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這水有何作用?」落月問。

「那這水有何作用?」落月問。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人在裡面,會得到身心徹底的凈化……同時也會消除那個人心中最深的牽挂,以及所有美好的記憶……」水郎說。

「為什麼是所有美好的記憶……這樣的雲水精華還真是奇怪,怪不得帝君要凈化自己,他不進來泡泡,也許因為不想失去美好的記憶吧。」落月問。

「這和雲朵當初施加的靈力有關……」水郎回答。

來時綣綣,別後厭厭 再往前走,進不去了。那變到了雲水精華的領域。

「天心!」冥爵忽然呼喊了一聲!

他遠遠的看到天心蜷縮著身體,正坐在雲水精華的深處呢,她在想著什麼似的,手中還在玩弄水滴……

好一副天真模樣。

「天心!天心!」冥爵儘可能的靠近雲水精華,拍打水柱,口中不斷呼喚她的名字,可是,卻不見天心回頭,甚至跟沒聽到似的……

儘管如此,看到天心還一如從前的模樣,冥爵的心好像融化了似的……

一頭黑色濃密的長發傾瀉下來,在水中飄著,整好及腰,露出半張小臉,比老君那玉牌上雕刻的不知美上多少倍……

「我猜去綠野仙蹤的另一解開封印的東西就是這雲水精華了,我們要想辦法弄些。」落月說。

「雲水精華在這裡,裡面的人只能聽到特定的人的聲音,冥爵喊破嗓子,天心也是聽不到的。而且,主人,除非你把整個雲水精華搬走,否則是無法單獨拿出一點的,這裡的雲水精華已經和地下的靈力相接,你若想動,帝君必然第一時間覺察到,將這裡團團包圍了……」水郎說。

冥爵無心聽這些,心思全都在天心的身上,無論怎麼呼喊,怎麼敲打水柱,都不能讓她轉過頭,因為她根本聽不到,也察覺不到,只是一個人在天真的玩著水珠,把它們放在手心連成線,變成圓形,三角形,方形,又變成水珠……

就這樣翻來覆去,她唯一的玩具就是這些雲水精華了。

「老君的筆鋒這是拙劣,把如此漂亮的一個女孩畫的只有六分神采。」落月說道。

她拉住冥爵,自己使出冰雪靈力,讓周圍飄起了一片片的廣袤的白雪……

這個突然的改變可吸引了天心的目光,她立刻站起來,看著周圍神奇的景象,第一次看到鵝毛般的大雪紛飛,她咯咯的發出笑聲,手舞足蹈,一臉欣喜之情。

。 修羅戰場!此時每個人的心中都升起了這個念頭,似乎唯有這四個字能描述眼前的一切。但見雙方的騎兵衝擊到了一起,就宛如是天空中層層疊疊的烏雲相互的衝擊一般。那些烏雲衝擊,會引發電閃雷鳴,而此時雙方的騎兵衝擊,則會留下殷紅的血液和撕心裂肺的吶喊之聲。

王雙帶著手下的騎兵,一個衝鋒之後,立刻回身,又發動了另外一次的衝鋒。騎兵來回的穿梭,自然會有一些人在馬背上被擊落。那些被擊落馬背的騎士們,若是當時未死,也會被千萬匹馬匹給踐踏成肉餅。

不知道衝鋒了幾個回合,待王雙重新站立在城牆之側的時候,其身後的士卒已然損失過半。當然,對面的鐵騎洪流也好不到哪裡去,損失也是慘重的。

雖然損失過半,可王雙手下的騎兵卻將敵人的囂張氣焰遏制了下來。那對面的鐵騎洪流已然沒有了之前的囂張氣焰,他們也回到了本陣,不再衝鋒。

可是,敵人沒有給予王雙喘息的機會。鐵騎洪流不再進攻,可是那些萬骨森林裡面的黑甲騎士卻並不是這樣。但見那些黑甲騎士突然衝鋒,接替了鐵騎洪流向著王雙的騎士們衝鋒了過來。

這是何等的力道!王雙看著面前衝鋒來的黑甲騎士,不由的微微色變。雖然黑甲騎士的數量不多,可是實力卻是驚人。只見他們在八足神駿的帶來之下,如飛一般的衝鋒了過來。

「殺!」此時,王雙已然沒有退卻的可能,口中大聲的喝道。他知道,手下的騎士根本不是對面黑甲騎士的對手,可即便如此,他還是選擇了衝鋒。即使不敵,也要倒在衝鋒的路上。

頓時,剛剛與鐵騎洪流戰鬥過的騎士們,又一次發動了衝鋒。只不過,此時他們的敵人不再是那些鐵騎洪流,而是萬骨森林的黑甲騎士。

那些黑甲騎士不知是人還是野獸,任由身下的駿馬賓士,而他們本人則端坐在那駿馬之上。他們通體被黑漆漆的鎧甲包裹,即便是眼睛也是如此。遠遠看去,他們就好似是一個個的黑甲罐頭一般。

「嘭!」王雙一馬當先,將手中的戰刀狠狠的擊打了過去,卻是被對面的八足神駿又狠狠的擊打了回來。那八足神駿何等的厲害,一擊之後,便如風一般的繼續衝殺。

騎兵的戰鬥就是這般,只需一擊便可,若是衝鋒的戰馬停了下來,必定會影響身後的騎兵前進。因此,八足神駿雖然一擊未將王雙擊殺,但也沒有做絲毫的停留。

王雙帶著手下的眾人,又一次的回到了城牆之下。此時,他手下的騎士們銳氣全失,已然沒有了再次戰鬥的勇氣。

王雙在陣前,看著對面的黑甲騎士,眼睛不由的眯了起來。剛剛一個回合的衝鋒,那黑甲騎士居然僅僅有幾人墜落下馬,再看他身後的騎士,卻是倒下了大片。顯然,那些黑甲騎士是極為厲害的。

「對面的,可敢與王某人大戰三百回合!」就在此時,王雙沒有退縮,而是高聲的喊道。

喜歡魔武女帝傳請大家收藏:()魔武女帝傳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冥爵也被天心無邪的眼光和舉止深深的吸引了,忘記了繼續敲擊的動作,手就停留在半空中,嘴角上揚,來自內心的笑意掛在嘴邊。

玩了一會雪,天心這時候終於注意到雲水精華外面站著三個人!

她驚訝的捂著自己的小嘴,一臉驚慌失措的模樣,連連後退:「你們是誰?」

她根本沒有認出是黃金冥爵。

她原本是聽不到外面的聲音的。

「天心,是我,是我……」冥爵摸了摸自己頭髮,和當初一樣長了,天心應該認識才對啊……

「呵呵,我聽不到你們說話,你們應該能聽到我說話吧,不過我很想知道你們是誰呢,這裡平時幾乎沒有人來的,我也很久沒有看到除了他之外的其他人了,這一次,一下子來了三個,我好開心哪,可以和你們說說話,雖然我連你們的名字都不知道,如果聽到我的話,就點點頭……」天心瞪大眼睛,看著三人。

三個人都點頭了。

奈何,天心是一句話也聽不到啊。

「你們兩個,到很正常,你有點不正常,大個子,你在表演么,為什麼手舞足蹈,一會摸著自己的頭髮,一會揉捏自己的眼角,還拉扯自己的衣裳……」天心問道。

大個子,黃金冥爵聽后無奈的搖頭,自己咋就成了大個子了!他至少放在這些在天心眼中很怪異的舉止,變得安靜了不少,像落月和紫年一樣,只是心裡依然著急,看來,她什麼都不記得了,那也說明,自己和她之間是美好的回憶,才會消除掉的……

這是冥爵唯一欣慰的地方。

「我倒有個方法可以試試……」落月想了想,她將周圍用雪牆封閉起來,讓聲音穿透這些雪花,再將帶有聲音的雪花推進雲水精華中。

這些雪花也是冰雪靈力的精華,精華對精華,正好門當戶對。雪花一片片的穿透進去,天心伸出手掌接住,體驗雪花融化在掌心的快樂,她又一次歡呼雀躍起來……

「太美了,太美了,這真是太美了……」天心說。

「這回,能聽到我們的聲音了么?」落月緩緩將靈力傳輸進去,天心聽的雖然有些滯后,不過還是聽到了,眨一開始,她還嚇了一跳呢,雪花怎麼會說話?

「我聽到了,聽到了,是帝君讓你們來探望我的吧。」天心說。

一聽到這話,冥爵很不高興,這明顯是給天心洗腦了。

落月示意冥爵慢慢來,她將雪花不斷推進,想說的話放入裡面,天心周圍的雪漸漸的多了起來,大了起來,雪花也飄落的快了,她聽到之後便逐漸融化。

「天心,帝君經常來看你們?」落月問。

「是啊,每個月他都會來幾次,如果沒有他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那才好呢,幸好他收留了無家可歸的我……否則我必然是無依無靠,流落街頭,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還會常常被人欺負,幸好,這一切都沒有發生……」天心說。

叩開一個女子的內心,最合適的人選就是另一個女子,因此落月讓紫年和冥爵都緊緊的閉上嘴巴,當一回啞巴。

。 第1508章我還是很期待的

作戰討論結束,霍彥霆等人被安排先回營帳休息倒時差。

走出作戰指揮室的那刻,老黑等人微不可察地深吸了一口氣,但垂在身側的拳頭卻是攥得更緊了。

原本與霍彥霆並肩走著的蘇蔓,伸手握上霍彥霆的寬厚大掌:「隊長,我在。」

「嗯。」霍彥霆緊了緊蘇蔓的手,剛硬臉頰抿出一絲柔意,「不用擔心隊長,正如你說的,我們是星際戰士。」

「嗯。」蘇蔓微微點頭,然後在捷成星球的後勤戰士引領下進了營帳。

原本打算陪伴在霍彥霆身邊的老黑等人最終選擇退守在另外一個營帳內,至於他們的老大就交由蘇蔓安撫。

待後勤戰士一離去,蘇蔓已經將這片營帳進行完神識探究,確認沒有其他問題后,她意念一動帶著霍彥霆閃入空間。

「隊長,泡靈泉。」蘇蔓發號施令。

霍彥霆略微有些疑惑,沉聲說道:「蘇蔓,我身體很好,心理也健康,對於雷傲的執念……也沒有你想象得那麼……」

蘇蔓雙手環臂,負氣說道:「霍彥霆,我是你妻子,我現在命令你泡靈泉。」

霍彥霆:「……」

「原本還想鴛鴦戲水,現在看來多想的你還是一人浸泡吧。」蘇蔓繼續弩嘴說道,「要是覺得孤單,我可以讓湯圓、小美還有山丘來陪你。」

「拒絕,實名拒絕。」不遠處默默觀察著的小美第一個拒絕。

接著湯圓涼颼颼的聲音響起:「丑拒、蠢拒、傻拒,總之拒絕。」

而穿著蔓靈衣服,幻化成蔓靈模樣的山丘牽著蔓靈,賊眉鼠眼地笑出聲:「別啊,我還是很期待的。」

「滾!」霍彥霆看著一模一樣的兩個蔓靈,目色中全是說不盡道不完的嫌棄。

「嘖嘖嘖,暴躁可不是什麼好事。」山丘甩下這麼一句話后,便牽著蔓靈大搖大擺地離開了。

霍彥霆微抽著眼角,看著蘇蔓負氣側身背對著他,於是只好乖乖褪去衣物,下了靈泉:「老婆我下靈泉了,堅決服從老婆大人的一切指令。」

蘇蔓弩著嘴,依舊沒做理會。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霍彥霆漸漸進入夢鄉。

幾乎是同時,蘇蔓轉過身!

緊接著她迅速抓起一旁葛優癱的湯圓,將它拽入醫藥區域:「來!煉丹。」

湯圓狠狠抽了抽眼角:「你這算什麼?臨時抱佛腳嗎?」

「給抱不?」蘇蔓瞪了湯圓一眼。

「抱抱抱。」湯圓沒好氣回著,「誰讓人家是原版湯圓呢,我這沒人疼沒人愛的苦力……」

「回去加雞腿。」

「我還要加滿漢全席。」湯圓立馬來了精神。

蘇蔓一口應下:「成交。」

隨著倆人默契地開始煉丹,山丘帶著蔓靈也來到了邊上,同時山丘教導蔓靈釋放適當的木靈氣注入到葯鼎中,緊接著他自己也釋放了些許土靈氣進去。

一時之間,整個空間都瀰漫著葯香,令人心曠神怡。

蘇蔓也感應到此次煉丹的不同,心中驚喜的同時,越發凝聚自己的精神力,原本預計需要花費2-3小時的煉丹,此刻不到1小時便已經丹成,且是她煉製的第一顆准高階丹藥。

(本章完) 那王雙並非是爭強鬥狠之徒,只是此時到了這般的境地,已然沒有別的辦法。只有雙方主將來一場決鬥,才能提升背後騎士的士氣。

王雙喊完,那對面的八足神駿卻是沒有回應。他似乎不明白王雙的意思,過了許久,才悠悠說道:「閣下是在與我說話嗎?」

傲慢!輕視!王雙的眼珠差點自眼眶之中崩裂出來,只見他強自壓制心中的怒火,大吼道:「沒錯,可敢與王某大戰三百回合!」

王雙在陣前叫陣,他沒有再次讓手下的騎士衝鋒。可是,這個做法非但讓對面的八足神駿難以明白,就連沈逸秋等人也是一頭霧水。

即便王雙手下的騎士驍勇,可也萬萬不會是對面黑甲騎士的對手。王雙固然弓馬嫻熟,但也不會是八足神駿的對手。只是,不知王雙此時為何非要對敵人戰鬥,讓是讓沈逸秋大為不解。

「王將軍怎麼會這樣?」火傲天也皺著眉頭說道。雖然他看不到對面八足神駿的面容,但從對方身上的氣勢看來,王雙就不會是他的對手。若是八足神駿答應了王雙的請戰要求,那麼後果就只有一個,必然是王雙戰死。

「或許,他是想給手下的騎士一些活路吧!」沈逸秋長嘆一聲,說道。

若是那些騎士再衝鋒,必定會全部滅絕。而此時王雙出戰,卻是有了幾分存活的可能。至少,王雙本人是這般想的。

沈逸秋看著王雙,頗有一股凄涼。那是一種英雄末路的感覺,正如此時的寧港一般。寧港所有的抵禦力量都放了出去,若是那王雙戰敗,那他們寧港也就不會再有一絲的勝算了。

「若是王將軍戰死,咱們就全體衝鋒!」沈逸秋下定了決心,堅定的說道。

「好!我答應你!」沈逸秋剛剛下了決心,那遠處的八足神駿也是如此。但見那八足神駿將身下的駿馬一提,便到了陣前。

王雙看著對面那匹八足神駿,暗暗的咽了一口唾沫。那匹駿馬身下有八足,一旦跑動起來,任何地面上都能前行。即便是崇山峻岭,也會如同是平墊一般。他沒有必勝的把握,可還是將戰刀一揚,便欲出戰!

「慢!」誰知,王雙還未出戰,便聽聞身後傳來了一聲稚嫩的呼喊之聲。

王雙回頭,卻見一個快速的身影到了跟前。那身影極快,正是端鹿。王雙在初次到達寧港的時候,曾經見到過這種魔獸,也認識那端鹿上的女孩。

沒錯!端鹿上的女孩正是小庄!她本是在城牆之後,見陣前要有決戰,便再也忍耐不住,將身下的端鹿一拍,身子便穩穩的落在了王雙的面前!

「不要鬧,快回去!」王雙雖然被小庄搞的一愣,但還是低聲的擺擺手,示意讓小庄趕快的退下。

可是,小庄沒有聽從王雙的命令,而是將端鹿輕輕的一拍,到了陣前。她看著對面的黑甲騎士們,嘴角帶著微笑,說道:「我師父還沒有回來,要不然這裡容不下你們囂張!」說完,她又回身向身後的騎士們一指,說道:「我今日代師父出戰,若是我敗了,後面的騎士們再戰!你們誰敢!」

喜歡魔武女帝傳請大家收藏:()魔武女帝傳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帝君是一個好人,是么?」落月問道。

「是啊,我一直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還被人追殺,我的親人和族人,也都被壞人殺死了,一直到遇到了帝君,是他把我藏在這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帶給我安全,他是我遇到的最好的男人了。」天心幸福的說道。

「正是帝君派人殺的他們啊,追殺你的假象也必然是帝君製造的。」黃金冥爵捶胸頓足,大聲喊著,然而,無濟於事。

「咦,大個子又要表演了么?這是什麼戲呢,有點像森林裡的猴子。」天心很費解也很納悶的說道。

冥爵長長的嘆息一聲:「雲水精華真不是好東西,帝君的心蛇蠍還狠毒。」

「會好起來的,這不過是帝君的工具和手段,我們戳穿他的陰謀就好了。」紫年拍著名爵的肩膀安慰他。

急在心頭,還是無可奈何。

落月繼續與天心周旋。

「看來,帝君對你真是弄清厚愛。」落月繼續說道。

「是啊,豈止是這樣,帝君上次來說,過一段日子,我們一起去一個地方,我們將在那裡成親,我來到這個地方的時候並沒有名字,後來帝君說就以我的名字名命,所以這裡才叫天心池……」天心羞赧的扯著自己的衣角,面色微紅,不好意思的說道。

衣角上的雪花就像婚宴的禮花,天心想著。

「那你知道帝君已經有三位妻子了么?」落月問

「我當然知道了,這些帝君已經告訴我了,不過帝君說那三位妻子都不是他心甘情願迎娶的,是因為坐上帝君的位置,為了鞏固自己,必須與一些利益聯合,所以才有了這三位妻子,而且帝君說,從未與她們同房,更沒有子嗣,帝君心裡其實也沒有她們,而且永遠不會她們……」天心說。

「啊,我真是受不了了,帝君是一個多麼猥瑣的人啊……」任憑冥爵在高深的涵養看到帝君如此欺騙天心,真的是比捶胸頓足還憤懣,只好原地跺腳,天心倒覺得挺好玩的,因為這個人竟然喜怒無常,喜歡做各種有趣的表情和動作,而且毫無緣由的,真是太有趣了……

「那你們會在哪裡成親呢?那一定是個美麗的地方才配得上郎才女貌。」落月繼續引導著。

「帝君沒說去哪裡,不過他說那裡的確是三界最美最清靜的地方,仙草仙獸,再就是我們兩個人了,很快就會去了,等我回來了,你要是想知道是哪,我會告訴你的,我答應你,因為我很久沒有和人說話了,和你說話我覺得很開心。」天心說。

「天心,你會成為一個幸福的人,那你有沒有想想過,人是可能說謊的呢,也許帝君也在說謊哦。」落月繼續問。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