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哪一種選擇,都是不會輕易告訴旁人的私密。

無論是哪一種選擇,都是不會輕易告訴旁人的私密。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他和她沒有任何關係,他有什麼資格去問?

姜雲卿以為姜錦炎會問她會不會和君璟墨一起離開的,可誰知道姜錦炎卻是沒有追問,只是拿起筆蘸了墨之後,就開始在紙上畫起了盛家宅子的地形圖。

姜錦炎來盛家雖然不久,但是對於盛家極為熟悉,他將盛家前後院和容易出入的地方畫出來之後,就直接收筆。

「盛家的侍衛極多,裡頭有一些是祖父的人,還有一些是族裡的人,後院這邊人多眼雜,出入不便,你如果今夜要來,就走這裡。」

姜錦炎指著其中一處說道:

「這裡有一處側門,旁邊是府中雜役居住的地方,尋常府中巡邏的人去的也少,你晚間過來時,我會讓人接應你,從這邊一路向西,避開兩班侍衛,就能直接去祖父那裡。」

(本章完) 「他?」

玄命看了看那在地上不斷抽搐的小孩子,心中也知道攝魂本身就是伴隨魔王轉生的法寶,現在被強行奪走,而魔王的魂魄卻被保留了下來,想來魔王的轉生應該沒有辦法繼續下去了。

「魔王精魂現在全數在這小孩的體內,而鎮壓其身體的魔兵攝魂卻不在了,魔王轉生這已經是最後一站了,沒有三心二意花為其補全身體,想來用不了多久魔王的精魂就會消散吧。也只能怪當年這位魔王並未選擇出一個天衣無縫的轉生計劃,三心二意花,就算是種下了種子又如何,誰能找的來不成?」

說著玄命就打算離開,顯然魔王轉生到此為止對很多人來說都是一個好消息,雖然轉生一直都在繼續,就算是每一次想要成功的可能性都很小,但這一次終於是變成了零,一切都結束了。

「我是說這個孩子!」

在玄命幾人都是鬆了一口想要離開的時候,方離再次開口了。

「這個孩子本身會怎麼樣,他也會死嗎?」

「當然!」

玄命下意識的回答道,而轉頭看到的是方離那並不算好的臉色,他也知道自己說錯了話。

「方離兄,魔王轉生是絕對不能讓其成功的,要知道就算體內有著一個原本的靈魂,但在攝魂的侵染之下或許早就已經變成了魔族,就算是沒有在最後時刻也不可能抵擋住有著魔兵相助的魔王精魂,只能成為肥料被魔王吞噬,變成一個永無輪迴機會只知道殺戮的傀儡。而現在魔王精魂沒有了寄託,等到這一具身體自然死亡的時候,魔王的精魂在失去保護之下就會變成靈氣消散在天地之間,這已經是最後的結果了。」

「魔王精魂和其強大,如果任由其消散會將這裡變成一片地獄,到時候這孩子的魂魄如何能夠離開,還不是要被同化在這個世界,淪為傀儡。」

方離憤憤的說道,而且在這個時候方離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或許攝魂的丟失是一件好事,沒有了魔兵相助的魔王精魂想要鳩佔鵲巢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同時有自己在一旁護持,說不定這個孩子還能夠活下去也不一定!

而一旁的玄命等人也看出來方離好像十分捨不得一樣,心中也是十分理解,無論是因為這是一條鮮活無辜的生命還是因為之前那女子身為人母的行為都讓眾人十分震撼。

猶豫了一下,玄命也知道這件事情既然自己是最早出現的自然這個時候應該由自己開口,組織了一下語言就開口對著方離勸說道:「方離兄,你也不要太過難過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就算是我等想要救他,沒有三心二意花的話也是沒有任何辦法,而這種神物根本就是無處可尋。」

「三心二意花嗎?」

方離喃喃自語的說了一句,而一旁的玄命頓時接了下去,要知道三心二意花可不是大白菜想弄到就能找到的,就算是現在去找也沒有機會了,在失去攝魂鎮壓之後,這一句身體不出幾天的時間就會完全腐壞,甚至連幾天都不需要,因為沒有心臟,這一具身體本身就是屍體,只不過憑藉這攝魂的神力而支撐著而已。

「你說的是這個東西嗎?」

就在那玄命以為一切都算是完了的時候,方離突然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掏出來一塊巨大的水晶,而在水晶之中一朵有著淡淡七色光芒閃耀的光團彷彿被禁錮在其中一樣。

「三心二意花!這不可能!」

玄命在看到方離掏出來的東西之時頓時瘋了,要知道作為大衍門之人在任何時候都不應該出現這樣打臉的事情,而今天自己的臉兼職就是被狂扇了一頓。

「九陰伴生,盈盈光輝,視之不見然心明所指,果然是三心二意花!未曾想到真的有機會得見此等神物。話說三弟,這種神物就算是對神境強者也是無上靈藥,你真的捨得?」

謝越震驚之中根本就沒有詢問方離這東西是從哪裡來的,反倒是對於方離捨得將這種神物用在一個未曾見過面的小孩子身上感覺十分不可思議。

聽到謝越的話方離淡淡的搖了搖頭,「這東西不屬於我,而是屬於這個孩子的父親,他以性命為代價得到的三心二意花就是為了救活自己的孩子,我不能讓他失望!」

說著方離毫不猶豫的將那三心二意花放到了那小孩子的身上,同時眉心金光閃爍顯然是全力釋放精神力以應對那可能出現的魔王精魂。

「不可!」

玄命來不及阻止就看到方離將那三心二意花放到了那孩子的身上,同時淡淡黑氣從其體內溢出,轉眼之間就將三心二意花包裹了起來,似乎是在煉化一般。

見到這個情況的玄命大驚失***王的復生是他絕對不能容忍的事情,手中紫氣一閃就要出手。

轟!

一道雷光彷彿穿越了空間一般,直接將整個山洞照耀的一片炙白色,而那剛剛想要出手的玄命也被這一道雷光攔了下來。

「謝越,你要幹什麼!」

眼見魔王復生正在進行,玄命頓時氣急敗壞的對著謝越吼道。

「在我三弟做完這件事情之前你們都不允許進入這個山洞!」

說話之間雷電之力瘋長,整個山洞就像是變成了雷電的世界一般,無數電光在山壁之上到處亂竄,就在玄命小心提防那些閃電的時候,一聲大喝伴隨著狂暴的氣壓向著玄命和那三個僧人壓過去。

「滾!」

似乎是對於玄命的遲疑十分不滿,赫連台的脾氣更加暴躁,瞬間爆發的是力量直接將幾人強行壓了出去。

那狂猛的氣壓一下子就將玄命和那三位打醬油的僧人一同掀飛了出去,赫連台和謝越二人對視一眼緊跟著沖了出去,就像當初那女子一樣,站在了山洞的入口處死死地盯著面前幾人。

在山洞之外匈王帝國的那些武士早已死傷殆盡,而那有著魔族血脈的女子仍舊帶著半幅殘屍倒在塵土之中。

在曾經雙方對峙的地方,雙方都已經改變了面孔。

「謝越,還有赫連台,你們歸元道宗和王族究竟想要幹什麼,你們可知道現在方離在做什麼!」

玄命感覺自己都快瘋了,如果說方離是散修自己等人管不著人家幹什麼,但謝越和赫連台兩個宗門世家出身對此事十分清楚的人這個時候也犯糊塗了。沒看到那佛心宗的三個大和尚多乖,在自己喊出來之後就十分堅定的站在了自己身後充當隊友。

雖然玄命的帽子扣的很大,可是謝越沒有一點點的在意,一臉傲然的說道:「這個我管不著,宗門的事情自有納西老傢伙去處理,現在我只知道我三弟想要救那個孩子,而且那個孩子也不應該遭此無妄之災。至於魔王復生了又怎麼樣,當年能被我人族滅掉一次,現在就算他爬出來我也能再滅他一次!」

道道落雷之中謝越絲毫沒有放開去路的意思,玄命臉色一沉對著謝越說道:「既然如此,那麼就得罪了!」 第1697章總有人會教他做人

姜雲卿仔細將地圖記下來:「知道了。」

姜錦炎放下筆:「既然已經沒事了,那我就先走了,晚上我和祖父在府中等你。」

姜雲卿點點頭:「好。」

姜錦炎並沒有繼續留下來,也沒有繼續跟姜雲卿多說,他好像真的只是來確定姜雲卿是否安好,見到她沒事之後就放心離開,而他過來說盛老爺子想要見她的事情彷彿都只是順帶的一樣。

姜雲卿站在水榭邊上,抬頭看著之前只知道與她纏鬧的少年露出燦爛一笑后,頭也不回的直接快速進了竹林,然後消失不見,一時間神色滿是複雜。

君璟墨之前就已經站在水榭後面,見姜錦炎離開之後,他才端著手裡的東西上前。

「怎麼了?」

君璟墨放下東西,走到她身邊問道。

姜雲卿搖搖頭:「沒怎麼,只是覺得他變了不少。」

君璟墨知道姜錦炎離開大燕之後遭遇過什麼,也讓人查過他來了盛家之後的事情,在旁淡然開口道:「人都是會變的,經歷了那麼多事情,他要還是一成不變,也不會這麼容易融入盛家了。」

「以前是太過安穩,有人替他遮風避雨,所以才能任性肆意,可離了那些庇護,就算他自己不願意,也會有人逼著他去成長。」

姜雲卿抿抿唇,不願意和君璟墨談及這種不太讓人愉快的話題,就直接扭頭說道:「我今天夜裡要出宮一趟。」

最虐的宮廷復仇愛情:冷月如霜 君璟墨抬眼:「去見盛家人?」

姜雲卿點點頭,走到一旁,伸手拿著碟子里放著的點心,一邊說道:「盛家比池家嚴謹,那個盛老爺子為人也是謹慎,我不去見他一面,他恐怕不會安心讓盛家摻合進這次的事情里。」

「咱們想要離開赤邯,也得留好退路才行。」

君璟墨對她的決定沒有異議,只是說道:「要我陪你去嗎?」

姜雲卿咬著點心:「不用了,只是說幾句話而已,去去就回來。」她想了想說道,「不過這件事情我得跟魏寰說一聲,總要叫她放心,確定我和她是一條心才行。」

君璟墨知道姜雲卿的意思。

魏寰如今已經表現出不想讓姜雲卿離開赤邯,想讓她斷了回大燕的念頭,所以勢必會防著她。

她去見魏寰,告訴她去盛家,一方面是為了安撫盛家那位老爺子,讓他能夠放心讓姜錦炎帶著盛家出手,另外一方面,也是為了能讓魏寰放心,讓她以為姜雲卿對女帝之位勢在必得,所以才這麼盡心竭力的拉攏盛家。

君璟墨了解姜雲卿的想法,所以也沒有阻攔,直接說道:「那你去盛家的時候,記得帶著徽羽一起。」

姜雲卿笑道:「那是當然。」

……

臨近酉時的時候,姜雲卿去了一趟晨陽宮,替睿明帝看傷施針,正巧遇到了魏寰也在晨陽宮裡。

姜雲卿替睿明帝施針結束,將龍行金羽針擦乾淨收起來之後,睿明帝便臉色有些蒼白的問道:「元安,朕的身子如何了,可有好些?」

(本章完) 且不說在外面二對四正在開片的幾人,方離現在也發現自己好像想得有點太簡單了。

方離的精神力先一步進入到了那孩子的體內,而方離也知道面前這孩子的名字了,先行。姓氏自然是誰他的父親先心,而名字在之前的時候已經見過了。

原本在身體之中方離已經找到了先行的魂魄,但是還沒等到方離和先行交談的時候,整個世界感覺都變了模樣。鋪天蓋地的黑氣湧來,就像是這個世界就快要崩塌了一樣。

三心二意花開始被煉化了,彷彿那沉睡在先行身體之中的魔王就在等待著著一個瞬間一樣,就像是在等待著三心二意花的到來一樣。

「不好!魔王蘇醒了!」

這個世界是精神世界,雖然先行的身體算得上是半死亡狀態,但死魂魄仍舊正常存在,甚至這幾年之中其魂魄力量的增長速度十分快,這一點看著十分穩定巨大的精神空間就知道了。

但現在那天邊湧來的黑色氣息就像是天地的末日一樣,將整個世界都渲染上路一層黑色,僅僅是在精神空間之中方離就清楚的感受到了對方那無可匹敵的強大。

「方李叔叔你立刻離開這裡,這個精神空間不是你的,在這裡你根本沒有辦法動手的!」

未等到方離想要如何,那先行就直接將方離推了出去。

在轉瞬之間方離就從那先行的精神空間之中閃了出去,先行說的沒有錯,不是自己的實力不夠,而是在對方的精神內空間之中外人根本就沒有辦法發揮出力量,其實不僅僅是方離,就連那魔王也是一樣。

在別人的空間之中修士的精神力只能擁有自己在原本世界之中的力量,而在自己的精神空間之中自己就是神,就是這一片空間的造物主,只要自己想在這個世界之中任何事情都是可以做到的。

所以這樣下來,如果想要奪舍他人,那麼修士本身就應該有著對抗一個世界的力量,所以二者之間的攻守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上面。當然這畢竟是小千世界,實力不同之人的精神世界力量也是不同,但無論怎麼樣奪舍都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

其實也是那魔王運氣不好,原本攝魂就是為了這一刻準備的,如果有魔兵相助就算是先心的精神世界多麼強大,在那種強大的力量面前任何的防禦都是徒勞的,那個時候奪舍將會變得十分簡單。可惜現在不行了,因為攝魂已經丟失了,這樣那魔王想要奪舍只能放開自己的精魂力量和先行硬拼!

被排斥在外面的方離現在臉色十分不好,當奪舍之戰開始的時候,方離突然發現自己一個外人能夠幫得上的忙很小。真元的力量一點也用不上,就連精神力都無法侵入其中,現在唯一有一點點作用的作用的只剩下山河永鎮劍意。但是就算有作用在強行侵入到另一個世界之中的時候,也只能對那魔王的力量產生十分微弱的壓制。

但就算是魔王沒有了魔兵,還有著方離十分微弱的壓制,那先行仍舊無法抵抗那魔王精魂的力量,無邊無盡的魔氣立刻在那精神世界之中站住了腳跟,將先行的力量打的節節敗退。

而更加重要的是,方離現在從先行的精神世界之中出來之後才發現,那魔王的精魂在進行奪舍的時候竟然也在主動的煉化三心二意花,那無盡強大的力量漸漸被魔氣侵染,將那純粹的靈氣渲染為魔氣然後灌注到先行的體內,不過是一會的功夫先行的身體之上已經出現了魔紋,似乎過不了多久的時間就會完整的變成魔族一樣。

「想得美!」

精神世界之中的戰鬥方離幫不上忙,但在外面身體的爭奪之中方離可是絲毫不懼,伸手做劍指之像,一道精粹無比的真元湧入到對方體內,帶著鋒利無比的氣勢直接將那在先行體內四處亂竄的魔氣一一切割。

「可惡!」

方離初期的攻擊十分順利,但是很快就被反向壓制了回來,因為方離發現自己竟然還受這一道限制。那就是方離的真元有著劍意加持鋒利無比,在和那轉化而來的魔氣對抗之時只能小心翼翼的進行,因為方離害怕自己一旦失了分寸就會傷到先行。但那驚人的魔氣卻一點都沒有擔心,強大的力量瘋狂宣洩著,就算不能擊退方離的劍氣真元也一副要在對方體內炸出來一個坑洞一樣。

「方離叔叔,帶我去聖山那裡!到那裡或許我還有一點點機會!」

在方離感覺到無從下手的時候,突然那先行醒了過來,開口對著方離小聲的說道,儘管說話之間有些不太利索,但這確實是對方第一次開口說話。

雖然很驚訝,但方離看到那已經完全沉入到先心身體之中的三心二意花頓時就明白了,死三心二意花已經開始煉化了,強大的藥力已經填補了先心身體之上的空白,就算是沒有將心臟凝聚出來,想來也已經有了一個雛形,現在的先行已經算是活了過來。

只不過先行剛剛復活的時候就要面臨一場攸關生死的劫難而已。

「好!」

方離也察覺到現在先行的身體應該沒有大礙了,頓時一把將那幼小的身體抱了起來,一道流光之中直接從那山洞之中沖了出去。

「方離!你要做什麼!」

見到方離化作一道流光飛出,正在和謝越二人戰鬥的玄命一眼就看到了那被方離抱在懷中的先行,大吼一聲立刻化作遁光跟了上去。而那三位僧人看到面前一幕倒是看到的更多,他們竟然在這一瞥之中看到了先行身上的魔紋。

「阿彌陀佛,二位施主,現在這孩童身上已經有魔紋浮出,魔根深重我等必須要將其徹底剷除,不然魔王復生將是天下蒼生的劫難!」

說著對謝越和赫連台二人行了一禮。

「呸!禿驢,這件事情只要我三弟沒有開口就輪不到你們來管!」赫連台一點都沒有給那三個僧人留面子,現在方離已經離開了自己二人繼續守在這裡也沒有了用處,架起遁光謝越和赫連台二人直接追著那已經先一步離開的方離和玄命二人而去。

這一次方離沒有任何的猶豫,數千里的距離對於全力的飛行的元境修士並不是無比的遙遠,不過方離雖然牟足了力氣飛行,可是因為懷中有著先行的存在,也一直沒有將緊緊跟在身後的玄命幾人甩開。

一行人就這樣你追我趕的向著那聖山方向靠近了過去。 感受著懷中那先行的身體漸漸被魔氣侵蝕,方離不斷的提升著自己的速度,很快那之前好不容易逃出來的聖山已經近在咫尺了。

遠遠看去方離並沒有發現有那老犀牛的氣息,而且方離現在還得感謝那老犀牛,如果不是之前那傢伙在山外一通折騰,現在聖山附近已經沒有了多少妖獸,不然的話方離幾人這一路飛過來絕對不會這樣順利。

幾道流光帶著風聲瞬間劃過天空,在下方那些剩餘妖獸尚未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衝到了聖山附近。

在靠近聖山的時候方離直接落在了那聖山的下方,然後毫不停頓的向著山頂沖了過去。

而後面跟真的玄命幾人看到方離落在山腳而不是直接飛過山去,直覺告訴自己這座山可能有問題,而且十之**就是方離這一次的終點了。對於危險的警兆讓幾人不約而同的跟著方離落在了山下。

對於方離來說這裡的危險他十分清楚,但是對於後面的幾個人來說,也是常年流浪天下得到的經驗讓幾人逃過了一劫。這個地方十分危險,那些待在山上的生命來說,聖山其實是將其當成自己的一部分,只不過選擇性的從中抽取一些為養料,雖然頻率有高有低,但相對於這裡生命的數量來說,仍舊是微不足道。

但是對於那些飛在聖山上方的生命來說,聖山會直接將其當成是外來入侵者,會毫不留情的抹殺掉。

其實這裡說是危險也危險,但相對來說也是很安全的,因為聖山選擇祭品的時候有著普遍性,也是就是無論生命體的大小或是強弱,都一視同仁,這樣算來在這種大範圍基數之中就算抽取的速度很快,但也只是聖山最上方的一段路程有些危險,而下面被選中的概率並不高。只不過相對來說見識過那種恐懼的人死活不願意再次進去了。

簡單的說就會像是恐高一樣,每天在高出工作的人很多,但真正出現危險的很少,但當人們站到高處的時候總會想到最壞的結果,在廣義範圍之中人們就會開始拒絕。

至於方離,因為之前已經莫名其妙的躲過了一次危險,儘管不確定,但方離還是決定冒險試一下。

在全數奔跑的方離面前,那數千丈的高山並不算什麼,不過一會的功夫方離就再一次降臨在了那岩漿湖之中。

抬頭望去,方離見到那玄命和三個僧人也緊跟著自己落了下來,而後不過一小會謝越和赫連台兩人也落了下里。見到前面出現的玄命幾人方離暗道一聲煩人,不過在見到謝越幾人的時候明顯鬆了一口。

方離很擔心謝越幾人也會因為闖入到這裡而出現意外,只不過自己之前一直沒有辦法去告訴二人而已,現在見到幾人都安然無恙方離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下一次絕對不能這樣幹了,自己冒險也就罷了,不能把他們也莫名的牽扯進去。」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