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這次巨龍中伏,諸神議會說不定還要打擊一下巨龍,讓這個邪惡的種族徹底的翻不了身,都是有可能的。

如果說這次巨龍中伏,諸神議會說不定還要打擊一下巨龍,讓這個邪惡的種族徹底的翻不了身,都是有可能的。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當然這只是有可能,庫克腦子裡面有這個可能,那麼就會想到應對的方案。

一天。

兩天。

三天。

足足一個星期過去了,整個戰場都收拾完畢了,魔紋協會,諸神議會士兵,大精靈帝國,就連暗精靈帝國,還有暗魔人帝國的商人們都皆大歡喜。

不過大精靈帝國實力也增強了不少,因為更多的黑暗位面的冒險者加入大精靈帝國,因為魔紋協會在大精靈帝國開設分部,同樣還有藥劑協會,醫療協會,三大協會裡面的好東西可不少,只要你能拿出東西來,明碼標價的交換,購買,神器當然也不少。

作為非官方的組織,要在大精靈帝國開設分部,就再也簡單不過了,而且數百億的妖魔,總有一些逃跑出去的,這些都是各大帝國冒險者們的目標,當然冒險者還有一個詞,強盜,是的,這些冒險者在合適的時候,會變身強盜的,這在任何位面都是這樣。

至於說冒險者有沒有信仰,有,那就是財富,其他的國家什麼的,那都是扯淡的玩意。

「看來真的不會來了。」庫克感覺自己有些無聊,本來想引誘妖魔幕後的黑手,但是那裡知道這些傢伙居然不出來了。

「庫克,什麼不會來了?」康妮開口問道。

庫克就把自己的想法說了一遍,康妮聽完之後翻翻白眼:「庫克,你說你是不是傻啊,你這二十多座防禦塔矗立在這裡,誰敢來。這玩意就是給幕後黑手幾個膽子,也不敢露面啊。」

「可是我關閉……哎呀,搞錯了,搞錯了,我是關閉了,但是這就是個樣子貨,對方不知道啊。」庫克剛剛說了一句,就明白了,防禦塔自己是關閉了,但是敵人不知道啊,對方只是看到防禦塔都在,肯定就不敢露面啊,別忘了數百億妖魔被二十多座防禦塔不到半小時就清空了,這樣的武器,誰敢靠近?

那不是找死,於是庫克下達命令,拆除防禦塔,於是一個個防禦塔開始拆卸了,大精靈帝國的羅沙看到庫克拆除防禦塔,心裡鬆了一口氣,這玩意太霸道了,霸道道讓毫無反抗的**。

拆除工作進行的也很快,當然要庫克先拆除各種連接裝置,這些連接裝置就是庫克想讓其他人學習,都不行,涉及的東西太深奧了。

不但防禦塔被拆除了,就連堡壘都被拆除了,這玩意庫克原本不打算拆的,打斷留在這裡,但是諸神議會的議員們不答應啊,至於說佔地盤,諸神議會的議員很不屑,這麼荒涼的地方,讓我來都不來的樣子。

讓庫克恨的牙痒痒的,其實只要跨越了星際,國家的邊界就沒有那麼仔細了,寸土必爭那只是在星球內部時期。

「看來真的沒有什麼幕後黑手。」康妮看了看庫克,開口說道,防禦塔被拆了,只有營地還存在了,並且防禦塔拆卸下來都被運送回魔紋協會了,諸神議會一點購買的**都沒有,哪怕庫克給成本價。

諸神議會的議員們想不想要,想啊,但是這玩意成本價是多少?誰說了算,庫克說了算?

這玩意後期的維護費用怎麼算,庫克想怎麼算就怎麼算,於是眾多的議員覺得購買的風險很大,還是放棄了,與其這樣,還不如購買神器呢,畢竟神器還有保修期不是。

「嘖嘖,看來這幕後黑手的實力也不咋地啊。」庫克嘖嘖嘆道。

巨龍軍團傳來的好消息,妖魔王已經被消滅了五個,剩下一個血魔妖魔王,被巨龍軍團數十長老追殺的不要不要的,至於其他中高級妖魔,99%都被消滅了,這還不算,數百萬亞龍僕從軍被命令在整個位面搜索妖魔蹤跡,一旦發現,殺。

這都是神晶啊,是可以換成神器,天空之城的東西,不但亞龍滿世界溜達,暗精靈,暗魔人,大精靈帝國正規軍,都在滿世界溜達,一旦發現妖魔,那就發財了,所以妖魔從成為材料的那一刻起,已經從泛濫,變成了瀕危生物了。

說實話,某個生物的泛濫,那是還沒有人找到這個生物可以利用的方式,一旦找到了,不好意思,你再泛濫,也都會變成保護生物,就像紅豆杉,過去不少吧,但是被小日本發現樹皮裡面有抗癌的東西,被小日本基本買光了,現在價格高的一逼。

小龍蝦泛濫嗎,在別的國家泛濫,在中國,那就是一個笑話。

當然有人說美國的鯉魚泛濫成災,要是自己怎麼怎麼就吃,開玩笑五大湖地區為什麼有鯉魚的,就是因為那裡污染嚴重,本土的生物幾乎都完了,基本就剩下水草了,現在居然說鯉魚破壞了生態,把其他生物吃沒了,可見美國佬的無恥,至於說吃,不怕重金屬污染的就吃,不說別的,大家去看看二戰的時候美國生產多少鋼鐵,整個世界都打爛了,不說別的,美國那個時候的航母是多少,飛機是多少,船是多少,賣多少武器彈藥,其他國家都打爛了,要不是小日本腦子抽抽,美國估計會等整個世界都打壞了才會出手統一世界,當然了,我估計小日本都有被迫害妄想症,畢竟美國那個時候是完整的,小日本肯定怕美國背後捅刀子,哪知道美國佬正賺錢了,這一下子被小日本打蒙了,我艹,你娘的居然敢打我,其實美國願意打不,肯定不願意,商人控制的社會,但是面子還是很重要的,所以沒辦法,捏著鼻子打吧,另外還獲得一個好名聲。

就像妖魔為什麼在中高級位面泛濫,就是因為沒有人要這玩意,你說沒有絲毫用處,搞不好自己還會受到傷害,誰吃飽了去招惹這些,就像瘋狗一樣,誰見誰躲,當然要是這瘋狗身上綁著一疊鈔票,嘎嘎,保證這瘋狗走不出二十米,就被人乾死了,至於說狂犬病,大不了打一針就是了,小心一些還不一定受傷。

妖魔可以換神器,可以換魔紋武器,可以換藥劑,可以換很多東西,所以妖魔就有價值了,有價值的東西一旦被發現,嘖嘖,就等著滅絕。

保護動物,別逗了,人類能夠走到今天,就是一路獵殺過來的,人類連自己都殺,何況是其他生物?一個人一生要禍害多少生物,不說別的,你丫的吃六十年的食物,這得養活多少其他生物,你呼吸幾十年,這氧氣又能養活多少生物,再說的不好聽一些,你丫的睡覺的地方,要是沒有你,這塊地方要是荒地,養活的昆蟲不知道多少呢,還不說植物。

只是呢,保持物種的多樣性,對於人類有好處,這是肯定的,畢竟科技不是那麼發達,萬一以後在蟑螂之類的昆蟲體內發現抗癌藥物也不一定呢?

當然了,作者君也不是說對保護動物有偏見,只是說保持中立,吃狗肉,也養狗,但是自己家養的不吃,也不譴責殺狗吃狗肉的,當然偷狗的見一個打一個,至於說正常的交易,沒有偏見。(ps:要不是滾滾能夠能夠賺取外匯,估計也會像白鰭豚一樣。因為滾滾會賺錢,所以能夠被保護起來,要是像白鰭豚一樣不會賺錢,那也是該咋地還咋地,人就是這麼現實的生物。)

營地是不會拆除的,這裡也成為了大精靈帝國與諸神議會的分界線,至於說整個位面的勘測工作,還會繼續下去,大精靈帝國羅沙與諸神議會簽訂了契約。

當然諸神議會也對大精靈帝國進行援助,比如共同在營地所在的地方,援建給大精靈帝國一個超級城市,當然援建不是白白援建的,諸神議會與大精靈帝國簽訂的保護性的貿易契約。

按照道理說,大精靈帝國一窮二白,沒有什麼讓諸神議會看上的東西,不過後來庫克一了解,諸神議會內部不允許奴隸交易,但是大精靈帝國允許啊,暗精靈美女,暗魔人美女,還有黑矮人美女,還有口味重的巨魔美女(ps:哇……。),就成了諸神議會各大勢力窺視的對象。

庫克也不管這些,庫克作為諸神議會的議長,大的方面管管就行了,小的方面,還是要讓議員們發揮發揮,這樣議員們才有幹勁,一個有能力的上司,只是管理大方向,下面的交給各個部門,這樣下面的人也會覺得上司看重自己,另外做出的事情自己才有成就感,要是一個上司什麼事情都想指揮一下,下屬覺得自己是傀儡,根本發揮不出來,典型的例子就是蔣大佬,喜歡親自指揮戰鬥,但是地圖上兩百公里,理論時速是五十公里,那就必須四個小時到達,但是現實中有各種意外,於是負責人被訓,這就是不合格的上司,最終導致了失敗。

「庫克,這些傢伙這樣做根本就不把你的話當話,你都說了不允許奴隸交易。」米琪本身出身低微,對於奴隸貿易很是不感冒,聽到消息就找庫克,至於說貴族出身的康妮等人,倒是沒有什麼反應。

「呵呵,讓他們去,下一步我準備修改新的法典,只要與諸神議會的居民有婚姻關係,或者在諸神議會居住超過一個月,再或者與諸神議會居民有實質性的婚姻關係,就可以申請為臨時居民,臨時居民除了不享受諸神議會的福利,但是受到諸神議會的法典保護。」庫克是什麼人,腦子稍微一動,立馬就有了辦法。

「那你為什麼不宣布?」米琪大膽的質問庫克。

「米琪,我這不是等那些傢伙把人都買過來,然後過一段時間宣布,這些人就是臨時居民了嗎,你現在宣布,那些傢伙有的是辦法,比如把奴隸都放在大精靈帝國?或者不滿一個月就換呢?」庫克笑眯眯的說道。

「還是庫克你聰明。」米琪聽到庫克這話,眼都笑彎了。

諸神議會各大商會當然不知道庫克有這個計劃,與大精靈帝國保護性貿易契約剛剛簽訂,於是暗魔人帝國,暗精靈帝國,黑矮人帝國,還有各大王國的商會立馬舉行會晤,據說成交的奴隸數量多達數十萬。

庫克假裝沒有看見,等你們這些商人把奴隸弄在手裡,哼哼,新的法典一出,就有你們哭的時候了,受到法典保護,意思就是什麼,就是奴隸身份不合法了,你丫的再賣試試看,至於說諸神議會會通過嗎? 腹黑首席寵嬌妻 換掉一些在這次事件中跳的最高的幾個就可以了,作為領導人,殺雞儆猴是常用的手段,排除異己就更不用說了,諸神議會裡面基本都是庫克的人。

有人要問,庫克不是要培養諸神議會議員嗎?怎麼又會殺雞儆猴?

呵呵,那是以前庫克想要去大世界,現在指不定就不去了,再說了,要是大家都和和氣氣的,那領導還有什麼威信可言,所以做下屬的不要認為自己與上司鐵,就可以任性,有時候上司需要殺雞儆猴的時候,你這一隻主人最信任的雞被殺起來,震懾力才更大,這也是為什麼歷史上的領導人都喜歡殺為自己出過力的人,就是告訴大家,看到沒有,這些傢伙為我立下汗馬功勞,我都敢殺,更別說你們了,當然懂事一些的屬下就知道什麼叫功成身退,不插手其他事情,要是仗著與主子關係好,指手畫腳的,小心腦袋不保。

庫克還沒有離開,因為巨龍軍團回來了巨大部分,還有追殺血魔王的還沒有回來,庫克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那就是一旦打別人家的狗打的狠了,這狗就會鑽進主子家裡,這血魔王要是回到主子家裡,那麼這些巨龍長老們只怕是又得受了。

康妮已經回去了,諸神議會接管了營地的防務,營地周圍正在建造城市,位面傳送門可以說根本沒有停歇過,從大精靈帝國購買的奴隸,從神界過來的各種商品,都需要經過傳送門,當然了,作為傳送門的持有者,魔紋協會收費是收到手軟。

有人人,諸神議會不知道購買一個位面傳送門啊?

想啊,但是位面傳送門的技術壟斷在魔紋協會手裡,不管是維護,使用,誰知道多少錢,就像阿三買毛熊的航母,最後加價加價加價加價加了多少倍,況且魔紋協會反正要繳稅的,諸神議會也就算了,專業的東西就需要專業的人來管理。

魔紋裝備,從神界運輸過來,價格就翻了十倍不止,沒辦法,魔紋裝備在黑暗位面這邊,簡直就是稀缺的東西,大精靈帝國倒是不想這些裝備被其他暗精靈帝國拿到,但是呢,這商品交易是在大精靈帝國地盤上,有稅收的,並且裝備的稅收很高,對於一窮二百的大精靈遞過來說,這可是一筆放棄不了的東西。

所以大精靈帝國也就放開了,於是海量的魔紋裝備就通過大精靈帝國流向了黑暗位面。

這一項交易帶來的好處很多,首先是神界方面,低等材料價格已經回暖了,沒辦法,以前魔紋裝備價格跳水,魔紋協會更是儲備了大量的魔紋裝備,現在庫存一清空,魔紋協會內部的魔紋師們發現不會虧本之後,也紛紛埋頭的聯繫熟練度,期待著煉製神器的日子到來,材料的需求拉升了,價格自然就上來了。

魔紋協會裝備賣一次,傳送門收一次費用,所以商人們就只有提高十倍價格,並且是對外的交易,雖然保護性貿易有上限,但是只要不突破上限,就沒人過問,然後購買的人在諸神議會的地盤上交易,要收稅,暗精靈帝國的商人從大精靈帝國經過,也要收稅,並且大精靈帝國的傳送陣,也要收費,所以一件魔紋裝備的價格從神界魔紋協會發出來,到客戶手裡,價格提升了足足二十倍之多。

這裡面受到傷害的就是最終的客戶,神界的材料商人材料漲價,高興。

魔紋協會的魔紋師不虧本煉製裝備,高興。魔紋協會清庫存,高興。

神界的商人購買裝備販賣,高興,傳送門收費,高興,然後在諸神議會地盤交易,收稅,諸神議會高興,黑暗位面商人購買,高興,大精靈帝國收取過路費,稅收,高興,唯一不高興的客戶,直接被無視了。

所以當暗精靈帝國貴族們知道魔紋裝備的在魔紋協會的價格之後,立馬哭喊著要與魔紋協會建立貿易合作關係。 李軍醫剛想要阻止,宮總統大手一揮:「救人要緊,長青在穆清身邊做了這麼長時間的助理,大概也學會了,關鍵是,這裡也沒比長青醫術更好的人了。」

女孩深吸一口氣,在李軍醫擔憂焦慮的視線中拿起了刀和鑷子……

楚雲瑤站在窗邊,聽到低低沉沉的悶哼聲從墨凌淵喉間溢出來。

宮總統氣的大叫:「你到底會不會取子彈?」

李軍醫「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楚雲瑤轉頭,就見李長青額前的劉海被汗水打濕了,雙腿都在顫抖,依然強制鎮定的用鑷子在夾子彈,牙齒死死咬著慘白的下唇,快要哭出來。

楚雲瑤大步跨過去,只見墨凌淵手臂上的鮮血流的更洶湧了,短短的時間,地上已經積聚了一大灘血跡。

因為失血過多,墨凌淵薄唇微抿,臉色慘白。

李長青正用蠻力想要將子彈取出來。

楚雲瑤拿起托盤裡的手術刀,握住她的手腕,「你割破了血管,這樣下去,子彈沒取出來,他會因為失血過多導致死亡的。」

李長青急的大叫:「很快就要取出來了,你不懂不要影響我。」

「他不是機器,他是有血有肉的人,也會疼的。」

楚雲瑤懶得跟她廢話,用力一推,將李長青推倒在地上,趁著宮總統和警衛員過來拉開她的瞬間,一手用力按住墨凌淵的血管。

另一隻握著手術刀的手迅速劃開已經腫脹起來的傷口,手腕用力,刀尖猛地一撬。

墨凌淵的身子顫了一下,子彈應聲而落。

宮總統和警衛員愣住了,立即收回手。

「酒精。」楚雲瑤攤開手。

李軍醫立即爬過去,將酒精遞到楚雲瑤的手裡。

楚雲瑤掰開傷口,嗓音淡漠,提醒道:「有點疼,忍著點。」

墨凌淵幽深的眸如一口深井,漆黑的眼死死的盯著她,襯的那張失血過多的臉越發慘白。

楚雲瑤無視掉那兩條銳利探究的灼熱視線,將手裡的酒精倒在傷口上,拿起針,在火上炙烤后,迅速的開始縫合。

手法熟練老道,比她繡花時麻利快速了許多。

至從楚雲瑤接手,墨凌淵整個人如木柱一般,任由她隨意擺弄,連眉頭都沒有再皺一下。

一雙深邃的眸凝在她身上,恨不得將她盯出兩個洞來。

不一會,傷口就處理好了,楚雲瑤在上面抹了一層消炎藥,用白色紗布裹住傷口,抱扎的結實漂亮。

直起身,楚雲瑤皺皺眉,轉身將搭在椅背上的乾淨衣服遞給他:「換上。」

墨凌淵伸手接過來,好似有萬語千言想要說,一時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他站起身,在警衛員的攙扶下去了浴室,很快就將自己清理乾淨,換好了衣服出來,看上去跟沒事人般重新坐在她面前。

好像剛才中彈受了重傷的人壓根就不是他一樣。

宮爵見墨凌淵似乎無礙了,終於問出了心底的疑問:「你,你會醫術?」

「略懂一點。」楚雲瑤沒打算否認,「在鄉下學的。」

宮爵從李軍醫父女震驚的眼神中看出了門道,追問道:「鄉下竟然有醫術如此精湛的人,人才不可被埋沒,如果將人請到軍營……」

楚雲瑤打斷他:「師傅給動物縫合傷口縫習慣了,談不上精湛……」 ps;作者後台進不去,點擊個人中心沒反應,好在俺機靈,點擊書架,從我的作品進入,因為書架這個都要使用的功能一般不會出錯。

庫克當然不會答應,軍火裝備類的東西,利潤就足夠高了,雖然要從大精靈帝國這邊轉一回,但是這樣大家都有好處,至於說終端買家。

拜託,現在是賣方市場,魔紋裝備到了黑暗位面,極為搶手的,所以庫克根本不**黑暗位面的傢伙,當然大精靈帝國知道之後,直接就把黑暗位面商人的稅收提高了一半,你丫的不是要繞過我們嗎,你繞過去啊,繞過去啊。

商人們倒是無所謂,羊毛出在羊身上,當然這些商人也不敢有什麼鬧事之類的,畢竟大精靈帝國可是連暗精靈帝國都不怕。

再說了,看到沒有,那個巨大的數千公里的天空之城,那玩意就是大殺器,暗精靈可以凌空飛行嗎,可以,實力到了一定地步,重力什麼的就是玩笑。

但是人家大精靈帝國與庫克關係好,那啥對付妖魔的裝備弄一個,誰上去試試看?

還有就是不用那些裝備,就暗精靈居高臨下的射你,射你,你丫的飛一個試試看,看你成刺蝟不?

商人都是鬼精鬼精的,黑暗位面的魔紋裝備價格漲價,這讓更多的人怨聲載道,但是就黑暗位面數百億人口,幾個大國,並且互相還有矛盾,還有想造反的,還有想別人稱呼帝國的,裝備根本就是供不應求,只有捏著鼻子認了。

庫克拍拍屁股回到了神界,不過不好的消息隨後就傳來了,那就是巨龍的好幾個長老不見了

在追擊血魔王的過程中,不見了,找不到蹤跡了。

「不見了,這怎麼可能?」庫克根本不敢相信的問道。

「我們追擊血魔王到了一片峽谷地帶,血魔王一下子化作數百個影子,我們分不清哪個是真的,哪個是假的,於是就分頭追,等到後面……。」黃金龍大長老懊惱的說道。

「那周圍就沒有什麼可疑的東西?」庫克繼續問道。

「峽谷太大,並且峽谷裡面有很多洞穴,我們這點人手根本就不夠看,我們已經召喚了亞龍僕從軍,但是亞龍僕從軍的實力恐怕不足以對付血魔王。」黃金龍大長老攤手說道。

庫克懂這句話的意思,在血魔王面前,實力不夠的,那就是送菜的,這也是黃金龍大長老著急回來的原因,以前巨龍挺不待見亞龍的,但是現在發現,尼瑪人多勢眾也是有好處的,起碼收集戰利品不需要自己動手,只是需要動動嘴就是了。

庫克點點頭,算是認同了黃金龍大長老的話,庫克隨後詳細詢問了一下情況,最後庫克決定跟黃金龍大長老去看看去。

險惡,隱秘,這是庫克看到巨大峽谷的第一眼,與其說是一個大峽谷,不如說是一個巨大的盆地,在這盆地裡面,有無數的溝壑,這些溝壑有些深不見底,有些則很淺。

「嘖嘖,這地形。」哭有些無語了,這學魔王要是躲在什麼地方,該怎麼尋找。

庫克飛向了高空,從上往下看,這巨大的峽谷起碼有數萬公里長,並且好像是一個不規則的三角形一樣,最寬的地方直徑足足有數萬公里。

溝壑,深不見底的峽谷,還有四通八達的洞穴,有些峽谷裡面還有巨大的火光,這是岩漿。

有人問,為什麼每個位面都有岩漿額?

呵呵。只有內部存在著岩漿的星球,基本才會有生命的存在,岩漿其實是整個星球最大的溫度來源,這也是為什麼洞穴裡面的溫差在四季並不是很大的原因,要是沒有的話,那麼地面下面的溫度就會越來越低,就沒有地下水了,而大家都知道一個星球的水的循環,最大的一部分不是來自於地表,而是地下水,當地下水消失之後,植物就相當生長在凍土上一樣,幾乎不可能存活,也不可能養育太多的生物。

「這樣的地方啊。」庫克精神力掃描一陣之後,有些無語,這地方由於地形的原因,還有岩漿的活躍,以及幽深洞穴裡面不冒出的暗系能量,所以整個區域的元素波動幅度很大,一會兒是密集的火系能量,一會是風系能量,一會兒是暗系能量。

有人說,這些元素能量也會有干擾?這不是廢話嗎,火系元素暴虐,並且炙熱,暗系能量,陰冷,精神力是什麼,那就是我們普通人的感知,而感知元素屬性最大的是從什麼地方分別,就是這些方面。

所以在這個區域裡面,感知干擾很厲害,並且感知的幅度並不是很大,因為地形的原因,這裡的溝壑太多,無數的岩石矗立起來,有大有小。

說的形象一些,精神力就像路由器的無線信號一樣,阻擋的東西越多,對於信號的干擾就越大,那麼可以接受的範圍就越小。

「不對。」庫克剛剛落在這片溝壑地區地面,就忽然感覺不對勁。

「小妖。」庫克與瓶子裡面的小妖溝通,瓶子被設置的魔紋,庫克當然有許可權開啟。

「這是一個陣法,大世界的陣法,也就是我說的最簡單的八卦陣演變出來的各種陣法,而且從這形象上看,估計是魔門的手段。」小妖本來不想與庫克說的,但是小妖知道自己落在魔門手裡,下場估計就更慘。

「陣法,這玩意……。」庫克對於陣法也是感覺頭皮發麻,為什麼,因為小妖把陣法說的極為恐怖,威力極大。

「那現在怎麼辦?」庫克開口問道。

小妖聽到這話,嘆息一聲:「陣法是我們妖族的弱項,所以你別問我,就看運氣了,不過呢,不管什麼陣法,都有一個上限……算了,大世界的陣法上限估計你們達不到,不好陣法都有生門,其實所謂的生門只是一個說法,其實就是布置維修陣法的道路,陣法不可能是永遠不壞的,當然也不能說維修陣法就把陣法關閉,這不現實,妖魔硬抗陣法的攻擊,要麼就是打破陣法,至於破陣……。」

庫克聽到這話,很是無語,不過小妖說的也有道理,庫克猜測這玩意與魔紋陣差不多,當然只是更加高深一些而已。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