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接下來,我們要處處小心才行。」孟冰的身上也多了幾分嚴肅,她也意識這背後的敵人太不簡單了。

「所以,接下來,我們要處處小心才行。」孟冰的身上也多了幾分嚴肅,她也意識這背後的敵人太不簡單了。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快點呀,選親就要開始了,大家快點過去看看呀。」恰恰在此時,客棧外面突然涌過一群人,急急的向前跑著。

「大家都去看熱鬧了,掌柜的,你就也讓我去看看吧。」店小二望著門外跑過的人裙,眸子中帶著幾分明顯的期待。

「你也想去,你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心思,你也不拿個鏡子照照自己,人家清小姐會看上你?」掌柜的瞥了他一眼,唇角扯出幾分明顯的嘲諷。

「不是拋銹球選親嗎?這可是誰也說不準的事情。」店小二卻是有些不服氣的回了一句,看來是真的在做著白日夢。

「做夢吧你,快去幹活。」掌柜的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聲音也略略提高了些許,隱著幾分怒火。

孟冰聽到他的話,微微輕笑,慢慢的端起面前的湯喝了一口,然後雙眸微轉望向客棧門外,突然看到門外一個熟悉的身影閃過。

「李逸風?!」想到沒想的,孟冰已經快速的起身,閃了出去。

夢千尋微怔,回過神后,孟冰已經出了客棧。

「怎麼回事?」夢千尋心中暗暗驚愕,她剛剛一直都望著門外的,並沒有看到李逸風呀,更何況李逸風若是真的回來了,肯定是先回客棧,絕對沒有經過客棧,卻不進來的理由呀。

孟冰雖然平時性子急了些,但是卻也是極為聰明的,不可能會想不到這一點,怎麼可能會就這麼衝動的跟了過去。

夢千尋隱隱的感覺到有些奇怪,但是這個時候,也斷然不能讓孟冰一個人出去,所以,她也快速的站起身,而夜無絕也已經站起身,帶著她,快速的出了客棧。

出了客棧,便看到孟冰的身影在前面急奔,似乎在追著什麼,但是,她的前面,卻是什麼都沒有。

越是如此,越是可疑。

「會不會是她產生了什麼錯覺?」夢千尋看著她急急的向著奔去,拚命的追著什麼的樣子,不由的猜測著。

「先跟過去再說。」夜無絕緊緊的攬著夢千尋,也快速的向前跟去,不管怎麼樣,她們都不能不管孟冰。

原本,夜無絕的速度是遠遠的超過孟冰的,那怕就是他現在抱著夢千尋,追上孟冰也是絕對沒問題的。

但是,此刻孟冰卻似乎是發了狂般的向前奔著,那速度比平時快了很多。

「孟冰,停下,停下。」夢千尋大聲的喊著,只是,前面的孟冰卻是沒有絲毫的反應,似乎根本就沒有聽到她的話,仍就快速的向前奔去。

而過了兩條街后,前面的人突然多了起來,孟冰不斷的繞過前面的人,繼續向前追著。

夜無絕也只能一一的避開路人,緊跟著她、

只是,越向前,人越多,再過了兩條街后,整條街都擠滿了人,走都走為動了。

孟冰卻還在拚命的向前擠著,夜無絕把夢千尋受到傷害,又不敢硬向前擠,好在,人太多,孟冰也走不動,距離也沒有拉的太遠。

「她昨天晚上會不會還中了其它的毒,現在突然發作了。」速度慢了下來,夢千尋微微壓低聲音說道,這是唯一的可以解釋此刻孟冰突然失控的原因。

「有可能。」夜無絕微微的點頭,「只是,為何她的毒偏偏要在這個時候發作呢?而且,到底是什麼引著她來到這兒?」

這一切都太過奇怪,就算孟冰昨天晚上還中了其它的毒,為何早不發,晚不發,偏偏這個時候發,而他們先前一直都沒有看到什麼,那麼到底是什麼把孟冰引到這兒來的?

很明顯這兒是清小姐選親的地方、

人山人海是自來天下各地的年輕男子。

「孟冰,孟冰。」夢千尋又試著喊了她幾聲,孟冰卻仍就沒有任何的反應,而且此刻人這麼多,一片喧嘩,她可能真的聽不到了。

孟冰繼續向前擠著,手還在空中不斷的揮著,似乎想要抓著什麼,很顯然,此刻的孟冰是有些不正常的。

夢千尋看到她此刻的樣子,更加的擔心,所以,自然不敢有絲毫的鬆懈,只是盡量的緊緊的跟著她。

只是,他們之間已經擠進太多的人,想要直接的靠近孟冰的身邊,顯然有些困難。

夜無絕的手一直小心的攬著她,護著她,生怕她被人撞到了,擠到了。

一邊還要緊跟著孟冰。

「現在,拋銹球選親正式開始。」而偏偏在這個時候,有一個男子洪亮的聲音突然的傳來。

夢千尋抬眸,望看到站在樓上的男子時,微微的一愣,沒有想到,他們竟然已經擠到了選親場地的正中間來了,離那拋銹球的高台已經不太遠了。

夢千尋的眉頭微微的輕蹙,難道那人是想故意的將他們引到這兒來?

但是為何要將他們引到這兒來呢?剛剛因為孟冰的舉動太過突然,來不及多想,便跟過來的。

壓六宮 其實就是來的及多想,她也不放心讓孟冰一個人跑出來,肯定是要跟上來的。

夜無絕的眸子微微的一沉,慢慢的望了一眼高台之上,卻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異樣,也沒有發現熟悉的人,難道真的只是巧合,但是這巧合也實在是太多的。

但是,他也實在是想不出,那人將他們引到這兒的原因。

想趁著人亂剌殺他們?

但是人太多,也不好下手呀?而且,若是那人想要殺他們,昨天晚上更容易下手。

那人就不可能只是給孟冰下毒那麼簡單了。

那人到底是想要做什麼?

「李逸風,你別跑。」恰恰在此時,孟冰略帶尖銳的聲音突然的傳來,聲音中似乎還隱隱的帶著幾分著急。

因為中間擠著太多的人,不能靠近她的身邊,所以夢千尋也看不到她的樣子,不知道,她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

但是,他們卻是的的確確沒有看到李逸風的影子。

夢千尋懷疑孟冰此刻可能有些神智不清了,看到她的樣子,一顆心更是緊緊的懸起,極力的想要撥開人群,擠向前去,偏偏此刻選親已經開始,誰都不讓,都是拚命的向前擠。

夜無絕也試了幾次,但是那些人一個個都像瘋了一樣,此刻,就是天皇老子來了,他們只怕也都不會讓的。

畢竟這清家可是北尊國四大家族之首,而傳言這清小姐更是貌美如花。

擠不過去,夢千尋與夜無絕只能盡量的去注意著孟冰那邊的情形。

孟冰此刻也被那些來參加選親的瘋狂的男人擠的不能動彈了。

「我在這兒,再說一下選親的規矩,這一次我家小姐的選親是經過高人指點的,一球定終身,所以,一旦被選中,就絕對的不能反悔,我們清家不會反悔,被選中的人也絕對的不能反悔,不管他是什麼人,什麼身份,都不能反悔,若是你不能娶,就不要參加,既然參加了,被選中的,肯定就要娶。」高台上的男子大聲的重複著選親的規矩。

「知道了,知道了,我們既然來參加,就是盼著被清小姐選中呢,又怎麼可能會反悔呢?」下面有些男人已經開始不滿的抗議著。

「是呀,是呀,快點開始吧。」那些男人顯然都等不及了,雖然清小姐只有一個,下面的男人是人山人海,數都數不清楚。

但是,此刻在場的,所有的男人還是希望自己被選中。

夢千尋與夜無絕聽到那人的話時,卻是紛紛的一愣,相互對望了一眼,雖然說這選親有些特別,但是這規矩似乎有些、、、、。

這一刻,夜無絕與夢千尋都感覺到,可能真的是那個幕後的人將他們引到這兒來的。

但是夜無絕是絕對的不可能會去接銹球的,就算銹球向著他這邊飛來,他也肯定會讓開的,所以,這一點都他們似乎又沒有太大的影響。

但是夜無絕與夢千尋的心中卻都提高了警惕。

不管怎麼樣,現在事事都要小心才行。

「快請清小姐出來,我們都等不及了。」下面的男人們都蠢蠢欲動。

「好,現在請小姐出來。」高台上的男人微微一笑,然後再次高聲說道。

一時間,整個場面倒是突然的安靜了下來,所有的目光都齊齊的望向高台處,靜等著美人兒出現。

下面的男人一個個的又是緊張,又是期待,又是興奮。

片刻之後,一個女子,慢慢的走了出來,長的倒是清秀,但是卻絕對算不是絕色。

下面有些男人可能有些失望了,「不是說傾國傾城嗎,這最多也就算是小家碧玉呀、」

「小家碧玉也不算了。」有人倒是挺知足的,畢竟今天來這兒參加選親的,一大半的原因都沖著清家的財富與勢力而來的。

只要那清小姐不是長的太丑,都是能夠接受的。

而且退一萬步講,就算這清小姐真的長的很醜,這兒的這些男人只怕也不會因為這個離開。

「我是丫頭小環,我家小姐說了,這次選親,一切都聽從天命,所以銹球扔下,誰搶到,誰就是清家的姑爺。」小環清脆的聲音傳來,雖然沒有剛剛那個男人的聲音那般的洪亮,但是她這話一出,效果卻更勝過剛剛那個男人。

如此說來,就是所有的人都有機會了,只要誰有本事搶到就行。

夢千尋再次的望向孟冰,竟然發現孟冰已經安靜了下來,一雙眸子也望向高台上,似乎正在認真的聽著。

「快點讓你家小姐出來吧,別再磨蹭了。」下面的人更加的等不及了。

「好,現在,就由我家小姐出場拋銹球。」小環聽到那催促聲,倒也不惱,臉上反而多了幾分笑意。

隨後,一個婀娜多姿的身影慢慢的步了出來,一步一搖,步步生情,單單是那身姿就足以鉤走下面所有男人的魂。

她身裝一身大紅的衣袖,如同嫁衣一般,只見嫵媚,卻不顯俗氣,從內到外都透出一股讓人迷醉的誘惑。

她慢慢的走到了高樓的最前面,然後慢慢的抬起了臉,此刻,她的臉上蒙著一層面砂,看不清她的容貌,但是卻讓她更多了幾分朦朧的誘惑。

「好美呀,真的是好美呀。」下面已經有人忍不住的讚歎,「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美麗的鉤魂的女人呢、。」

「是呀,真是太美的。雖然看不清她的樣子,但是我完全可以想像的出她的美麗。」一個男人已經開始陶醉起來。

「我覺的,她就是我今生要娶的女人。」更有人已經開始做起了白日夢,人家清小姐還沒有選呢,他就想娶,他想娶,也得人家肯嫁才行。

女子手慢慢的抬起,輕緩中卻仍就風情萬種,她的手中,赫然就是一個銹球。

下面的男人們已經看到清小姐的人,再看到那銹球更加的興奮了。

「清小姐,這邊,這邊,扔這邊來,。」已經有男人忍不住的大喊著。

「清小姐,這邊,看這邊來。」而那男子的聲音一起,四面響起了那樣的聲音,就如同迴音一般。

一時間,場上一片喧嘩,根本聽不清楚是誰在喊,只是那聲音,一個比一個興奮。

女子站在高樓上,一雙眸子微微的轉動,似乎一一望過場中所有的男人,她那雙眸子那麼一轉,似乎能夠鉤魂一般,讓那些剛剛正在高喊的男人們頓時的安靜了下來,只是怔怔的望著她,似乎完全的被迷住了。

夢千尋心中因為擔心著孟冰,所以一直都注意孟冰那邊的情況,好在此刻孟冰是真的安靜下來了,一雙眸子只是直直的望著高台上的女子,似乎是在想著什麼、

夢千尋心中暗暗奇怪,也隨著孟冰的目光望去,只見那女子蒙著面,看不清樣子。

但是,當夢千尋望向她時,那個女子卻恰恰也望向這邊,夢千尋就那麼跟她的眼光相對。

夢千尋突然的一驚,這目光,怎麼有些熟悉?

雖然那目光只是一閃而過,但是她卻仍就感覺到那種熟悉,為何會有熟悉的感覺?

她很確定,她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這個清小姐。

「清小姐,你倒是快扔呀,不是說一切都聽從天命嗎?你就那麼隨便一扔,誰搶到就算是誰的了。」久久的不見她扔下銹球,那些男人們又開始著急了。

畢竟,此刻他們的心中都是存著僥倖心理的,都想能夠搶到那銹球,心中都期盼著呢。

所以現在都希望清小姐快點將銹球扔下來,搶不倒也就死了心了,免的這般懸著。

「恩。」那位清小姐微微的點頭,那雙鉤人的眸子中似乎多了幾分輕笑,讓她更多了幾分風情。

看的場中的男人位更加的痴迷。

她的手慢慢的舉起,一雙眸子再次的望向四周,然後手中的銹球高舉。

此刻,整個場上再次瞬間的安靜了下來,幾乎所有的男人眸子都直直地望著她手中的那個銹球。

只所以說是幾乎,竟然自然是說,場上還有男人沒有去注意那銹球,或者,他自始至終都沒有去望向那個女人一眼。

這個男人,自然就是夜無絕,他的眸子一直都是望著夢千尋的,一直都在小心的保護著她的。

那個女人再鉤人,再風情萬種,都不會讓他去看一眼,那怕是一眼。

而他知道,若是那銹球扔下,肯定會引起一片混亂,所以,他此刻更是緊緊的攬著夢千尋,盡量的為她空出一些安全的空間,不能讓她受到絲毫的傷害。

若不是被擠在中間,根本出不去,此刻,他肯定會帶她離開。

夢千尋自然明白他的用意,心中更多了幾分感動,一隻手也緊緊的握著他的手。

有他在身邊,她永遠都有一種安心的感覺。

樓上那位清小姐的眸子似乎也望了這邊,不過神情間並不見太多的異樣,眸子中的輕笑似乎更濃了幾分。

然後,她手中的銹球突然的拋出,並不是向著夜無絕這邊拋來的,而是完全的向著跟他相反的方向拋去的。

這邊的男人都紛紛的嘆了一口氣,一臉的失望。

而夜無絕卻是暗暗的鬆了一口氣,夢千尋的眸子卻是微微的一閃,似乎有些意外,又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而那銹球離他們太遠,這邊的男人便也完全的沒有了興緻,畢竟那麼遠,過都過不去,肯定是搶不到了。

而另一邊,那些的男人卻都是情緒高昂,用盡吃奶的力氣,拼了命的搶著,只是那球不斷的被彈起,落下,再彈起,再落下,卻沒有一個男人將它抱進懷中。

銹球不斷的在人群中起落著,轉移著,竟然從那邊的方向快速的被推到了夜無絕與夢千尋所站的方向、。

那些原本已經失望,灰心的男人此刻又一個個的如同實然被打了雞血一般的興奮起來,一個個躍躍欲試的跳動著,等待著那銹球過來的時,一舉拿下。

夜無絕的眸子微沉,攬著夢千尋的手臂微微的收緊,抱著她,隨著人群的方向移動,只是如此,才不讓她受到太多的擁擠。

那些男人們都不斷的爭搶著,可能是因為爭搶的太過激烈,所以沒有一個人能夠接住。

那銹球竟然離他們越來越近,眼看就要到了他們的面前。

夜無絕的的眸子中多了幾分冷意,他自然不會去搶那銹球,而只是護著夢千尋移動著。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