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逸想了想,點了點頭:「確定!」

寧逸想了想,點了點頭:「確定!」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好了。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擾你了,好好休息吧。」風影霜又看了寧逸那裡一眼。「走了。」

「等一下!」寧逸叫住了她,「你今天來。不會單單隻為這件事吧?」

風影霜停下了腳步,猶豫了一下:「有些事。是我自己該承擔的。」

「就比如說,老爺子出關這件事?」

聞言,風影霜身子輕輕一震,回頭看著寧逸:「你知道了?」

「出了這麼大的事,能不知道嗎?」

風影霜走了回來,坐到沙發上:「本來這事一直想拖著,希望能用時間讓別人淡忘,但是現在被人捅出來了,就算想遮也遮不住,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老爺子出關的日子原本應該是什麼時候?」

「按道理,一個月前就會出來了,但是老爺子閉關前,只說了三年為期,這三年我們還可以用新曆和農曆來敷衍一下,只要別人不提,倒也無所謂,但現在有人故意把這件事整得沸沸揚揚的,我們只能正面應對了。」

寧逸皺了皺眉頭道:「我和若兒兩個人去了老爺子生前住的地方,雖然無法證明老爺子已經不在,但是我想這已經是個事實,眼下風影家好不容易才站穩腳跟,這件事如被捅出來,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就會利用這件事對風影家不利。」

「是啊。」風影霜柳眉蹙緊,「一些人不敢明裡對風影家下手,是因為他們一直忌憚著老爺子還活著的可能性,這一次只要我們沒辦法周全應對,恐怕就再也掩飾不下去了。」

「能不能透露一下你的計劃?」寧逸問道。

風影霜看了看寧逸,反問道:「你身為藍河莊園的大管家,又有什麼計劃?」

「計劃?」寧逸苦笑,「要不找個人扮演一下老爺子?」

「這種伎倆根本經不起推敲,萬一被人當場揭穿了,我們只會更丟面子。」

「是啊,要是被人揭穿了,確實不好下台。」寧逸其實也只不過開開玩笑罷了,真這麼做,只要有心人稍微一試探就會直接露餡。

風影霜看著寧逸,繼而猶豫了一下,來回走了幾步后又盯著寧逸說道:「其實我倒是有個計劃,只不過需要你配合。」

「我配合?你說,只要我能做得到。」寧逸答道。

「你是武學天才,而且所學的一切都是風影家的絕學,現如今,你對殘影刀的掌握程度,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在風影家已經無人可以比擬,我想,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讓你屈就一下,就說你是爺爺的關門弟子,而後你以爺爺的名義宣布他老人家雲遊天下去了,你覺得如何?」

聞言,寧逸眼睛一亮,實際上,某種意義上來說,他還真是風影空的關門弟子,只不過這個年代並沒有像古代那樣,講究什麼師徒名分,也不會搞什麼收徒儀式,不過武學師從哪一派還是有講究的。

風影空當年其實也是教了不少人的。比如馬盡忠、上官鴻等等這些如今赫赫有名的傢伙,只不過他們都是以兄弟相稱。風影若和風影霜嚴格意義上來說也算是風影空的弟子,但名分上她們卻是他的孫女。

「這個主意不錯。我沒問題。」寧逸爽快地答道。

確實,風影霜所說的這個方法是最有用的,寧逸如今對風影家的幾大絕學已經掌握得七七八八,尤其是殘影刀,目前已經到達了除了風影空之外的最高巔峰境界,用這個來說話,別人還真沒辦法反駁。

「你同意?」風影霜一副驚訝的樣子看著寧逸。

寧逸不解地問道:「有什麼問題嗎?」

「那倒沒有。」風影霜看著寧逸,苦笑著說道,「我一直以為你的修為增長得如此可怕。肯定是師從了一個絕世高手,既然是絕世高手的徒弟,自然是不可能對外宣稱你是爺爺的關門弟子,否則就有欺師滅祖的嫌疑,你要是承認是爺爺的關門弟子,我擔心你真正的師父恐怕不會容你。」

寧逸心道,我真正的師父倒真的是風影空無疑,只可惜現在不知道該怎麼承認了。

「沒事的,再說了我並沒有什麼絕世高手的師父。」寧逸笑著答道。

「謝謝你。寧逸。」風影霜盯著寧逸,鄭重其事地說道。

寧逸看著她,沒好氣地說道:「我們之間還需要客套這些嗎?」

「不,這不是客套。我是說認真的,風影家沒有你,現如今可能已經徹底垮了。他日風影家如果能重鑄輝煌,你當首功。」

「咳咳那個。不說這個了。」風影霜突然客套起來,還真讓他有些不適應。寧逸趕忙轉移話題,「對了,屆時要以什麼方式說明這個?」

「三日後,召開新聞發布會。」

寧逸點了點頭。

「好了,那我先走了」她看了看寧逸下面,寧逸下意識地伸手捂了捂。

「行了,實在不行,趕緊找個人唄。」

寧逸翻了翻白眼:「你幫忙?」

「調戲大姨子,該死。」說完,她飄飄然地扭著圓滾滾的屁股走了。

寧逸怎麼覺得自己吃了大虧的樣子。

看了看一旁鬼鬼祟祟的林韻,寧逸黑著臉沖她招了招手。

林韻身子靠在牆面上,一副打死我都不過去的模樣。

「我我幫你叫二小姐。」

「回來!」寧逸沒好氣道。

林韻扁著櫻唇,踩著小碎步小心翼翼地貓了過來,大膽地給了一個建議:「要不要不我幫你弄出來?您就別再怪我了。」

寧逸眼珠子瞪得溜圓,無語地問道:「你準備怎麼弄?」

林韻張開修長的五指比了個擼的動作。

「哈哈」寧逸一陣乾笑,揮了揮手,「你還是做你的資料去記得關好門。」

林韻嘟了嘟小嘴,吐了吐丁香小舌,溜了,走出了房門后,她又把腦袋伸了進來,瞄了一眼:「姑爺,實在不行,用嘴也可以」

沒等寧逸回答,一溜煙跑了。

這妞真是的,她要再跑慢點,絕對不放過她。

寧逸看了看下面,哀嘆了一聲,奶奶個腿的,什麼時候才能消退捏。

難道要自己手工解決?

還好,也許是心有靈犀,風影若過來了。

簡直是大救星啊,當然,她昨晚才經歷第一次,當然不能再征戰了,還好,她的另外一項技術還是挺厲害的,所以後來還是咬出來了。

當然,很辛苦!要知道那玩意兒的作用就是延長時間的。

風影若那個怒啊,後來一得知是因為林韻下的葯,頓時就無語了。

「此仇不報非君子,哼!」這個絕色美人也怒了。(未完待續……) 一場風波出現得快,但落下帷幕也很快,短短几天時間,風影家就恢復了平靜。

不過這場風波還沒結束,另外一場風波喧囂而起。

各大媒體上爭相報道的,關於風影家前家主出關的消息終於得到了風影家的答覆。

風影家將會於今日下午兩點,在仙晶大酒店會議廳,正式召開新聞發布會,對這件事進行正式的回應。

距離新聞發布會召開的時間還沒到,仙晶大酒店就已經是人山人海。

各大媒體記者蜂擁而至,不過除了媒體記者之外,各大豪門家族也派了代表前來觀瞻。

風影空雖然已經多年沒有出現在人們的眼前,但是他的名字放在任何一個時候,都是一個傳奇。

可以說,迄今為止,這個曾經的天下第一一生都充滿了爭議性。

他白手起家,把風影家從一個籍籍無名的破落戶變成海西大區首屈一指的豪門大族。

他打敗了天下第一,武學泰斗林飛鴻,成為天下武者的無冕之王。

他創造了奇維集團這個龐大的經濟財團,旗下擁有的汽車、材料、電子公司,在全世界的範圍內都是翹楚的創新科技公司。

他帶領著一支雜牌軍成功挫敗漠北沙妖以及森妖對華夏大區北方的圍攻,為人類爭取了足夠的喘息時間,讓華夏大區在原有的萬里長城基礎上成功建築了一道抵禦北方妖獸的天然屏障。

只不過他獲得了無數榮耀的同時,又幹了很多讓人根本無法理解的事情。

他雖然打敗了天下第一,但自己從不炫耀這點。也不接受天下第一的牌匾和榮譽,若不是林飛鴻自己坦誠。別人根本不知道他打敗過公認的天下第一。

他創造了奇維集團這家大財閥,但是當奇維集團如日中天的時候。他毫不猶豫拍拍屁股把奇維集團甩給了他的兄弟,而後不聞不問。

風影家家族事務一概都不怎麼管,他說閉關就閉關,以至於風影家一直都蜷縮在海西大區,甚至後期的發展還不如以前跟他一起廝混的小弟。

他創辦了鳳凰學院,而當年的鳳凰學院在全國那可是首屈一指的武修學院,無人能夠和它比擬,但這麼一所名譽天下的武修學院經過他多年的漠視之後,終於淪落成二流學院。

他創造了天下第一絕學空間粹元術。但這個絕學出來之後,很多人甚至都還沒見過它,它就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裡。

他一生從未收過任何的徒弟,甚至連自己的兒子都懶得去教。

總而言之,風影空就是這麼一個充滿了謎團和爭議一樣的人物,他的所作所為讓人根本就無法理解,他的創造能力毫無疑問是超級天才的,但是他又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甩手掌柜。

以他的能力,如果原因循規蹈矩地做下去。天下第一家族的名號壓根就輪不到林家或者武家來做。

但是風影空壓根就不在意。

他先後閉關多次,每次都是想什麼時候下來就什麼時候,但這一次與以往不同,這一次傳聞里早就傳開了。聽說風影空遇到殺手偷襲,和殺手雙雙殞命,再也出不了關了。

而最好的證據莫過於。經過獸潮風波,風影家也隨之處於風雨搖擺之中。短短四個月不到,已經前後更換了幾任家主。風影衛幾乎損失殆盡,風影家蒙受了從未遇到過的重大損失,甚至連他居住的北樓都被毀於一旦。

但就算在這種情況下,風影空至始至終都沒出現,也沒發過一個聲音。

所以絕大多數人已經確信,風影空這次可能永遠都出不了關了。

本來既定的事實,大傢伙慢慢的也就習慣了,但偏偏突然間關於風影空的消息又拚命地謠傳了起來,以至於風影家不得不正式召開新聞發布會來澄清各種傳言。

毫無疑問,這場發布會絕對是萬眾矚目。

果不其然的,隨著新聞發布會的時間越來越近,只能容納下四百餘人的仙晶酒店輝煌廳,此刻已經擠入了至少五百餘人。

除了媒體記者之外,各大豪門家族都派人前來,這一眼掃過去,海西大區豪門家族幾乎全部在列,接著京城豪門、松江大區豪門也都是紛紛派人前來觀摩。

發布會前十分鐘,二十多名身著風影衛制服的魚貫而入,佔據了發布會前排的兩旁通道,隨後一行人緩緩從主席台的右側走入。

風影家現任家主風影霜,風影家未來的家主,真正的嫡系血脈風影若兩人走在前頭,接著是風影家目前輩分最高的風影輔仁,第四個出現的人,讓眾人都為之一愣,因為那是寧逸,現任風影家藍河莊園的首席管家。

理論上來說,管家就是管家,始終是客居,就算他的身份傳聞是風影若的男朋友,他的身份也不足以讓他上主席台代表風影家。

不過眾人也就是愣了那麼一下,就沒多說什麼了。

偌大的會議廳隨著他們四人的到來,頓時一下子靜了下來。

他們這會兒才發現,風影家的班子,太年輕了,年輕得可怕,一個二十五歲的女孩子擔任家主,一個剛滿十八歲的擔任首席管家,這要是放在其他任何一個豪門,怎麼也說不過去。

「下午好,很高興各位媒體記者以及關心風影家的社會各界人士,能夠抽空蒞臨仙晶酒店,參加風影家的新聞發布會。」

「我是風影家現任家主,風影霜,坐在我左側的這位是我的妹妹風影若,她是未來風影家的家主,坐在我右側的是我們風影家家族委員會會長風影輔仁叔公,而最左邊的這位,是風影家的首席管家,寧逸。」

「今天我們風影家所有高層人員全部都在這裡了,有關於風影家的一切事務,各位可以盡情提問,不過當然,回不回答是我們的權利。」

「時間不多,所以我也就不廢話了,現在進入提問的環節。」

風影霜首先把風影家的主要人物介紹了一遍,雖然聽著是廢話,但是意義卻很重大,因為這是風影家向外界做出的一個宣言。

以後,風影家就是他們幾個人當家作主了。

他們四個人就是風影家的正統。

風影家現在的局勢塵埃落定。

當然,宣言結束,接下來記者提問的環節,才是考驗他們的時刻,肯定不會有人讓他們順順噹噹過上這一關的。

由於風影霜並沒有設定提問內容的限制,所以已經可以看到,不少人已經躍躍欲試了。

「風影家主,我想問一個很多人應該都很感興趣的問題,我們都知道風影家在海西大區乃是豪門家族裡首屈一指的豪門家族,但是三位的年齡好像沒有一個超過三十的,我們都知道管理一個龐大的家族和財團需要豐富的經驗,那麼幾位那麼年輕,能夠讓人信服嗎?」

「能不能讓人信服,不是用嘴巴說的,我相信時間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案。」風影霜微笑著答道,「至於年齡,我相信歷史上無數弱冠之年成名的人可以成為我們的鏡子,風影家現在以及未來都回繼續強大下去。」

「風影家主,我是新聞快訊網的記者黃晶,聽說前家主風影清蓮前幾日試圖爭奪藍河莊園的控制權,是否有此事?」

「有!」風影霜言簡意賅地答覆道。

黃晶楞了一下,隨即又問道:「外面有傳聞,風影清蓮失敗了之後,被你們清除了,不知道是否有這個事?」

「胡說八道,絕對沒有的事情,雖然我們和風影姑姑理念不同,但我們之間的血緣關係是抹不掉的,就算她們再怎麼對不起我們,我們也不可能殺她,至於她現在在哪裡,我也很感興趣,在這裡我也希望藉助媒體的力量,告訴清蓮姑姑,無論你做過了什麼,風影家藍河莊園始終是你的家,我們隨時歡迎你回來。」

記著提出的問題都很尖銳,但是風影霜的回答卻是滴水不漏,狡猾而又煽情,這是寧逸對她的評價,實在是有些看不出來啊,不過想到人家很早就開始擔任堂堂奇維集團的總裁,那就一點都不奇怪了。

「風影家主,我是華夏都市報的記者林月,我也有一個問題。」一個面容清瘦的女記者站了起來開口說道。

「你說。」風影霜簡單地應道。

「其實,我的這個問題並不是針對您來提問的,我提問的對象,是您身旁的這位,風影若小姐。」林月開口說道。

風影若一愣,但隨即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你說。」

「風影若小姐,我們都知道你是南北女神中的南女神,也知道您是風影家未來的繼承人,你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偶像,許多男生都是你忠實的粉絲,無數男人都把你視為他們的夢中情人,不過現在外界傳聞,您已經心有所屬了,而且就是坐在你身旁的寧管家,這事是真的嗎?」

寧逸愣了愣,果然是隨便問啊,這個問題要如何回答,對於風影若來說並不難,難的是,回答之後,寧逸以後還能不能這麼逍遙的過日子?(未完待續……)

ps:感謝兄弟們的寶貴月票

感謝[好大一頭蟲]巨巨打賞 第一百五十九章新仇舊恨一起算

李青瞳孔一縮,就像一隻遇見獵人的野獸,渾身汗毛直立,緊緊地盯著前方的王歡。

蘇若風嚇的渾身哆嗦,本能的躲在李青的背後,滿臉驚恐的看著前方,嘴皮發青。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