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小姐你怎麼了!」白芍聽到院子里的響動走了出來,就看見幽雪染倒在了一片玫紅色的芍藥花中。

「小姐!小姐你怎麼了!」白芍聽到院子里的響動走了出來,就看見幽雪染倒在了一片玫紅色的芍藥花中。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花開正盛,幽雪染的發間,肌膚上都沾染上了芍藥花的幽香,然而花朵在接觸到幽雪染的身體時,冰晶將花朵迅速凍結,晶瑩冰冷的冰晶不斷擴散,幾乎封凍了半個院子的花木…… 孫仙王回到仙王城。

這消息散開之後,那本來風雨動搖的孫仙王勢力,總算鬆了一口氣。

不過孫仙王不是一個人回來的,還有白婆婆這位絕頂高手,有關白婆婆與孫仙王的傳聞,對菩提郡來說,已經不是什麼秘密。

若是重歸於好,對孫仙王府來說還是一件大喜事。

孫仙王大難不死,而且修為還有所精進,各大勢力都前來祝賀。

這就是現實,孫仙王落難之際,對孫仙王府自然是避之如虎,現在孫仙王不僅活著,還實力大增,自然少不了一些巴結。

就算不是巴結,但也要打好關係。

所以菩提郡仙王城一下熱鬧非凡。

關於火鳳山一戰的詳細經過,也開始傳開。

「王歡!」

「薛無袖!」

代表薛家來祝賀的薛無袖,遇見王歡,臉上一愣。

不等薛無袖開口,王歡就笑道:「薛無袖,你還敢出現在我身邊,就不怕我找你算賬嗎?」

薛無袖冷哼一聲,不甘示弱,他現在代表的可薛家,絕不能在王歡面前露出半點膽怯。

「你若有這個本事,儘管試試。」

王歡笑道:「恐怕你還不知道我的厲害,在火鳳山,我殺了三大聯盟無數仙王,被上方勢力一萬多人追殺,最後還力戰八重天仙王。我要殺你,你們家那位薛神劍連個屁都不敢放!」

四周,眾人一臉獃滯。

薛無袖眼裡露出一絲驚慌,他剛到仙王城,對火鳳山的事還不知曉,他下意識的以為王歡在吹牛,虛張聲勢。

「他說的是真的?」

薛無袖向著左右的人問道。

「好像是真的。」

「王歡殺了三大勢力十幾位仙王是真。」

「至於有沒有被一萬個人追殺,我們並不在場,所以還不清楚,不過據在場的人回來說,的確有黑麻麻的一群人追殺他。」

「他還跟三眼神族的長老大戰了三百回合!」

有人補充,反正這些都是火鳳山那邊傳來的消息。

「雷劍丹王王歡,一重天修為,力戰八重天仙王!」

「以一人之力,牽制了三大勢力的無數強者,給救援孫仙王贏取了寶貴的時間。」

「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了,當初很多人都看到了,不過王歡最後還是不敵八重天仙王,受了重傷……」

「只是受傷,沒有殺死他?」

「孫仙王感激他的救命之恩,出手相救了,不過也很了不得了,能從八重天仙王手中逃命,當真厲害。」

「不對,我聽說了,他之所以不敵八重天仙王,那是因為之前與三大勢力一萬多人對戰,真元枯竭,要是單打獨鬥,八重天仙王未必能贏王歡。」

「怎麼可能……」

薛無袖兩眼茫然。

要說完王歡能殺幾位仙王,他還相信,可是說他能跟八重天仙王打的旗鼓相當,他……不敢相信啊。

因為薛神劍也是八重天仙王,他真要說這麼逆天,薛府豈不是要完了?

「我覺的這裡面有吹噓的成分。」有人低聲議論,覺的王歡是在給自己臉上貼金。

這要是真的,那他還不要日天啊!

這樣戰績,傳出去恐怕仙域都要震動。

菩提郡,王歡是徹底出名了。

不管裡面有沒有虛的成分,可是王歡的確幫助白婆婆救出了孫仙王。

薛無袖內心裏面有些崩潰,這才多久沒見到王歡,這小子就已經恐怖到這個地步,要是等他父親出關,王歡還不逆天?

王歡拍了拍薛無袖的肩膀,笑道:「別怕,你是來孫仙王府祝賀的,我不會在這裡殺你,畢竟你是客人嘛。」

薛無袖打了個冷顫,王歡潛意識豈不是說,離開了菩提郡就要殺自己?

他有些恍惚的離開,開始打聽事情真偽,結果得到消息都差不多。

這可把他嚇壞了,薛家與王歡之前的仇恨早就不共戴天,他從不懷疑王歡對他的殺意。

於是這為薛家的公子哥,悄悄地留下禮物之後,便馬不停蹄的離開了菩提郡。

孫仙王府。

孫天皺起眉頭,道:「薛無袖被你嚇跑了?」

王歡道:「是啊,以前看他挺狂的,沒想到膽子這麼小,我才嚇唬他幾句,就連夜走了。」

「你這次算是徹底揚名立萬了,若是回到太天宮,這太天宮第一大弟子的身份非你莫屬。」孫天說道。

「太天宮大弟子,我沒興趣。」

王歡有些不喜歡太天宮裡面的氣氛,當初這麼包庇薛修文,還不是被自己給幹掉了。

「你的傷好些了么?」瞅著孫天滿臉烏青色,王歡問道。

提起這件事,孫天的臉色就一陣難看:「你還有臉說,當初說好的,結果你……」

王歡正色道:「我這也不是為你好么,你現在一口咬定信是真的,白婆婆都住進了孫仙王府,以後你又多了一位八重天仙王罩著,以後誰還敢欺負咱們。」

「……」孫天鬱悶,想要反駁,可是卻發現王歡說的很有道理。

「挨打的人又不是你,你當然這麼說。」孫天突然幽怨的看著王歡。

「白婆婆又不是要做我的祖母,要是挨一頓揍能換一個八重天的長輩,我寧願天天挨揍。」王歡義正言辭的道。

「少來這一套,之瑤現在被白婆婆收為關門弟子,論關係,你比我還親。」

孫天不上王歡的當,這麼痛的領悟,絕不是一兩句話就能擺平的。

王歡看他怨氣衝天,只好安撫道:「話不能這樣說,我們可是兄弟,當初我的情況你也看到了,要是一起挨揍,我也活不到現在。」

孫天想到王歡當初確實挺慘,這才算放過他。

王歡心裡鬆了口氣,現在孫天可是有兩位八重天仙王當靠山的人,這大腿還要抱緊!

就在兩人說話之時,房間門突然被打開。

只見到幽落冷這張臉走進來。

兩人很默契的停止了剛才的話題,這事情的真相孫仙王知道就已經差點被打的半死,要是讓白婆婆也知道了,那可就真的要被徹底打死。

「幽落師姐,你怎麼來了?」王歡笑著道。

幽落沒有給王歡好臉色,自從他的小道侶成了師父的關門弟子后,這個王歡整日死皮賴臉的叫自己師姐。

「師父讓我來叫你,說有重要的事讓你們過去。」 第680章奚博容要來江城

感到奚博容的猶豫,顧雲念再接再厲。

「京城我不熟,也隔得太遠我管理不方便,所以我想找奚四哥幫忙。」

奚博容立刻說道:「幫忙當然可以,股份就算了。我不能要。。」

就是顧雲念不說,他也要幫的。

不看在慕司宸的面子上,就看在顧雲念送了他那麼多好東西,他也要幫到底。

顧雲念擰了擰眉,想了想,乾脆語氣一沉,下了重話,「奚四哥不願意要,是嫌我給的少了嗎?」

「當然不是!」奚博容頓時跳起來說道,聽顧雲念不高興了,乾脆也不在這裡跟顧雲念爭,說道:「這事等我到了江城再說,我現在就定最快到江城的機票。」

奚博容掛了電話,第一時間給慕司宸打電話,想說這事,卻打不通,就猜到一定又有事要親自處理了。

就又給滕爾東打了電話。

顧雲念掛了電話,看著雲水謠臉上的擔心,笑著解釋。

「奚四哥是司宸哥的好兄弟。國慶我去京城碰上了司宸哥,他就帶我去見了他兄弟,拜託他們在京城照顧一下我。奚四哥是開公司的,明天就會來江城,商量合作的事。」

雲水謠微皺眉,有些猶豫,「現在就去京城發展,會不會太快了?」

想到要去一個陌生的大城市發展,她就感到有些不安。

「不會!」知道雲水謠在擔心什麼,顧雲念安慰道:「你放心吧,京城我們也不是人生地不熟。」

想到雲水謠的不安,顧雲念乾脆小小地透露了一些,「司宸哥的幾個兄弟都很厲害,不會讓人欺負我們的。」

看雲水謠的神色稍緩,但眉宇沒完全舒展,顧雲念乾脆轉開雲水謠的注意。

「媽媽,你有空多設計一些禮服吧。京城的錦潯閣開業,我想正式推出服飾板塊。」

說道服裝設計,雲水謠的神色舒展,多了自信,「好,我這段時間的設計中也有禮服,只是還沒做出來。」

想到今天看到的風景,雲水謠突然又有了靈感,「我回房間了,念念你早點休息。」

雲水謠剛出門,奚博容把他的航班發過來,第二天一早的飛機。

顧雲念跟邵武打了電話,明天來接了她一起去給奚博容接機。

三天已到,邵武來一起吃過早飯,顧雲念也沒忙著去機場。

讓邵武摘下口罩,摸了摸他臉上的結痂,問道:「都按時抹了葯嗎?」

邵武點頭,「抹了!」按照顧雲念的吩咐,一次不差。

顧雲念才點點頭,從藥箱中拿出一把鑷子,提醒道:「一會兒不要動。」

就小心地從血痂的一頭,輕輕挑起一點,慢慢撕開。

血痂從剛癒合的嫩肉上剝下,有些刺刺的痛,邵武連眼都沒有眨眼一下。

雲水謠想著那麼猙獰的陳年舊痕也能取祛掉,不由好奇地在一旁看著。

隨著血痂剝落,露出了一塊剛癒合的粉紅嫩肉,卻平整光滑,露出驚訝的神色。

「怎麼了?」邵武問道,被雲水謠盯著,有些不好意思地想去摸臉,又收回了手。

二更

(本章完) 凌琉軒得知自己的侍妾犯事,匆匆趕來,他看著被冰封的半個院子,不禁愣了一下,等到他回過神來后,凌琉軒將目光轉向地上的兩具屍體。

「太子殿下,幽家小姐剛入宮就殺了太子府的兩個侍妾,我們應當……」凌琉軒身後的太監話還沒說話,凌琉軒神情陰冷的呵斥道:

「不需要你來教孤怎麼做!」

太監連忙低下了頭,又聽凌琉軒發話道:「把這兩具屍體肢解了,做這院子里的肥料!」

太監的目光瞥了一眼緊閉的房門,能讓太子把自己的侍妾五馬分屍,那幽家的三小姐還真是太子心尖上的人啊。

房門開起,幾位太醫卻是落荒而逃,他們沖了出來抖掉手裡的冰渣,凌琉軒還沒詢問,一位太醫就氣喘吁吁的道:「太子……沒救了……真的沒救了……幽姑娘本來就寒毒攻心,現在玄冰玉露又進入體內,她中了極陰寒毒,我們沒法救啊。」

「你們這群庸醫!」凌琉軒氣的想揍人,他現在覺得只是把那兩個不知好歹的侍妾肢解了根本不足以泄憤。

一名太醫抖小心翼翼的對凌琉軒說道:「整個迦葉,估計只有大巫女釋放出純凈的光之靈術,能救幽三小姐……」

「那你們還等什麼!去四方塔求大巫女救人啊!」凌琉軒罵著他們道。

太醫哆嗦著嘴唇說道:「大巫女哪是我們能請得動的……」

凌琉軒愣了一下,大巫女是比皇骨還要崇高的聖骨之人,她代表著整個迦葉,然而要他堂堂太子放下身段去求大巫女救人……他覺得自己實在是做不來這事,而且還會被朝堂上的人恥笑。

凌琉軒正猶豫著,突然一位宮女慌慌張張的跑出來喊道:「不好了!幽姑娘她不見了!」

凌琉軒衝進房間,床榻上被覆蓋了一層冰晶,冷的像是冰窖似的,而讓房間結冰的人,她消失不見了。

是誰?能在凌琉軒的眼皮底下帶走了幽雪染?

——

溫熱的暖流,像山間流淌的溫泉水,源源不斷的注入體內,慢慢融化結冰的心臟。

幽雪染醒過來的時候,睜開眼睛,冰晶在眼瞼邊破碎,大風刮在臉上,她覺得有點冷,然而她的身體已經被凍的沒有一點知覺了。

「這是哪?」幽雪染仰起頭,目光落在凌蒼冽弧度完美的下巴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