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老頭反覆抱怨仙氣不足,不能完全蘇醒,要求石頭快快修鍊仙氣,然後龍老頭因為仙氣不足又要沉睡了。

龍老頭反覆抱怨仙氣不足,不能完全蘇醒,要求石頭快快修鍊仙氣,然後龍老頭因為仙氣不足又要沉睡了。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有辦法對付小魔女茉莉了,石頭大喜。在睡夢中嘻嘻笑個不停,直到大笑而醒,發現天已經大亮,才知道自己居然又做了個夢,夢中的自己還獲得五靈根文靈童稱號,就這樣笑醒了。

不管怎麼說早上石頭的笑聲還是感染了媽媽,譚慧娟心情也好起來了,石頭六歲達到「靈氣三級」本身就很逆天了,就算沒有五靈根前途也是一片光明,如果本家肯大力培養,前途不可限量。

今天是最重要的六齡組測試,鎮神殿重新布置了一遍。會場氣氛比昨天隆重歡慶,主席台上依舊坐著六個監督人員。文靈童杜存仁、武靈童范德彪和沈詠蓮坐在監督人員後面。台下不知道多少雙羨慕嫉妒恨的眼光在三個幸運兒身上掃來掃去。

兩個聖殿騎士還是坐在紫清地仙神像前,除了發放宮星、宮帶並不關心其他的事情,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令人難以接近。

鑼聲響起,神父魏春光朗聲宣布:「六齡組恩賜開始。」

六齡組包括幼兒院10個班,學員共計355人。石頭被鎮神殿人員隨機安排在男孩隊伍中間位置,茉莉在女孩組第18位置,薔薇在石頭前面5個位置,兩人交換個鼓勵的眼神。茉莉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讓石頭很驚訝,憑什麼那麼高傲自信啊!

第一個女孩石頭認得叫「金蘭花」,在幼兒院見過幾回。她在一班,是班裡長得最水靈的姑娘。

這女孩可謂一鳴驚人,金、水兩個靈根測試球全亮。開門紅,神父魏春光暫停測試,搞了個小型儀式,神父魏春光大聲的宣布:「恩賜雙靈根,授予宮帶,襲國姓氏金,金蘭花留神殿謝恩賜眷顧。」

金蘭花也坐到主席台「武靈童」的座位上,滿臉的喜悅。台下那幾個奔走相告的人,估計是金蘭花的家人。

後面的十幾人可就沒那麼幸運,沒有獲到恩賜。

很快輪到茉莉,石頭知道茉莉能力不得了。只見茉莉信步走過去,輕鬆登台後伸手測試,金、水靈根測試球依次秒亮。衝擊第三個木靈根測試球時,全場突然安靜了,亮!全場一片喧嘩,剩下的兩個靈根測試球毫無懸念地亮了,全場沸騰,出現今天第一個**,王家的實力從來沒讓人失望過。

石頭不由得暗中恭喜茉莉,偷偷向茉莉握個拳頭表示祝賀,茉莉也回頭朝石頭嫣然一笑,搞得石頭失神幾秒。

暫停測試,一樣搞了個小型儀式。

石頭聽到報「王紫嫣」這個名字時,感覺彷彿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同時在腦中閃現的還有右耳一顆紅色痣。這個既有點不習慣又有點熟悉的名字挑動了石頭腦海最深處的記憶,然而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記起來。不過以後就不能再叫茉莉了,王紫嫣才是大名。王紫嫣美女也留在了主席台,臉色很淡定好像早知道結果。

王紫嫣的自信讓石頭很不爽,你是上岸了,我還在水裡,能不能低調點啊。有了文靈童的出現,星靈士什麼的就不好意思提了,後面出了幾個大家都沒放心上。不過現在石頭總算知道,父母當年也算是人才,這成才比例還真小,小到渺茫的程度了。

這時薔薇回頭向石頭眨眨眼,石頭給薔薇豎了個大拇指以示鼓勵。薔薇微笑著就上台去了,只見薔薇慢慢伸手過去,等級球全亮。金靈根測試球亮,水靈根測試球亮,這使得全場再次安靜了,難道會是三靈根?石頭這時也是緊張得不行,彷彿是自己在測試一般。

當木靈根測試球亮時全場都:「哇」聲一片。

場下有人吼:「四靈根……四靈根……」

測試亮光絲毫不受場內氣氛的影響,以固有的速度點亮了火靈根。

場下的人全都激動地吼叫著:「五靈根……文靈童……」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 自信和自大,區別在於是否有足夠的實力做後盾。–玉山竹簡筆錄

很快土靈根也亮了!

今天逆天了,出了兩個文靈童了。

台下的駱家夫妻都高興得哭了,台上的李澤福和台下的譚慧娟微笑著交換了眼神,石頭也高興地合不攏嘴。神父魏春光有些激動地再次暫停測試,搞了個小型儀式。

用顫抖地聲音宣布:「恩賜五靈根,授予宮鈴,襲祖姓氏駱,駱薇羽留神殿謝恩賜眷顧。」

駱薇羽大方的在台上「文靈童」的椅子上坐下,偷偷用眼神掃了石頭一把,目光轉向台下找父母去了。石頭也高興得有點不能自已,可是馬上就到自己測試了,只得收收神,調整好狀態準備自己的測試。

在前面還出了一男、一女兩個星靈士。石頭不認識不知道那個班的,石頭在幼兒院學習還是比較刻苦的,除了本班同學,其他班級的,如果不是美女什麼的就不怎麼認識,不僅同性朋友不多,異性朋友就更少了。這難道就是真實得石頭?色狼學霸本性?除了美女和學習,其他什麼的都沒什麼興趣?

閑話少說,很快就輪到石頭測試,等真正輪到自己時,石頭才知道,原來測試真的不輕鬆,還沒上台自己就緊張地手心都是汗水,原來壓力這麼大!走起來路來,腳步居然有點飄,像踩在棉絮上,完全感覺不到厚實的大地。想裝作輕鬆淡定那是一點也裝不出來。

茉莉和薔薇不對現在是叫王紫嫣和駱薇羽都是文靈童,自己是什麼料啊?雖然人要有自信,但是沒真材實料那就是自大了。石頭忐忑不安地摸上測試球,暗中祈求一定要亮,我要做文靈童!球觸手冰涼,還好等級球全亮。石頭感覺額頭上有汗水沁出,只是分不清是熱汗、冷汗、還是虛汗。

時間不等人,測試亮點以固有的速度前進,石頭硬著頭皮堅持著,雙眼死死盯著測試游標的進度。此時石頭緊張地外界的聲音都聽不見了,耳朵出現耳鳴現象。心裡默默念「前進、前進」,目標只有五靈根。

金靈根測試球,亮!

水靈根測試球,亮!

木靈根測試球,亮!

火靈根測試球,亮!

土靈根測試球,亮!

當土靈根測試球亮時,石頭突然覺得渾身有點乏力,心裡一下輕鬆下來,長長吐出一口氣。

頓時聽見全場一片潮水般地喧嘩聲。

石頭看到台上的父親笑了,駱薇羽也笑了,王紫嫣一臉驚訝,台下的母親也笑了好像還噙著淚花,然後石頭也幸福地笑了。

神殿前沸騰一片,這是逆天了!這麼多文靈童!這是今天的第三個文靈童了!廣發鎮逆天了,打破了恩賜節最多出現兩位文靈童的記錄了。

神父魏春光笑容滿面地來到身邊,儀式都忘了舉辦,慌慌張張宣布:「恩賜五靈根,授予宮鈴,襲祖姓氏李,李雲龍留神殿謝恩賜眷顧。」

聲音明顯有些顫抖,這是激動地一塌糊塗啊!好在魏春光主持經驗豐富宣布后,立刻意識到漏了重要環節緊接著補了句:「舉辦儀式!」

這個明顯的紕漏才被他自己打上補丁。先宣布結果還是先舉辦儀式雖然沒有明確規定,但是一般還是默認在儀式后宣布的。

儀式結束后,石頭被引到駱薇羽身邊坐下來,駱薇羽偷偷觸碰了一下石頭的手,石頭反手也捏了下駱薇羽的小手。柔若無骨,溫暖如玉,手感好啊。王紫嫣笑著望了過來,高傲的點了個頭,石頭禮貌地回了個笑臉,算是互相打了招呼。

神父魏春光維持了一會現場次序,滿懷期待地繼續測試。沒想到後面就只出了幾個星靈士,現場的氣氛終於平靜下來。直到又出了兩個王姓三靈根武靈童王俊文和王俊武,氣氛才又熱烈起來,王家在廣發鎮果然實力不凡,人才濟濟啊。

下午繼續測試,直到石頭的同班好友柱子將五個靈根測試球勉強點亮一丁點,在全場都發愣,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時。

神父魏春光舉辦儀式后宣布:「恩賜五靈根,授予宮鈴,襲國姓氏金,金國柱留神殿謝恩賜眷顧。」

這位無比奇葩的文靈童宣布使得現場先是一片寂靜,接著就像水炸油鍋一般沸騰起來,再次激起了一個小**。

神父魏春光不得不出面呵斥:「禁止喧嘩!星靈士通過修鍊,產生靈根晉陞的都有,只是歸屬神殿管理,外界不知道而已,這現成的五靈根只要通過修鍊能力值是可以提高的。」

今天的第四位文靈童,讓大家都長了見識。雖然很多人還是沒有反應過來,不過金國柱顯然是一位貨真價實的文靈童。

金國柱終於明白自己也當了文靈童。立刻激動地幾乎站不穩,於是金國柱基本是被神職人員抬著坐在了李雲龍身邊,搞得全場鬨笑,直到這時所有的人才真的相信金國柱真的得了文靈童。

接下來又測試了幾個小孩,終於結束了六齡組測試。

神父魏春光面色紅潤,慎重宣布這次恩賜節測試的總結果:「隆重慶祝玉虛界5236屆恩賜節取得圓滿成功成績喜人。我幸運的在此宣布恩賜者名單,本屆恩賜節文靈童有:杜存仁、王紫嫣、駱薇羽、李雲龍和金國柱共五名。本屆恩賜節武靈童有:范德彪、沈詠蓮、金蘭花、王俊文和王俊武五名,本屆恩賜節星靈士獲得者35名。以上都是廣發鎮的新一代人才。明天進行靈童能力值評審鑒定。」

在神職人員的讚歌聲中結束了本日活動。

當天晚上李雲龍等人被留宿鎮神殿,隔離一切外界的接觸,要求養足精神備戰明天的能力值評審鑒定;大人們卻在這一晚展開各種活動,忙碌地進行各種合縱連橫,一場權力和人才的爭奪已經拉開了序幕。

李雲龍獨自在房內把玩今天新得的宮鈴,這個拇指大的宮鈴是配在腰間的,叫腰鈴或者腰配更貼切,宮鈴極其美觀,外圍鑲嵌著五屬性標誌,屬性標誌外圍均布10顆小珠子。五屬性就是50顆,人工費都不少。

父母的宮鈴小珠子是發亮的,自己的怎麼不是那樣的?

不到9平方米的小屋,只有一床、一桌、一椅。在小床上躺了一小時后,開始無聊地想著自己成為文靈童的事實,熟悉自己的新名字「李雲龍」,猜想著其他人在做什麼,推測父母怎麼慶祝自己成為文靈童這件事。

現在心情這麼激動,既靜不下心休息,又靜不下心修鍊,躺在床上也是輾轉反側,不知道如何是好。這明顯是軟禁,如果不是今天剛當上文靈童心情極好,早就要和神職人員大吵大鬧了。

這樣好不容易熬到神殿送來的晚飯,胡亂吃了些。煩心煩到筋疲力盡時,居然迷迷糊糊睡著了。

第二天李雲龍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明白昨晚的晚飯有問題,肯定有鎮靜作用的東西在裡面,不然哪裡能睡得著?不過想想也就算了,這也算神殿的一種善意安排吧。

吃過神殿送來的早點后,李雲龍被鎮神殿人員安排沐浴更衣焚香祈福,完成一套隆重的祭祀禮儀后被安排坐到主席台上。

座位次序被重新安排為武靈童:沈詠蓮、范德彪、金蘭花、王俊文和王俊武;文靈童:金國柱、杜存仁、王紫嫣、駱薇羽和李雲龍。

全場吟唱讚歌后,神父魏春光宣布:恩賜節評審鑒定開始。

今天鎮神殿主席台的布置明顯比以前華麗不少,地上還鋪了紅地毯。靈根測試球也比昨天的大了些,看上去流光四溢有點高檔貨的意思。出現了個新東西–測試標尺,標尺上是長長的一段一百格的刻度,聖殿騎士就坐在測試標尺旁邊。

武靈童沈詠蓮首先測試,測得單靈根,能力值22,測試了三次才算完成。

神父魏春光宣布:「武靈童沈詠蓮,單靈根,能力值22,晉陞玉虛宮一等宮帶准鐵騎士,保送嘉禾縣縣神殿。」

聖殿騎士接過沈詠蓮的一等宮帶,撫手一掃一條亮紋出現在宮帶中間,仔細一看是22個小光珠在發光。

接下來是武靈童范德彪,上次測試結果記得他具有兩條靈根。而現在只有金靈根測試球亮,標尺亮了16格;水靈根測試球亮了,標尺卻是灰的。其他測試球屬性依舊沒有亮。

神父魏春光當場宣布:「武靈童范德彪,雙靈根,激活單靈根能力值16,晉陞玉虛宮二等宮帶准銅騎士,保送郴城郡郡神殿」。

聖殿騎士接過范德彪的二等宮帶,同樣撫手一掃一條亮紋出現在宮帶中間,16個小光珠在發光,另外一條紋線發出暗色的光。

顯然今天的測試嚴格精準得多,范德彪滿臉笑容坐回原位,主席台上的范世統對兒子范德彪的表現還算滿意,微微對著范德彪點了點頭。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 水面越是平靜,水下越是暗流涌動。–玉山竹簡筆錄

如此,不久剩下三位武靈童分別測得:武靈童金蘭花,雙靈根能力值24,晉陞玉虛宮二等宮帶准銅騎士,保送郴城郡郡神殿;武靈童王俊文,三靈根能力值32,晉陞玉虛宮三等宮帶准銀騎士,保送湘江州州神殿;武靈童王俊武,三靈根能力值34,晉陞玉虛宮三等宮帶准銀騎士,保送湘江州州神殿。

現場評審鑒定,顯得公平無比,眾目睽睽之下絕對沒有做假的可能。

武靈童的測試完畢后,只見八名鎮神殿人員推出輛很高大的車子,到達場地中間后,四面圍板放下就是四個樓梯,正中間豎著安放著測試裝置,正中間是一個裝飾精美的水晶球,圍繞水晶球周邊有很多個同心圓環,這些同心圓被徑向分割出五個區域分別對應五種屬性。鎮神殿指派一男一女兩位人員在水晶球邊指導測試。

神父魏春光首先請文靈童金國柱上去測試。

金國柱登上測試車后,按指導人員要求將雙手放在水晶球上面,只見五種屬性全部顯示數字1,台下傳來一片嘲笑聲,金國柱也感到很尷尬,一臉的憨笑,只是不經意間卻又流露出難以掩飾的得意。

接著指導人員再要求金國柱將雙手按要求分別放在水晶球左右兩側的位置,只見水晶球周邊同心圓環按金、水、木、火、土順序依次亮起來雖然只有一圈,但還是看得很清楚。如此測試三次才算完成測試。

神父魏春光慎重宣布:「文靈童金國柱,五屬性轉換能力5,晉陞玉虛宮一等宮鈴准男爵,保送國都都神殿。」

台下可就不得了,一片沸騰,准男爵啊!畢業后正式轉了男爵就是貴族啊,多少人努力一輩子也達不到啊。人家測試下就拿到手,絕對的羨慕嫉妒恨。

「滴血核驗,宮鈴認主。」完全沒有存在感的聖殿騎士終於刷出了存在感。

只見男聖殿騎士揮手一劃刀光一閃,金國柱左手中指一滴心頭血射入腰間佩戴的宮鈴。

文靈童原來是去國都學習耶,那可是大地方啊!李雲龍現在還不關心這個,只是特別想看看金國柱佩戴宮鈴認主后的變化。見到李雲龍望過來,金國柱不好意思,胖胖的圓臉堆起滿滿地憨笑。

李雲龍忍不住笑了,果不其然亮了五顆星,每條屬性區只亮了一顆小珠。寒酸得對不住這「文靈童」的稱號啊。

兩個大美女都很安分地坐在椅子上,非常有淑女的潛質,不像李雲龍這樣東張西望。

杜存仁測試時,李雲龍就看得明白多了。杜存仁依照測試程序照樣來一回,不過結果比金國柱好看的多了,15個同心圓環亮起來絢麗多彩,好看得很,有如五彩霞光一般的效果。

神父魏春光宣布:「文靈童杜存仁,五屬性轉換能力15,晉陞玉虛宮一等宮鈴准男爵,保送國都都神殿。」

台下依舊射過來不少羨慕嫉妒恨的目光,可以達到射殺人的強度。

男聖殿騎士再次刷了一回存在感!

然後王紫嫣十分鎮靜地上去做了測試,李雲龍不怎麼感興趣了,這結果都知道了沒懸念,知根知底的小魔女啊!

只是當王紫嫣40個同心圓環亮起來的時候,李雲龍還是有些覺得被晃瞎了眼,小魔女的靈氣居然有這麼高,變態啊絕對有些變態,屬於天賦異稟的一類異人!

神父魏春光宣布:「文靈童王紫嫣,五屬性轉換能力35,晉陞玉虛宮一等宮鈴准男爵,保送國都都神殿」。

女聖殿騎士首次刷了存在感!

相對於王紫嫣,李雲龍更關心駱薇羽,只見駱薇羽伸出手測試,五屬性32,接著32個同心圓環閃閃發亮,在李雲龍眼裡就是覺得駱薇羽的35個同心圓環比王紫嫣的38個同心圓環好看得多,也順眼得多。

可是第二遍測試時卻嚇壞李雲龍了,當駱薇羽的手放上去,等了十幾秒水晶球一點反應都沒,這個結果李雲龍蒙了,台下的人群也蒙了,主席台上的人也蒙了,經驗豐富的神父魏春光也蒙了。只得暗示指導人員,接著做第三次測試,居然又亮了32個同心圓環。

因為沒有三次有效結果,還得做第四次測試。可是這一次水晶球又是沒有亮。魏春光只得安排做第五次測試,好在這回得到了與第一次測試相同的結果。

主席台上幾個人湊在一起,嗡嗡的商量一陣,神父魏春光還是宣布:「文靈童駱薇羽,五屬性轉換能力35,晉陞玉虛宮一等宮鈴准男爵,保送國都都神殿」。

女聖殿騎士再次刷了存在感!

李雲龍暗想,自己父親肯定是幫駱薇羽的,這至少就是一票,加上駱薇羽父親的一票,就有兩票了,再加上義父王石安和義母羅美珠這兩票,不通過才有貓膩。這麼公平的測試也不是沒一點漏洞啊!

駱薇羽雖然同樣很疑惑,但是顯然更願意接受這個結果。笑眯眯的坐在李雲龍的身邊,暗地裡出了個大拇指鼓勵李雲龍。

李雲龍收到駱薇羽的大拇指后,覺得心情平和穩定了不少,舉步上去做自己的測試。在父母鼓勵的眼光下李雲龍也冷靜不少,不就是測試嗎?沒問題伸伸手就搞定,李雲龍自我安慰著。

第一次測試五屬性顯示25~30之間不是很穩定,同心圓環亮了25個。

第二次王石安要求測試停留久些,這時王石安注意到與其他人的不同之處,亮了的25個同心圓環,按金、水、木、火、土順序閃亮,但是閃亮的頻率很高,亮度比其他人的都要亮些,水晶球本體也比其他人亮得多。

王石安記得家族有本書上講過這種特殊情況,暗示被測試者資質特別好,丹田比常人要廣大,因此往往很難快速升級,有時會誤認為成長過慢,培養資質差,被無端埋沒,但是這類人只要修鍊資源豐富,修鍊的功法高級,有好的導師引導必能修鍊成大才。

李雲龍的情形正好符合兩個條件的,然而有利必有弊,往往在幼童時因為修鍊時間不足,表現不佳而極易被忽略。王石安暗中留意神父魏春光,發現他沒怎麼注意這個細節。

接著李雲龍做了第三次測試,神父魏春光顯然還是沒注意到這個事,王石安在篤定魏春光不知道這個情況時,用眼神和夫人羅美珠交流了信息,然後很平靜的裝作也沒發現。

神父魏春光大聲宣布:「文靈童李雲龍,五屬性轉換能力25,晉陞玉虛宮一等宮鈴准男爵,保送國都都神殿。」

男聖殿騎士適時刷了次存在感!

當神父魏春光宣布結果后,王石安和羅美珠同時露出了會心的笑容,這正是他們想要的結果。

接下來六位評委合議后,神父魏春光隆重宣布這次恩賜節靈童評定結果:我幸運的在此宣布恩賜節靈童獲得爵位名單。本屆恩賜節武靈童:沈詠蓮賜准鐵騎士爵、范德彪賜准銅騎士爵、金蘭花賜准銅騎士爵、王俊文賜准銀騎士爵、王俊武賜准銀騎士爵。本屆恩賜節文靈童有:杜存仁、王紫嫣、駱薇羽、李雲龍和金國柱共五名,賜同貴族身份、准男爵。以上爵位即日生效!

頓時全場轟動,神殿神職人員唱起了頌歌,各位靈童也各找各媽各回各家。神父魏春光宣布恩賜節評審鑒定圓滿結束,主要領導們下午制定評審證書,恩賜節勝利閉幕。

恩賜節的結束,並不是表示一件事情的結束,而是表示另一件事情才剛剛開始。恩賜節產生的多名靈童,引發了廣發鎮的動蕩,平靜的表面完全是偽裝,暗流涌動的下面才是各個勢力的舞台。

恩賜節結束的當天下午,在慶功宴會上王石安和羅美珠跟本無心慶功,而是在宴會上緊急達成一致意見:李雲龍作為他們看上的人才,必須籠絡到手裡。至於採用什麼手段則暫時還沒有雙方能接受的辦法。也可以說其實還沒有可行的辦法,李雲龍年齡太小,成人的辦法都不管用,美女金錢這些傳統手段都不管用。

晚上回家后兩人先處理了旁系王家子弟:王俊文和王俊武兩個武靈童的成長規劃表。這個簡單,家族有舊例可循也不怕其他家族爭搶人才,根據培養價值做出培養成長規劃表,送到兩人家長手上,簽署好協議就可以了。

對於李雲龍和駱薇羽兩人王家都想籠絡到手下。文靈童不比武靈童,上幾屆都沒文靈童出現。這次居然產生五名,非常逆天,完全攪亂了廣發鎮的政治格局。

如果五名文靈童都能收入名下當然是最好,但是資源有限必須取捨。而且李家勢力大,駱李兩家定有娃娃親,雖然亦真亦假不怎麼靠譜,但也可以算是比較牢固的姻親聯盟,從現在的情況看籠絡到李雲龍就連帶籠絡到駱薇羽。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掩藏血腥后的抗爭是永恆的話題。–玉山竹簡筆錄

羅美珠決定用「利」這個字做文章,王家出靈石收買李雲龍。李家沒落,靈石只能靠本家提供。本家雖然家大業大,但是能提供的靈石也十分有限,而靈石對修鍊者特別是成長期修鍊者特別重要,直接決定修鍊成果,過了成長期有靈石都沒用。

王石安顯然不同意這個做法,收人收心,這利益招來的人忠誠不夠,而且李雲龍和女兒年齡相近,人品能力都不錯,以後說不定能有大成就。王石安大膽預測李雲龍將來前途不可限量,最少能襲爵位–世襲罔替忠勇男爵,不會委屈女兒。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