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hua蛤蟆進入玄階后,就逃入了水中潛修了,聽說還在底下讓小白龍開了d-ng府,並用大石壓上,吩咐如不是有必要,就不要理會它,

此時的hua蛤蟆進入玄階后,就逃入了水中潛修了,聽說還在底下讓小白龍開了d-ng府,並用大石壓上,吩咐如不是有必要,就不要理會它,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而小白龍也同樣懼怕白蛤蟆的不時sao擾,也學著hua蛤蟆在水中躲著不出,一副閉m-n謝客的姿態。

自然,這養不熟的白眼狼對駱雲不感冒,此時不出來迎接也是常理之中,駱雲對此也早就習以為常了。

除了兩貨的修為大漲,白蛤蟆在修鍊上再慢也沒有慢到哪去,最近也快達到罡階的巔峰,離玄階已經不遠.

「什麼?你說駝竹龜如今生了一隻小龜?!」

在聽夏怡說道此事後,駱雲登時狂喜,這種神物亦如小白龍,雌雄同體並不奇怪,但在自己養活的時間內遇到這種好事,倒是便宜了他,屆時將那老龜還給y-琉璃也不算多心疼了。

「嗯,是呀……」夏怡看他欣喜,雖然跟著高興,只是免不了有些y-言又止。

「怎麼了?是不是覺得此地苦悶了?」駱雲不由問道,畢竟連壽命漫長的烏龜都有了孩子,這年月蹉跎下,倒是苦了nv子了,而且到了玄劍仙的劍修已經不再如同罡階一般可以靠y-o物和時間就能夠晉級的玄劍神,對方要是提出離開此地,他也攔不住。

「我只是想問你……烏龜都生了小寶寶,那我們什麼時候也生一個?」夏怡扭捏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這……」駱雲給懸著心一跳,臉s-登時有些紅,不過自己這麼長時間來,也實在沒有想過要將她收下,畢竟自己在外面的時間也只是短短數月,就算明知道這裡已經過了千年的大半,不過一時也還沒適應過來。

而且眼前的nv子,樣子上可還是原來的少nv模樣,並未有多少改變,更讓他覺得是宛如昨日之事,難以生出什麼曖昧情感來。加上天魔之體未解,萬一出個什麼三長兩短,倒是辜負了這好nv子。

不想夏怡在駱雲考慮時,已經將嫩手伸進了他的寬袖中,與他抱在了一起……

「咳咳……這,還是再等等好么,再過一段時間,我進來與你雙修時,再行……如此對修為進境還是有益的,或許還能讓你直接突破玄仙期也不定。」駱雲乾咳一聲,苦著連暫時拒絕了她。

「嗚嗚……你怎麼能拒絕我……」駱雲才剛說完,夏怡便哭了起來。

如今的她的模樣已是二十多歲的年輕nv子,只是心x-ng還有些無暇,是以一副嬌滴滴的小姑娘心x-ng,說哭便哭了起來。

駱雲頓時一急,當即只得是連哄帶騙,不敢有絲毫的冷落。

直到數個時辰后,身體狀態根本不能在這裡久留的駱雲方才告別夏怡,離開圖中世界。

回到行館里,並沒有多大的變化,甚至還能感覺到外面的兩個白雲觀弟子還在之前的位置,此時仍舊不變的正走向正宮,看來在裡面數個時辰,外面是一個彈指的時間都都不到。

查看大陣也沒有鬆動變化后,駱雲放心的坐回了netg邊,進入入定的狀態。

時間很快過去,駱雲只是感覺眨眼的時間,行館的m-n被輕輕敲響了。

睜開眼睛時,朦朧的紗窗外面已經是黑夜,只是此時磕m-n的人不知是誰,竟會在晚上來打攪。

此處行館都設下了能阻隔身體氣息傳遞的大陣,除非修為強橫到比設置此禁制的人還要高出許多,否則難以打探旁人的氣息,是以駱雲也不知道是誰。

而這樣的大陣在m-n派和一般修士的官邸大多都設有,甚至有些坊市同樣如是,能方便的讓眾人可以如凡人一般生活,保留住自己生活的隱sī。

「駱劍友……在么?」

敲m-n過後,現駱雲沒有反應,nv子的聲音就從m-n外傳來了。

駱雲細細一聽,覺並非是白雲觀的弟子,而是柳梓晴,他的臉上不覺多出一絲奇怪來。之前對方還說好有什麼事情明日再說的,此刻孤男寡nv半夜相會的,未免有些突兀。

「是柳梓晴,柳劍友?」駱雲有些尚有些不信,但還是出外開了m-n。

直到見到眼前nv子后,駱雲的心終於還是噗通的跳了起來。

此時沒有帶面紗的柳梓晴,頭上的別著一串的桃s-hua兒簪子,梢上還滴著些水珠,臉上微微有些ch-o紅,模樣極為俏麗,看似出浴不久的模樣。

而她一襲天西流行淺粉s-低xiong的宮裝襯得美y-n絕倫下,酥xiong也有意無意的1-出了一條丘壑來,更是把感到兀然的駱雲jī得是鼻血要往外冒出,眼神再移不開了。一時間,他竟有種如置身夢中之感,想雍容華美的出浴nv子,足可讓天下間的男人都動心不已了。

「我……可以進去么?」柳梓晴只覺得臉上燒著一般,駱雲的瞬間獃滯間接的說明了此刻她自己的吸引力。

小說閱讀下載盡在中文網小說更多:http: 「當然……當然可以,只是不知柳劍友深夜到訪,所為何事?」駱雲乾咳一聲,將目光尷尬移開,將她引到房內。)

「有些事,想要和你談談……」柳梓晴話語間有些猶豫,只是仍跟著駱雲進了房中。

「難道是關於今天杭書風杭劍友的?」駱雲不禁一驚,今天自己趁著那杭書風被打昏過去,徑自跑去趁機用芥子空間mo走了他的那把神階的扇子,難道此事竟然這nv子知道了?

「呃?不是呢……為何突然問起此事?」柳梓晴忽覺奇怪的問道。

見她這般回答,會錯意的駱雲趕緊回復臉上異樣,笑了笑道:「呵呵,我還以為杭劍友出了什麼問題。」

柳梓晴舒了口氣,然後道:「那倒是沒有,只是我今天回到行館后,順便將你的事情告知了我的姐姐柳亦如,也就是如今白雲觀的觀主。」

「哦?那敢問令姐需要開出什麼樣的條件,才會給我解除這天魔之體反噬呢?」駱雲臉上恍然,雖不知這nv子為什麼迫不及待深夜到訪,不過自己的問題即將進入議程,心下不覺狂喜了。

「姐姐說了,要解天魔之體並不難,履行兩個條件便可。」

「哪兩個條件?」駱雲急問。

在駱雲的凝視下,柳梓晴躲開了他的眼神,縷了縷頭,才道:「很簡單,一是你必須加入我白雲觀,但凡觀內有關乎m-n派存亡的的緊急要事,你需得隨傳隨到。二就是……在往後的三百年裡,幫我們白雲觀完成剩餘的守住無限城主城的任務。」

「嘶……」駱雲眉間一皺,登時捏著下巴猶豫起來,要知道這兩個任務可並不像對方所說這麼容易,此地兇險是出了名的,要是答應了她,無疑是前腳剛邁出鬼m-n關,後腳又陷進了閻羅殿呀。

柳梓晴看他猶豫,竟出乎意料的一副鬆了口氣的模樣,這倒讓讓駱雲更是遲疑了,暗忖這nv子葫蘆里賣的什麼y-o。

「除了這兩個條件呢?令姐還說了些什麼?這天魔之體反噬的解法可有把握?」駱雲狐疑的探問道。

柳梓晴想了想,道:「駱劍友大可放心,絕對可解。只要現在你答應這兩個條件,我白雲觀創派始祖遺留下的,專m-n壓制此魔體的三枚一套的丹y-o中的其中一枚先給你服下,往後只要每一百年都服用一顆,三百年後便可完全無憂了,當然,在此期間,我們也可讓你驗證此丹y-o的真假,倘若此y-o無效,你可以隨意去留。」

說罷,她就在袖子中一掏,將一個黑s-的y-盒取了出來,將其放在了台上。

「這便是那丹y-o?」

得到她的點頭,駱雲疑hu-拿起了y-盒,上下打量起來,甚至還打開了盒子,將這著黑s-光芒的丹y-o取出。

拿著這枚沒有任何靈源感應,除了光外也沒有什麼氣味的丹y-o,倒是讓駱雲有些遲疑起來。

「這該不會是什麼毒y-o吧?」駱雲笑了笑,雖然見過許多奇珍仙y-o,但這黑乎乎的丹y-o卻也算前所未見,而且也不像是什麼人間之物,關鍵是對方信誓旦旦封住了自己接下來的反駁,倒讓他心下有些想要一嘗的念頭了。

砰!

聽到駱雲質疑,柳梓晴鳳目一喊,拍案而起:「我們白雲觀行事從來都……都光明磊落!你這人……」

「好,我答應這兩個條件!」駱雲看她這麼不禁說,竟一下就紅了臉,無奈笑著止住她繼續長篇大論。

「哼。」雖說駱雲這次爽快了,但柳梓晴不免還有些薄怒的樣子。

「對此生死大事,在下免不了有些疑神疑鬼了,請柳劍友不要生氣,那此物該如何吞服?」駱雲歉然一笑,眼中卻儘是這nv子生氣時的絕美表情。

「和水吞服便可。」柳梓晴看了他一眼,不知是為什麼,臉上還是緋紅不已。

駱雲看她坐著自己對面,又不看自己,又一副不動彈的模樣,只得是暗笑這nv子今日有些反常。

沿途早就將白雲觀祖宗十八代都打聽個遍,駱雲自也不相信他們敢做殺人奪寶的事情,更不怕這兩個嬌滴滴的小娘子會吃了自己,故而也不再猶豫,取了台上一杯水,就著開水服下了這枚丹y-o。

而服y-o的至始至終,柳梓晴也沒看自己一眼,倒是一副很相信的模樣。

卻不想,駱雲是千算萬算,可結果還是出事了。

服下這枚丹y-o后,駱雲能清楚感到丹y-o入肚后的滾燙,隨後丹y-o的外皮裂開,裡面竟有一條條黑s-的氣息湧出,開始化作道道氣息,融入或是鑽入四肢百骸。

看到y-o力作,柳梓晴嗖一下就站了起來,並退後一步,一副猶豫不定的模樣!

至此,駱雲是心下駭然,趕緊調動全身晶源來控制這些古怪的氣息。

然而即便他運力抵抗,這腹部以下仍然似有一陣火熱直衝腦袋,一時間,一些不堪入目的一些男nv羞人之事的畫面,就在腦海中不停閃過。

到了此刻,駱雲腦子有些h&#25o;n1u-n了,然而全身的力量卻早就給黑s-的古怪氣息給霸佔,並且控制住,半點逃跑的力量也生不起來!

關鍵時,兩眼瞪大的駱雲看到柳梓晴眼睛開始移到了窗外,而這窗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個人影!

還有還有別人,駱雲只覺寒m-o立起,暗道萬事休矣……

「啊……姐姐……」柳梓晴一聲驚呼,似乎一眼就認出了自己的姐姐。

「柳亦如?!」駱雲頓生一陣惡寒,拼全力要喚出小白龍救命,然而在剛要拍到靈獸寶袋,一圈白s-的光帶就綁在了他的身上!

這施法之人,竟是柳梓晴,這一刻,駱雲只得是聽天由命了。

這進來之人,果然是和柳梓晴長得差不多的nv子柳亦如!

…………

柳亦如進來的時候,那耀眼m-人的美態,霎時就讓駱雲頓時移不開眼睛了。

那張y-n絕人寰的y-臉,相對柳梓晴的莊重貴雅,竟還多了一種明y-n媚麗,勾魂當魄下,能讓人看了一眼便神之為奪。

在這張嬌魘絕倫的臉蛋下,原本光亮m-人的燈光也彷彿黯淡了不少,所有的光華彷彿都匯聚在了這張臉上。

不過接下來的事情,讓駱雲心中有些害怕了,只因這妙曼nv子一進來,y-手就優雅的去褪下自己的衣衫。

小說閱讀下載盡在中文網小說更多:http: 她內里穿著惹火y-u人,一層層剝開后,原本就如同山川起伏的豐滿嬌軀,此時竟然和坊市裡的青樓少nv一般,裡面除了一件薄薄的粉紅透明肚兜,以及小得不能再小的透明褻k-,便什麼也沒有了。

而外面也只緊緊罩了一層如同蟬翼般絲薄透明的紗裙。看在眼中卻是比1uo著嬌軀更加得讓人血脈憤張。服下詭異m-y-o的駱雲,此時已經是有些恍惚,只是兩目m-離時,卻也不忘緊緊盯住柳亦如美麗r-u體上的每一處勾魂地方。

柳亦如彷彿就是故意勾引駱雲一般,美麗絕倫的y-臉上net情勃,妖冶y-u人。一雙美麗的眸子更是秋bo橫流、勾魂攝魄。

隨後,她邁開了修長豐滿的y-tuǐ,在m-人風韻的y-步款款,讓兩瓣美麗的圓美f-it&#25o;n和xiong前兩隻堅聳的y-碗,在透明的薄紗中輕輕地搖擺,或者上下或者左右,d-ng起的陣陣bo1-ng。如此y-光盈盈下,縱是駱雲的定力,也已是暗呼要了親命,常人恐怕便不堪噴出鼻血來了。

面對自己的妹妹柳梓晴,柳亦如對自己這般煙世媚行的模樣忽然也些不好意思,但是那神s-僅僅在美目中一閃而過,就變成了一道犀利的目光。

顯然,她是對自己妹妹的優柔寡斷而薄有怪責。只是須臾后,等她見到柳梓晴滿臉的凄s-和歉意時,才微微有些生氣地望了她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

見此情形,駱雲哪還不知道自己的境況,這nv子看來是要霸王硬上弓,要把自己給『辦了』……

r-u在砧板上,駱雲那是老淚縱橫,活了一輩子,此刻也只得是任由兩nv宰割的份,不過現在悔之晚矣,在知道柳亦如是要勾起自己心中的y-火后,已經失去抵抗的駱雲只能索x-ng全身心地欣賞眼前這道驚心動魄的美景。

「姐姐……這……你……」柳梓晴見此異樣情形,臉上已是漲紅,只覺說話也不利索了。

而這邊的柳亦如的y-臉確是一掃妖媚,轉而綴滿了母x-ng般的聖潔光芒,一雙y-手輕輕撫上柳梓晴的小臉,道:「梓晴呀梓晴……有時候,男人是需要用強的。」

柳梓晴聞言美目湧起深深的驚懼,直直望向柳亦如便要說話,卻是被對方當即止住。

「去吧,機不可失,時不再來,今夜就是我姐妹倆沖關的最好時機,錯過了這個機會,往後恐再無此良機。」柳亦如半未威脅的道。

柳梓晴有些羞怯的往駱雲瞟去一眼來,嬌軀輕輕一送就落在他身前,y-臂一把纏上他的脖子,輕啟香net深深印在嘴上,接著一陣蝕骨的醉人感覺從接ěn處傳來,讓她整個嬌軀不由顫了顫,接著一股異樣的動人滋味湧上芳心,讓她不由將y-tuǐ緊貼對方,但胯間嬌嫩只是頃刻,就因為駱雲火熱的摩擦而讓她感到一陣哆嗦,芳心由此大1u-n。

自己不堪的舉動讓她意識中的抵抗升起,才一會,柳梓晴就嚶嚀一聲就推開了駱雲,臉如朱紅辣椒的疾步甩m-n離去。

「唉……一生修行,際遇機緣是一閃即逝,傻妹妹,你難道認為天下間,還會有第二個天魔之體么,我們無上魔仙劍體,需得要以天魔之體來做y-o引呀,你且要知道,有無數此種劍體的nv子,皆在此身死道消,就連我們的師父,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么?還是你已經忘了她老人家的臨終託付……」柳亦如嘆了一口氣,聲音竟讓m-n外的柳梓晴站在了原地。

覺自己妹妹並未離去,只是在m-n外背著身,柳亦如心下稍寬,隨後才上下認真打量駱雲。

「你……你,你要幹什麼?」心中卻有些驚訝了,此nv竟也是天劍九大劍體之一,然而被她這一看,還是讓駱雲寒m-o也不禁立了起來。

「嘖,到現在還問幹什麼?自然是便宜你了……」柳亦如被駱雲這一問bī得咯咯笑出聲來。

駱雲雙眼鼓起,看來自己的猜想算是全對了。

讓他如此欣賞時,柳亦不由微微一笑,接著已是滿目情火地sh-向他,嬌軀妖嬈的一扭,忽如同孔雀開屏一般,輕輕一轉。身上的僅有的幾件單薄衣衫頓時四下飛散,1-出了她潔白美麗的身軀,隨後y-足輕輕一點,緩緩凌空飛起,輕飄飄的一把抱住了全身動彈不得的駱雲。

在駱雲的震驚下,她豐潤動人的四肢已經像八爪魚一般將她緊緊纏住,美麗紅潤的小嘴早已經呻y-n不堪,咬上駱雲的嘴net,滑膩甜美的丁香小舌輕巧狂野地衝進,頓時和駱雲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忘情地吸咂嘶咬。

纏綿時,濃重的仙酒味不時在她口腔中傳來,駱雲知道這nv子必然是吃了酒,才趁機來占自己便宜的,頓時是感到吃虧之極,當即也不甘的迎合起來。

柳亦如喉嚨底下幾聲不堪的呻y-n,直ěn得喘不過氣來,方才放開駱雲的嘴巴,接著櫻net雨點般落在駱雲的臉上,脖子xiong膛,相ěn時,已多了不少呢喃聲。

駱雲此時已是半醒之狀,y-火自是難耐,加上這nv子美態讓人瘋,m-失了所有的心志也算是不奇。

如今能看到的,只是她楊柳小腰輕輕擺動,讓她m-人的姿態不時展1-。

「啊……」兩人相互風卷**時,柳亦如的一聲聲呻y-n,也將柳梓晴嚇得是在m-n外蹲了下來。

駱雲著昏沉沉,且y-火燒身的情況下,仍能聽得真切。只不過下一刻,他卻只覺一陣烙熱感在身下傳來,對方已經迎合了進去……

…………

男nv親昵的聲音不時jī烈、平靜,再jī烈起來,也不知那夜重複幾次,過得多久……

駱雲只覺得窗外已有溫柔的月雲微光漏下來時,蹲在m-n外柳梓晴終於站了起來,m-n也『吱呀』一聲讓她推開了。

柳亦如卻仍在之前的翻雲覆雨中沒有晃過力氣來,慵懶的看著駱雲。

略微清醒的駱雲惱恨這nv子如此玩n-ng自己,雙手也漸漸變得不老實了,xiong懷無數手段的柳亦如面對這種情況,也不禁無計可施。

柳亦如只得無助看向了自己的妹妹柳梓晴,對駱雲的魔爪1-出一抹苦笑來。

「姐姐……能不能不……」

對這y-要還休的問話,柳亦如並不說話,只是搖頭直接否定了。

柳梓晴y-齒輕輕一咬,接著神s-複雜而又摯熱地望了一眼駱雲,終於扯下了渾身的衣衫,1-出了豐滿m-人的身體,而起伏惹火的驚人美態,與柳亦如那身堪稱絕世尤物的嬌軀相比,卻多出一份安靜的姿態……

…………

小說閱讀下載盡在中文網小說更多:http: 旭日,待到駱雲醒來時,唯有他自己穿著整齊的躺在netg上,亦如昨夜之事是一場美好的net夢罷了。)

不過駱雲當然不會忘記半夜后的事情,那時是柳亦如的身體忽然光芒大作,似乎要突破什麼境界,而柳梓晴也尾隨她而去。駱雲便知道這柳亦如定是要破關了,只是他那時全身癱軟無力,根本不能動彈,只好躺在netg上沉沉睡去,至於隨後生了什麼事情,他也就不知道了。

駱雲不得不醒了醒神,順道檢查了身體中的異樣,等到現身體正往好的方面轉換后,心中才安穩了下來,暗忖這柳梓晴並沒有完全騙他。

但還沒高興完,一陣敲m-n聲就在外邊想起,讓他本能彈起身,要咒罵兩個nv子言而無信,趁機占自己便宜。但隨後卻現這並非是兩nv去而復返,而是一名白雲觀的弟子通知他去參加觀主的接見。

「難道……這柳亦如竟沒死,反而是突破自身瓶頸了?」駱雲沉y-n道,要藉助自己的天魔之體來突破什麼關卡,自然不能等閑視之,看這弟子來叫自己時的興奮勁,他想到的就是這nv子的無上魔仙劍體覺醒了。

隨著m-n中弟子引路,穿過m-n廊,很快就來到了這裡的主殿。

一路上皆有弟子不時看過來,不過駱雲也懶得去理會,自顧自推開殿m-n走了進去。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