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林文覺搖搖頭說道:

「我只是尋常的細作而已,並不受李廣延看重,一些隱秘的消息更不會告訴我,只有得他看重的石康和鮑易才知道。」

「關於隴城的消息,我也是無意間聽石康的親信提起來才知道的,至於其他的,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也不知道他們去了邊城之後,怎樣匯合。」

林文覺既然已經出賣了李廣延,便想要讓君璟墨將李廣延拿下。

若是李廣延死在了赤邯,他反而還會更加安全。

所以林文覺沒等君璟墨繼續去問,便直接將李廣延在南梁的事情也一併說了出來。

「李廣延進入南梁之後,便投靠了他舅舅獻王,而他這次來赤邯的事情陛下那邊也並不知曉,他是與獻王聯手,想要拿下赤邯之後,助獻王登基,再行圖謀大燕。」

「李廣延雖然討得獻王歡心,可是在南梁地位卻並不算安穩。」

「獻王之子婓郡王本性多疑,對於李廣延的出現更是處處防備,對他心有嫉妒,李廣延如果離開南梁太久,難保不會後院失火丟了獻王對他的看重,所以他這次來赤邯,最多只有不到一個月時間,就必須返回南梁。」

「若超過這時限,恐怕婓郡王便會對他動手。」

君璟墨挑挑眉,他之前還以為李廣延在南梁過的風生水起,如今看來,他在南梁也並不是那麼安穩。

「你們來赤邯多久了?」

「將近半個月。」

半個月……

君璟墨眼神微眯,要返回南梁,路途之上還需要耽誤時間,而且為了防止意外,回途的時間定然還要安排的更多一些。

也就是說,李廣延就算還在隴城,也逗留不了多久。

不管這邊事成與否,他都會儘快離開。

而且……

君璟墨想起李廣延之前做過的那些事情,他卻覺得,李廣延如今怕是早就已經不在隴城了。

(本章完) 「歸元道宗,據傳其宗門以迷霧隱於山林之中常人不能得見。」

但方離見到經過的靈脈匯聚之所漸漸多了起來之後,就知道這裡距離歸元道宗的山門所在已經不遠了。

修士宗門所在之地一般都是沒有靈石礦脈,但絕對是靈脈匯聚之地。因為靈石礦脈在生長之中會不斷吸收天地靈氣,所以大型靈礦多是在靈氣枯竭荒地之中。

聽到方離的話,於麗不由的有些疑惑的問道:「那我們能找到歸元道宗的所在嗎?」

方離猶豫了一下說道:「不好說,歸元道宗的陣法顯然不是神經修為就可以堪破的,而謝越給的地圖之上也沒有明確的標註出山門所在,僅僅是給了一個大概的範圍。」

「真不夠意思!」

見到於麗好像還有點不太高興,方離只能剩下苦笑了,要知道一個宗門的具體所在位置,就算是顯現出來的時候也是投影於現實世界之中,甚至很多生活在其中的人都不知道其宗門具體的坐標在那裡,這等機密就算是謝越知道,就算是自己二人的關係再好上十倍,在自己成為歸元道宗弟子之前,謝越是絕對不可能將這件事情告訴自己的。

不過方離也知道,既然謝越和那元讓真人都十分希望自己也能夠加入到其中,那麼自己想要找到歸元道宗的山門所在應該不是多大的問題。

然後方離和於麗二人就開始在這一帶範圍之中開始逛街了,二人都不是特別著急,因為現在二人的修為都是剛剛突破,每天例行打坐鍊氣一段時間就可以了,而且此次從長安帝國離開,也就代表短時間裡面二人都不會回去了,可以說是真正無牽無掛的狀態。

……

一路之上二人就像是來這裡度蜜月的道侶一般,時而在青山綠水之間嬉笑飛舞,時而落在農家之中和老人家嘮嘮家常。不過這一路之上二人倒是感受很多,一來這裡附近的凡人過得生活還真是不錯,這一代足有上幾百萬甚至是上千萬人參與到了歸元道宗的相關資源採集之中。雖然大多數人在這裡不過是想要討一分生計,同時方離也知道相對於在外面工作,這裡的工作薪酬要優厚的很多。

但是總有一部分人希望自己或者是自己的後輩裡面能夠出現一個擁有靈根的修士,能夠有幸進入到歸元道宗之中。

而現在方離面前的這一對夫妻就是有著這樣的想法。

雖然修士可以不吃飯不休息,但方離和於麗還是會不定期的在一些凡人家中借宿。現在二人面前的一對夫妻就是在這裡為歸元道宗打工的凡人,兩人都是實實在在的普通人,雖然常年生活在靈氣豐盛的地方,兩人的身體素質已經達到了真武境修士的程度,即便是沒有修鍊,那足有千斤的力量還是有著相當不錯的根基。

這二人之中丈夫在歸元道宗的靈石礦之中開採,而妻子同樣在附近幫助歸元道宗照看靈草園,在閑聊之中方離得知丈夫每年可以得到十塊五行靈石和近百兩黃金的報酬,而妻子就要看運氣了,有的時候靈草之中出現高級靈藥甚至賺到比丈夫還要多,但平均來說也是十分不錯的收入。

其實這種程度的的收入如果放在凡間之中就算是一年的收入都可以老老實實過一輩子不錯的生活。畢竟這個世界之中普通凡人一年正常生活的花銷也就是幾兩黃金而已,即便是所有東西都去買的話,十幾兩黃金葉足夠了。而五行靈石在中州即便是已經和黃金有了等價交換,也是一塊五行靈石抵得上十幾兩黃金。

不過這一對夫妻在這裡可不僅僅是為了養老的,主要是因為他們的一個孩子。

「根生這個孩子可是真有修鍊天賦的,之前村子裡面的老村長說根生有著五品的靈根,說是如果有機緣還是能夠成為仙人的!我們兩人在這裡呆著就是為了能夠給根生找一個機會,萬一能夠被歸元道宗看上那就好了!」

看著那夫妻二人眼中的希望,方離也沒有多說,轉頭看了看那只有十一二歲,但現在正一臉嚴肅盤膝坐在床上打坐鍊氣的小孩子。

方離也不知道怎麼說,那小孩子的靈根屬性在方離神境修為面前沒有任何的掩藏,土火雙屬性五品靈根,當真算不上是什麼靈根屬性。按照這種屬性不要說是拜入歸元道宗,就算是一般的上品宗門都很難,當然這也是大多數散修和小宗門家族的靈根屬性。

靈根分級對於很多修士沒有多大用處,比如說方離現在計算一下,自己當年確實是風屬性靈根,按照等級計算應該是一品靈根,但是後來隨著修鍊功法和種種機緣,自己的靈根屬性等級在不斷變化,先是因為真武劍訣而變成了無屬性的超一品靈根,後來因為星辰之力的淬體而變成了不能用品階衡量的絕品靈根,屬性也變成了帶有星辰性質的無屬性靈根。

至於於麗,一開始的靈根方離現在也無法確定,但想來等級不低,而現在也是變成了帶有月華屬性的絕品靈根。

作為酬謝,方離除了給夫妻二人留下來一些靈石作為感謝,同時還給那小孩子留下了一本適合他修鍊的功法。不過方離並沒有收徒的想法,畢竟當方離想一想自己當年在池桑城碰到的小徒弟,那個名為雲華的小女孩,對方可是實實在在的一品靈根,而且具有心眼的神妙能力。

「看來想要和長安帝國完全斷開關係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方離苦笑一聲,發現自己儘管已經離開了長安帝國,可是現在看來在長安帝國留下的牽挂還是不少,畢竟是自己唯一的一個小徒弟,而對方的父親還是一個城主,如果真的長安帝國出事了,自己還真不能不理會。

……

從這一對夫妻家中離開之後,方離和於麗兩人在山中繞了幾圈之後,總算是發現了歸元道宗的蛛絲馬跡。

當然已經不能算是蛛絲馬跡了,在兩人前方的三上,一座足有百層的高塔于山頂若隱若現,凝神靜聽,仿若有陣陣鐘聲從塔上傳下。

四周雲霧環繞,陣陣鐘鳴之中有無數飛禽環繞不停,即便是站在遠處,方離甚至都能夠感受到陣陣鶴鳴之聲。

見到此情此景,方離二人當即大喜,拉著於麗兩人身形一閃直接向著那遠處的高樓之處飛去。 第1877章生路

林文覺見著君璟墨若有所思的樣子,咬咬牙沉聲說道:

「我知道的事情都已經告訴你了,其他沒說的我也不知道。」

「燕帝陛下如果真的想要留下李廣延,將他在赤邯斬草除根,便要儘快動手才行,否則一旦讓他離開了隴城,您再想留下他,便無疑是難於登天。」

「李廣延心性狡詐,若讓他回了南梁,您便再也攔不住他。」

他跟著李廣延的時間雖然沒有石康他們的久,可是卻也親眼看到過李廣延是怎麼從一個如同喪家之犬的大燕皇子,一步步攀上了獻王,變成了如今就算在南梁也有一定份量,甚至能夠插手朝堂之人的。

哪怕他出賣了李廣延,可是他心中卻依舊無法否認,李廣延的本事。

林文覺說道:

「李廣延生性謹慎,而且根本就不信任旁人,他必定不會真的依照之前的約定,留在隴城等上五日,而且他肯定也會留下後手,防著事敗之後我們被人擒獲之後,受不了刑罰出賣他。」

「所以燕帝陛下若真想要拿下他,便要立刻去隴城,也許還有希望抓住他。」

剩下那三人聽著林文覺口中的稱呼,都是臉色大變。

「燕帝?」

「你是大燕皇帝?!」

君璟墨有些詫異的看了林文覺一眼,沒有否認他口中的話,而是問道:「你是怎麼知道我身份的,以前見過我?」

林文覺搖搖頭:「我之前並沒有見過你,更何況燕帝陛下敢這般堂而皇之的出現在赤邯,自然是易過容的,就算見過的人恐怕也一時辨認不出來。」

「那你?」君璟墨挑眉。

林文覺說道:「我是猜的。」

「姜雲卿留在赤邯已經將近兩個月,連我們這邊都知道了她如今身處赤邯的消息,沒道理大燕那邊還不知曉。」

「我之前曾經聽聞,燕帝君璟墨和其夫人姜雲卿感情甚篤,而且燕帝武功高超,內力極為深厚,又因為當初李廣延險些害死了姜雲卿,所以對李廣延必定是恨之入骨。」

「方才石康說了那麼多,您都未曾動怒,可當他出言詆毀姜雲卿時,您卻是對他生出了殺意,再加上您手上這支弩箭,我曾經在李廣延那裡看到過,聽說是從大燕帶出來的,而您的這一支明顯比他的要好。」

「所以我才斗膽猜測罷了。」

君璟墨聽著他的話,揚揚唇:「你倒是聰明。」

他看著林文覺:

「你既然這麼聰明,猜到了我是誰,那為什麼還要告訴我李廣延的事情,就不怕我事後殺人滅口?」

林文覺看著君璟墨恭敬道:

「我曾經聽聞燕帝陛下為璟王時便一諾千金,您既然答應要饒我性命,事後便定不會出爾反爾,而且我怕死,如今我已經落到這地步,除了搏一搏燕帝陛下會信守承諾之外,我也沒有別的選擇。」

「賭,或許還能活下來。」

「不賭……」

他看了看眼地上早已經斷氣的石康兩人:「怕是他們就是我的下場。」

(本章完) 神境修士全力趕路的速度自然迅捷無比,即便是方離沒有使用空間傳送神通,僅僅是遁光也在轉瞬間劃過無數山嶺,二人瞬間就來到了那高樓的面前。

「好在不是海市蜃樓!」

看著那實實在在近在咫尺的高樓,方離鬆了一口氣對著於麗說道,要知道方離最擔心的就是這高樓是歸元道宗布置下的一個幻影迷陣。甚至方離還用真武靈瞳神通看了好幾遍,卻沒有發現一點點的不同。

本來方離對於這景象究竟是真是假還有些懷疑,而當現在方離來到旁邊的時候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其中蘊含的龐大能量,總算是能夠確定其確實不是一道簡單的幻影。

當方離拉著於麗慢慢走入到那雲霧之中后,那高樓之上,頓時發出一聲清脆悠揚的鐘鳴之聲。之後這一片的世界就像是消失不見了一樣,無論是那高樓還是那鐘聲,亦或者是那些圍繞在高樓四周的仙鶴也是都消失不見了。

當然這一切方離完全都沒有一點點的察覺,而在方離和於麗兩人穿過層層雲霧之後,那高樓清楚的呈現在自己面前,而更加讓方離驚訝的是,在那高樓之前,兩位年輕的修士似乎早已在等待著。

見到方離和於麗兩人出現在雲霧之後,那站在前面的年輕人好像是愣了一下,但轉瞬間就平靜了下來,十分禮貌的對著方離說道:「在下松風,見過方離師兄!」

說完對著方離伸手一禮,就示意方離進入的到那已經打開的大門之中。

儘管驚訝於對方那足有神境的修為,可是方離也沒有多想,還禮之後便在那松風的指引之下向著那高樓走了進去。

進入到高樓之後,那青松站在身旁,而於麗和因為一位修士則是跟在二人的身後。一路之上松風對著方離就開始講述這些種種。

「方離師兄,我歸元道宗成於后聖皇時代,距今也已經有超過十萬年的歷史了,從歸元道宗出現到現在,一直奉行著無為而治的主張,對於凡間爭鬥則是能避則避,而對於凡間危難則是能幫則幫!」

對於這種結果,方離也不意外,畢竟歸元道宗能夠得到隱世二宗的稱號,有著這樣的歷史和信念也不足為怪。不過真正讓方離好奇的是,在詢問的時候,方離仔細的留意過那弟子的臉色,那臉上自始至終都沒有任何自豪或者是驕傲的神色,仿若剛才從他嘴裡面說出來的一切僅僅是在陳述一段歷史一樣,仿若這不過是客觀的事情,並沒有任何值得驕傲的樣子,也沒有絲毫要向方離炫耀的樣子,這倒是讓方離十分的驚訝,同時也十分的敬佩。

簡單的說了一些歸元道宗的歷史,然後那修士微微一笑,就開始對著方離說其他的事情。

「方離師兄,現在我們在的著一座樓被稱作八景樓,一直充當著我們宗門的入口,當然其自有神妙,不過對於我們來說八景樓之中最為有趣的就是其中山海八景。比如我們面前的這紫葉花海!」

說著伸手指了指面前那近乎無邊無際的花海,方離很清楚這八景樓和自己的黃金屋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都是十分強大的一種空間法器,而剛才不知不覺間空間變換顯然是來到了另外一層,那一望無際的花海給人的震撼可不僅僅是美麗,方離清楚的感覺到了那其中的力量,似乎每一朵花瓣都是一道攻擊一樣,就算是神靈降世,估計也很難在這漫天的攻擊之中生存。

當然這種情況落在於麗的眼中可就完全沒有什麼危險了,當看著那紫色的花海,還有那仿若隨風而起漫天飛舞的花瓣,仿若由花雨匯聚的雲朵,一雙眼睛之中仿若都變成了一輪彎月。

於麗的樣子自然落在那松風的眼中,不過對方並沒有任何嘲笑的意思,而是小聲的對著方離說道:「方離師兄,這紫葉花海、還有宗內的碧海明月和內院的雲山霧海被並稱為宗內約會的三大聖地!」

說完之後還丟給方離一個你懂得的表情,讓方離都不知道說什麼好,總感覺這松風和謝越一樣,似乎歸元道宗的弟子不僅僅十分古怪,而且還十分奇葩。

「倒是一個有趣的宗門!」

方離暗暗念叨了一句,而一旁的松風已經繼續淡定的開始講解其他的事情。

「山海八景分為四海景和四山景,四海景依次是紫葉花海、無盡碧海、迷濛昧海、鳳舞雲海,而四山景都在後面,依次是暮雪千山、山光水影、水宿山行以及最後的獨劍山!」

而說到獨劍山的時候那松風明顯十分的鄭重,但之後接著說道:「其實八景樓之中的山海八景在我們歸元道宗之中本身就是一個景觀而已,整個山門之中幾乎每一處都是上好的景觀,其中比較出名的足有上百個,最為頂尖的有九大景觀,被稱為元宗九靈!」

方離跟著讚歎了一聲果然是好景色,而之後在那松風的帶領下,方離很快就繞出了這八景樓所在之處,而之後出現在方離面前的是兩座石峰,雖然石峰只有幾丈高,但當方離站在其下的時候竟然莫名其妙的浮現出一抹渺小的感覺。而在那兩座石峰正面各有一個大字,其一側上書一個圓潤無比的天字,而另一側是一個厚重無比的地字。

「松風兄,這裡是!」

見到松風臉色鄭重,方離小聲的問道。

而松風也是一臉凝重的說道:「這是我們歸元道宗的三元山,每當經過此處,我等都要行禮,以敬天地!

說著松風一臉鄭重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對著面前的天地兩字深深的行了一禮。

而方離見此自然也不能無禮,當即跟著松風同樣對著那天地二字行禮。

就在方離躬身行禮的時候,那兩道石峰猛然閃過一道亮光,從那天字石峰之上吐出兩團白色的光芒,而在地字石峰之上吐出兩團黑色光團,四道光團在空中兩兩融合在一起,最後竟然形成了兩個憑空出現的文字。

人!

這兩個字在成型的瞬間就直接化作兩道流光沒入到了方離和於麗兩人的身體之中,那速度根本就不容方離閃躲,更不要說是於麗了。

驚慌之下方離猛然後退一步,想要檢查一下自己究竟出現了什麼不同。

但這個時候一個深厚悠遠的聲音出現。

「敬天禮地!天地之間人立其中!禮成!」 第1878章本就沒有忠心,又何來的出賣?

林文覺低聲道:「至於出賣李廣延……」

他忍不住苦笑了一聲:

「燕帝陛下方才也聽到鮑易的話了,我們這些人最初之所以跟隨李廣延,或多或少都是被他拿了把柄傷了軟肋,不得不被他要挾。」

「忠心二字本就沒有過,又何來的背叛出賣?」

君璟墨上下看了林文覺一眼,對於眼前這個言辭坦率,毫不避忌的說著他自己貪生怕死的男人,眼底浮現出些若有所思來。

他之前原本打算的是,讓這人帶著他們去找李廣延後,給他一條活路,讓他自己離開,至於將來他回到南梁之後到底會如何,是死是活,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可是如今瞧著這人,他卻有了點其他的想法。

與其就這麼殺了他,倒不如將這人納為己用,說不定還能生出點驚喜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