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宿主又不要臉的佔便宜了。

宿主:宿主又不要臉的佔便宜了。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這傢伙也真是的,一副任你宰割的樣子,要不要那麼明顯啊。

尚瑾雖然沒有高興的大笑,但他嘴角的弧度代表著他十分的愉悅。

他握住她的胳膊,「果果最好。」

兩人膩歪了一會兒,便去換衣裳,換好之後吃了早飯,手底下的人也安排好了。

等他們去對面那個小學校,那些孩子早就背好書包,每一個都穿得整整齊齊排隊等在門口,井然有序的樣子,讓在場的大人眼神都很複雜。不過看著他們眼神期待的模樣,他們又笑了出來。

在外寫生的一天是愉快的,孩子們畫著畫,一邊還有尚瑾的鋼琴伴奏,同時唐果偶爾會唱點歡快的曲子。

她唱歌真好聽,這是所有人的心聲。

尚瑾想的是,回去了一定要讓果果再唱一次。

在家只唱給他聽!

明天見

(本章完) 此時的李青,感覺到自己的全身似乎都隱隱有些燥熱難受。

他的這一拳,隱約間牽動著全身的氣血,最重要是有著心臟強而有力的支持,讓得全身肌骨的力量都被心臟運輸的氣血所牽引,瘋狂地湧進了他的拳頭之中。

而隨著力量的匯聚,他的拳頭竟然也有些變大發熱起來!

「這種感覺是?」連李青自己這時候都感覺到有些驚訝起來,他知道自己新換的心臟會很厲害,但沒想到會達到這種恐怖的程度。

他這一招本來是想繼續施展猛虎咆哮的,但想不到這一招武技在新心臟的支持下竟然再次突破極限,發揮出了這般可怕的威勢,甚至有些超出了他的想象。

「拳出竟然龍虎爭鳴,這威力恐怕至少達黃階高級之上了!」此時的李青龍虎加身,頓時產生了一種一往無前之感,他的雙目看著趙昊,殺氣獵獵!

趙昊對他咄咄相逼,他忍太久了,一直沒有足夠的實力,這種感覺是憋屈無比的,但現在他已經自信可以和對方奮力一搏!

在狂狼的身法支持之下,他瞬間靠近了趙昊,如同帶著驚濤駭浪,要覆滅對方。

「這威勢……怎麼會!一招猛虎咆哮怎麼可能會達到這種程度,就算修鍊到完滿境界都不可能!」而在對面的趙昊,則是終於是臉色變了。

他出生於四大家族在武技之上也見識很廣,他可以看得出在增加了一聲龍吟之後,李青這一拳變得的強橫程度,他初步估計這已經是十分接近玄階武技!

要知道雖然武技分為天地玄黃四種,但在蒼雲城這種並不算十分大的城市中,黃階武技才是主流,玄階武技已經是非常少見,即使是四大家族最多也就擁有一兩門而已!

現在竟然從一個普通貧民的手中竟然施展出了接近甚至類似玄階威力的武技,這讓他如何不驚。

「這小畜生的進步太快了!一定要將其打殘,打到永遠爬不起來,否則日後就難以對付了,甚至家族也可能會受到牽連。」趙昊這時候猛地打了個激靈,顯得清醒了一些,他已經是可以感覺到來自李青的威脅了。

而在練力境根本沒有什麼防禦武技可言,面對李青的這一拳,他也已經避無可避,只能是同樣一拳轟擊而出。

怒岳拳!

有些狂烈的氣勢在趙昊的身上散發而出,他的這一拳雖然出手慢,但隱隱之間那來自全身的力量在瞬間就被他調動起來,一圈一圈,好像是浪濤一般在其手臂上顯現。

這怒岳拳乃是他現在能掌握最強的武技,黃階高級,修鍊到七成火候,他正是憑藉著這一招擊敗了不少同是煉體七重的蒼雲武院學生,成為了十大天才之一,據說他甚至用這一招小勝過一個煉體八重。

要知道,武技的品階越高越難修鍊,所以能夠像他一樣將黃階高級修鍊到七成火候的學生其實不多,何況不少人連黃階高級的武技也不一定接觸得到。

這也是他看到李青這一招特殊的猛虎咆哮會如此驚訝的原因。

面對李青的這一招,他感覺到自己必須施展全力才有可能對抗下來。

轟!

在兩人心中的各種所想之中,兩個拳頭已經是狠狠地碰撞在了一起,一種仿似空氣被極限擠壓的聲音從其中爆發而出,方圓百丈內都隱隱能聽聞。

「啊——」

在下一瞬,在趙昊站立的地方,碎泥飛濺四周,落葉瘋狂起舞,而一道影子緊接著發出著慘痛的叫聲向後倒飛而去,雙腳想要是站穩但根本做不到,在向後倒退了十多米后,身體才撞到了一棵還沒倒下的大樹之上。

頓時,那大樹咔嚓一聲應聲而斷,一樹的落葉被震落,加上趙昊那已經變得散亂的頭髮,一起伴隨著狂風起舞,久久不停。

他還是低估了李青這一招武技的威力。

「怎麼可能……」此時的趙昊看起來已經是臉色難看無比,本來還死死地憋著一口鮮血,但他一想到原來自己可以隨手捏死的一隻螞蟻,現在竟然會將自己轟飛之時,便再也忍不住,一口濃濃的鮮血噴了出來,灑了滿地。

開始只是抱著戲耍的心態,哪裡想到現在自己會被逼到這個程度。

「啊——李青你竟然敢把我打傷成這樣!你可知道我趙家乃是蒼雲城四大家族之一!」他半倚在斷樹之上,全身好像要散了架一般,他雙眼怨毒無比地看著李青,幾乎已經完全喪失理智,口中瘋狂怒吼著:「你最好是現在馬上跪下來求饒,再將你得到的東西全部都交出來,那樣我才可以放你一命,否則我回去后一定讓家族將你的父母和你身邊的人一個個受到非人的折磨,不得好死!」

「這可是你自己找死的!」此時的李青,聽見趙昊在這個時候竟然還威脅自己,他臉上也是浮現出了一抹瘋狂暴戾之色,殺機在眼中洶湧而出。

轟!

他的腳下猛地一踏,一個深深的坑洞出現在那裡,然後他的身形向前飈射,瞬間再次來到了趙昊的面前,在後者那恐懼的目光之中,直接一拳向著其胸膛爆沖而去。

咔!

一聲清脆的響聲在其中傳出,這也意味著趙昊的胸骨已經徹底地碎裂,那殺豬一般的痛苦吼聲傳遍半個狂狼森林,嚇得一些小野獸甚至都躲藏了起來。

「這一拳是因為你讓趙興傳播謠言,讓我在蒼雲武院中被人嘲笑而打的。」李青看著趙昊,口中發出了一抹殘酷的冷意,他一直以來與人為善,何曾試過這般兇悍暴虐。

這都是趙浩逼的,一步一步,將他隱藏的戰鬥性格都引發出來。

「接下來這一拳是為了你破壞規則在謝琬然晚宴上送我的一掌而還的!」拳頭再次揚起,又是一拳直接打在趙昊的一條手臂之上。

「啊——救命啊!」又是一聲痛呼,趙昊感覺到自己整條手臂已經沒了知覺,大半可能是已經報廢了,他看著眼前好像化作魔鬼一般的李青,快是要被嚇破了膽,終於屈辱地大聲向天呼救。

「這一拳是為了你威脅我父母而打!」

「這一拳是為了大海而打!」

「這一拳是為了謝琬然而打!」

李青則是好像沒有聽到一般,拳頭再次舉起,一拳又一拳,毫不留情地狠狠打向趙昊的身體四肢,時而骨頭被打斷的聲音會響徹四周。

他不知道的是,在離他不遠處藏著的韓庄此時已經是目瞪口呆。

他是在趙昊被擊飛的時候剛剛趕到的,他有些不敢相信這個昨天才認識的少年竟然能夠擁有這般可怕的實力,還有那看似和善的外表之下,竟然能夠發出這樣暴戾的攻擊。

「難道他昨晚是隱藏了實力,否則今天怎麼會突然爆發這般力量?就算他走運再吃了一棵大力草也很難做到吧?」看著那遠處瘋狂的人影,韓庄心中驚訝震撼。

他很清楚,再這樣打下去,趙昊是必死無疑了。這也是因為趙昊出身蒼雲城四大家族,自小淬鍊身體,身體要比起一般的煉體七重強上不少,否則在打在胸膛那一拳恐怕就死了。

而他在此時也能感覺到,在趙昊的呼叫之下,靠得最近的導師已經在以最快速度趕來,馬上就要到達這裡了。

李青還好像是喪失理智一般,讓導師來到看見恐怕會惹下很大的麻煩。

「李青,夠了,你快離開這裡。」想到這裡,韓庄身形一閃,出現在了李青的身後,手掌放在其肩膀說道。

呼——

但他想不到的是,李青幾乎是本能地一拳向後揮出,暴烈的拳風直接破裂空氣向著韓庄呼嘯而去。

「這傢伙。」韓庄再次嚇了一跳,李青的反應速度和出拳速度頗為恐怖,猝不及防之下他這個煉體九重竟然也被一拳打在了左邊肩膀之上,隱隱發痛。

他連忙是退後了兩步,繼續說道:「李青,我是韓庄,已經有導師馬上要趕到,你快點離開這裡吧。」

「什……么……」聽到這話,暴怒中的李青終於是漸漸平復了下來,轉過頭去一看地上的趙昊已經是奄奄一息,就算不死估計也至少得休息幾個月才能恢復過來。

到了這裡,他的怒氣也漸漸消去,聽到不遠處果然是樹林傳來急速異響,他也反應了過來,他可是在試煉中差點打死人了,一旦被抓到恐怕麻煩不少。

猶豫了一下,他終究沒有上前給趙昊補上一拳,一方面是他已經清醒過來,他的性格一向善良還沒有完全改變過來,也還沒真正殺過人,一個是韓庄在這裡,他不想有人看見他動手。

「韓庄,謝謝了。」接著他向韓庄說了一聲,腳下一踏施展出已經初步成熟的狂狼身法,很快便是消失在了森林的另一邊。

「這傢伙,連身法速度都隱藏了嗎?怪不得我初初見他就發現他有些不一樣,隱藏得真夠深啊。」看著李青離去的身影,韓庄驚訝地喃喃猜測,然後腳下一點也很快離開了現場,他可不想被當作替罪羔羊。

「這,這是趙家的趙昊?」而過了不一會,果然是有一個青年導師趕了到來,他震驚無比地看著地上變得十分凄慘的少年,根本無法將其和蒼雲武院十大天才的風采聯繫起來。

===

新的一周,渴求收藏和推薦,求兄弟姐妹們助我一臂之力,不怕麻煩登陸一下起點賬號。 離水河畔南面,四方閣樓之頂,身穿唐裝的史家主、正無比客氣的給身前一名高鼻樑、藍眼睛的中年洋人按摩肩膀。

這位高鼻樑的洋人正是史固,是史家主花重金請來的外援。

本來史家主今早聽到捉鬼龍王在東州機場的事迹后,他對今天的大戰頓時便沒有了信心。

因為史固的魂力也就跟尼古拉斯金差不多,都在三萬道魂力左右。

捉鬼龍王可以秒殺尼古拉斯金,那同樣也可以秒殺史固。

或許因為他的擔心太過明顯,被史固看在了眼裡。

於是,就在剛才不久前,史固卻叫出了他的英靈,直接將窗戶旁邊,鳥籠里幾隻小鳥,全部化成了石頭。

不只是鳥,就連他帶來的一名僕人也同樣被化作了一具人形石像,這讓他震撼至極。

同時,史家主心中也暗喜,史固有這樣強大的英靈在,這次的天書殘卷爭搶大戰,史家一定可以贏到最後。

到時候拿著三本天書殘卷回到北州,這定然能讓史家在驅魔界的名望更上一層樓。

「史固先生,這一次就全靠您了,您哪裡還需要按摩的?我這就為您按!」

史家主就像兒子伺候老子一樣,滿臉笑容的開口問道。

史固則是一副傲視天下、唯我獨尊的樣子,指了指自己的小腿,示意史家主過去捏。

他那副囂張的樣子,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離水河中,一艘豪華游輪里,冰炎正斜靠在沙發上休息,樣子無比慵懶。

他旁邊還有一名僕人模樣的男子,躬身對他說道:

「炎少,莫長老仍然沒有消息,我們懷疑,他可能出事了。」

冰炎連眼皮子都沒有抬一下,隨意的開口:

「莫老九出沒出事,我並不關心,我只關心,中州的捉鬼龍王來了沒有?」

僕人恭敬的回答:「來了,昨天他剛下飛機就在東州機場出了一場大大的風頭,一個人滅了歐洲驅魔傭兵團。」

「哦?那個小子還真是個不懂得低調的男人。」

聞言,冰炎坐起身來,一臉的冷笑。

「炎少,這個傢伙實力不弱,我派人打聽過,林天佑昨天滅殺對手的方式,可以用碾壓二字來形容。

這絕對是個不弱於上官無常的真正天驕,炎少最好還是小心一些為好。」

僕人凝聲說道,林天佑的強大,讓他開始擔心起冰炎,怕冰炎會制不住那個捉鬼龍王。

「呵呵,滅一個小小的歐洲驅魔傭兵團而已,我若出手,同樣也可以做到瞬間秒殺,這根本不值一提。

時間快到了,你去準備一下,如果莫老九還不出現,就由你去主持這次的英靈大戰。」

冰炎不以為意的開口。

到現在,他仍然沒將林天佑放在眼裡,高傲的他認為林天佑最多只能當他的一條狗而已。

鈴鈴鈴!

東州大酒店,這已經是林天佑房間里的第N次鬧鐘在響。

他終於睜開了惺忪的睡眼,爬了起來,然後坐在床頭髮呆。

好半天,才意識到今天是他的英靈大餐之日。

「靠,兩天不吃飯,我都餓懵逼了,差點都忘記自己是過來做什麼的。」

自言自語的嘀咕一句,林天佑連忙下床洗漱。

一連兩天沒有去吃飯,為的就是在今天暴飲暴食,免得又像上次在英靈塔一樣,吃不了幾隻英靈就吃撐了。

經過一番準備,林天佑這才開門,向東州離水河畔出發。

……

「各位參加英靈大戰的驅魔人,請到寫了甲乙丙三個字的位置排隊,依次進入大戰場地。

放心吧,這次的大戰,我們有五階天尊坐鎮,絕對會嚴格執行公平的的英靈鬥法,不會讓任何陰謀詭計的事情發生。」

此時,離水河畔的戰場已經準備好,一名工作人員對著外面嘈雜的驅魔人喊道。

「可以進去了嗎?太好了,我早已經迫不及待了!」

「分甲乙丙三個位置進去?我聽說在華夏,甲是第一的意思,嗯,我們從甲字入口進去。」

一群國外驅魔人紛紛湧向甲字入口。

讓原本人頭涌動的甲字入口,變得更加擁擠了。

「喂,誰讓你插隊的?給我滾!」

正擠著隊,忽然一名戴著眼罩的獨眼男子強行擠了進來,把一名洋人擠出了隊伍,這讓那名洋人大怒。

「你讓我滾?有種把這話再說一遍!」

獨眼男子轉過身來,面對身後的洋人,冷冷的喝道。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