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會呢,無論仙界還是冥界,我都很喜歡,和你在一起,哪都好。還有我們的兩個大寶貝。」子鳶笑著說,「我只是需要點時間適應一下新環境,就像適應冥界一樣。畢竟我是對外面世界沒有閱歷的人嘛。」

「怎麼會呢,無論仙界還是冥界,我都很喜歡,和你在一起,哪都好。還有我們的兩個大寶貝。」子鳶笑著說,「我只是需要點時間適應一下新環境,就像適應冥界一樣。畢竟我是對外面世界沒有閱歷的人嘛。」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你呀。我帶你去個地方,那裡你一定喜歡,仙界也有狩獵場,是一座森林,很美,那是我能想到的最接近樓蘭國的地方,那裡靈力很小,基本都是自然生長,你一定喜歡。我們還可以牧馬放羊。」落月說完就拉著子鳶走出寢宮。

子鳶想象不到仙界還有那樣的地方。

落月帶她來到了馬場旁邊,那裡正是一座原始森林。一看到那植物,子鳶就知道是天然生長,這片土地壓根就不帶有靈力。

選了兩匹汗血寶馬,兩人策馬而過,就在山坡之上,這裡清脆嫩綠,時有葉子飛落,恍若人間美景。

子鳶的心一下子開懷起來,和落月一起策馬狂奔,兩人的笑聲回蕩在森林裡。

沒有閑著的是巫男,他悄悄跟著他們來到這裡,看到兩人策馬而去,心裡念著:傻妹子,我的傻妹妹,情敵是用來除掉的,而不是用來共同分享歡樂的,沒有人願意分享自己的愛人,你若下不去手,讓哥哥替你來完成。

這是哥哥臨死前對你能盡到的最後的心意了。

巫男這樣想著,隨後也進入了狂野森林當中,他沒有騎馬,而是潛行其中,尋找機會。這片森林少於人來,是殺人的最佳地點。除掉鳶妃,是這次,巫男行動的重大意義所在。永除後患,為了妹妹的幸福。 巫男算計著最佳時間,這狩獵森林裡沒有旁人,仙界的人是不屑這裡的,沒有靈力的地方不吸引他們。

也正因為這樣,這裡才長的如此蔥鬱,茂盛。

儘管是在這個時候,巫男還是動用了自己的巫力,他知道落月靈力十分敏捷,很容易察覺到自己的存在,而除掉子鳶,是巫男作為兄長默默的守護,不想落月知曉這其中的卑劣之處。

動用巫力,是為了不讓落月知道。

巫力強大,將自己隱藏的徹底,林中隱約看到兩人策馬在山麓上,巫男後面潛伏,準備找到最佳時機,只要,只要她們分開,就是下手的時刻。

果然,在遇到林中野獸的時候,落月把子鳶送到安全的平台上,她要為她獵一頭真正的野獸。這裡的野獸也是有靈力的,因此對子鳶來說存在威脅,落月這才獨自獵獲。

野獸越走越深,和落月玩起了琢磨藏,落月當然不會放棄。巫男最佳的機會來了。

他緩緩的從後面伸出手,手中靈力聚集,用最簡單的方式殺死毫無靈力的子鳶本身也是簡單的事,巫男想的周到,即便如此,還是要欲蓋彌彰一下,如果落月發現屍體,就讓她以為是野獸誤傷的,而不是認為。

因此巫男仿照野獸爪子的形狀,控制靈力,伸向她後面的脊背處。那裡,必可一下子斃命,且讓她來不及喊叫出來……

就在巫男的巫力小心翼翼的接近的時候,子鳶忽然彎下腰,她發現的地上有一塊形狀奇異的石頭,很是特別,因此蹲下來,順手就用石頭在地上畫起來,畫的正是樓蘭國的符號,那些消失的文字。

而對巫男來說,他的力量立刻被反噬了,當巫力接觸到那石頭畫出的樓蘭符號的時候,一股奇異的嶄新的能量誕生了,就在她後面,子鳶什麼也沒有察覺到,像少女一樣,依然在地面上畫畫。

而巫男就慘了,被力量反噬,幸好躲閃及時,這次出手竟然失敗。巫男繼續潛伏,伺機尋找。而落月還沒有回來。可她手中只要在畫畫,只要拿著石頭,就會有巨大的力量保護著她。

等了良久,還是沒找到機會,即便巫男捉了一條小鹿,放過去,想分散她的注意力,也沒有成功。

很快,落月回來了,提著獵物,和子鳶一起去河邊清洗,子鳶很喜歡這個地方,對一切危險都沒有察覺。

兩人就像在樓蘭國的小溪中狩獵,清洗一樣。

然後,在林中採花。真好,她們又分開了。巫男的機會來了,這一次,他近距離尾隨子鳶。她手中正是一把各種顏色的鮮艷花朵,蹦跳著,歡樂著,天真無邪,無憂無慮。

那副樣子是巫男一生中都不曾看過的,他想了想,看了會,雖然震撼了自己的內心,卻還是要下手。

這一次,不用巫力,因為她揣著石頭,會被反噬。巫男伸出他的手,從後面打算掐死她。子鳶低頭:「啊,好漂亮的花啊,從來沒有見過。」那是一種特別的顏色,靛青藍,花種極為少見。

眼角的餘光看到了有人在身後。 「你這麼快就回來了,看我採到了藍色的花啊,世界上的花竟然有藍色的,真美……」子鳶自言自語,抬頭卻看到了巫男,不是落月。

「是,是你。」子鳶預感壞事將近。

「是我。我將是你最後一個見到的人。」巫男伸出手。

子鳶並沒有顯得驚慌失措,但是眼睛里還是藏著意外:「你為什麼要這樣?」她已經知道他的目的了。

「為了我愛的人,讓她得到全心全意的愛,而不是分享。」巫男冷冷的說。雖然殺人無數,可看到子鳶那清淡而天真的目光,心裡多少還是有些猶豫的。

「你,你愛的人是紫年么?」子鳶問。

巫男倒吸一口冷氣,怎麼所有人都覺得自己和紫年是一對!怎麼可能!

「不是,你也無須知道。你會安靜的死去,我會給你一個完整的葬禮。」巫男說。

「哦……」子鳶低下頭,彷彿在等待審判一樣。這種沒有反抗讓巫男更加難過了,他原以為她會喊,因為一喊,可能落月就會出現,而此時,她知道了自己的目的和身份,只有死了,電光火石之間,只有死。

巫男見她有些可憐,沒想到,她知道要死卻只哦了一聲,也沒有呼救。

「你有什麼遺願,我可以幫你完成。」巫男體恤的說道。

「遺言也可以。」巫男又補充了一句。

「我希望所有人都能最終尋到他們要的快樂。」子鳶笑笑,嗅了嗅手中的花。

「這是你的遺言?」巫男不可思議的看著子鳶,自己徹底捉摸不透她了,她傻么,為什麼心中沒有自己呢,一個人怎麼會做到這種無私呢!

「嗯。沒有其他了。」子鳶說完將花瓣灑落在胸前,想起了紫年曾經給過自己的那場葬禮,欣然的笑了。若是死亡註定要來,她也無怨無悔了。

「真的沒有了么?你究竟是裝出來的天真無邪,還是真是如此?」巫男小聲說道,他自己都分不清了,若是演戲,這也太入戲了吧。若是天性使然,世間又怎麼會有這樣的人,自小看著小巫女,巫女,她們心機重重,隱忍腹黑,千般算計,而眼前的人,彷彿是來自另外一個世界,就是另外一個世界……

巫男出手。這時候,落月敢來。突的一下,子鳶睜開眼睛。

「兄長,你也在這?」落月說。巫男趕忙隱藏自己的真實目的,即便如此,被落月親眼看到自己殺死子鳶也是不合適的。

「是啊。」巫男說。

「子鳶,給你。你的花怎麼落地了,真好看,藍色的,我只採到了水粉色和橙色,紅色,唯獨沒有藍色。」落月說道。

「你還好么?」落月覺察出氣氛有點尷尬。

「挺好的,巫男大人正打算幫我撿起來這些無意中掉落的花朵。」子鳶說。

巫男心中震撼,若是她此刻告狀,落月必定一輩子不原諒自己,而子鳶,為什麼她沒有啊,她這個魔症,為什麼,什麼事都和常人不同?

「我先回去了……」巫男說完走了。

「他不會是你的追求者吧?」落月好奇的問。

子鳶搖搖頭,笑了。他是終結者。不是追求者。 子鳶始終沒有對落月說巫男來到此處的真正原因。她的心包容著這一切。

巫男回去后一些惶惶不安,自己的威脅她上自沒有告訴落月,這次謀殺未遂她一定會說了吧,拿自己以後如何面對落月啊,妹妹一定很生氣……

巫男寢食難安。第二天早上,落月來巫男宮看望巫男。巫男心想不好,果然大事不妙,他已經準備好了攤牌了,也準備好落月不會原諒自己了。

沒想到,落月只是拿來了點心:「我和子鳶一起做的,謝謝你昨天隨我們去森林,給我們當護花使者。」

「還有別的么?」巫男怯怯的問。

「沒有了,我們只做了桂花點心啊,你也不愛吃么,我和子鳶也愛吃桂花的。」落月說。

「哦……」巫男低著頭,提著食物籃子,心裡想,難道這子鳶還在拿捏著么,她為什麼沒有告訴落月呢……

「怎麼了,你一臉不高興的模樣,誰惹我家哥哥生氣了……」落月問。

「妹妹,你為什麼找個人和你一起分享紫年呢?你不是說過愛是唯一的么,我一直以為你和紫年是彼此唯一的,這也是我的希望和我的動力。」巫男說。

「哥哥,我該怎麼說呢,只能說是因緣際會,事情推到這一步,也就順其自然了。很多事情,很多心境難以去考究,我沒有覺得被分享,相反,我到是很享受這種感覺,她對我的生命很重要,我有責任也有情感責任和她在一起,她對我很重要,謝謝你的守護,哥哥。」落月說道。

「不客氣,你高興就好。」巫男回答。

落月走後,巫男還在原地站了好久,看著籃子里的桂花糕,心中百感交集,思緒難以平復。也許沒有殺她對落月來說是最好的。但是,自己會緊盯著她的。

吃了一口桂花糕,嘖嘖,果然是最好吃的。

上午十分,巫男在百花園裡看到子鳶在採花,他走了過去,保持距離。

子鳶轉身,也看到他了:「這裡可不是殺人的好地方,你會被發現的。」

「呵呵。」巫男莞爾一笑,「我已經決定不殺你了。但我會緊緊盯著你,永遠。不過,現在,我想知道,你為什麼沒有告訴落月我的真正目的?」

「因為愛。你的初衷是對妹妹的愛。如果我告訴了她,她會傷心,也會破壞你和她關係,我和她的關係,不如一切只有我自己知道。」子鳶一邊採花一邊說。

「經歷了幾次,你還怎麼敢一個人出來?難道不怕我再下殺手么?」巫男問。

「我沒有想過這些,若是生命到了該終結的時候,就順其自然好了,我要是總想著這些,人生豈不是沒有快樂了,尤其是我這樣的凡人,只有幾十年的壽命,哪比得上你們這些仙人和神人成千上年的,我沒有時間去荒廢……」子鳶說。

巫男離開了,子鳶的話深深的震撼了他的內心。所有因為愛開始的,都會被原諒。她原諒他了,如此簡單,她並未放在心上,即使生死擦肩。忽然之間,子鳶在巫男的印象中忽然變了,她雖然是凡人,卻變得稍微高大些了,甚至心境超過了這些仙界的人們…… 忽然間,巫男覺得一陣頭暈,身體里有什麼在衝撞,竟然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口黑色的血,落在地上,那顆花瞬間就枯萎了……

子鳶拍著他的肩膀,用手帕將他嘴角擦拭乾凈,她什麼也沒有問,他也什麼都沒有說。子鳶只是給他準備了清澈的泉水,眼角滑過一絲的擔心,始終沒有開口。

「別告訴落月。」這是巫男好過來之後走前告訴子鳶的。

「嗯。」子鳶說。

「你是不是有很多問題想問?巫男看著子鳶。

「其實,一個都沒有。」子鳶的眼睛天真無邪,巫男看的出來她沒有再說謊。他越發覺得她不可思議,簡直是來自別的世界的物種,和仙界的人一點也不一樣,這樣的性情足以讓她死上一百次了……

天真也是罪。

「我不信,你一定有很多問題,藏在心裡。」巫男說道。

「其實,讓我這樣生命短暫的人,是沒有時間去想和自己無關緊要的人,尤其是想殺自己的人,我只想把時間放在所愛的人身上。一寸光陰一寸金,這一點,你們是不會懂的。我不可以浪費一分一秒在別人身上。因為這一次,我一旦死了,會死的很久,會再也見不到這個世界,見不到萬物,見不到我愛的人。」子鳶說。

啊啊啊啊……巫男聽后無地自容,心裡又被震撼了。即使想殺她,還是成了無關緊要,在她心裡,愛比仇恨重要多了。

「是紫年么?」巫男問。

「是落月和紫年。」子鳶說,「還有兩個寶寶。再無其他了。」

巫男好像忽然懂得,為什麼落月那麼疼子鳶了,她們的情感似乎像個完整的三角形,彼此牽連。除此之外,其他,已經無關緊要了。

巫男重新開始審視子鳶,在心裡。而自己皺著眉頭,良久,他起來走了。回到自己的巫男宮,子鳶的話還是翻來覆去的在他心裡顫動著,總是會想到。

人就是需要那些震撼自己的話來顛覆自己的人生,過去的錯誤。這個人,對她殺又殺不得,恨又恨不得。怪異!

中午的時候,紫年過來了。巫男正看著發冷的桂花糕,尋思著子鳶上午花園裡發生的事呢。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知道。」紫年很直接的說。

「不會去的後宮吧?」巫男問。

「比那裡要遠一些。再不走就來不及了,你動用了巫里,病入膏肓了。」紫年說。

「可我總能知道是哪吧?」巫男說。

「過來,我告訴你。」紫年說。巫男湊近耳邊,沒想到,紫年一下子將他打昏,然後粗暴的撞到戒指里,就離開了仙界,這是強擄啊!紫年不在乎。

紫年帶著他一直向西,穿越雲層萬里,雲山霧靄,最後完全隱藏在雲霧之中了,在霧色中繼續穿行,終於,終於,看到一塊界碑,上面寫著雲之秘境四個字。

紫年站在界碑面前,並沒有猶豫,只是回想了一些過去的事。

而界碑已經沒有任何靈力守護,這裡成了開放性的。

紫年走過去。走進去。踏在迷霧之中,猶如踏在雲彩里一樣,柔軟,纏綿,這裡,充滿了風月。就連周圍的雲樹都婉柔了許多…… 紫年大步流星,走了進去。霧靄深處,雲朵深處,紫年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正站在那裡,看著天際。是龍醫。

她覺察到了,轉頭,看到了紫年,這是多麼的意外,多麼的意外啊……

紫年,冥王,他有一次來到雲之秘境了。而自己,始終遵守承諾,從未離開過這裡,當然,也沒有指望紫年會過來,永遠,不曾指望。

可是,紫年,此刻近在眼前。

身前身後事,轉眼間,也在龍醫的腦海中一一飛過,然後,心裡淡然的笑了。謝謝你來過,讓我終於能放手……

紫年走過來。

「冥王,你好。我不曾離開這裡。我沒有違背諾言。」龍醫說。

「那是你的自由。」紫年說。

「你和毒妃,和孩子還好么?我很抱歉做過某些執著的事。」龍醫說。

「很好,是雙生子。」紫年說。

「哇,這可這沒想到,祝賀你們。」龍醫笑著說。

「謝謝。」紫年說。。

「知道么,我彷彿在這裡過了幾十年一樣。」龍醫繼續說。

「是心境吧。心境已然不同。」紫年說。

「謝謝你曾經沒有殺我,否則我也會像木靈公主一樣。心境的確已經不同,那些,彷彿是前塵往事,是少年時的幼稚不懂事。原來,釋然才是真正的成長。」龍醫說。

「祝賀你涅槃重生,順利度過情節。也慶幸,我沒有殺你,因為我需要你幫忙了。」紫年拿出昏倒的巫男。

「把他變成女人,讓她體內的巫力,可以消受。」紫年說。

「可我沒有真正做過這樣的手術。」龍醫說。

「那何不藉此機會嘗試一下。」紫年回答。

「冥王陛下,若你需要,我必定萬死不辭。不過,這手術我一個人完成不了。」龍醫說。

「你既然知道了我血洗木靈族的事,想必,他已經來到這裡了。」紫年說。

「是的,冥王陛下。」某種意義上,是他拯救了我。」女龍醫指的自然是男龍醫了,就是當初木靈公主的未婚夫。

「不管怎麼說,還是祝賀你。」紫年說道。

「祝賀我不再糾纏你了么?其實我也很開心,能走到這一步,原本想給你送個消息的,想到自己曾經承諾永遠留在雲之秘境,便作罷,心到佛知了。」女龍醫說道。

紫年點點頭。

「冥王陛下,我已經不是您的靈獸了,我想永遠留在雲之秘境,您能允許么?」龍醫說。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