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口一聲悶響,他胸膛乾癟,沒有那個勇氣如姓沈的一樣與業火魔侯抗衡,司徒箏飛快地張開雙臂,想要逃走。

胸口一聲悶響,他胸膛乾癟,沒有那個勇氣如姓沈的一樣與業火魔侯抗衡,司徒箏飛快地張開雙臂,想要逃走。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然而魔女嘴角揚起的微笑,卻瞬間令司徒箏的心情跌落谷底。

「來!」

手中滾滾獸煙,迅速化為一張巨型的弓弩。

「我的天,那是什麼?」

「此魔真的洞虛?真的只是洞虛天魔嗎?」

「你們看,就連環繞在她四周的同階天魔們,都不敢靠近她左右,她所施展的神通術法,我們從來沒有見過!」

看著熊、獅、狼……諸獸影自魔煙下掙扎而出,嘴裡發出刺耳尖嘯聲在星海內迅速纏繞成一把介於虛實之間的武器,無論是司徒家的修士還是炎盟弟子,都表情震驚得很。

在那詭異的弓弩凝形的過程中,群星搖曳,煞威蒸天。一股無法形容的混亂與癲狂之意,如無孔不入的風,橫掃所有人的丹海,繼而引動諸人體內契獸的靈魂戰慄!

怎麼能……如此強?

偉岸的弩台瞬息凝成,材質如煙,可魔威卻異常真實。

其上長滿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睛,還有獸影明滅,令人眼花繚亂。 「非法侵入私人住宅,真會被判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嗎?」秦君夜換了一個問題。

「對。」顧君逐給了他肯定的答案。

秦君夜抿了抿唇:「雖然他對我不好,但他也沒傷害過我,我不希望他去坐牢,他畢竟是我爺爺的親生兒子,我爺爺肯定不希望他去坐牢……」

顧君逐似笑非笑的看著他,沒有答話。

「算了,」秦君夜低下頭,「要不要他去坐牢,是我大伯的事,和我無關。」

顧君逐笑笑,對他的反應還算滿意。

這孩子,智力、品性、身體條件,都是佼佼者。

以後好好培養,絕對差不了。

他陪葉星北去錦里鎮,是為了哄葉星北開心,秦君夜算是個意外之喜。

這趟錦里鎮,他們去的太值了!

一路舟車勞頓,第二天傍晚,他們趕回了京城的顧家大院兒。

看到大院門口持槍的護衛,秦君夜驚呆了。

他想過顧君逐就是他爺爺曾經說過的那些出身於富貴人家的人,但他沒想到,顧君逐居然這麼富貴。

大院外面居然有人站崗!

太威風了!

汽車駛入大院,又開了十幾分鐘之後,駛入了一棟獨門獨院的院子。

汽車在台階前停下,有護衛迎過來,把車門打開。

小樹苗兒第一個下車,飛奔著朝客廳跑去::「爺爺、爺爺!你的寶貝孫孫小樹苗兒回來了!」

客廳里,顧老爺子正在和喬醉、方堯嘮嗑,聽到小樹苗兒脆生生還帶著幾分奶氣的小聲音,頓時笑起來,起身迎出去。

還沒等他走到門口,小樹苗兒就衝進來,一頭撲進他懷裡,兩隻小胳膊抱緊他,「爺爺,我回來了!我可想爺爺了,爺爺想我了沒?」

「想了想了!」顧老爺子哈哈大笑著俯身把小樹苗兒抱進懷裡親了一口:「你都說了,你是爺爺的寶貝小孫孫,爺爺幾天沒見你,吃不香睡不著的,可把爺爺給想壞了!」

「小樹,你太重了,別讓爺爺抱,」葉星北走進客廳,和顧老爺子打招呼:「爸,我們回來了。」

「回來好,回來好!」顧老爺子打量顧君逐幾眼,見他兒子全須全尾的回來了,而且容光煥發的,看著氣色好得很,他放心了,抱著小樹苗兒往沙發邊走去。

顧君逐叫了聲「爸」,顧老爺子應了一聲,就抱著小樹苗兒坐下,和小樹苗兒交流他的旅遊心得去了。

顧君逐看向葉星北,無奈的聳肩:「看到了嗎?有了孫子,我這兒子就徹底失寵了。」

喬醉和方堯和顧君逐、葉星北都打過招呼后,喬醉笑著說:「小舅舅,你知足吧,你把小樹苗兒帶出去這麼多天,把外公想壞了,沒訓你就是疼你了,你要求別太高了!」

「嗯,還行吧,」顧君逐說:「我地位再怎麼變,比你還是高的。」

喬醉:「……」

好幾天沒見面了,就不能好好和他說句話嗎?

葉星北揪了顧君逐一把,笑著問喬醉:「小喬,阿爵呢?我朋友她父親的毒,阿爵找到辦法了嗎?」 忍者聯軍還是建立了,各國出軍兩萬,一共十二萬大軍,劍指曉組織!

柞木本人,因三船提議,眾人聯合推舉,正式出任聯軍最高統帥。經眾人商議,決定將聯軍總部設在有著八尾人柱力的雲隱村,而忍者聯軍的詳細情況則由下一次六影會議再行商討。此次會議結束后,眾人皆回村向各國大名報告這次聯軍情況。[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柞木則和照美冥同路趕回山隱村。

柞木帶著重吾和叱還有照美冥等人剛出了城堡,就看到了卡卡西和鳴人等人站在那兒。前世的那會兒,鳴人被綱手騙到八尾那裡做什麼超s級任務。這會兒的鳴人早已不是當初了,雖然仍有些神經大條,可經歷了一次忍界大戰,或多或少的明白了通曉了一些政治,如果再用那種辦法就顯得相當拙劣了!

現在的鳴人雖然實力不凡,可曉組織的那幫傢伙要是抓他也不是什麼難事,如果這傢伙真的被抓了,就是柞木,也只有等死的份兒!

卡卡西遠遠的就看到了柞木一行,正準備去打招呼,可發現他身後的水影,就停住了腳步。團藏新任火影,當著外村的面兒和湯影打交道,回去怕是個禍害!

正用著仙人模式搜索佐助的鳴人突然感覺到了幾股強大查克拉,他猛地睜開眼睛,就看到柞木一行朝這邊走來。鳴人突然想起了佐助被宣布成通緝犯的事,急忙跑到柞木跟前,連招呼都不打,直接開口說道:「好色仙人,幫幫佐助!!」

柞木輕輕一笑,拍了拍鳴人的肩膀,「你說想我怎麼幫他?」

鳴人一聽,笑容立馬浮在臉上,「我剛剛用仙人模式,聽到兩個武士說你現在是聯軍最高統帥,只要你將佐助的通緝令給撤銷了就行了!放心,我一定會將佐助帶回來的!」

「鳴人,你今年多大了?」柞木沒有回答鳴人,反問道。

鳴人先是一愣,不解的看著柞木,然後開口回答:「問這個幹嗎?我今年十七了!」

「十七了啊?卡卡西,我十七歲的時候你知不知道在幹什麼?」柞木走到卡卡西身邊,笑問著。

卡卡西身體猛地一震,抬頭看著柞木,沉聲說道:「大人十二歲和四代火影聯手對岩,那時出任木葉一方統帥,因為在外統軍作戰,而後家中發生了一些事情被迫離開木葉。十七歲的時候您似乎正在四處漂泊。」

「卡卡西不說,我來說吧!我十二歲的時候,宇智波家族趁我不在木葉,打死我的哥哥,嫂子也為此自殺,他們就是小李的爸爸媽媽!而我因為仇恨,殺了宇智波家族的大長老毀了宇智波家族的祖屋。依照法律,我本當終身幽禁的,但木葉念在我立過寸許功勞,把我驅逐了木葉。後來,我便幹上了湯影,現在我成了聯軍統帥!」

鳴人聽著柞木的自述,腦袋漸漸的低了下來。其實鳴人是怨過柞木的,那時的他認為柞木為了追逐權力,放棄了自己的理想!可現在聽到柞木說這些,鳴人突然覺得自己錯了,每個都有自己的苦處。鳴人想起自來也說過的一句話,如果可以,誰願意背井離鄉?

「好色仙人,我知道你的苦處,可佐助不是那樣的!」

「鳴人,你還沒聽懂我的意思嗎?佐助在我們會談的時候大鬧會場,現在的他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個傻小子了!況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佐助有他自己路!而你現在也有自己要走的路,而且走這條路的時間非常緊急!!」

鳴人抬起頭,滿臉不解的看著柞木。

「忍界大戰將起,而我們的對手就是曉組織!曉組織四處搜集尾獸,然後借用尾獸的力量,奴役這個世界!———」

「柞木大人,您————」卡卡西一聽柞木所言便知道了其中的意思,急忙開口試圖阻止柞木,卡卡西知道一旦鳴人知曉,他一定會親自上戰場的!

柞木伸出手,阻止了卡卡西,繼續說道:「卡卡西不讓我說,可是我覺得我必須要說!鳴人,曉組織發動這場戰爭的目的就是你和八尾人柱力!!」

「什麼?!」鳴人瞳孔猛縮,死死的捏著拳頭,「既然這樣,就一決雌雄,我一定要讓他們好看!!」

「你有這個鬥志我很高興!在你身上,我看到了水門的影子,當年我們倆一起對付岩忍的時候,他就是這個表情!」柞木又拍了拍鳴人的肩膀,繼續說道:「但現在不行!!」

「為什麼,難道你不相信我!」鳴人撥開柞木的雙手,氣憤的說道。

「正因為相信你才告訴你。不怕告訴你,聯軍決定將你和八尾圈禁起來。你應該知道曉組織的實力,他們的首領,就是我也沒有多大的把握!」柞木說的確實是實情,如果是前世的佩恩,柞木一定可以勝之,可現在不同了,佩恩得到了七條尾獸的力量,如果他真的使用出完全體的外道魔像,哪怕是萬峰綻放也一樣無用,除非柞木以命相搏。還有那個阿飛,到現在,柞木都不知道他的底牌是什麼,就算真的拼起來,柞木自己也沒有絕對的信心。所以,絕對不能讓佩恩和阿飛得到九尾和八尾,同時也要借用整個聯軍的實力對付他們,只有這樣才能取得最終的勝利!

「我相信我能夠保護好自己,也一定能打敗他們!!」鳴人近乎咆哮的吼出。

「還是那句話,正因為相信你,才告訴你。我沒說不讓你去戰場!!」

卡卡西一聽又冒了出來,「大人,不可!!」

鳴人則是不解的看著柞木。

「我可以讓你上戰場,但你必須在我面前做一個男人的承諾!」柞木一臉嚴肅的看著鳴人,繼續說道:「如果你不答應,我將會在此親自囚禁你,我不能拿整個忍界來冒風險!」

「好,我答應!」

「跟著八尾,完美的掌握九尾查克拉的使用!然後,這次大戰,任你去留。我柞木,作為聯軍最高統帥,對你做出男人的承諾!」柞木伸出巴掌,等著鳴人。

鳴人望了望柞木,然後猛地握住柞木的手,鄭重的點點頭。

「鳴人,你不用回木葉了,直接跟著雷影一起去雲隱。卡卡西,你和大和就先護著他跟著雷影吧。」柞木對鳴人和卡卡西吩咐了一句,然後便轉過身子,朝著叱和重吾的方向走去。就在柞木剛走到的時候,鳴人在那邊吼開了:

「好色仙人,你放心,我一定會掌握九尾的查克拉!你等著我吧,到時候不要反悔你做出的男人的承諾!!還有,我不會放棄佐助的!」

柞木嘴角一揚,也沒理會鳴人,和重吾他們一起朝著山隱趕去了。不過有人此時卻兩眼冒著金星看著柞木,一個個媚眼拋接連不斷的拋著。

「想不到湯影竟然還有這麼一段故事,更想不到還能將一個難纏的小鬼騙到這個地步,真是了不起啊!」

「騙?我可沒有騙他,我是真正的相信他,那小子我是相當的看好。如果能有人為這個世界帶來改革,我相信就是那小子!何況,我做的可是男人的承諾!」柞木一臉嚴肅的看著照美冥。

照美冥嬌媚一笑,沒理會柞木。男人的承諾,你要是給老娘來個男人的承諾就好了!

ps:

給小弟點支持好不好啊? 「該死的!該死的!」

司徒暗星在風中狠狠地吐著口水。

第三次截殺,原本完美至極,為什麼偏偏要在這個時候,跳出一個討厭的魔頭,不分好歹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滅了司徒長亭與司徒佳人?

又讓沈雪舟逃了!

此時的司徒暗星甚至深深懷疑,姓沈的命里有福星高照。

「射死他!」

看著業火邪魔以詭異獸法,拉起巨大的弓弩,司徒暗星在心中憤怒地尖叫。

業火邪魔一把扯來身體僵硬的司徒箏,在他的尖叫聲中,在司徒暗星的倒吸冷氣里,在所有人崩壞的表情內,直接將一位司徒家的洞虛修士當成箭矢,直射長空……

「啊啊啊啊啊啊啊!」

人影如箭,發出刺耳嘯音,喪心病狂地朝沈雪舟轟殺而去。

因為初始速力超越洞虛極限,所以還未等司徒箏人箭擊中目標,他本人的皮膚便在與空氣的摩擦里燃火併破碎!

點點鮮血,散落風中,嗅到這鮮血的氣味,群魔歡呼嘶吼。

這……

簡直是世人無法理解的惡魔戰法!

以人為箭,轟殺對手。

後勁相當地可怕,只見快得只容忍人本能反應,沈雪舟下意識向旁側閃避,那正簌簌皮肉破碎的人箭,便在慘烈的嘶吼聲里,倒霉地直接沒入了戰場彼岸的炎盟鏡內……

隨著司徒箏身影的消失鏡中,他的尖叫戛然而止。U9電子書

彷彿時間以此為斷點,整個戰場,都陷入了剎那的寂靜!

沈雪舟臉色繁雜,眸光下彷彿有冰與火在交融。

不過剛剛到來,業火魔侯便瞬殺三位人族洞虛,在言卿仙子看來,此時的沈公子,絕對動了真怒。

鬼知道費了多大力氣,精分的某粥,才勉強抑制住自己快要綳不住的狂笑聲音。

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

小小的安排果真最稱心意。在二人向彼此揮出第一拳的剎那,便已確認了彼此身份,並迅速交換了訊息。

沒想到,小小比自己更快地鎖定了司徒長亭、司徒佳人以及司徒箏的惡念。

多次截殺自己的幕後黑手,果真來自司徒一族,而且陷阱之所以布得如此之大,竟因為自己莫名其妙被捲入了合道尊的界主之爭里。

該天殺的沈存道。

之前無情將自己打入冰窟窿,將小小送走的仇還沒有算清楚,倘若還圖謀著他的肉體,那就可以直接去死了!

自己尚未動手,小小便已利落地解決三人暗殺小隊里的二人,甚至還惡趣味地將看上去受怨恨與心魔影響最深的司徒箏,直接一箭射入了子魔母繭內,好好體會被心魔問道的滋味。

真是很期待看到,司徒箏於問道中的表現。

心情明明暢快得很,畢竟三次殺劫,令自己經歷了一言難盡的各種波折,此時好不容易揪出幕後黑手,洞察了他們的野心,原本沈雪舟應當立即將司徒暗星手刃當場。

當現在,還有一件更急迫和重要的事情,在緊緊地揪著他的心臟……

那就是小小此時的獸化狀態。

雖然看似威力剛猛,但他能深深地感受到她體內處於崩潰邊緣的混亂,可以說,她此時正站在危崖之上,但凡再上前一步,便是萬丈深淵,兇險不可名狀。

《萬獸朝凰》無錯章節將持續在青豆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青豆!

喜歡萬獸朝凰請大家收藏:()萬獸朝凰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山隱村口,一井帶隊,兩萬忍者整裝待發,現在的他們都在等一個人。

五年前的湯隱還是一個不入流的小村,他們的國家有很多的錢,他們的村民比其他村富上十倍,可他們這些忍者卻比其他村子的忍者矮上十倍!為此,他們的村民受到別村的欺辱,他們則淪為別人的附庸。[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可自打那個男人來了之後,一切都變了。帶著岌岌可危的湯隱打敗不可一世的雲忍,佔領經常挑釁湯隱月之國,逼迫五大國承認第六大國,讓水之國心甘情願的送上波之國,最後用神跡創造出四座山峰,建立萬人矚目的山隱村!無論任何一個人能完成的這其中的任何一項,那麼他的名字將會永遠的被記在豐碑上。但這個男人,卻完成了所有!

重生之棄妃涅槃 現在,這個男人又為這個本來不入流的村子,帶來又一項誰也不能跨越的標尺,他將成為整個世界忍者們的最高統帥,他就是山隱心中真正的神,他就是在忍界充滿傳奇的男人,他就是湯影——龜仙人柞木!

如果說木葉有千手柱間,那麼山隱的人一定會高高的抬起頭,驕傲的說出:「我們有柞木!!」

滄海桑田,或許有一天一切都會消逝在時間長河,可柞木的意志和精神,將會永遠屹立在山隱之中!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