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大可以試試,什麼時候你玄天門的小輩也敢來我仙道門放肆了?」突然一道蒼老的聲音在天空之中響徹,一瞬間,好像黃鐘大呂一般響起。樹木簌簌發抖。

「你大可以試試,什麼時候你玄天門的小輩也敢來我仙道門放肆了?」突然一道蒼老的聲音在天空之中響徹,一瞬間,好像黃鐘大呂一般響起。樹木簌簌發抖。

2020 年 12 月 31 日 未分類 0

「誰?是誰?」聲音好似來自天際一般,絲毫無從琢磨。

「我是誰?你有資格問嗎?」聲音浩蕩,好像空穴來風一般,讓人無從琢磨。

「我是誰?回去告訴你家老玄天,就說我老不死的還活著,他會明白的。」聲音浩蕩,好像雷鳴一般響起。

「不用了,我來了!」一道朦朧的金光從玄天道人的背後衝起,在天空之中化作一道金色身影,他立身於高天,俯視諸天萬界。

遠方,所有人都驚詫了,仙道門之中出來一個老不死的,而玄天洞也出來一個老不死的,這兩個老不死的看樣子都是同一時代的人物,活了沒有一千年也有八百年了。

「你我千年未見了。」金色身影聲音平淡。

這個時候,錦繡峰方向也升起了一道神音,一身雪白長袍,雪白的長發和雪白的鬍子,從他的身上看不出一絲歲月的痕迹,紅潤的臉龐,顯得精神相當的好。

「是啊,千年未見了,今天你的弟子竟然欺負到我的頭上,什麼都不用說了,我替你教訓一下,省的你那不爭氣的徒弟到處惹是生非!」從錦繡峰升起的那道人影自然就是隱居仙道門多年的掃地的老人,而另外一個,看樣子就是玄天洞的太上長老,上一個玄天洞的掌教。

玄天洞的掌教沒有過多的話語,直接出手了,雙目之中日月沉墜,山河崩碎,好似萬古滄桑在雙目之中流轉。

這一刻,好似太古洪荒呈現,而玄天洞的那個上一代掌教就是洪荒之主一般,傲立於天地之間。一道道金光劃破長空。

周圍的弟子紛紛退避,就算是山水道人,玄天道人這一等的強者都支撐不住,臉上充滿了駭然之色。

這是一種壓人的殺機,這種場景化成了有形的世界,向前迫去。即便是僅僅顯露出一點點,但是其中的威力仍然不能以常理來度之,神力滔天,神能無窮。

這是一種驚天的攻擊,所有人都快窒息了,周圍的所有的弟子都在顫抖著,彷彿下一刻就是世界末日。

「玄天印!」金色的身影懷抱玄天,頓時讓天地暗淡,日月無光,好像天地都在他的懷抱之中一般。這個世界因為他懷中的世界而改變。

「鎮!」一方天地壓塌了天穹,朝著錦繡峰上的白髮老人鎮壓而來。

「仙道三斬!」白髮蒼蒼的老人雙目之中閃爍著精光,一道道白蒙蒙的光輝從背後升騰而起,好像天地之初。

「斬天!」老人大喊一聲,一道白蒙蒙的刀光從天而起,金色的身影使用的是玄天印,而掃地的老人用的卻是仙道三斬,斬的就是這方天穹。

天空好似崩裂了,一道數里長的刀芒從老人身上迸發而出,震斷了一方天穹,朝著玄天斬殺而來。

「轟!」刀芒橫貫過去現在未來,將整片黑色的天空都斬裂了,天穹破碎,混沌浮沉,但是天地怎能碎裂?

「天地不碎,闢地印!」混沌在周圍浮沉,被斬破的天穹化作無窮的混沌,再次組合,化作一片蠻荒大地,大地之上,萬物浮沉。

【我是罪人,我有罪,點擊發布了之後有屏蔽詞語,我沒看,剛才一開網頁一看還沒發布…我是罪人,我蹲牆角…】 沈離有些傻眼……

木家不是一貫低調,絕不庇護外姓人嗎?

今日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木流,這是我沈家自己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得到你們干涉?」雖然表情依舊兇狠,但沈離的聲線已經開始猶豫。

你還知道這是沈家自己的事情呀!

木子茗惡狠狠地盯著沈離,心想若是炎元殿下在此,定會將這個囂張的傢伙直接打出腸子來!

「廢話少說,想打架?來來來!」木爐最不喜歡分青紅皂白,他一手揚著自己的毒器,一手在空中急急書寫光溜溜大陣,恨不得立即將所有看不順眼的狗東西,都剝得跟碎了殼的小雞蛋一樣!

雙方人馬,看著馬上要打在一起。

就在此時,司徒飛撇了撇嘴,輕嘆一聲。

「咦?沙漏的沙子要停了。」

這話倒是提醒了眾人。

在場所有人抬頭一看。

他們踏足的這枚泊船的碎星上空,的確自第一人來時,便懸浮著枚類似沙漏的計時器,現在只有一小撮細沙還在通過細細的琉璃管腰向下層流瀉,似乎只消三五個呼吸,便會完全靜止。

沒想到六姓之中,還會有人為自己開口說話。

正饒有興趣看著沈離一個人表演的真小小,不由地抬頭向司徒飛的方向打量。

映入眼帘的,是個俊美的公子,身上沾著濃濃的酒氣,雙頰因為微醉,還透露著一絲緋紅,不著中衣,只有寬大的袍子隨意披在身上,露出胸口。

頭髮也不打理,就這樣任其自由生長,垂落地面。

與小粥粥在沈家那種一族天驕的雍容貴氣不同,若不是之前遠遠眺望過司徒飛一眼,真小小隻怕要將他當成個沒有背景,放浪形骸的浪人。

他就那樣隨意地站著,像一株野生的花樹。

沒有白楊挺拔,也沒有松虯勁,卻自由散漫,身上帶著種別人學不來的慵懶隨***漫燦爛。

感覺到真小小投來的目光,司徒飛咧嘴一笑。

之所以開口,除了聽從小花的建議,可以與這木家隱藏的高手結交之外,其實更重要的是,司徒飛十分討厭張揚跋扈的沈離。

「是呀,離哥,這裡畢竟是仙緣聖地的入口呀!」

在司徒飛之後,聽到騷動,剛剛從船艙中出來的沈嚴也站在一旁,輕輕拉了拉沈離的衣袖。

沈嚴年紀不大,容貌與沈離有兩分相似,眉宇之間卻沒有沈離那麼重的戾氣。自打沈家的宙行船來到碎星停泊之後,便沒有在人前出現過,似乎不喜歡熱鬧。

他雖然性子寡淡,不擅交往,好在腦子不蠢,雖然不認得真小小,卻也知道,在這種場合與木家起衝突極不合時宜。

如司徒飛所說,一旦沙漏停止計數,仙緣使者便會出現在眾人面前。

沈家若是在這個節骨眼上出狀況,只怕會被使者大人厭棄。

畢竟誰都不喜歡刺頭兒不是?

雖然心中的怒火正如火山般瘋狂地噴薄著,但司徒飛與沈嚴的告誡,還是令沈離的腦子漸漸冷靜下來。 ?更新時間:2011-11-23

走一遭,萬丈紅塵,看一世,萬物浮華,譜一曲,紅顏絕唱,唱一首,悲壯烈歌。

當玄天印碎裂的那一刻,金色人影咋次雙手掐訣,混沌之中演化大地,一片廣袤無邊的大地在混沌之中浮沉,朝著掃地的老人鎮壓而來。

「仙道三斬,斬地!」一道白茫茫的刀光朝著剛剛開闢出來的大地斬來。與那片混沌迷濛的大地相撞,白光和金光迸發,發出排山倒海一般的波動。

周圍的弟子都退避到了四五裡外,整片區域都化作了虛無。

整片大地都化作了虛無,刀光橫斷蒼穹,切在了茫茫大地之上,這是一場彗星沖向大地一樣的碰撞!

大地一片片的斷裂,但是混沌之氣不絕,一道道翻騰著,一片又一片的大山聳立起來,一片又一片的大山倒塌,化作了虛無,無盡的光芒,無盡的神能在這片區域連綿不絕。

「砰!」

掃地老人刀光一震,直逼混沌之氣,粉碎了這方天地,一切都不復存在了,什麼蠻荒大地,什麼天穹籠罩,都不復存在了。

金色身影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濁氣:「老不死的,果然沒有讓我失望,隱居了這麼多年,修為反而有所精進了。」

「哼,老東西,我告訴你,我再不精進恐怕我偌大的仙道門就被你吞併了,若是以前,你十個玄天洞都不夠看的。」

「可是現在的仙道門已經非往日的仙道門了,你還有什麼可炫耀的?」今天身影聲音平淡,帶著一絲不屑。

「我仙道門不幸,斷了傳承,絕了仙道經,若是一切都在,豈由著你們這些阿貓阿狗撒野?」掃地老人鬚髮怒張,無風自動。

掃地老人說完之後,臉色隨即冷了下來,他一步一步前進,自身的氣息消失了,與世界脈動同步,揮動大道的力量。

「大道共鳴?」金色人影皺起了眉頭,這樣的人很可怕,估計隱居了這麼多年就是研究與世界共鳴,與大道共鳴,與天地之間任何事物融為一體,借天地之力鎮壓一切,這樣的人一旦大成,將無人可抵擋。

有些人與天爭,逆天而上,但是這樣的只是一小部分,而且少得可憐。與天爭命,逆天而行,這些僅僅都是在傳說之中。

大多數人還是順天而行,修道就是借天地之力。長長發揮出自身數倍的力量。

「你想殺我?到了我們這一步豈是那麼容易被斬殺的?」金色人影皺起了眉頭,臉色頗為不悅。陣陣逼人的殺氣讓他有些不舒服。

「你有仙道三斬,我有三十三重天!」金色人影冷哼一聲,身後竟然浮現出朵朵雲層,所有人看到之後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有些修為低下的弟子只能看個熱鬧,不懂得其中的玄奧,就連姚揚,也僅僅是看到了比較精彩,聲勢逼人,可摘星拿月,擁有無窮力量。

但是到了山水道人,玄天道人這一步,他們心中都明白,三十三重天到底是什麼。

得需要多大的勇氣,多大的神通才能演化這三十三重天?傳說鴻鈞道人開闢混沌,重訂陰陽,劃分五行,演化三十三重天。

姚揚略微感覺到了點什麼,但是說不出來。

金色身影心比天高,想憑著一己之力演化三十三重天,想重回開天闢地只是,劃分五行,重訂陰陽。

有誰敢這樣做?古之大帝都不敢這麼自傲,都不敢說自己能夠重開混沌,劃分五行陰陽。

三十三重天一重接著一重疊加了起來,一層比一層巍峨,一層比一層浩大。

這這一刻,三十三重天噴出無窮的雲氣,祥雲萬朵,瑞才億萬條,朝著白色的掃地老人鎮壓而來。

掃地咯人默然的站在空中,與周圍的天地山川化為了一體,他在揮動道的力量,有一種不朽的光輝在他的身上流轉。

「轟!」一聲又一聲的爆響傳來,掃地老人借用山川大地的力量朝著三十三重天壓來,一道道山崩地裂般的聲音響起,無盡的光,無邊的聲音,充斥在每一寸空間,如一顆又一顆大星粉碎,炸散於廣場之上。

金色身影站在諸天之上,俯瞰眾生,好像唯我獨尊的神祗。

剛剛分開沒有多久,就在此戰在一起了,轉眼過去,上百個回合,刀光呼嘯,萬物浮沉,一道道山川大地崩裂了。

「我的仙道門哎!」山水道人看著滿目狼藉的仙道門大殿,心疼的無法說了。這玩意咋次修建起來又得浪費不少時間。

「吼!」突然之間掃地老人大吼一聲,山川直接被吼聲震碎了,化作了齏粉。

一道聲音就能吼碎一片山河,這個掃地老人最少也是一方教主級別的。

「我仙道門建派十幾萬年,現在已經沒落了,但是卻也不是任何人能夠羞辱的,仙道經雖然不全,但是我這裡恰好就有一部分,仙道大帝的帝兵不在了,但是還有我守著。想要奪我仙道門?你瞎眼了!」掃地老人大吼一聲,這一刻動了真火了。

一吼,萬物動,再吼,山河碎。

「萬物浮沉,仙道獨尊!」一片天穹在掃地老人身後升起,自動的形成了一片天空。這片天空比之三十三諸天要清晰了很多。甚至連日月星辰都能夠在其中看得見。

「要戰,就戰一個天崩地裂,日月沉墜!」掃地老人白髮蒼蒼,這個時候蒼老的面孔變得堅毅無比,臉上帶著一種濃濃的決心,將金色身影斬殺的決心。

「退!」金色身影看到了這一幕,心中已經害怕了,大袖一卷,將整個玄天門的人都捲住,朝著遠方疾馳而去。

「留下吧!萬物浮沉,斬!」一片蒼茫的大地,一片艷陽高照的天穹,無數的星光,凝成了一柄道劍,朝著那已經遠去的身影斬去。

「轟!」數里長的劍芒狠狠的劈落,一絲猩紅的鮮血從雲端墜落而下。

「哎,還是讓他逃了!」

「師叔威武!」山水道人人老成精,當老人擊退了那道金色的人影之後,山水道人第一個站出來歡呼。其餘的長老弟子們都不認識這個人,掃地的老人見過,但是這麼強勢,這麼厲害的師叔卻是沒有見過。

「老了!不行了!」掃地老人搖了搖手,從天空之中落了下來,手中依舊持著那柄已經殘破的掃帚。

「前輩,這…」

「什麼萬物浮沉啊,那都是唬人的幻術!只不過是高明了一點罷了!」老人搖了搖頭,一句話就道破了姚揚想問的問題。

「那…」姚揚遲疑了一下,還想問什麼。

「山水,你找人修建一下大殿,我帶著姚揚先走了。」老人吩咐了山水道人一下,然後帶著姚揚走了。

「前輩…」姚揚輕輕喊了一聲,臉上帶著一絲擔心之色。

「我還死不了,都都沒長大,我怎麼能死?」老人笑了一聲,臉上帶著一絲欣慰之色。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姚揚終於把不解的問題問了出來。

「看來你也有好奇心啊!我就給你講講吧。」老人找了一個地方坐下,這個地方剛好能夠曬到太陽,冬天太陽有一種讓人迷醉的溫暖。

「仙道門原先並不是這個樣子的,至少我和你這麼大的時候仙道門還是一個一流的門派!仙道門,哪個門派敢叫如此大氣的名字?仙道門,代表的就是整個仙道。仙道門已經十幾萬年了,是一個老的不能再老的門派了,這個門派之中出現過大帝,那一段時間萬教來朝,是最鼎盛的一個時候,但是大帝也是依舊是人,也依舊有老去得時候,大帝消失之後,仙道門還依舊鼎盛,畢竟擁有帝兵和仙道古經,一直鼎盛了數萬年。但是有一天,仙道門遭遇了大禍,具體的記載已經消失不見了,據說是域外之人擾亂仙道門,仙道門當年也是一個領頭羊,域外之人又是無比的厲害,仙道古經消失,聖人戰死,教主歸墟,一切的一切都消失了,從此之後其餘的門派也欺負到了仙道門的頭上,開始的時候還能抵擋,但是卻架不住次數多,漸漸的,仙道門敗落了。 教練是怎樣煉成的 唯有遠走他鄉,將整個門派搬到了這裡。」老人說到這裡,臉上帶著一絲沉寂之色,雙目有些暗淡。

「您老的意思是說,仙道門以前並不在這裡?」

「對,仙道門以前在南域,這裡已經靠近北方了,離著這裡太遠太遠了。據說以前的仙道古經還留在原先的仙道門,本來我們這些弟子都知道仙道門原先在哪,後來·經過一代代,也就消失不見了,就連我也不知道原先的仙道門在哪,只是知道在南方,南邊的那個區域。」老人長吁短嘆,神色之中充滿了悲壯。

「那…」姚揚突然想到了,仙道門的破滅是因為域外的攻伐,若是沒錯的話,域外就是指地球?姚揚不敢想象,數萬年前的地球是什麼樣子,有人類的存在嗎?

可是這一切都是不爭的事實,無法去否認,域外為何要攻伐仙道門?這又是什麼原因?一切都變得那樣的撲朔迷離,姚揚想不明白,猜不透。

「你去吧,我的命也沒有幾天了,活個三五年保住了仙道門就已經知足了。等你長大了,我也就不用擔心了。」

「前輩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讓你找回仙道門,找到仙道古經…」老人說完,閉上了雙目。 司徒錦瑟的養父母原本有個親生女兒叫司徒藍玉,但是送給司徒錦瑟養父的弟弟了。

司徒錦瑟養父的弟弟自己的女兒因病夭折,司徒錦瑟養父的弟妹受到打擊,精神有些失常。

司徒藍玉和司徒錦瑟養父弟弟家的女兒一樣大。

司徒錦瑟養父弟弟家的女兒夭折后,她養父的弟妹看到司徒藍玉,抱著就不肯撒手了,要死要活的鬧,非說司徒藍玉是她的女兒。

司徒錦瑟養父的弟弟沒辦法,就和司徒錦瑟的養父商量,暫時把司徒藍玉抱到他家去養,等他妻子再懷孕,生了孩子,再把司徒藍玉送還回來。

司徒錦瑟的養父心疼弟弟,點頭同意了。

可司徒錦瑟養父的弟妹,遲遲沒有懷上孩子。

有天司徒錦瑟的養母不舒服,去醫院看病,在醫院撿到了被遺棄的司徒錦瑟。

司徒錦瑟的養母想到她自己的親生女兒,就把司徒錦瑟抱了回去,想用司徒錦瑟換回親生女兒。

哪知道,司徒錦瑟養父的弟妹認準了司徒藍玉才是她的女兒,死活不肯換。

司徒錦瑟的養父母沒辦法,只能繼續讓他們的弟弟和弟媳養著他們的親生女兒。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