

葉紫衣嘆了口氣,輕輕拍了拍秦浩肩膀,轉身向高台走去,

「葉長老,稍等一下。我雖然沒啥戰力,但我不喜歡欠人人情,尤其欠美女人情,「

秦浩攤開手掌,手心一枚銘刻著神秘丹紋淺綠色丹藥,周圍泛起一圈光暈。

葉紫衣瞳孔一縮,「這不是武——」驚訝的近乎失聲。

秦浩臉上浮現一抹神秘的微笑,「正是武皇破境丹!希望葉長老可以更上一層樓。」

葉紫衣也不矯情,玉手接過丹藥,凝重道:「以後有什麼麻煩可以來找我,我會站在你這邊!」玉唇微語,卻是輕輕貼著秦浩耳邊說著,一股似有如無的暗香吐出。

此舉卻讓秦浩內心微微一動,一種異樣的感覺油然而生。

而所有圍觀弟子都驚呆了,這還是那個冷若冰霜,對男人不加顏色的葉大長老嗎?

無論何時也沒有見她和哪個男人如此親近啊!

我去,還笑的這麼開心,秦浩少宗主,我服!撩妹技巧滿分啊!

求拜師,求當小弟!

圍觀弟子心裡泛起無數想法,但總結起來就是「佩服」兩字!

「可惡,葉紫衣這個「賤」人,自己追求她這麼久,什麼名貴丹藥,上古法決,什麼沒有送過,這個「賤」人全部拒絕,還對自己不假顏色」

「秦浩送給她一個不知名丹藥,她就這般賣弄風騷,可惡啊!總有一天,我要讓這對狗男女付出應有的代價!-

司徒浩心道,怒火洶洶燃起,目光閃爍間更是欲將方寒殺之而後快。

秦浩卻不知,因為和葉紫衣的舉動更加深了司徒浩對自己敵視。

就算知道,說不定還會更開心,司徒浩這種敢對他出手的貨色早就加入了他的死亡黑名單。

司徒浩越恨秦浩,怒氣值越高,怒氣值越高,幹掉他,爆的寶貝也就越好。

這是一個良性循環,無所謂啊!

「好了,鬧也鬧夠了。老頭我還要等著回去睡覺呢,這人老了,身體就是不行啊,少宗主可否快些開始檢測,這既是對自己的信任,也是對宗派的負責,也算是憐惜老頭我吧」

卻是一直臉上都掛著笑意的杜月笙長老,他還誇張的打了個哈欠,以顯示自己的倦容。

眾多弟子集體無語,大爺,你是武皇巔峰的強者啊,不眠不休七天七夜都木有問題,精力幾乎無窮無盡。

困這種借口也拿的出口啊!

卻沒有人看見杜月笙眼角掠過的一抹驚詫,旋即又回歸平淡。

「武皇破境丹嗎?少宗主果然不是那麼簡單,看來天機宗又要風起雲湧起來了」 江瑤的語氣很是咄咄逼人。

她本來就是在蜜糖里長大的,眾星拱月,她要什麼就有什麼,也沒有人會忤逆她一句。

可遇到喬斯年後她發現,這個男人,沒有想象中服軟。

喬斯年沒有轉身,靜默地站在窗口,站立很久。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