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蔓不理會,繼續往自己宿舍走去。

蘇蔓不理會,繼續往自己宿舍走去。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我讓你站住!」蘇柔在身後氣急敗環地喊道。

(本章完) 久川千和端著盤子,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他,臉上也沒有任何錶情,就好像做著一件與她毫不相關的事情。

周圍越來越多的目光匯聚而來,李學浩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接了過來。這是屬於少女的一份心意,哪怕是平時沒有什麼交集的透明人久川千和,如果拒絕的話,眾目睽睽之下,她一定很丟臉。

而一下子收到了三份烤蔬菜,李學浩不用自己動手烤就可以吃個半飽了。當然,如果他真的想吃的話,可以將四張桌子上所有的食材全部一掃而空,但那就太掃興了。

陸陸續續,李學浩又收到了幾份烤肉和蔬菜,其中包括聽貓奈奈子、池鯉鮒安娜等,甚至就連山本良太和齋藤灰次也來湊熱鬧,烤了大盤的肉類給他。

兩人似乎擔心他不夠吃,或者是故意把他餵飽,讓他吃不下女孩子送給他的烤蔬菜,其心可誅。

最終,四張桌子上的食材幾乎被吃光,除了李學浩吃得最多之外,剩下的人也沒少吃。

結束了燒烤大會,終於輪到了重頭戲——「躲貓貓」。

按照事先商量好的,李學浩第一個當鬼,沒有人表示反對,山本良太和齋藤灰次還舉雙手贊同,可見他到底有多麼「討厭」,因為通常最不受歡迎的人才會被推出來第一個當鬼。

「從現在開始,你從一數到一百,沒有數完數字之前,不能轉身。」鈴木菲亞娜儼然成了十多個人中的「頭目」,在她一聲「開始」下,所有人都從陽台上往下跑。

李學浩開始數數字:「1,2,3,4……」

躲貓貓規定的藏匿地點事先已經說好了,除了不能跑出酒店,酒店內的所有房間都可以躲藏,而客人或服務人員已經事先撤離了。

這也是有鈴木財團的兩位千金大小姐在,才能這麼奢侈地將整座酒店變成玩遊戲的地方。

足足數到一百,李學浩轉過身,陽台上因為剛剛燒烤過東西,現在狼藉一片,要等明天酒店工作人員回來收拾。

要說躲貓貓對他來說,再簡單不過,神識籠罩之下,沒有人可以躲得過去。

不過那樣也太無聊了,他甚至將六識封鎖到常人的程度,這樣找起來才有趣。

酒店一共才七層,每層的房間有十幾個,林林總總加起來有一百多個房間,真的全部找完的話,也要費上不少的時間和氣力。

從陽台下來,李學浩準備自上而下一層一層地進行地毯式搜索,至於事前鈴木菲亞娜提醒的她躲在508號房間,他倒是很心動,也生出一些熱血沸騰的想法來,不過現在是在玩遊戲,又有那麼多人等著他去找,實在不宜做一些「額外」的事情。

對此,他只能暫時先忍著了,反正一晚上的時間還很長,不急於一時。

酒店的第七層,走廊里沒有半個人影,除了燈光之外,連一絲聲音都聽不到。大家想必都已經躲好了,而且盡量不會發出聲音,如果是第一個被找到的人,那麼他(她)就是第二個當鬼的。

推開距離樓道口最近的一個房間,李學浩走了進去。

房間內的燈是亮著的,裡面的布置也頗為奢華,雖然不如總統套房那樣擁有獨立的書房、大小卧室和客廳以及衛浴,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有個小客廳,一個卧室,還有一個浴室。

李學浩一一在房間內各處找了一遍,沒有發現有人躲藏的痕迹,連臨時放置衣服的柜子也打開找了。

估計也沒有人那麼傻躲在這個「最危險」的房間里,所謂「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只是一句空話,因為離危險越遠才越安全。

果然,第七層樓全部房間都搜索了一遍,沒有找到任何人,他(她)們都躲在下面的幾層樓里,李學浩懷疑越靠近底層躲藏的人數越多。

下到六樓,看過幾個房間之後,沒有任何發現,李學浩來到走廊盡頭的最後一個房間,推開門走進去。

咦——

房間里的燈居然是關著的,這跟他之前找過的房間亮著燈的情況截然不同,難道說,這裡有人躲著嗎?因為心虛而故意把燈關了?

李學浩覺得很有可能,雖說黑暗對他而言完全可以忽略,不過此時封鎖了六識的他已經與常人相差無幾,黑暗對他還是造成了影響,他打開了房間內的燈。

房間里靜悄悄的,沒有任何聲音,似乎一個人都沒有。

他先看過浴室和客廳里可能藏人的地方,都沒有發現,然後才走進卧室里。

卧室里同樣一目了然,沒有任何人影,但在一旁的衣櫃門縫上,有一片衣角露了出來。淡粉色的布料,顯然裡面藏的人是個女生。

會是誰呢?

李學浩有些好奇,他沒有故作找很久才發現異常,而是直接走上前去,拉開衣櫃的門。

一個留著黑長直頭髮的女生正蜷著腳坐在裡面,門被打開時,她沒有發出任何驚叫,臉上甚至連表情都沒有,就這麼直直地看著他。

「久川前輩?」李學浩很出乎意料,居然是久川千和,她是他找到的第一個人,也就是說,下個當鬼的人是她。

「嗯。」久川千和從衣櫃里出來,似乎因為蜷著腳坐久了而有些血液不暢,她揉了揉發麻的小腿。

李學浩就在一旁看著,有心想要幫忙,卻沒有開口。畢竟久川千和可不是福圓直美等跟她關係密切的女生,而且性子比較淡漠,主動獻殷勤,誰知道會不會被拒絕。

「我是第一個被找到的嗎?」揉了一會小腿之後,似乎好過了點,久川千和站直身體問道。

一米七的高挑個子在高中女生裡面已經算是高的了,長相雖然不如鈴木姐妹那麼漂亮,但也五官精緻可愛,難怪齋藤灰次會準備跟她表白。

「是的,你是第一個。」李學浩點了點頭,認真說起來,他和久川千和之間,曾經還有過一段「故事」。當時,她被一個高個男生追求,那男生還上演了一出事先安排好的「英雄救美」,不過被她識穿了。

後來那男生還追到了靈級社的活動室里,要不是他剛好趕到,久川千和差點被被他拒絕了而惱羞成怒的男生打了。

「哦。」久川千和淡淡地應了一聲,顯得很平靜,並沒有因為是被第一個找到的人而感到氣餒。

「那個……需要我當作沒有找到你嗎?」李學浩問了一句。

久川千和微微一怔,有些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似乎在說,這樣作弊真的好嗎?

李學浩反而被看得有些訕訕,其實他只是好心想放一下水,結果卻被「鄙視」了。

兩人走出房間,李學浩還要繼續找出剩下的人,久川千和則可以去約定好的休息室休息了,等著這一輪躲貓貓結束。

臨離開前,她突然問道:「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你說。」李學浩應道。

「替我轉告齋藤,他的心意我知道了,我的回答是:拒絕。」久川千和面無表情地說道。

李學浩不由一愣,聽她的意思,好像知道齋藤灰次要跟她表白,但她是怎麼知道的?難道是齋藤灰次剛剛找到機會跟她說了嗎?

這應該不可能,剛剛那麼多人一起下來,齋藤灰次找不到跟她單獨相處的機會,那也就是說,她一早就知道了?如果是這樣,那就解釋得通了,難怪之前她要在山本良太和齋藤灰次面前送自己烤好的蔬菜,原來是故意做給齋藤灰次看的,目的大概是讓他死心吧。

……

答應了久川千和的請託,李學浩從六樓下去,他猜測,五樓應該也有人躲藏,至少鈴木菲亞娜就是其中之一,她的房間是508號,之前說過會躲在自己的房間里。

先搜索了一遍除508外的所有房間,讓他鬆了一口氣的是,這一層樓里,沒有別的人躲藏。

這讓他輕鬆了不少,進508號房間就沒有那麼心虛了。

在進去之前,他先敲了敲門,提醒裡面的主人,自己已經來了。

裡面當然沒有人回應他,畢竟是在玩躲貓貓遊戲,不能鬧得人盡皆知。

原本以為進去就能見到鈴木菲亞娜在等著他,出乎意料的是,沒有看到她的身影,或許是在卧室里?

想到這裡,李學浩心跳有些加速,雖說已經打定主意「額外」的事情留著等夜深人靜的時候再做,但這時候還是忍不住想起了鈴木大小姐那完美豐滿的身體。

推開卧室的門,果然見到,鈴木大小姐正躺在床上。她是背對著門口側卧的,漆黑的頭髮有大半在被窩裡,還有一小半散落在枕頭附近,遮住了半邊側臉。

哪怕聽到了聲音,她也沒有轉過頭來,假裝在睡覺。

「鈴木……」李學浩上前幾步,實在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她好,這個時候又沒有外人在場如果還叫「鈴木小姐」那就太矯情了,直呼名字又太親切,叫姓氏的話比較合適。

不過她還是沒有反應,像是已經熟睡過去了。

「我已經來了。」李學浩又提醒了一句。

床上的鈴木菲亞娜還是沒有反應,只有身體在有規律地一起一伏,以及因為距離夠近而傳出的呼吸聲。

她居然……睡著了!!!

李學浩哭笑不得,他猜測鈴木菲亞娜大概是等他沒有等到,所以不知不覺睡著了。不過這樣也好,起碼他可以不用為難了,讓她繼續睡吧,他繼續找人。

瀏覽閱讀地址: 呵呵,是個玩毒的,還玩蛇,你算碰到祖宗了!

落月當然毫不畏懼。

雙手隨便一斬,那蛇的七寸就被打到了,沒錯,使出了三輪中期!蛇的唾液也沒有佔到落月,而是噴向了旁邊觀眾群中的辛巳家的人身上,衣裳瞬時風化了。

沾到的皮膚也開始腐爛,在人群中叫嚷著……

「今天我是你見到的最後一張面孔。」落月將蛇膽放入自己的口中,囫圇吞下去。提著蛇頭,蛇尾,使出一股奇力,讓他不開不及,那蛇頭蛇尾就朝著姑蘇覺飛過去了。

蛇死,頭卻可以活著幾分鐘,這蛇頭此刻失去控制,一口咬住姑蘇覺的脖子,裡面殘留的毒液迅速滲入……

姑蘇覺口吐白沫,兩聲慘叫后連著兩聲嗚咽……

命歸西了。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大家都覺得沒有異議。

落月面色平靜。隱藏著心中的痛快。這不是第一次殺姑蘇家的人了。每一次的感覺都很良好。

在眾目睽睽之下,感覺更良好,看向姑蘇藐得寵的夫人,嘴角不知不覺的上揚了。

其他人有死有傷,剩下十人再一次對決。

這次落月對打的是辛巳家的人。

辛巳南窗。

南明,南窗,光聽這個名字,落月就知道兩人關係很近,就算關係不近也不會放過你。

你們中的任何一個!

落月目光掃向了人群,尤其是兩大家族聚集的地方。

剛才已經見識過落月的本事,三輪中期,自己只不過是初期。辛巳南窗已經做好了小心謹慎,出其不意的準備。

兩人互相提防。

落月剛才也見識到了他私藏的本領,那就是指甲在攻擊的時候會迅速生長,形成一把刀,直接捅到對方的肌膚里,甚至切斷骨頭。

融化指甲的東西,葯,落月迅速回顧藥典里的記載:三百年生藏紅花和當年生馬蹄草混合,還有白原蠟象的糞便融入其中,即可融化。

馬蹄草倒是有現成的,白原蠟象吃的就是,三百年生藏紅花可就難找了。

「也不難,這瓶紅色液體就是三百年生藏紅花。用慕橋家的東西殺辛巳家的,也挺好。」胭脂馬上將兩者混合在一起,以備落月隨時抽取。

號令開始,落月原地不動,辛巳南窗畢竟年輕也沒有多少實戰經驗,只想著佔盡先機,卻不知道自己的劑量被對方已經明察秋毫了。

南窗在號令剛剛結束的時候,同時出手,長長的指甲有如白骨爪一樣朝落月的脖子襲來,落月將計就計,假裝驚慌失措,中招,迅速從胭脂戒指里抽出配好的葯,灑在了他的雙手上……

這下可好,藥性之高,融化的不只是辛巳南窗的指甲,還有他的手指……

他還不明白怎麼回事,嗷嗷大叫跑下去找人救治。

「落月手下不留活口。」此言一出,一根毒針飛過,插入他的肩膀,來無影去無蹤,辛巳南窗栽倒在地,死不瞑目。

落月甚至都不曾低頭看一眼。

狠毒。

對,姐這輩子就是要狠毒的活著。

。 第446章誰是你姐姐【39更】

蘇蔓立在自己宿舍門口,並未推門進去,徐徐轉過身來:「有事?」

蘇蔓的清洌眸子,無形中揮灑著強勢氣場,讓蘇柔瞬間有種出師未捷身先死的錯覺。

但箭已上弦,不得不發。

「蘇蔓,你為什麼要針對我!」蘇柔咄咄逼人。

蘇蔓不由覺得搞笑,冷冷說道:「過去這麼長時間了,你怎麼還是忘記帶腦?」

「你!」

「另外被害妄想症是種病,早干預早康復。」蘇蔓不動聲色地懟了回去。

被蘇蔓這麼一說,蘇柔再也忍受不了了,她張牙舞爪地沖了上去。

蘇蔓只是輕輕一抬手,一把握住蘇柔手腕,然後用力一翻,蘇柔的身子直接在空中畫了半個圈,接著被硬生生扔在了地上。

三樓的巨大動靜,另該宿舍樓的其餘樓層女生都涌了過來。

可她們卻看見蘇蔓單手將蘇柔摔拍在地上,無法動彈。

一群女生默默倒抽一口涼氣。

不過,裡面也不乏膽大的:「你未免也欺人太甚了!這裡是戰營,不是菜市場鬥毆,怎麼能說打就打!」

蘇蔓鳳眸凌厲掃去,冷冷說道:「蘇柔,你來說說看,我這叫打你嗎?」

蘇柔咬著委屈和隱忍,微笑地站起身說道:「大夥誤會了,這是我姐姐,她從小愛較勁,這不……」

話說到這裡,留給大夥一片可以腦補的空間。

倆人都姓蘇,或許……

不過未給大夥太多浮想聯翩的時間,蘇蔓薄唇輕抿:「誰是你姐姐,我媽可生不出這麼難看的妹妹。」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