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半神是想爭取交好羅嵐,但大多數半神不抱希望,其中一部分劍神的目標很明確,希望得到羅嵐的指導,其餘人都是來湊熱鬧,畢竟能和真神在同一場宴會是一種榮幸。

有的半神是想爭取交好羅嵐,但大多數半神不抱希望,其中一部分劍神的目標很明確,希望得到羅嵐的指導,其餘人都是來湊熱鬧,畢竟能和真神在同一場宴會是一種榮幸。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候選神吉恩斯也來到這裡,他可謂是探墓者中的第二人,雖然在眾人眼中遠不如羅嵐,但畢竟是在場的唯一的巔峰半神,諸多善神以他為中心高談闊論,邪神則躲的遠遠的。

吉恩斯時不時向安東尼的位面通訊鏡看去,他是所有探墓者中最想見羅嵐的人——上次見過羅嵐后,他一直忐忑不安,生怕羅嵐會報復他,所以這次想找羅嵐道歉,緩和兩個人之間的關係。

在聚會快要正式開始的時候,三個女人聯袂出現,引起了轟動。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女人是那個冷若冰霜的雪狐女,她身穿高貴典雅的紫色晚禮服,驕傲地昂著頭,讓人不敢直視,彷彿多看她一會兒就能凍碎眼睛。

她一出現,立刻有人低聲說:「她就是不朽的邪獸之主的孫女,瑪瑞婭,千萬不要惹惱她。不過最近沒聽過她的消息,不知道在哪裡修鍊。」

「還能在哪裡,」一個消息靈通的狐人說,「她就在蔚藍位面,你們自己想。」

眾人頓時做恍然大悟狀。

「那她身邊的精靈和貓女……」一個人說著,眾人心照不宣。

在瑪瑞婭左側,是一個身穿綠色長裙的清秀精靈,面帶微笑,渾身散發著自然的氣息,讓人不由自主產生好感。

在瑪瑞婭的右側,是一個身穿黑色皮衣的小貓女,一雙藍寶石般的眼睛閃爍著光芒,東張西望,似乎在尋找誰。

瑪瑞婭、潔西卡和貓女喵喵同樣是探墓者。

小貓女和瑪瑞婭手牽手,仰著頭,可愛的貓耳輕輕聳動,失望地說:「瑪瑞婭姐姐,壞蛋……壞蛋神什麼時候來啊?」縱然是膽子大的喵喵,現在也不敢直接提及羅嵐的神名或本名。

「他會來的。」瑪瑞婭帶著小貓女和潔西卡來到一處偏僻的地方就座。

這三個女人早就被內定是羅嵐的女人,整個城堡內竟然沒有一個人敢去接近。過了好一會兒,才有幾個女半神過去聊天。

她們還沒聊幾句,兩股鋪天蓋地的邪惡神威湧現。

飛行城堡的前一刻還是太陽高照的中午,這一刻突然變為黑夜。城堡內半神之下的所有人全都因強大的神威昏迷過去。

眾人向城堡門口看去,只見兩個身高五百米的下位神的半神化身站在那裡。這兩個半神化身渾身縈繞著邪惡的力量,一男一女,身後一片黑暗,整個星空都被他們遮蓋。

身為聚會的發起人,安東尼快步走上去,微笑著說:「偉大的黑塵之神和淡夜女神,兩位……」

「閉嘴」淡夜女神臉上閃過一抹怒色,然後囂張地環視城堡大殿說,「我和我的丈夫來這裡,只為一件事,那就是查清我唯一的神子基拉的死因如果誰要阻止,先想想死後你們的神主會不會向我們兩個真神復仇」

淡夜女神態度囂張,但分寸拿捏的極好,一時間竟然沒人敢站出來說話。

這兩位是實打實的真神,在場的探墓者半神就算身後有神主,也只是半神,地位相差太大,更何況淡夜女神大有來頭。

安東尼沉著臉,此時不能隨便說話,但卻暗暗開始調動飛行城堡的力量,聯繫其他人,以免出現意外。

黑辰之神的目光掠過安東尼,拍拍手挽手的妻子的手臂,冷靜地說:「請各位見諒,我的妻子因為失去愛子而憤怒,我會盡量阻止她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據我們知道的線索,我的神子基拉,死在黑霧島,那麼其它地方的神墓者隨意,曾經到過黑霧島的探墓者,留下來。我要你們在黑霧島的所有魔法留影。」

黑辰之神是一個黝黑的英俊青年,但眸子卻是漆黑一片,沒有眼白,普通人看到一定會感到驚悚。在他周圍的所有人都被神秘的力量籠罩,看不到一點星辰。

淡夜女神則是一個美麗妖嬈的**,但此時滿臉殺意,眼神比毒蠍的尾針都更令人心悸。淡夜女神自身彷彿就是黑夜,只有半神能看到她,那些聖位就算醒來也只能看到一抹夜色。

淡夜女神補充說:「向諸神意志發毒誓,交出你們在黑霧島的記憶魔法留影否則,我不敢確定我會做出什麼事。」

就算是真神,提出這種要求也非常過分,城堡內的許多半神哪怕沒去過黑霧島,也非常惱怒。

安東尼則不卑不亢地說:「兩位偉大的存在,請不要忘記,這裡是偉大的晨曦之神的信仰地。」

黑辰之神輕鬆地說:「我們當然知道,我們無疑冒犯偉大的晨曦之神,否則我們這次來的不是化身,而是真神本體為了我們唯一的神子,哪怕我們夫妻是位界神,也可以降臨神體,請記住這句話。」

淡夜女神皺起眉頭,不耐煩地說:「不要廢話,到過黑霧島的都留下,其他人離開這裡」

看到兩個邪惡下位神在這裡耀武揚威,眾多善良陣營的半神憤怒不已,幾個善神向吉恩斯看去,希望他能出頭。

吉恩斯心想:「如果能勸走這兩個真神,這裡的善神必然會感謝我,傳揚我的善舉。」

於是,吉恩斯整理一下衣衫,上前一步,微微低頭行禮,說:「偉大的黑辰之神、淡夜女神,能遇到兩位,是我吉恩斯的榮幸。」

黑辰之神認出這個候選神天才,面色緩和,點點頭,但淡夜女神面色不變。

吉恩斯繼續說:「我們不過是半神,兩位都是偉大的真神,兩位的話都是神諭,我們都應該聽從。不過現在畢竟是我們的聚會,強行中止的話……顯得兩位偉大的存在不夠寬容。我有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不如這樣,兩位暫且在城堡中休息,等我們完成聚會,曾經在黑霧島的人主動找兩位,這樣……」

淡夜女神突然冷笑著說:「好那請各位開始聚會,我們夫妻就站在這看著你們聚會。」

吉恩斯還想再說,淡夜女神的目光突然猶如神劍,厲聲說:「你算是什麼東西?一個候選神半神而已你要記住,你還不是下位神,候選神?我們神族也不是沒有」

吉恩斯還想反駁,但想起淡夜女神的父親,一時間竟然失去勇氣。

淡夜女神之所以敢來到晨曦之神的位面系,最大的倚仗是她的父親。

血夜之神,不僅是中位神,而且是候選神,在夜空神系地位極高,一生非常傳奇。

這位血夜之神當年也進入下位神賠率榜,當時他的排名只是第四,而這位血夜之神無比狂妄,向夜空之主借貸六千萬神晶,全部壓自己后,然後做出至今仍然被眾多邪神津津樂道的事情。

血夜之神在一千年內殺死排在他前面的三個強大的神國神,然後又過了一千年,凝聚神職,晉陞中位神,成為神職神。

吉恩斯想起血夜之神的可怕,竟然嚇得一句話也不敢說。

周圍的善神看到吉恩斯竟然在這個時候退縮,大都露出鄙夷的神色,多數人開始後退,認清他的真面目,遠離他。

吉恩斯羞愧萬分,他很想解釋血夜之神的強大,但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整座城堡籠罩在這對邪神夫婦的神威下,再也沒半神敢說什麼。

淡夜女神點點頭,說:「很好,這場聚會到此結束到過黑霧島的,交出你們的記憶魔法留影記住,從頭到尾,一點記憶都不能少」

到過黑霧島的半神探墓者滿腔怒火,不甘心地看著淡夜女神

交出魔法留影沒什麼,但交出記憶魔法留影卻是一種侮辱,那等於在對方面前赤身**。

淡夜女神輕蔑地掃視半神探墓者,說:「這場聚會,到此結束不要讓我說第三遍」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影宛如初升的太陽出現在飛行城堡,漫天黑夜散盡,只留朝陽晨光。

羅嵐掃視眾人,微笑中帶著威嚴,和藹中暗藏劍光,如同整個位面的主人一樣發號施令,不容置疑。

「聚會開始」



手打小說盡在- 第1831章倒霉千金(106)

【111:「宿主,陶煜那小子,已經成功向你家假妹妹求婚了,她答應了,現在兩人正在吃著浪漫的燭光晚餐。」】

唐奎面無表情:「和我說這些做什麼,不是告訴你,以後不用盯著陶煜了嗎?」

【111:「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宿主,你還是個單身漢,要不要考慮,找個妹子來一場浪漫的戀愛呢?宿主,你不要動不動就關我小黑屋,我可是你的貼心繫統,一心一意都是為你著想,這不是看你一個人孤孤單單,半夜三更還在加班,要是有個女朋友的話,那就不一樣了。」】

「哪裡不一樣了?難道有了女朋友,就不會加班了?公司所有人都將我當成了機器,萬能的,什麼難題扔給我,好像我都能夠解決似的。」

【111笑眯眯的說:「難道還有宿主不能夠解決的嗎?有女朋友,當然不一樣啊,雖說還是會加班,但女朋友會給你打電話,關心你的身體,還可能會親自給你煲湯,給你送吃的來,想想都很溫馨幸福,對不對?」】

唐奎:「不現實,公司不是誰都能夠進的,如果真有女朋友,這麼晚了,我也不會讓她專門給我送湯來,萬一出事了怎麼辦?女孩子單身一個人,大晚上的還是不要出門。」

【111:「宿主,你活該單身。」】

停頓了一會兒,111看著唐奎繼續工作,有些按捺不住。

【111:「宿主,你真打算單身一輩子嗎?」】

「三個幺,你就別操心這個了。感情的事情強求不得,不能夠因為即將會單身一輩子,就得必須找一個人來陪著。除非,這個人是我喜歡的。」

這樣啊……111不怎麼懂人類的感情,又認為唐奎說的有道理。只是以他宿主的情況,怕是每一個世界,都會憑藉自己的實力單身。好吧,他就是特別想看看,宿主一旦喜歡上女孩子,會不會變成陶煜那種。

目前來看,他好像失敗了,宿主現在對女人一點興趣都沒有。

他很想問問,宿主不找女朋友,那找不著男朋友,可想到對方的兇殘,他顫抖了一下,算了,不敢問,怕被關小黑屋。其實他猜測,他家宿主應該是女人男人都不感興趣。之前的各種小世界,也遇到過迷戀宿主的男女,這傢伙冷漠無情,毫不猶豫的拒絕,可見不是一個憐香惜玉(草)的。

「三個幺,你要是無聊,就多幫我監視一下閻頌,譚一這兩個人。我需要掌握他們所有的一舉一動,有什麼親密曖昧畫面,都給我拍下來。順便查查閻家的資料,主要是那幾個私生子的,最好是給我選一個,能力不錯的出來。」

【111:「明白了,宿主,對了,你那個假妹妹,應該也在查這些吧?」】

「這件事你去做,妹妹不是和那個小子最近恩愛的很嗎?這種小事情,就交給我這個哥哥來做吧。」

最後,閻家的私生子中,被111挑選出來了一個,能力很出眾的,比閻頌要小一歲的弟弟,閻廷。

(本章完) -歡迎您的到來。

第347章步步緊逼

羅嵐如同陰雨天的太陽劃破烏雲,所有探墓者的臉上都露出喜色。()

安東尼長長地鬆了一口氣,胸中的憋悶全部消散,然後看向羅嵐,面帶笑容,堅定地大聲說:「聚會開始」

氣得要命卻不敢發怒的小貓女喵喵直奔羅嵐,一邊跑一邊揮舞著貓爪興奮地喊:「聚會開始喵喵」

羅嵐的幾個老朋友相視一眼,齊聲大喊:「聚會開始」

下一刻,所有半神探墓者被這種共鳴的力量帶動,不約而同大喊:「聚會開始」

短短的四個字蕩氣迴腸,彷彿整個諸神位面都在吶喊。

探墓者揚眉吐氣。

黑辰之神和淡夜女神迅速轉身,看向羅嵐。

黑辰之神神色凝重,淡夜女神卻氣急敗壞地說:「萬劍之神,你不要以為有黎明女神……保護就敢挑釁我?你不要忘記,我父親會在一個紀元內晉陞上位神」

羅嵐看著淡夜女神,說:「我千辛萬苦來這裡,是為了參加聚會,不是比爹的。你父親就算是主神,跟我有什麼關係?兩位讓讓路,別堵門口。」

「你竟然敢侮辱我的父親?」淡夜女神上前一步,怒視羅嵐,上空浮現一片漆黑夜空,那是她的真神意志。強大的神國之力向四周蕩漾,整座飛行城堡竟然因此震蕩起來。

安東尼立刻使用了飛行城堡的防護神陣,這才能保護住那些半神。

羅嵐卻彷彿沒看到淡夜女神的憤怒,滿不在乎地說:「記住,在你把你父親當武器的時候,就給了別人侮辱他的資格。」

「你……」淡夜女神氣得說不出話來,竟然猛地舉起一把法杖,眼中殺意乍現,天空的黑色更濃。

羅嵐視若無睹,筆直前行,淡夜女神散發的可怕力量自然而然避開他。他目視前方,平靜地說:「做好死亡的準備,那就不要動」

羅嵐向堵著門口的黑辰之神和淡夜女神走去,右手慢慢浮現通天劍,劍身銀亮如雪,握劍的手大放光芒。

三種不同的神威在三個真神之間碰撞,形成光明與黑暗交疊的奇特風暴,飛行城堡的地面立即被擊穿,遍布漆黑的空間裂縫。

黑辰之神上前一步,攬著妻子的腰。淡夜女神還要發作,但身體一顫,收起神杖,平息怒氣,疑惑地看著黑辰之神。

黑辰之神看向羅嵐,說:「尊敬的萬劍之神,我想我們一定是有什麼誤會。據我所知,在當年分派神墓古石的時候,我的神子基拉還曾幫過你,我沒說錯吧?」

進入神墓前,羅嵐和安東尼曾去見過基拉,而基拉卻因為一件小事就借決鬥殺羅嵐,但羅嵐反而勝利,賺到第一筆神晶。其後在深淵基拉幫他說過話,但最後卻退縮,並沒有實質的幫助。

在神墓的時候,基拉明明只要一句話就能幫羅嵐解圍,最終卻說「我們不熟」,讓羅嵐陷入困境,而羅嵐最後仍然擺脫困境。後來,黑霧島的探墓者遭到神孽圍攻,基拉的星空之舟被毀,眼看就要被神孽吞噬,臨死前向羅嵐求助,羅嵐笑著說了一句話。

「我們不熟。」羅嵐微笑看向黑辰之神,腳步更加沉穩。

黑辰之神的臉色毫無變化,但漆黑的眼球卻浮現血網,在他眼裡,羅嵐就像一頭無比兇殘、咄咄逼人的邪惡龍神,隨時可能出手。他點頭說:「那看來是我誤會了。不過,我希望您能理解。如果這一次不能追查到基拉死亡的原因,以後恐怕再也找不到機會。」

羅嵐露出遺憾的神色,仍然繼續行走,說:「我也是黑霧島的一員,我也經歷過那次可怕的災難,根據當時的情況看,您的愛子的應該是死於神孽之手,不會有其它可能。」

淡夜女神立即說:「給我你的記憶」

羅嵐點點頭,說:「我理解你的感情,但我不能背叛自己的記憶。如果交換的話,給我你的所有記憶,或者十億神晶。」

「你……」淡夜女神再度舉起神杖。

羅嵐毫不在乎,堅定的向前走,三種力量對撞,羅嵐面前的空間已經被徹底擊碎,羅嵐和前方的真神夫婦越來越近。

黑辰之神問:「您確定基拉死於神孽之手?」

羅嵐說:「根據當時的情況推斷,我的確可以確定。」

黑辰之神嘆了口氣,說:「既然連您都這麼說,那我們就沒有什麼疑問了。多謝您,尊敬的萬劍之神,解答了我們夫妻的疑惑。實際上,我們也推斷他死於神孽,只是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

羅嵐正色說:「兩位對基拉的關愛,值得我尊敬。至於其它,我說完了。」

雙方的距離馬上到達戰鬥的極限,羅嵐手中的通天劍開始由下緩緩上移。

黑辰之神心中閃過當年羅嵐出手擊殺鳴雷之神的畫面,確信只要移動到足夠的距離,羅嵐必然會發動雷霆一擊。

一個連上位神的中位化身都敢搶的下位神,沒有什麼事是他做不出來的

淡夜女神眼中殺機濃烈,黑辰之神漆黑雙眼中的血網卻消散。

黑辰之神禮貌地說:「既然事情解決,打擾各位了。」說著,他帶著不情願的淡夜女神離開。

羅嵐露出一絲微笑,收起通天劍。

貓女喵喵一下竄出大廳門口,向羅嵐跑去:「壞蛋神打走敵人了壞蛋神好厲害」

城堡內的半神們露出駭然之色,他們知道羅嵐很強,但不知道羅嵐竟然強橫霸道到這種程度。自出現起,羅嵐不僅寸步不讓,還步步緊逼,逼得兩位神國神的化身主動逃離。

「這才像真神這才是我們第一探墓者的氣質」此時此刻,無論善邪半神,全都把羅嵐當成自己人。

但仍然有少數半神心中五味雜陳,不是滋味,當年不少半神跟羅嵐的位階相當甚至比羅嵐還高,現在卻天差地遠,只能仰望羅嵐,實在很難承受這種落差。

安東尼神力傳音給羅嵐:「你要小心,我總覺得不對。這對夫妻在諸神位面心狠手辣。女的不過仗著她父親的力量,但那位男神卻無比陰狠,算計過許多真神。」

羅嵐點頭說:「你很敏銳。一個真神,如果相信我說的,相信他自己錯了,會只說『打擾各位』而不道歉嗎?會折騰這座飛行城堡后不做出賠償嗎?很顯然,他仍然不滿,甚至忌恨,不過他清楚拿我沒辦法。他很聰明,給自己找了一個台階,否則……」

安東尼立刻拍馬屁:「否則惹怒了您,他們只有死路一條。」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