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川看了一眼方世鷗,臉上露出了極為不情願的表情,可是看了看對方手中的先天靈寶大鎚,頓時腦袋就垂了下來。

黑川看了一眼方世鷗,臉上露出了極為不情願的表情,可是看了看對方手中的先天靈寶大鎚,頓時腦袋就垂了下來。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是誰這麼大的威風,要我極淵之海的修鍊者道歉?」一個聲音縹緲傳來,一道湛藍色的光華落下,光華中一個身披藍色披風的男子緩緩走了出來。(未完待續。。) 【屠宰場】四位首領的房間里,紫發中年桑迪笑呵呵的說,「這個叫『撕裂者』的小傢伙果然很是兇殘啊,就算是我在氣魂級時,也多半不是他的對手……斯潘塞,你這個晚輩危險咯。」

「是嗎?我倒不這麼覺得。」斯潘塞卻神情不變。

他雖然此前也擔心過羅夏會因為不熟悉美食巫師的戰鬥方式,從而在那個『撕裂者』手底下吃了虧,但羅夏自己卻明顯不太擔心。

在斯潘塞看來,像羅夏這種大人物,應當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

這個『撕裂者』的確很是不凡,就算放在『東大陸』,也絕對稱得上的天才級人物,即使無法跟大勢力的核心成員相比,但也絕對會被各方拉攏。

可羅夏是什麼人?那是連菲尼克這位『羅威爾家族』的家主嫡系後裔都要巴結的大人物,『撕裂者』或許算得上天才,但就連給菲尼克提鞋都不配,更不用說和羅夏這種神秘的大人物比了。哪怕這裡只是羅夏的一縷分神,斯潘塞也相信他絕不會輕易吃虧。

……

「你果然很厲害。」羅夏凝重的看著『撕裂者』。

「怎麼,想認輸了?」『撕裂者』獰笑著,「不過,就算你現在認輸,我也能在結界打開之前,殺死你啊……」

「你在說什麼?」羅夏嗤笑道,「你難道以為剛剛就是我全部的實力了嗎?我知道,你剛才只是在熱身而已,可你就覺得我出全力了?」

「嘴硬是沒有意義的。」『撕裂者』輕蔑說。

「那你就好好看看,我是不是在嘴硬吧……」羅夏漠然道。

『撕裂者』聞言,根本不急著主動進攻,他只是面帶不屑的看著羅夏,想要看看羅夏還能有什麼小花招。

面對『撕裂者』的小瞧,羅夏也不動怒,只是用意念和唐溝通:「準備好了嗎?以我現在的實力,最多只能撐兩分鐘而已,如果兩分鐘之內無法解決掉他的話,我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足夠了!」唐堅定的道,「就讓這傢伙成為我們的食物吧,桀桀桀桀……」

羅夏心中瞭然。

同一時間,他的雙手分別呈二指狀,猛地朝自己胸前戳去!

「快看!『廚師』選手在做什麼?」洪亮聲音不知道在哪觀看著格鬥,第一時間就發現了羅夏的舉動,大聲提醒著,「難道是因為束手無策了嗎?但就算是這樣,也不至於自殘吧?」

的確,羅夏的舉動看起來就是在自殘。

因為他的兩隻手呈二指狀后,飛速的在自己身上不同的幾個部位接連戳了幾下,每一下都是實打實的戳進了身體之中!

但詭異的是,他的雙指頭戳進自己的身體中后卻並沒有流血,當他將指頭拔出來時,那一片的皮膚很快又會恢復原樣。

唯一的不同之處只在於,他每戳一下,那一片被戳中處的部位便會鼓起來一大塊,而隨著他不斷地戳著自己,他的整個體型竟就這麼快速的增長了起來,一會兒的功夫就讓他變大了一半都不止!

雖然仍舊無法和近四米高的『撕裂者』相比較,但也有兩米多接近三米高的樣子了,虯結的肌肉隆隆鼓起,看起來同樣很有威懾力。

「麻醉·解封——」

當羅夏結束這彷彿『自殘』的舉動時,他已經變了個模樣。

「這個是……短時間內增強肉身的秘術?」對面的『撕裂者』大概明白過來羅夏在做什麼,不過卻仍是不怎麼在意,「比起之前,你的身體大概又強化了兩倍多,這種強度,就算和同階的異獸巫師比起來都有過之而無不及了,完全可以硬碰硬的碾壓對方。」

「但這就是你對付我的底牌?」『撕裂者』搖著頭,看起來有些失望。

他是真的希望羅夏能給自己個驚喜,但現在看來,是他想多了。

「算了,沒空跟你玩了,結束吧……」

『撕裂者』不打算繼續耗時間了。因為在他看來,這個叫『廚師』的傢伙簡直有些莫名其妙,看其之前自信滿滿的樣子,還以為有什麼驚喜呢,沒想到居然是這種無聊的把戲。

「是啊,很快就要結束了。」

羅夏的聲音粗獷了幾分。

「嗯?」『撕裂者』感覺到有些不對勁,看向羅夏的目光發生變化。

突然!

羅夏的身形陡然再次暴漲幾分,並且體表瞬間變得烏黑起來!

一股遠超一環『晶魂』應有的氣息,陡然從其體內爆發了出來!

「不好!!」『撕裂者』第一次面色劇變。

面對這股已經超越了一環『真魂』的氣息,他意識到有些不妙了!

只是他的反應還是慢了一拍,當他意識到不妙時,原本還在數十米外的羅夏,已經彷彿瞬移般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四目相對!

「在結束之前,先來玩一場遊戲吧……」羅夏嘴角勾起一絲笑意。

砰!

『撕裂者』直接倒飛了出去,撞在了後方的結界上!

「噗——」

一口血噴了出來,『撕裂者』的肚子已經凹陷了進去。

而這,卻僅僅是羅夏簡單地打出一拳的結果。

「遊戲繼續!」

羅夏再次消失,出現在了『撕裂者』的身側,一腳側踢,直接轟在了『撕裂者』的腰部,將其再次擊飛出去……

「該死,這傢伙!!!」接連被打飛的『撕裂者』其實並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慘,但他卻因為一時大意,使自己陷入了被動之中。

暴怒的他,在回過神后,便決定要以攻代守了!

就在他快要第二次撞上結界時,他的身形微微一轉,便以雙腿蹬在了身後的結界上,以結界作為借力點,陡然反向彈了回去!

而這時羅夏也已經追了上來,兩人正面碰了個正著!

砰!

巨大的衝擊力捲起了一陣狂風,激起了地面的灰塵,讓整個格鬥區域都陷入了灰塵瀰漫之中!

「天啊!原來『廚師』選手在此前的格鬥中都在隱藏著實力嗎?以他現在爆發出的力量,無論是對上之前的哪個對手,都能瞬間秒殺對方啊!這下該輪到『撕裂者』選手頭疼了!」洪亮聲音熱血沸騰的咆哮著。

ps:第三更。(未完待續。) 第2997章早慧(一)

葉三剛才也是被嚇到了,此時聽到君璟墨的吩咐之後才猛的醒過神來,對上那幾個宮人的臉色才恍然察覺到事情輕重。

這世上不是沒有早慧之人,歲前走路,三歲背詩,天才神童雖然罕見也不是沒有,可是如同太子這般才不過六個月大,就能流利說話,甚至還能聽得懂他人之語懂得認錯道歉的可沒幾個。

過慧易夭,更容易被當成妖孽。

要是傳揚出去,若只是說太子天生慧才便也罷了,怕就怕那有心之人會拿妖異之言來詆毀太子。

好在他們剛才過來時身邊只有幾人,還大多都是足以信任的,剩下的幾個宮人葉三連忙讓人全部鎖拿先行尋地方關押起來。

姜雲卿和君璟墨對視了一眼,兩人便先行返回了鳳翎宮。

穗兒和衛嬤嬤帶著人退了下去,等著殿內再無旁人之後,姜雲卿才將一直抱著她朝著她臉上塗口水的女兒拉了下來,拍了拍她屁股將她塞進了君璟墨懷裡,讓她爹管著她坐好后,這才看向對面窩在懷裡的卿安。

小兒子的眼睛大大的,仰頭瞧著她時格外的可愛。

姜雲卿沉默了片刻才說道:「安安,你能聽懂娘說話對不對?」

卿安眨眨眼。

姜雲卿見他睜大了眼格外無辜的模樣,忍不住輕掐了掐他的臉蛋,哼了聲:「別跟娘裝傻,之前你搖搖晃晃的走過來時可還叫我娘來著,剛才還說了對不起,老實跟娘交代,你是不是能聽懂娘的話?」

卿安白嫩的小臉上留下一點紅痕,嘟嘟嘴:「娘。」

「真能聽懂?」

姜雲卿驚訝,「會說話嗎?」

卿安點點頭,又搖搖頭,然後眨眨眼睛看著姜雲卿。

姜雲卿納悶了片刻,對面的君璟墨沉聲道:「安安,你的意思是不是你能聽懂我們說的一些話,但不是全懂,也能說話,但是會說的不多?」

卿安朝著君璟墨咧嘴一笑:「爹爹。」

君璟墨還是頭一次聽到兒子叫他爹爹的,本該感動至極,可是眼下的情況卻讓他有些木然。

這臭小子擺明了是早就會叫人了,可是卻一直裝著不會不肯開口。

要不是姜雲卿今兒個回來,他一時激動「暴露」了,還不知道他要偽裝多久。

姜雲卿看著君璟墨那張拉的老長的臉,只不過轉了一瞬就知道他在想什麼,忍不住噗哧輕笑出聲,她伸著手指彈了下小兒子的腦袋,憋著笑道:

「什麼時候的事情?」

卿安乖巧:「一點點,娘娘走,安安想。」

小孩子的表達總是和大人不同,卿安雖然早慧的有些嚇人,可終究心思還是孩子,他那句對不起瞧著流利,可若要說再長的話時卻有些接不上。

可是姜雲卿卻還是聽懂了小兒子的意思。

他聽懂外間話的時間應該不長,而且她走之後他很想她。

哪怕知道小傢伙是在討好她想要逃避他爹的詢問,姜雲卿卻也忍不住心中泛軟。

她親了親小兒子粉嘟嘟的臉頰,柔聲道:「安安,你是不是知道太聰明會惹人目光,怕嚇到別人,所以才一直裝著不如姐姐早慧?」

(本章完) 此人相貌極為英俊,周身無盡水光纏繞,好像是一尊海中的神明。

「海聖尊!」黑川看到這個男子頓時面色大喜,心中彷彿有了主心骨,原本有些要弓下去的腰桿,頓時有挺得筆直!

方世鷗感覺到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無比強大的氣息,心中一緊。

「沒事!你繼續,有我那!」這時候雷凡的聲音就好像一顆定心丸,讓她的臉上露出了笑意。

「是我!怎麼了?」方世鷗挺起胸膛,就這樣看著這個男子,絲毫不懼。

「嗯?」被稱作海聖尊的男子原本以為自己出現,對方會先出畏懼之色,然後他才從中斡旋,不讓自己一方的人受到委屈。

這個女子手持先天靈寶,他雖然很羨慕可是卻知道,對方的來一定不凡,絕對不可輕易得罪。

可沒想到對方竟然出奇的強硬,這還真讓他有些下不來台。

「不如我們各讓一步,讓他賠償你些混元單位如何?」被稱作海聖尊的男子思索片刻,覺得這是個最好的解決方法。

「不行!他如此辱罵我,難道區區幾個臭錢就能解決嗎?」方世鷗根本不讓步,有雷凡在身後,她底氣十足。

「你……」被稱作海聖尊的男子怒了,他也不是那種好相與的人,也只是在這鎮龍城中不敢肆意妄為,若是慌了其他地方,早就開始動手了。

「你這是不給我海神殿面子了?」被稱作海聖尊的男子最終還是將自己的師門抬了出來。

海神殿乃是整個東皇大世界有數的幾個強大的勢力之一,僅僅在雷獄家族等幾個超級大勢力之下,怎麼也能拍東皇大世界前五。

任誰在東皇大世界行走,也要給海神殿幾分面子,對方身後勢力再大也要考慮後果。

「海神殿?」別說方世鷗畜生小宗門,還壓根就沒聽說過海神殿的大名,他有些疑惑道,「海神殿很厲害嗎?我為什麼要給海神殿面子?」

她又轉頭看向雷凡,發現雷凡給了她一個無所謂的表情,頓時以為海神殿也不咋地,也就根本沒把對方的話放在心上。

「我為什麼要給海神殿面子?」方世鷗擰著眉頭,「快點給我道歉,否則我就打得他道歉為止!」

「好好好!別以為你拿著一件先天靈寶,我就會怕你!」被稱作海聖尊的男子,身體四周頓時水浪滔天,一頭巨大的神魚從他體內衝出,神魚體內一座巨大的世界緩緩轉動。

海聖尊一把從神魚體內抽出一柄散發著瑩瑩寶光的三叉戟,戟尖對準方世鷗,磅礴的力量激蕩,整條大街再次受到了嚴重的摧殘。

「怎麼會事?為什麼有人敢在我鎮龍城鬧事,不想活了嗎?」一隊甲胄鮮明的侍衛踏著沉重的腳步向這邊趕來。

為首一人氣息沉穩,滿臉風霜,是一位有些蒼老的雄壯老者。

眾人氣息一滯,鎮龍城的傳說他們都知道,這些衛兵招惹不得,尤其是為首的老者氣息強大,修為已經達到了天皇之境,絕對不容小視。

雷凡眼角微微一縮,這個老者戰鬥力之強大不容小視,就算是自己在不動用各種底牌的情況下,想擊敗他也並非易事。

「這位前輩,是此女挑釁,我無奈下才準備動手!」海聖尊馬上變成樂一副恭敬的面孔,朝著老者抱拳。

「是嗎?」老者掃了一眼海聖尊,接著將目光投向了方世鷗三人。

「小女娃你怎麼說?」老者並未全部相信海聖尊的話,有開口問方世鷗。

「那人出口辱我!還想調戲我的妹妹!」方世鷗手中先天靈寶大鎚朝著黑川一指。

老者順著方世鷗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個行為有些猥瑣的黑衣男子,尖嘴猴腮,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老者頓時就信了幾分,此人這幅容貌就不像個好東西。

「前輩,他血口噴人!」黑川看到老人眼神中帶著不善,頓時就知道不好,急忙開口辯駁道,「使他們吹牛說是東皇大世界年輕一代第一人,我只不過是看不過眼隨便說了一句,他們就出言不遜!」

「東皇大世界年輕一代第一人?」海聖尊第一個就瞪起了眼睛,誰敢在他面前說自己是東皇大世界年輕一代第一人?簡直開玩笑!

他可是海神殿秘密培養的絕世天才,這次海選破格加入萬界城,有人講他和極北冰原的先天冰靈體並稱為東皇大世界年輕一代雙驕。

在自己面前還有人敢稱是年輕一代第一人,簡直不知所謂。

「你管我們吹不吹牛,嘴巴長在我們自己臉上,愛說啥說啥,關你什麼事!」方世鷗對於雷凡的崇拜道了盲目的程度,認為這就是理所應當。

「你這是無理取鬧,這個稱唿怎麼能隨便給一個人扣上,你這樣會給他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煩!」海聖尊看了一眼雷凡,發現這個人除了平靜如水,淡然自若之外,再也看不出有什麼強大的地方。

雷凡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就並不再理會。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