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此時再想逃離,哪還那麼容易?

可是此時再想逃離,哪還那麼容易?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一咬牙,從其眉心處就鑽出一顆黑色珠子來。

此珠黑幽幽的,比小指略大,形似符珠,可是上面沒有符文閃現,又絕然不是符珠。

只見他單手一握,就把此珠拿到了手中,然後,他中指微屈,輕輕一彈,此珠就被其彈射向江婉荷所在之處!

江婉荷不知這是何物,正想避開,不料此珠子尚未到眼前呢,就中途突然崩潰開來,化作了無形之物!

這一下,無論是江婉荷還是陳泊,都是心下一沉。

也都意料到,此毒恐怕絕非此前的烏毒可比的。

能被當成最後的救命倚仗之物,怎可能是尋常之物的?

然後,就只聽見烏延麓得意洋洋地冷笑道:「你們不是能解烏毒嗎?本少主讓你們解!本少主倒想看看,我烏族的聖毒,烏毒之精魔煞烏毒,是如何解法!哼!」

他倒是真會算計,控制住了江婉荷,就可以空出天兵神術來,再來擊殺陳泊,依然易如翻掌!

江婉荷極想閃避開去,可是那毒珠一潰散,就化為我無形之毒,根本不知從何處避起!此毒既能滲透護體元罩悄無聲息侵入身體,誰知道還有什麼神異的玄通。

再加上此時正是緊要時間,對方既然祭出了如此強勢之物,恐怕也是到了不得不如此做的地步了,由此可見,更應加大攻勢,以奪取戰機。於是江婉荷一咬牙,竟無視了此毒是否會入侵其體內的可能,徑直殺向烏延麓。

而他們二人的天兵天盾,以及各自的神術鬥法,則依然在糾纏不止,誰也無法擺脫誰,可見單論天兵神術,彼此都旗鼓相當,他們是誰也奈何不了誰的。

烏延麓眼見江婉荷如此不計生死衝殺過來,血目也是為之一怔。

難道對方竟要魚死網破不成?

當即,烏延麓立時催動了異訣。

這可是烏毒之精!此前的小嬋妖女就是在此毒催動之下,立時就失去了拼殺之力,進而失敗身死的,他可不相信,在承受了如此之久的烏毒之後,江婉荷還能再承受下魔煞烏毒的毒性!

旋即,江婉荷猛然發覺到了體內的強烈異動!

江婉荷迅速的瞥了一眼距離烏少主已經不是很遠的陳泊,然後急促地傳音道:「陳師弟!看你的了!」

然後就只見她身後的一對晶翼突然離體飛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插烏延麓!

烏延麓的遁速不慢,可是卻根本無法避過此晶翼的追擊!

只是一閃,他整個人就被晶翼撞上了。

接下來,烏延麓就驚恐地發現,此晶翼竟把他一裹,捲入了其中!

立時,深入骨髓的冰寒侵入了他的軀體,令他禁不住直打寒顫,想要驅使元能,可是這片刻間似乎竟連元能都隨著身體的冰凍而凍結了,竟無法驅使了!

連帶著,他整個人的遁速也是突然為之一滯,竟懸立當空了片刻!然後,疾墜而下。

陳泊眼尖之極,早在江婉荷傳音提醒之時就全速馳向烏延麓,然後就在其疾墜而下的一瞬間,斜斜一掌斬出,不偏不倚,正好攔腰而過!

陳泊顧不得瞧看他是否遭受重創或者已然身死,而是連忙再一次暗中催運涅凰掌式,並駕御游天梭射向江婉荷!

蓋因江婉荷在祭出了晶翼之後,就從綉帕之下跌落下來,這麼高的地方摔下去,就算是神士,恐怕也得活活摔死了!

陳泊可不想她就此殞命身亡的!

於是陳泊雖然遁速不快,不過還是搶先一步救下了她。

此時的她早已經全身黑紫,眼看就是中毒已深的樣子,並且聲息全無,似乎已經氣絕身亡了似的。

陳泊心內一沉。

旋即一腔無名怒火冒起!

陳泊一轉身,就又駕御著游天梭殺向烏延麓。

此時的烏延麓剛剛從天而降,狠狠地摔倒在地上,其身上將其冰封的晶翼被摔了個粉碎,不料他本人卻沒有多大礙,沒有被摔著,只是冰封剛解,身體一時也還未能復原過來。

何況,剛才被陳泊一掌攔腰斬中,某種劇烈的痛感此時才從意識深處傳來,一股無法名狀的懼意也隨之節節攀升!

「這是……這是……什麼掌法?竟然……竟然只斬元神?」

烏延麓斷續而艱難的說出這番話來,似想掐動什麼異訣來擊殺陳泊,可是陳泊此時涅凰掌式已經再度成型,怎可能還給他這個機會的?

於是陳泊再一次斬下。

這一次,是當空斬下!

由頭至腳,把行動受阻的烏延麓豎著劈了下來。

只見其法體無礙,哪有一斬兩半的樣子?只是臉上與身上的血花綻放實在是讓人大感驚心。

不過,在這一斬之下,烏少主此人卻是突然一愣,僵住了身形,緊接著,剛剛揚到一半的身子就狠狠地癱了下去,倒到了一地灰塵的地面上。一雙血目圓睜,彷彿死不瞑目。

陳泊不敢放心,連忙又釋放元能符珠,補充元能,接著先是右手一揮,一片劍光閃過,眼前的屍身立時遍體開花,竟絲毫沒有一點抵擋之力,接著,陳泊又是一把火焰神術丟到了他的身上,只見熊熊火焰燃起,陳泊這才相信,此人真的是死了!

堂堂四重天士修為的烏少主此人,在涅凰掌式兩擊之下,終於是死了!

就在屍身燃燒的過程當中,突然間數十顆符珠噼里啪啦地從屍身上崩了出來!

倒把陳泊嚇了一大跳!

不$淫蕩小說/class12/1.html過下一刻陳泊就回過神來,立馬大手一揮,就把這些符珠連同落在一旁的天梭,全都納入了自己的口袋,據為己有了!

片刻間,屍體燃成灰燼。

陳泊終於大鬆一口氣。

突然回想起了什麼似的,陳泊一轉首,就瞧向了天空之上還懸浮著的四件天兵!兩件是江婉荷的,兩件是烏少主的,此時全都成了無主之物,懸浮於空中微微顫動著。

至於他們的神術,則早已隨著他們一死一昏而潰散開了。

陳泊駕起游天梭,衝天而起,然後把這四件天兵盡數收好,然後才飛遁而下,直指江婉荷。

江婉荷此時昏迷不醒,全身黑紫,而且氣息全無,似乎已經氣絕身亡。

可是陳泊皺著眉頭想了想,最後還是把手中天兵往地上一丟,然後就蹲了下來,探出手去,開始解去江婉荷已然濕透的衣裳。

一具玲瓏漫妙卻又黑紫變色的**呈現到了陳泊的眼中。

PS:第一更到。

手打小說盡在--

www.56shuku.org 第409章末世的倒霉女配(50)

「原主敗就敗在,太喜歡嚴毅,太注重感情。」

「要是她頭腦清醒一點,完全可以摒棄過去,執掌一方,與嚴毅一教高下。不管什麼真相,只有活著才有機會浮出水面。」

「只有活著的人,才能夠用時間去告訴世人真相,死掉就死掉了,隨著滅亡,所有的秘密很可能隨之消散,豈不是給了小人永恆的機會。」

唐果站在城牆上,凝著下方有序的軍隊,「天生的喪屍王,這麼好的條件,多半是天道因她的玉佩被顏念奪走,又給她開了個金手指,她沒有把握這個機會。」

「喜歡一個不相信她,不喜歡她的人,還付出一切,不值得。」

不知不覺,唐果這句話呢喃了出來。

「果果。」

「不管任何時候,我都會永遠相信你,站在你的身邊,一直喜歡你。」時丞走過來將她擁入懷中,「你不要離開我。」

唐果轉過了身,「誰說我要離開你?」

時丞手掌撫摸著她漂亮的臉,「總覺得不夠真實。」他這麼輕易就和她在一起了,他們還結婚了,一起執掌整個落日帝國。

「阿丞要是閑的去腦補,不如多給我換點寶石回來。」唐果眼睛亮了亮,「現在全球各國的蔬菜水果緊缺,我們一點都不缺少這些,最近我特別喜歡好看的寶石,阿丞,你讓人給他們傳消息,就說寶石可以到我們落日帝國來換蔬菜水果。」

系統:這個宿主喲,沒救了,之前喜歡漂亮裙子,這會兒又喜歡寶石了。

偌大的一個落日帝國,不知道會不會被她給敗光。

「好,我馬上去辦。」

時丞吻了一下她的唇,又抱了她一下,捨不得的放開,「我很快回來。」

第二天,一個消息風靡全球,幾乎能夠收到通訊的國家,都知道了神秘的落日帝國,願意出售蔬菜水果,只要他們拿得出他們滿意的東西。

他們以為要好多黃金,畢竟這個時候黃金是主要的貨幣。

落日帝國有很多喪屍,晶核這種東西,早隨著落日帝國的出現消失了。

落日帝國有多強大他們不知道,只知道得罪落日帝國絕對不是好事。

讓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落日帝國的條件是,各種寶石,好看的首飾也可以,總之他們就是對珠寶這塊兒很有興趣。

後來他們打聽到,是他們喪屍女王,最近喜歡寶石,所以才打算出售蔬菜水果。

同樣,陽光帝國也接到了消息,自從顏念消失后,陽光帝國很多人陷入了一陣子恐慌,在嚴毅的手段下又安分下來。

但水果蔬菜漸漸的變少,還是讓他們擔心。

現在能夠買到蔬菜水果,他們都安心了下來。

嚴毅也打算,用珠寶去交易。這些東西,對他們來說根本沒有意義。

這一日,落日帝國頗有一種萬國來朝的感覺,各國的人員在走進落日帝國的瞬間,都被驚呆了。

各式各樣的堅固又漂亮的城堡樓,一排排的綠茵小道,井然有序的交通,漂亮的街道,穿著華麗又乾淨的路人。彷彿,他們這裡並非末世,而是某個繁榮的古世紀。

(本章完) -歡迎您的到來-

www.56shuku.org

此時的黑暗迷城,除了陳泊,就只剩下昏死的江婉荷了,陳泊並不擔心黑暗之中還會有誰窺視;而眼見江婉荷此時命在旦夕,陳泊心中也是微感焦急的,若是沒有江師姐全力支持,他怎可能有機會斬殺烏少主此人的?因此,於情於理,陳泊覺得都應該竭盡全力救救江師姐,否則,陳泊會覺得良心不安的。

眼見江師姐曼妙的玉體變成了這副可怕的模樣,陳泊心中百般不是滋味。

陳泊雙目深沉,滿腦清靈沒有一絲雜念地替江師姐解去了衣裳,然後再一次與其背靠背坐在一起,讓彼此的整個背部最大限度的接觸在一起,以利於元能的最大化輸入。雖然還有更加合適的姿勢令他們之間的軀體最大化的接觸,可是陳泊覺得若是那樣的話,已經存在褻瀆江師姐的嫌疑了。並且對於陳泊來說,整個背部貼在一起,已經足夠陳泊最大限度地替江師姐輸送元能,幫助其煉化體內烏毒了。

很快,陳泊就操控元能進入了江師姐的玉體當中,與此同時,陳泊也控制自己的神念深入地掃描著江師姐的體內狀況。

然後,陳泊看到的卻是一幅幅死死沉沉的畫面,哪裡還有一絲生機?完全就是一個死人的軀體!

所幸!

陳泊的元能一進入江婉荷的軀體當中,立時如虎入羊群一般,瘋狂掃蕩向積滿了江婉荷體內的烏毒!

這才讓陳泊感受到了一絲絲的希望。

於是陳泊瘋狂輸送元能,完全不計元能的損失!

說來也是幸運,陳泊準備了二十餘顆元能符珠,此前被陳泊耗空的元能的元能符珠,依然還可以使用的,在陳泊打坐的時間裡,又自行恢復了不少,這也讓陳泊產生了更足的信心。

大不了,把體內元能符珠存儲的元能盡數耗盡,陳泊相信,總能把那些沉痾烏毒盡數煉化的!

至於江師姐能不能救得回來,陳泊不知道,也不敢深想!

但是,陳泊要儘力,至少,自己要無愧於心!

他曾答應過江師姐,若能滅殺烏少主,就必然會儘力救她,為其驅毒,現在,陳泊只不過是實踐承諾而已。

時間,在流逝。

烏毒,正在緩緩地被煉化,被驅除。

江婉荷的體表漸漸地恢復成了當初的雪白蔥嫩之色來。

可是陳泊此時的眉頭卻是皺得很厲害。

陳泊在內視江婉荷的身體內狀況時,赫然發現在其體內的丹田處存在一顆幽黑的珠子,似乎正是此前烏少主此人祭出的什麼烏毒之精!

此珠子凝成一體,似乎對於元能存在排斥作用,小股的元能一擁上去,想要把其包裹住,可是很快的就被其毒性蒸發得一無所有!

陳泊正在考慮著該如何來對付此毒核。

思量了許久,最後陳泊還是決定先把江婉荷體內的其餘烏毒盡數煉化完畢了,再來處理這毒核。

而處理的方法,陳泊覺得還是想辦法把它從江婉荷的體內剝離開來,然後送入自己體內去煉化最為妥當!

畢竟,這是烏毒之精,陳泊覺得,以江婉荷的體質,根本無法承受下來的,就算勉強幫其煉化完成,恐怕反而會令她陷入毒發身亡的境地,若是江婉荷此時並未真正死去,那陳泊此舉豈不是反倒害了她?。

陳泊不能冒這樣的險。

然而,若是把此毒核放入自己體內煉化,則又完全不一樣了。

以陳泊神士的腦力,略加思考,又豈還會不明白,自己之所不以不受烏毒的侵害,根本就是因為他乃是鑒天法體之故。

直到現在,陳泊才越來越發現,鑒天法體果然變態之極啊!竟可把神士聞之色變望風而逃的烏毒輕鬆煉化掉!

既然如此,此毒核是烏毒之精,與烏毒乃是同宗歸源之物,陳泊相信,以他的特殊體質,應該也是可以完全煉化掉的,並且自身不會產生什麼不良的影響。

而且,除此之外陳泊對於煉化烏毒之事還隱隱有另一種設想。

正是帶著這種設想,陳泊又花費了小半日的光景,把江婉荷體內的烏毒盡數驅除之後,這才打起了毒核的主意。

陳泊沉吟了片刻之後,決定以最為基本也是最為愚笨並且也是最為保險的方法強行抽離此毒核。此法無他,就是以大量元能的消耗為代價,以元能團的形式把其主動包裹住,然後,把它從江婉荷的體內剝離出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