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之間,就在陳半山正在思考之時,在不遠處的海面上,水花四濺。陳半山定眼看去,數百丈之外,居然有人在登島,然而在海中央,一頭水怪一下子衝出水面,那是一條生有三個腦袋的大蛇,張著三張大嘴,一下子咬了下來,看不清登島的是誰,這下完蛋了。

突然之間,就在陳半山正在思考之時,在不遠處的海面上,水花四濺。陳半山定眼看去,數百丈之外,居然有人在登島,然而在海中央,一頭水怪一下子衝出水面,那是一條生有三個腦袋的大蛇,張著三張大嘴,一下子咬了下來,看不清登島的是誰,這下完蛋了。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陳半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反正看到一個黑點迅速返回海岸,居然逃脫了大蛇一擊,運氣真不錯。

「嘿嘿!」看到這個情況,陳半山有些尷尬地笑了起來,對柳非煙道:「我剛才說什麼?我剛才說要找出路,沒有修為有什麼用,你可能聽錯了吧。」

柳非煙沒有和陳半山鬼扯,當下道:「如果我一個人的話,登島應該不是問題,帶上你嘛,不知道會是什麼結果。」

「非煙妹子,你不會是想丟下我吧,你可是說過,有你在,我就會沒事。」陳半山不知道柳非煙心裡怎麼想,此時如此說道。

柳非煙沒有說話,而是看向剛才逃脫大蛇那人那邊,因為那邊,有另一個人匆匆趕來。這人看了一下之前逃脫大蛇那人,而後又朝陳半山二人這邊跑來。

待這人近了,這才看清,原來是王佬佶。

「草!陳半山,真的是你,終於讓我找到你了。」王佬佶氣喘吁吁地道。

陳半山眨了眨眼,道:「王佬佶,你們京都三寶呢?怎麼只剩下你一人了?還有,你找老子又有什麼事?」

「不提了,賀七正還有嘉多保在那天晚上魔獸的圍攻中被淘汰了。」王佬佶咽了一口氣,接著道:「找你什麼事?還不是慕容傲雪叫老子在海邊等你,她讓我告訴你,海中央有兩個島,她在右邊島上等你,讓你去見她。」

「切!又是慕容傲雪那娘們兒,她等我不會有好事,老子才不去,她在右邊,我們就上左邊的島好了。」陳半山根本不會見慕容傲雪。

王佬佶終於喘過氣來,把還沒有說完的話說了出來,道:「東方鴻可是在她手上,她說你不去,就殺了東方鴻,去不去讓你自己看著辦。」

「殺就殺唄!反正歷練也快結束了。」

陳半山雖然說得如此漫不經心,但內心卻是十分不爽,慕容傲雪居然拿自己的好兄弟來威脅自己,這廝手段太毒了。

陳半山雖然表現得漫不經心,但王佬佶接下來的話讓他不得不收起這份漫不經心,眉頭緊皺,怒火中燒。只聽王佬佶道:「慕容傲雪說她在無極世界殺人,如果願意的話,那人就徹底死了,不會再在現實中復活。」

這的確讓陳半山啞火了,那天晚上,慕容傲雪要殺他之時,先是被好用一道淡淡的光芒罩住,在那一剎那,陳半山感常見到自己彷彿被無極世界拋棄一樣,原來那就是慕容傲雪的手段,把人與無極世界隔絕,殺了之後不再從現實中復活。

此時的陳半山,左右為難,慕容傲雪明擺著要殺自己,而且她有乾篤和澹景沂這兩個強大的幫手在,自己去還是不去?

先不說慕容傲雪敢不敢真把東方鴻殺死,關鍵是東方是自己的兄弟,就算東方鴻不死,日後會怎麼看自己,自己還有何顏面見東方鴻?還有什麼顏面見其它兄弟,想到這裡,陳半山道:「這狗娘們兒,要殺老子就直接沖老子來,居然用這種下九流的手段,哼!老子就去會會她,看她能把老子怎麼樣?」

陳半山沒有拋棄自己的兄弟,在明知道慕容傲雪要殺自己的情況下依然要去赴約,這讓柳非煙暗自欣賞陳半山,至少陳半山是個有情有意的人。

「想會你的小娘子,也得先登上島才行。」

柳非煙說出了目前關鍵的一點。

也就是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傳來:「登島太困難,不如我們一起聯手吧。」

說話之人正是剛才逃脫大蛇之口之人,這人,正是蘇大叔蘇贏。

「哈哈!」

看到蘇贏,陳半山感到十分驚喜,這個時候遇到蘇贏,真是醉了,當下笑了起來,道:「蘇大叔,見到你太好了。」

當即之下,陳半山便把情況全部講給蘇贏,讓他想辦法。 「陳半山,其實吧,我覺得很沒必要去救東方鴻。」

王佬佶不想陳半山被慕容傲雪幹掉,在登島前一刻,王佬佶對陳半山建議,希望陳半山放棄。

然而陳半山態度很明確,他道:「我怎麼能丟下兄弟不管?既然慕容傲雪能拿東方鴻來逼我,你們就應該知道,東方鴻在我心中的地位,所以,我怎能不去?如果不去?日後有何顏面見兄弟?」

「非也!非也!」王佬佶道:「我知道,你們燕京四少就像我們京都三寶一樣,兄弟感情至深。但是,你有沒有想過,或許東方鴻寧肯自己被殺,也不希望你去救他,因為你們是兄弟,他也不想你為難,你也不能辜負東方鴻的一番心意。」

「草!不要說了,不管你怎麼說,反正今天必須要會一會慕容傲雪。」陳半山心意以決。

說不動陳半山,王佬佶真想一劍劈了陳半山,把他淘汰掉算了,免得他真被慕容傲雪搞死了。然而蘇贏一直護住陳半山,王佬佶也沒下手的機會,只能做罷。而且王佬佶還有最後一招,到時見機行事,目前就先走一步算步。

不多時,四人便登上了右邊的島。這簡直就是一處世外桃園,山水如畫,景色迷人,空氣清香,要是生活這種地方,那真是如痴如醉,然而這樣的地方會有出路嗎?

「臭娘們兒,老子來啦!」

上了島,不見慕容傲雪三人的蹤影,陳半山就對著遠方大喊。

停頓了一下,沒有人回應陳半山,四人不得不前行。風景再好,陳半山可沒有心思去欣賞,一邊尋找的同時一邊大喊。

少許之後,前方終於有了迴音。

「半山,不要管我!」

是東方鴻的聲音,聽到東方鴻的聲音,陳半山大急,趕緊衝上前去,而其它三人隨時跟上。

來到聲音的源頭,在這裡,是一片比較開闊的地方,出現在陳半山四眼中有兩個特別的地方,第一個特別的地方在於前方的山腳,有一道無形的門,門內依稀看到有現實世界,這似乎就是通往現實出無極世界的通道。

而另一特別的地方是那裡有一棵大樹,東方鴻被背靠著綁在樹榦上,而在樹之上,懸著一面八卦盤,八卦盤發光,一道淡淡的光芒罩著東方鴻。

在綁著東方鴻大樹的前方,站著三人個,不用多說,這三人自然就是慕容傲雪、乾篤和澹景沂。

在慕容傲雪三人五丈開外停了下來,陳半山立即大罵道:「慕容傲雪,你玩真的嗎?如果今天你搞死我,後果很嚴重。嚴重到你整個慕容家都承受不起。」

面對陳半山的威脅,慕容傲雪先是打量了四人一眼,這才冷冷地,不屑地道:「承受不承受得了那是慕容家的事,與你無關,你不用操心。現在擺在你眼前的有兩條路,一是轉身離開,二是親手為你的好朋友東方鴻鬆綁。」

「慕容傲雪,你真不要臉,這種手段都用得出來。」陳半山氣得大罵。

慕容傲雪笑道:「我只要結果,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再乎什麼手段。」

「哼!」陳半山呵斥道:「你這是無所不用其極,你這是不擇手段。」

「好又如何?」

慕容傲雪道:「我的時間不多,你趕緊選擇吧。」

這下,陳半山沉默了下來。

兩口子吵完架,此時蘇贏自言自語地道:「有成為一代梟雄的潛質,只可惜是女兒身。」

這話自然說的是慕容傲雪,不錯,在手段行事方面,慕容傲雪確實有成為一代梟雄的潛質,但蘇贏的話也不對,並不只有男人才能成為梟雄。

此時東方鴻道:「半山,你能來我已經很感動了,你回去吧,不要來冒險了,這可是會真死人的。」

慕容傲雪皺眉,看也不看,反手彈出一道母氣,射中東方鴻的喉嚨,東方鴻再也說不出話來。

陳半山心急,不過卻不能冒然行事。最後看向蘇贏,看蘇贏有沒有什麼主意。

這還真不好辦,蘇贏一時也沉默下來,不知道如何應對,一開始他認為只要讓柳非煙去救人即可。然而此時看來,這個方法行不通,對方隨便一人,便可牽制住柳非煙。

即使王佬佶和柳非煙出動,乾篤和澹景沂二人也能牽扯,那自己和陳半山要想在慕容傲雪手裡救出東方鴻,難度很大。蘇贏雖然剛剛突破了小乘外氣,但和慕容傲雪這種早以已經進入小乘外氣的高手比起來,蘇贏自認不敵。

不過蘇贏考慮到,慕容傲雪要徹底擊殺陳半山,必須要在那八卦盤的光芒之下,所以,在陳半山沒有進入八封盤光芒之前,在沒有接觸到東方鴻之前,慕容傲雪不會動手把陳半山殺死。

想到這裡,蘇贏覺得正好可以利用這一點。而且實在不行,還有殺手鐧,殺手鐧這東西,只有留到關鍵時候施展才有用,一開始施展通常都不靈。

之前相商好,一切都聽蘇贏調度,此時蘇贏向柳非煙示意了一下,柳非煙會意,當下往前走去。

一切在預料之中,澹景沂出列,對上了柳非煙,柳非煙並沒有出手,整個人突然之間加速,腳底留下一團暴走的母氣,整個人飄了出去,十分迅速,眨眼間從浠景沂身旁掠過,沖向東方鴻。

柳非煙的速度讓澹景沂皺眉,他雙手趕緊綰訣,與此同時,柳非煙微微一愣,因為一團火焰突然從她面前冒出,猛烈地燃燒起來,有種強烈的灼熱感。柳非煙卻是不懼,也不見她綰訣什麼的,只見她整個人的體表流動起一層透明光幕把自己護住,那火焰奈何不得她半分。

柳非煙有光幕護體,直接穿越火焰去救東方鴻。而澹景沂則是變換手訣,隨著手訣的變化,那火焰化作一雙大手,拉住了柳非煙,與此同時,澹景沂向後一個越落,攔在了柳非煙面前。於此之下,二人大打出手。

這邊,蘇贏看了王佬佶一眼,王佬佶會意,一劍在手,往前走去。

有仿誅鋒在手的王佬佶不可小覷,慕容傲雪先是道:「王佬佶,你可要想好了,你現在的行為是什麼?」

王佬佶道:「我在做什麼,我心裡清楚,不用你提醒。」

話到這個地步,勸說沒用,當下乾篤出列,對上王佬佶,在他眼中,有著極度的不屑,對王佬佶的不屑。這種不屑讓王佬佶不爽,激發了分內心的怒火,當下大吼一聲,殺向乾篤。

不屑歸不屑,王佬佶仿誅鋒在手,乾篤不敢輕視他,當下沒有硬碰,而是從側面牽制王佬佶。

柳非煙和王佬佶被牽制住,慕容傲雪道:「陳半山,想救東方鴻和話,你就過來。」

說實話,陳半山心中十分緊張,畢竟這可是要真死人的事,他真有要放棄的念頭,不過這念頭最終被壓抑下來。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去,而蘇贏則跟上陳半山的步伐,與陳半山一起向前。

…… 蘇贏,之前和他在一起一段時間,陳半山就深深覺得,蘇贏是一個比較可靠的人,當然,前提是不要成為他的敵人,而蘇贏的睿智也是讓陳半山深深佩服,所以陳半山相信蘇贏能幫得上忙。

聽了陳半山的闡述之後,蘇贏把陳半山一拉到一旁,小聲地問道:「這兩個人怎麼樣,可靠嗎?」

陳半山一聽,心想蘇贏問這個問題,果然是夠細心,當下道:「柳非煙絕實力絕對是最強的,而且絕對可靠,而那王佬佶的話,實力雖然一般,但擁有一柄很厲害的劍,戰力超強,不過這王佬佶對於我,是那種隨時會在背後捅刀子的人,我和他不是還有賭約嗎?你也知道。」

蘇贏聽了之後,點了點頭,道:「我心裡有數了。」

而後蘇贏對王佬佶道:「你說說你現在的立場。」

被蘇贏問到這個問題,王佬佶心想,這算什麼,不過想了想,王佬佶覺得,陳半山是一個很重要的人,要是就這樣被慕容傲雪殺了,那他爺爺所做的一切就白廢了,所以,在慕容傲雪要殺陳半山的情況下,他一定會幫助陳半山對付慕容傲雪,反正不管如何,先幫陳半山渡過這一關再說,當下道:「如果非要選擇立場的話,我自然是站在半山兄弟在邊。」

「好!」

蘇贏道:「只要我們四人聯手的話,想來是慕容傲雪她們三人一戰也不是不可能,但是目前也不知道有什麼好辦法,畢竟我們不知道慕容傲雪有什麼招數,只有先凳島見到慕容傲雪再說吧。」

要登島,最大的麻煩不是海中的怪物,而是陳半山,畢竟陳半山沒有修為,不能懸在水面,必須要有一個人幫助陳半山才行。

四人相商之下,柳非煙和王佬佶戰力最強,所以由他二人負責開道,而蘇贏則保護陳半山。決定之後,四人開始登島。

除了陳半山之外,三人都是外氣高手,達到外氣境界,便能母氣出體,母氣作用在水面上,承載著母氣的主人。蘇贏扶著陳半山,四一步一步地朝海中央朝走去。

剛才蘇贏被三頭大蛇攻擊的場面在歷歷在目,所以柳非煙和王佬佶十分小心,隨時應對突發情況。

果然,當走到一半之時,四人前方,海水在翻滾,有海怪要出現了。四人停了下來,十分緊張,柳非煙聚氣凝神,王佬佶一劍在手,準備出手。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海面居然又平靜下來。

「什麼情況?要不要前行?」王佬佶問幾人。

蘇贏似乎想到什麼,大喊道:「趕緊閃人。」

然而已經來不及了,四人腳下,一個若大的漩渦出現,卷著四人,四人身不由已,只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再入下墜,被漩渦吸下水裡去。乍一看,那是一張大口,四人連同海水被吸進了怪物的大口之中。

「啊!」

王佬佶大吼,揮動仿誅鋒,連斬九劍,九道如流光一樣的劍氣縱橫交錯,全部斬入怪物的大口之中,海水被斬起層層大浪,殺傷力極強,王佬佶本身只是初步外氣的境界,然而動用仿誅鋒,竟然是發揮出了大乘外氣的攻擊力。

當然,大乘外氣也分三六九等,王佬佶只是入門檻而已。

被強大的劍氣中傷,怪物吃痛,往外吐水,而後漩渦變也了滔天大浪,把陳半山四人沖翻了起來,又拍落水中。

四十那是十分狼狽,然而腳下還沒戰穩,在側面,三個大大的蛇頭像箭一樣射來,十分迅速,情急之下,柳非煙猛然一掌轟擊水面,藉助海水的反推之力,帶著四人往後滑開,避過了大蛇的偷襲。

那頭只后見一張大口的不明怪物已經很厲害了,現在這三頭大蛇又來摻合,情況大大地不妙。

這種情況之下,陳半山道:「不行的話我們先退上岸再說吧。」

然而沒有人回答他,因為來不及回答他,三頭大蛇和那不明怪物再次攻來。只見那大蛇張口一噴,三道母氣如三條大河一般衝出,朝四人纏繞而來。

王佬佶二話不說,揮動仿誅鋒斬了上去,仿誅鋒太強,把大蛇噴出的三道母氣一劍斬斷。雖說出此,但是那不明怪物張口一噴,一道母氣如風一樣吹來,陳半山四人被這道母氣吹中,就像是陷入沼澤之中一般,身不由已,行動受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張大口吞噬而來。

「蘇大叔,我們完蛋了。」陳半山不願意接受這樣的結果。

那三頭大蛇想來搶不明怪物的儲物,然而卻被不明怪物攪起一陣大浪,將三頭大蛇攔住。

王佬佶想揮動仿誅鋒,然而自己的手像是被膠水粘住一般,施展不了。不光是王佬佶,幾人都是一樣,被這母氣粘得死死的。

天空暗淡,那是不明怪物的大口,四人就這樣活活地落入不明怪物的大口之中。最後一刻,陳半山心想,要死早點死,不要被不明怪物吳進肚子之後被慢慢消化而死,那樣太悲催了。

同一刻,只聽柳非煙輕吒一聲,道:「借劍一用。」

而後便看到,王佬佶手中的劍消失,而在這一片像膠水一樣的母氣之外,一道道母氣滲出,而後慢慢凝聚,化成一個人的模樣,居然是柳非煙,與真實的柳非煙一模一樣,仿誅鋒就是這個母氣化成的柳非煙手中。

「哇!分身!」

這一下,陳半山三人吃驚得不行,這是分身術嗎?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見到。

說是遲,那時快,柳非煙的分身催動仿誅鋒,一下子刺下海中去,柳非煙的分身,戰力依然強大,反正比王佬佶強大,此時催動仿誅鋒,劍氣依舊,但威力非同尋常。

劍氣之下,海面頓時被切割開來,露出了不明怪物的脊背,銀白色的鱗片閃閃發光,而那劍氣,無可陰擋,只見片片鱗片破碎,血水滲出,劍氣直接刺入不明怪物的體內。

「嗚嗚~~」

被一劍刺穿身體,不明怪物吃痛,受傷極重,哀鳴的同時扔下已經到口的幾人,逃竄到海底,消失不見,只留下大片被染紅的海水。

不明怪物消失,它釋放的母氣也跟著消失,柳非煙的分身也化作母氣,回歸本身。

不明怪物被柳非煙殺跑,王佬佶還獃獃地看她,不沒有消化柳非煙會分身這事。而蘇贏則是在思考著什麼,陳半山也是發獃,不過他再想,要是以後和柳非煙好上了,是不是可以玩雙飛?

不明怪物逃跑,三頭大蛇卻不知道什麼情況,跑了最好,這四個人類就全部是自己的食物了,當下魚躍而起,朝陳半山四人襲擊而來。

然而面對仿誅鋒在手的柳非煙本尊,三頭大蛇悲催了,柳非煙催動仿誅鋒,一劍斬出,劍氣攝魂,防禦已經來不及,逃跑也是不可能,三頭大蛇被柳非煙一劍把三個腦袋斬落下來,身子斷成兩截,掉落海中,沉了下去。

一切彷彿像做夢一樣,不過現實終歸是現實,兩個大傢伙被搞定,再沒有不長眼的東西出來攔路。

柳非煙把仿誅鋒還給王佬佶之時,王佬佶看著柳非煙,說不出的崇拜。

「哈哈!登島!」

陳半山從想入非非之中加過神來,高興地道。

四人毫無阻礙地前進,漸漸地,在前方,兩座島出現,這兩座島各不一樣,右邊一座,一眼看去,一片生機勃勃,花香從島上陣陣飄來,十分清香,鳥兒歡飛,十分美麗。而左邊的島,一邊朦朧,昏暗無比,什麼也看不見,彷彿一征混沌之地。

這種情況之下,傻子都會選擇登上右邊島嶼,慕容傲雪他們的選擇右邊的島也在情理之中,然而陳半山和蘇贏二人都沉默下來,似乎在想什麼問題。

最後陳半山和蘇贏不約而同地對視,二人均看懂了對方的意思,紛紛笑了起來。

柳非煙皺眉,卻沒有說什麼,王佬佶則問道:「你二人在笑什麼,剛才在岸上說悄悄話,你兩個傢伙不會是基佬吧?」

蘇贏和陳半山都沒理會王佬佶,蘇贏則是對陳半山道:「先解決慕容傲雪再說吧。」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