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夢寒翻身而起,向著後方逃去,交戰中,細眉男子見二人離開,眼神頓時怒火燃燒,全身氣勢爆炸,其激射而出的氣浪在半空形成一道驚雷,震得霍剛與藍衣青年齊齊吐血暴退。

林夢寒翻身而起,向著後方逃去,交戰中,細眉男子見二人離開,眼神頓時怒火燃燒,全身氣勢爆炸,其激射而出的氣浪在半空形成一道驚雷,震得霍剛與藍衣青年齊齊吐血暴退。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霍剛大喝一聲,雙臂圓撐後向前一拒,身上的躁動火光隨著他手臂的轉動,形成一道陀螺狀的火氣團,朝著細眉男子壓來。

藍衣青年絲毫不慢,在霍剛發動攻勢之際,身體穿梭交錯,圍繞著細眉男子轉動,瞬間就在四周布下了一個,由四頭青色怪獸組成的光陣。此陣青光閃閃,青光交錯之際,形成一個星羅棋布的光網,一層一層的束縛在細眉男子身外。

臉色一寒,細眉男子在面對這兩個七重高手的拚命攻擊時,雙手迅速結印胸前,掌心一黑一白兩色光華交匯合一,形成一顆奇亮的黑白光劍,在他的控制下緩緩飛到頭上。

這黑白光劍很怪,散發出刺目的光芒,宛如有靈性一般。在飛到細眉男子的頭頂上之後,散射的光芒匯聚成柱,而後光柱四散,形成四把縮小版的黑白光劍,這四道黑白光劍形成之後便是向著光陣的四角射去,在碰上四周那青色的光網時,發出一道尖銳的劍鳴聲,一舉將其刺穿。

密集的霹靂夾雜著火花,在三人間散開。交戰中,藍衣青年不知是使用了什麼煉體身法,周身像是覆蓋上了一層砂土,憑藉強悍的防禦力,倒是一時間硬抗了細眉男子的幾次攻擊。加上霍剛燃燒全身陰陽之氣后的全力協助,兩人配合默契,一時間困住了細眉男子,給予了林夢寒逃走的時間。

被兩人所阻攔,細眉男子面色一寒,周身陰陽二氣如火山噴發一般爆湧出去,直接將攔住他的霍剛二人堵住,而後其手掌一招,兩道泛著凌厲之光的氣勁向著二人喉嚨處爆射而去。

另一面,穿梭于山林之間,林夢寒一路狂奔,專門往那些僻靜幽谷而去,以便隱藏蹤跡減少危險。片刻時間,她已然飛出十數裡外,見後面沒有敵人追來,少女不由鬆了口氣,而後卻是只見後方傳來一道璀璨的光柱,伴隨著一股熟悉的氣息,傳入心間。

身體一顫,林夢寒悲呼道:「霍剛,何源……」這些人,都是虎宗中的精英弟子,他們大多數要比林夢寒大出十歲,幾年前也都是地榜上有名的人物,但眼下卻是損失殆盡了。

「嘿嘿,看來速度不怎麼快啊,跑了半天才跑這點遠,只不過今日,到此結束了。」突如其來的聲音,就像死神的利劍,深深的刺入少女心田。

少女停身,緩緩的抬頭,只見半空中,來者一臉陰森,彷彿獵人一樣,那眼神有著說不出的得意,讓人生厭。 第11章葯爺爺

她手裡有不少葯膳的方子,介於囊中羞澀,拿出的這一份藥方是最便宜的,當然效果也是最差的。

但就是最差,也比外面那些所謂的補血藥強許多。

枯瘦如雞爪一樣的手指在櫃檯上的藥方上指著,「這些葯抓的時候分成三份。」

「這一份如紅棗,沒有中藥的苦澀藥味,是填入鴿子腹中,一起放汽鍋里蒸的。」

「這一份,藥味濃重且苦澀,難以下咽,是熬成蒸鴿子的水,由蒸汽把藥效沁入鴿子,只留葯香,沒有中藥的苦澀。」

「最後這一份是用來泡茶的,微苦后回甜,解膩又補血養氣。」

老人驚訝地看著顧雲念,「你懂醫術!」而且懂的還不少,不僅知道方子中藥的藥效,還知道藥材的各種性質,顯然是有名師教導的。

顧雲念微微頷首,「略懂!比起醫術,我更擅長大的是藥理。」在那個沒有電視沒有小說的年代,她總要找點事來打發時間。

想到現代已經沒落失傳的中醫,她便選擇了醫術與藥理,她有過目不忘只能,就算學得漫不經心,看的書多了,醫術也不差。

「既然你懂醫術,這副銀針我就給你留著。丫頭的眼光不錯,這是一套古銀針,是我這兒最好的。也因為是古銀針,材料不算貴,差不多用了二兩純銀也只管五百多,但手工費就用了一千,到時候你就拿一千五來,我就不賺你錢了。」

老人和藹地說道,心中有些惋惜。

小小年紀就懂得這麼多,是個好苗子。可惜了,這個徒弟不是他的。只是不知這孩子的師父是怎麼一個情況,讓孩子瘦得個如此可憐。

或許他還有機會,把這孩子搶過來給自己傳承衣缽。

老人頓時一笑,顧雲念卻感到背後一涼,只是對銀針的渴望太大,她笑著答道:「就謝謝掌柜的了,等我湊齊了錢,就來。」

「別喊掌柜的了,老頭我姓葯,你要是願意,就叫我一聲葯爺爺。」葯老說道。

聽顧雲念乖巧的叫了一聲「葯爺爺」,又說了自己的名字,頓時笑眯了眼,指了指葯堂外側面的一條巷子,「我住那後面,下次你來時如果葯堂沒開門,你去裡面叫我。」

顧雲念點點頭,提著葯去菜市場買了兩隻鴿子,回去把鴿子蒸上了,看著手裡還剩下的錢,有些淡淡的憂傷。

要說,穿越后她就再不知缺錢的滋味,這麼多年過去,如果不是周奶奶塞給她一把錢,她還想不起來。

等鴿子蒸好,顧雲念拿碗把已經蒸得軟爛的大腿和翅膀各剝了一個下來,盛了點湯,送到隔壁周奶奶家。

這湯補血養氣,老人喝了也是有好處的。

不顧周奶奶的阻攔,顧雲念把碗放下就走。回家把湯和飯裝進保溫桶,才去了醫院。

吃過午飯,等雲水謠再一次從昏睡中醒來,看到的就是夕陽的映射下,顧雲念趴在窗邊看著外面出神。

病房內沒有隻有一張木凳,也不知顧雲念保持這樣的姿勢多久了。

(本章完) 「你爹怎麼了?」陰九病看著金胡公子問道。

金胡公子也是一腦子漿糊,金刀仙王異常的表現,他這個做兒子也不知道,以他對父親的了解,剛才父親分明就是動了殺意,可是結果又走了,這不符合常理。

「可能是巨靈前輩與他有要事相商,所以走了吧。」金胡公子不確定的說。

他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的父親是被王歡的劍嚇跑了。

唯有十九公子有點若有所思,眼神怪異的看著王歡,心裡的突然升起一個想法,這個小子開始施展邪門大法了。

不愧是讓我害怕的王兄啊。

邪門大法一出,連仙王都要退避三舍,惹不起,不敢惹……

「這小子運氣也太好了,向金刀仙王前輩出手,結果金刀仙王有急事離開,來不及取他性命,讓他多活了一段時間。」有人低聲道。

在他們看來,要不是金刀仙王突然有急事,這時候的王歡已經成一具屍體了。

「王歡,你的運氣到此結束了,本座沒有什麼急事,本座來殺你!」鍾宵仙王看著王歡無礙,怡然自得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

這個小子殺了他的侄子鍾無盡,要說在場中最恨王歡的人就是他了。

「你也要殺我,先吃我一劍再說!」王歡臉色大變,趕忙祭出破劫劍,搶在對方出手之前,否則一旦對方先出手了,那他連祭出劍的機會都沒有。

「廢物,讓你先出劍又如何!」鍾宵仙王一臉不屑。

看著向他雙眼射來的破劫劍,一臉不屑,隨後跟金刀仙王一樣,輕而易舉的夾住了破劫劍。

然後,他的臉色也開始變化。

他的表情最為複雜,起初是疑惑,後來有些惶恐,最後變成大怒。

狗東西!

他心裡怒罵一聲,而這被罵的對象就是金刀仙王和巨靈仙王。

他算是明白這兩個人為什麼早早的離開,肯定知道這小子是哪位的傳人了,不是東西,剛才還稱兄道弟,現在卻要挖坑害死老子。

鍾宵仙王怒啊,看著王歡那樣子,他真的恨不的一掌就拍死,但是拍死之後的後果太嚴重了。

混蛋,這兩個混蛋!最可惡的就是巨靈,他肯定早就知道了,偏偏一聲不吭,其心可誅!

「鍾宵兄,你這麼了?」金翅大鵬雕一族的仙王疑惑問道。

鍾宵仙王裝著若無其事的把劍彈了回去,淡淡道:「我剛才氣糊塗了,現在想起來,我也有急事。」

眾人:「……」

「你剛才不是說你沒有急事嗎?」陰仙王好奇問道,這些人都這麼了,怎麼每個人都向王歡出手之後,就有急事了?

鍾宵仙王臉皮一陣抽搐,感慨道:「年紀大了,適才忘記了,剛剛想起來,此事十萬火急,不能耽擱。」

「要是這王歡真是大膽包天,我真恨不的一掌拍死,可是有要事在身,就拜託你們了。」也不管這些傢伙答不答應,鍾宵已經黑著臉,迅速的離開。

必須去找那兩個狗東西算賬。

敢算計我鍾宵仙王,太不是東西。

邪門大法!

一定是邪門大法!

十九公子心裡已經掀起駭浪,又跑了一位仙王,六位仙王已經跑了三位,就剩下三個了。

他雖然不明白這裡面是什麼原因,但肯定與王歡有關。

我十九公子沒有看錯,這小子就是邪門!

陰九病他們的臉色立刻陰沉下來,他們又不是傻子,連續走了三位仙王,要不是發現了什麼,肯定不會突然走的。

至於急事,那是扯淡。

如果他們真的要殺王歡,就算再急的事,對於揮手就殺了王歡,根本耽擱不了多久。就算你兒子出生這樣的急事,殺了再走也來得及。

唯一的可能,那就是他們不想殺王歡,然後找借口離開。

剩下的陰仙王,還有赫連仙王以及金翅大鵬雕一族的仙王互相看了一眼,雖然還不明白他們發現了什麼,但是王歡還在。

這個秘密一定在王歡的身上。

他們開始仔細打量起王歡,最後終於鎖定在王歡手裡的破劫劍上。

卧槽!

很快,他們也發現那劍的來歷,臉上一陣漆黑。

「巨靈仙王,干李良!」

三人心裡忍不住破口大罵。

到現在他們要是還不明白巨靈仙王的想法,那他們就是傻子。

想讓我們去殺那位存在的傳人,這是要害死我們。

原來那位存在不僅沒有死,而且還度過了大劫,現在還找了個王歡這樣的傳人。

怪不得王歡小小年紀就這樣優秀,原來是那位的傳人。

嗯,果然是名師出高徒。

幾人內心中一陣感嘆:「這小子也不厚道,你要早點說出這個身份,我們也不會為難你啊,現在真的是騎虎難下,殺也殺不得,放了又沒面子。他們三個逃的倒是快,卻把這個燙手芋頭扔給我們,真不是東西!」

「我有急事……」

這時,三人同時開口,隨後又一陣尷尬。

這一刻,他們都想把王歡這個燙手芋頭扔給對方。

金翅大鵬雕一族的仙王尷尬的說:「都別想跑了,他既然是那位存在的傳人,這個面子不給也得給,想想怎麼找個台階下吧。」

他乾脆挑明,省的都說有急事。

陰仙王道:「什麼台階?」

赫連仙王皺了皺眉頭,這事很不好辦。

「王歡,你很不錯,經過了本座們的考驗,哈哈哈,剛才只不過是試探你罷了,你已經讓我們很滿意了。」最後,陰仙王臉色肌肉一陣跳動的說道。

「沒錯沒錯,王歡膽量過人,能以真神境擊敗仙台修士,這是少有青年才俊,像這等奇才,本座又怎麼忍心殺死,剛才只是對你考驗罷了。」金翅大鵬雕一族的仙王憋屈的說。

「現在你經過我們的考驗,你可以離開了。」赫連仙王鬱悶的說道。

王歡終於鬆了一口氣,看來這次扯虎皮成功了。

他向著大殿內抱了抱拳,道:「多謝幾位前輩,告辭了。」

「去吧,去吧。」三人練練揮手驅趕,巴不得王歡早點離開,最好能將其趕出黃洲,省的看著心煩。

十九公子已經見怪不怪。

畢竟邪門的人嘛,什麼結果都是可以接受的。

可是其他人卻已經完全傻眼了。 咻!

一道凌厲的劍氣突然襲來,停身在赤色長劍上的細眉男子眉頭不經意的一揚,身體虛空淡化,下一刻,那一道凌厲的攻勢從其身體上透過,將不遠處的一棵大樹攔腰折斷。

林夢寒眼睛瞪了瞪,以為這一劍已經命中目標,但是雙眸轉而一縮,大樹倒下的那一刻,細眉男子的身體再度清晰起來,像是沒有發生過什麼一樣。

少女懷著驚愕的眼神向後望去,一身血跡的言青手持青鋒,樣子狼狽極了,他的左臂無力的垂在身邊,右手中緊握的青色長劍也扎在泥土中,胳膊上的鮮血順著長劍一直流淌到地面上。

細眉男子看著重傷出現的瘦削青年,眉宇間流過一絲驚愕,轉而異常陰冷的道:「之前居然沒有幹掉你,的確是小看你了。」

話雖如此,但細眉男子也知道這言青已經是輕弩之末,不僅深受重創,就連身體中的能量循環也完全紊亂起來,就算是不再戰鬥而就地施救,怕是也難逃死亡一途了。

「小師妹,你快走,這裡交給我。」看了林夢寒一眼,言青眼中有著一絲不舍,這種情感似乎並不單單像是師兄師妹之間那樣簡單,但他掩飾的又是極好,只是一閃而過,便是一臉決絕的揚起右手臂,劍尖直指細眉男子。

林夢寒能看到,他持劍的右手臂再抖!

林夢寒雙唇微顫,言青與她相識十多年,雖然嘴上未講過什麼,但她卻是知道,其實他的心裏面,一直都是喜歡自己的。

或許是處境危險,或許是感覺到沒有希望,林夢寒此刻突然一笑,柔聲道:「言青,小心點。」

言青聞言臉色大變,轉而便是恢復過來,「小師妹,替我活下去。」說這話的時候,青年臉上掠過的除了決絕,更有一絲欣慰。

林夢寒眼中淚光閃閃,扭頭避開不忍再看,低聲叮囑道:「言青,小心點,我等你。」說完飛身而去,朝著北方繼續逃竄。

言青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似乎確定對方已經聽不到他講的是什麼之時,才喃喃自語道:「小師妹,保重……」說完衝上前去,攔下細眉男子,兩人之間立時交戰。

「小子,你的心愿已了,此時死去,正是其時啊。」冷聲諷刺,細眉男子手掌一揚,一束光柱飛射而至,出現在言青胸前。

「廢話少說,我不會看著小師妹落在你手上的。」右手握拳,一擊而出,陰陽之氣脫手而出,化為一道長虹,一舉將細眉男子的攻擊震散。

「燃燒吧,盡情的燃燒吧,當你體內的能量全部耗盡,你便會化作一縷煙塵,哈哈。」凌厲的語氣像一把尖刀,狠狠的插在言青的心中,使得他全身發冷,死亡的滋味不讓他恐懼,卻是讓他感到不甘。

「住嘴,你休想亂我心神,我不會上當。」雙拳揮動,氣流旋轉。狂野的勁風隨著他攻勢的展開,在樹林中形成一道氣場,瘋狂朝著細眉男子逼近,使得修為達到七重陰陽境的他全身繃緊,臉上露出凝重之色。

獅子搏兔尚需全力,細眉男子也知道眼前這個瘋子是做得任何瘋狂的舉動的。

「看不出你這窩囊廢還有幾分能耐,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手段。」大喝一聲,細眉男子的手掌急速揮動,幻化出幾十道黑白光刃,隨著其一聲大吼,迎著言青那強勁的拳風,飛射向前。

叮叮噹噹!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