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青盟的人,但不是什麼幕後黑手,青盟的盟主另有其人。」黑澤平淡地道。

「我是青盟的人,但不是什麼幕後黑手,青盟的盟主另有其人。」黑澤平淡地道。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他說得不以為然,但聽在黑袍人的耳中卻十分震撼。一個大刺客居然只是青盟的手下,那麼盟主有多麼強大啊!

原本青盟和紫盟一樣,很少和外界接觸。但現在時機快到了,黑澤敢明目張胆地來帝元城,就不怕引起夏帝國的注意。

這和夜宗、元影門對夏帝國宣戰也有一些關係,兩個不知名的宗門都敢和帝國宣戰,他們強大的聯盟還繼續龜縮著,聯盟成員都不會答應…… 黑澤的身上冒出了一團黑氣,他的黑氣和辰然的不同,辰然的是純黑,而他的是黑中帶著點白。

滾滾黑氣朝著兩個黑袍人包裹,這二人連抵抗都沒有,直接轉身逃走了。

黑澤擁有沼澤異能,他釋放的沼氣劇毒無比,一旦觸碰,就會窒息而死。凡是聽說過黑神名頭的人,都不敢和他正面對抗。

「燕魂找到了嗎?」黑澤來到辰然等人身邊詢問。

嚴森道:「找到了,不過被火神部的人抓了。」

「你們先出城,我去把燕魂帶回來。」黑澤說著就飛入帝元城中。

裂天鷹帶著眾人飛出了城,不過它已經精疲力竭了,剛到城外就降落下來。

大家抓緊時間恢復力量,並等待著黑澤回來。

「三弟,二弟是怎麼死的?」雲彬詢問道。

辰然帶著懊惱將事情說了一遍,最後道:「也許……二哥還沒死吧。」

雲彬安慰道:「二弟一定沒死,我們終有一天會重聚的。」

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他的內心也是悲傷萬分。

童童打破了沉重的氣氛,拉著嚴森問東問西,問的最多的,自然是青盟的事情。

「青盟是個龐大的組織,以青宗為首,下面還有四十二個宗門。我們青盟八鷹,既是青宗的成員,也是青盟的強大戰力。」嚴森介紹著。

青宗是最初的一個宗門,在廣闊的大草原上發展壯大,然後不斷招納其它宗門。但不是合併,而是一種結盟。只不過是以青宗為首,平時很自由,剛一起行動的時候,大家都要聽青宗的號令。

「青盟八鷹是不是很強?」徐來也充滿了興趣。

嚴森笑道:「你看我強嗎?青盟八鷹是榮耀的象徵,有足夠實力的人才能擁有八鷹稱號。即便你現在是八鷹之一,但若是有人打敗了你,那麼他也將取代你的位置。」

只有不斷的競爭,聯盟才有活力,個人的實力才能提高。

「嚴森老師,你們有聽說過紫盟嗎?」辰然詢問道。

嚴森的表情鄭重起來:「聽說過,不僅是紫盟,還有其它和我們實力相當的聯盟存在。之前拉攏各個宗門的時候有過接觸,不過我們沒有彼此爭奪,對方宗門如果決定了去向,我們不會強行施加壓力。」

「小然,你也加入我們青盟吧,夜宗將成為青盟的一員,我們兩兄弟也可以並肩作戰了。」雲彬突然提議。

羋彩、徐來、童童和呂漢都鄭重地看著辰然,這不是辰然一個人的事,而是關乎到了所有人。但他們會尊重辰然的意見,不管什麼決定,他們也都會支持。

辰然沒有馬上答應,而是問道:「哥哥,你還記得我們結拜時許下的諾言嗎?」

雲彬沉默了一會兒,道:「一起複興刺客聯盟,你說的是這件事吧?」

辰然點頭道:「嗯,我也是為了這個目標,所以才成立夜宗的。」

雲彬道:「加入青盟,也一樣可以實現這個目標。我們盟主是個好人,他也一心想要復興刺客聯盟。」

辰然有點心動了,畢竟自己勢單力薄,加入青盟也許是個不錯的建議。

這時候童童突然開口:「辰哥哥,你過來一下。」

兩個人走到了一邊,童童說著悄悄話:「不要答應。我在冥冥之中有一種感應,夜宗獨立而行,才能有最好的發展。」

辰然摸摸他的頭,心裡也有了決定,來到雲彬面前道:「我想先把夜宗壯大,暫時沒想過加入其它聯盟。哥哥,你在青盟實現我們的理想,而我則是帶著夜宗去努力,兩個人分別行動,成功率也能高一點不是嗎?」

雲彬笑道:「好了,我不勉強你。但你別忘了我這個哥哥,不管遇到什麼事,我都會盡全力幫你的。」

「我也是。」嚴森道,「你雖然沒有加入我們青盟,但我們青盟永遠會對夜宗友好。」

這時候,黑澤帶著燕魂回來了。他一副雲淡風清的樣子,似乎從火神部手中搶一個人,如探囊取物一般。

燕魂閉著眼睛,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活路了。黑澤看了一眼眾人,笑道:「嚴森、雲彬,怎麼不給我介紹介紹這些朋友?」

雲彬立刻把辰然等人介紹給黑澤,黑澤一聽,笑得更燦爛了:「後生可畏啊,你帶著這麼些人,居然就敢對夏帝國宣戰,我黑澤佩服你!」

被一位大刺客誇讚,辰然怪不好意思,趕緊恭維幾句:「是我年少輕狂罷了。」

「年輕就是好,既然大家有緣碰到一起,何不加入我們青盟?」黑澤也拋出了橄欖枝。

雲彬為了不讓場面尷尬,立刻在黑澤耳邊低語了幾句。黑澤知道辰然拒絕的事情也不生氣,但笑容已經不見,淡淡地道:「既然如此,我們就此分別吧。」

嚴森和雲彬都恢復了一些,他們和辰然道別,就跟著黑澤飛走了。

「這位大刺客好像有些不滿。」童童嘟囔道。

辰然笑道:「畢竟是我們拒絕了人家的好意,他堂堂一個大刺客,沒有怪罪我們就很好了。」

他們的目的地是青龍大草原,其實可以和黑澤三人同路而行,路上也好有個照應。只是黑澤的情緒明顯不好,辰然又怎麼會去觸霉頭呢。

「裂天鷹需要養傷,我們慢慢朝青龍大草原走吧。」辰然提議道。

眾人出發,他們不能走大道,因為不遠處就是百萬帝**,原本靠裂天鷹能夠飛過去,但現在只能從高山繞道而行。

辰然打算在山中修養幾日,等裂天鷹恢復了,他們就能輕鬆前往大草原。

只是他們還沒來得及進入山中,一大堆士兵賓士而來,似乎是特地來尋找他們。

「找到了!」有個士兵大喊。

辰然等人走不快,最後被士兵團團圍住。更糟糕的是,火神部的邵川和宮滅也來了。

這二人正在氣頭上,因為被黑澤搶走了罪犯,讓火神部和夏帝國的顏面盡失。現在見到辰然幾個,簡直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能夠抓住夜宗的人,也能抵消一些罪責了。

辰然幾人如臨大敵,雖然在帝元城大戰中都有消耗,但宮滅和邵川兩個人的力量是不容小覷的。

「乖乖束手就擒吧,你們沒有退路了!」邵川冷聲道。

辰然等人逃不了,那麼只能迎戰。呂漢沖了出去,他的消耗最小,而且是八脈斗師,和火神部的人倒是有一戰之力。

邵川和呂漢交戰在一起,呂漢奇特的棍法招式讓他嘖嘖稱奇。但他的三大絕學更加厲害,崩山拳、碎河掌、忘川指,交替施展之下,讓呂漢節節敗退。

辰然也和宮滅斗在一起,他儘可能地消除爆炸,但在眾人當中,他在此前一戰中的消耗是最大的。和火神部三人戰鬥的時候,就已經把力量消耗殆盡,然後超限度發揮,又在城主府用光了力量。雖然到城外喘息了片刻,但恢復非常不理想。

宮滅不斷靠近辰然,若不是辰然敏捷地閃躲著,他早就被宮滅抓到了。宮滅能夠引導空氣爆炸,但如果讓他觸碰到你的身體,便能夠直接讓你的身體產生爆炸,這比空氣爆炸更加危險。

二人不斷交戰,辰然躲閃不及,畢竟宮滅以前也是刺客,他的手觸碰到了辰然的肩膀,立刻讓肩膀產生爆炸。

辰然被炸得倒飛出去,若不是他及時把肩膀化成黑氣,不然一隻手已經廢了。

羋彩和徐來抵擋著士兵們的攻擊,眼見著就要支撐不住了,遠處忽然又有一群人狂奔而來。

為首的是元雙和元斌,他們帶著城主府的衛兵到來。

「住手!」元雙大喊一聲,然而根本沒人理她,宮滅和邵川繼續發動著攻勢…… 元雙的叫喊沒有起到一點作用,邵川和宮滅怎麼可能給她面子?就算是元藺復生,他們也不會給任何好臉色!

「可惡!」元斌很憤怒,若不是辰然他們幫忙,又怎麼可能揭穿燕魂真面目。最後也是大家齊心合力,才能打敗燕魂。可火神部卻過河拆橋,簡直是卑鄙無恥!

元斌變幻出一柄柄飛刀,想要直接朝邵川和宮滅攻擊,還好被元雙及時阻止。

對明堂八部的人攻擊,就等於背叛夏帝國,更會遭受到帝國的通緝和追殺,這是元家承受不起的。何況以元斌紅裳刺客的實力,對夜月刺客根本造成不了任何威脅

「姐,你攔著我幹什麼!」元斌忿忿不平。

元雙堅定地道:「我已經有了主意,你在一旁看著,待會兒記得配合。」她說完,就沖向了羋彩他們。

「元小姐,你……」徐來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元雙的周身有一圈圈飛紙在盤旋,每一片飛紙都是鋒利的刀片。士兵們趕緊讓開一條道路,元雙朝著羋彩和徐來攻擊而去。

羋彩只好集中力量,用精神之力攻擊元雙。

剛剛還氣勢洶洶的元雙,突然間一個踉蹌,身體周圍的飛紙不見了,而且她還朝著羋彩撞去。

精神之力雖然有效,但這反應也太大了吧!

羋彩還沒反應過來,元雙就已經撞到了她的身上。

「劫持我!」元雙小聲說道。

羋彩瞬間明白過來,趕緊掐住了元雙脖子,並且大喊道:「全部住手,不然我就殺了城主府的大小姐!」

士兵們不敢再輕舉妄動,可宮滅和邵川還是對辰然、呂漢步步緊逼。

元斌憤怒地衝過去,用身體阻擋著宮滅和邵川的攻擊,二人這才罷手。

「臭小子,你不想活了嗎?」邵川憤怒地道。

元斌毫不畏懼,憤怒地對吼:「我姐被劫持了,你們怎麼可以不顧她的死活!」

邵川和宮滅看了一眼被劫持的元雙,心裡非常不滿。

「你們兩姐妹是故意的吧!」宮滅氣憤地道。

元斌不甘示弱地反擊:「放屁,我們是城主的子女,怎麼會幫助刺客?」

辰然和呂漢已經退回了隊伍中,並且感激地看了一眼元雙。

邵川和宮滅雖然沒有動手,但他們也不想放過這次機會,所以一時間拿不定主意。

就在這時,空中飛下來一個黑袍人。此人的到來,徹底大亂了現在的平衡。他是火神部的一員,而且之前沒參加過戰鬥,現在還是巔峰狀態。如果這個人出手,辰然五人沒有一點逃跑的機會。

「快點把夜宗的人拿下!」宮滅激動地喊道。

可黑袍人並沒有行動,宮滅急道:「你怎麼不出手啊!」

「他們手上有人質。」黑袍人發出了一陣低沉的聲音。

「以你的實力,殺死這些人並且解救人質,不是手到擒來的事嗎?」邵川也質問道。

黑袍人道:「敵人又不是傻子,萬一傷到了元小姐怎麼辦?」

「緝拿刺客,傷亡在所難免。」邵川冷冷地道。

元斌一聽,頓時怒不可遏:「我父親已經死了,他鎮守帝元城那麼久,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你們難道想讓元家人全死光嗎?」

黑袍人附和道:「正如他所說,我們絕對不能讓元城主的子女受到傷害。」

邵川和宮滅默不作聲,他們兩個也沒什麼戰力了,現在黑袍人的實力最強,他想怎麼樣便能怎麼樣。

黑袍人見二人妥協,便轉身對著辰然等人道:「你們走吧,我聽說過你們的所作所為,我也相信你們不會傷害元小姐的。」

辰然等人趕緊退入山中,戲要演到底,元雙也被劫持走了。

元斌也不管周圍的人,趕緊跟了上去。邵川見此,指著跑走的元斌氣急敗壞:「這這這……這也太明顯了吧!」

「咳咳。」黑袍人重重咳嗽一聲,「撤吧。」

「哼,我們一定會向隊長報告的!」邵川忿忿不平地道。

黑袍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隨便。」……

辰然等人退入了山中,見沒有追兵過來,羋彩就鬆開了元雙。這時候元斌也趕過來了,他氣喘吁吁地道:「姐,你這招也太絕了。」

元雙笑道:「還要感謝那個黑袍人,若不是他,邵川和宮滅不會輕易放過辰宗主的。」

辰然也很感激那個黑袍人,雖然沒看到他的樣貌,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但辰然心裡由衷地感激。

當然,他也沒有忘記謝謝元雙和元斌。

「元小姐,太感謝你了,要不你和我們一起走吧。」這話當然不是辰然說的,而是徐來搶著套近乎。

元雙臉一紅,元斌興奮地道:「我們就跟著辰大哥走吧,以後一起冒險,闖蕩整個大陸!」

「元斌,你難道不管母親了嗎?」元雙皺眉道,元斌這才沉默下來。

辰然剛剛一直沒說話,現在正好詢問:「元小姐,你們有什麼打算嗎?」

元雙害羞地道:「叫我雙兒吧,我們和母親會去神龍城。雖然父親死了,但他畢竟是為帝國犧牲的,而且是帝元城城主的身份,相信帝國會妥善安置我們。」

「嗯,這樣也好。」辰然沒有挽留,至少目前而言,他們並不是一路人,帶著元雙和元斌,反而會讓他們聲名狼藉,有損元家的名聲。

大家彼此道別,元雙和元斌出山而去,元雙更是一步一回頭,依依不捨地望著辰然。

當兩姐弟的身影消失,辰然一回頭就看到了羋彩冰冷的表情。

徐來也是冷冷地看著他,不滿地道:「辰然,你這就不夠意思了。你已經有了彩姐,居然還惦記人家姑娘。」

「胡說什麼呢!」辰然尷尬地道。

羋彩的臭臉只擺了一會兒,很快露出笑容,挽起辰然的手:「我們出發吧。」

「好,這裡還不安全,我們再往山中走一會兒。」

眾人重新出發,只有徐來悶悶不樂。

「聽說草原上也有許多美女的,而且她們性格奔放,非常容易相處。」童童邊走邊道。

徐來立刻充滿了興趣,把元雙的事情拋之腦後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