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這名弟子找到啟天的時候,啟天就想發火的。但是一聽到那名弟子傳來的消息,居然是何林華要走了。啟天大喜之下,直接賞賜給這名弟子一件靈器,把這名弟子給高興地暈頭轉向的。

原本這名弟子找到啟天的時候,啟天就想發火的。但是一聽到那名弟子傳來的消息,居然是何林華要走了。啟天大喜之下,直接賞賜給這名弟子一件靈器,把這名弟子給高興地暈頭轉向的。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啟天匆匆忙忙地趕到了何林華的住處,又親自把何林華給送到了傳送陣前,悲戚道:「哎!清華宗主,你在凌元宗呆了十餘天,本宗主雜務纏身,竟然沒能多多作陪,實在是慚愧啊!」

何林華笑眯眯地說道:「哎呀!慚愧什麼啊!不用慚愧!你要是真的覺得慚愧了,那我就再留兩天不就得了?」

「別!別介!」啟天心頭一驚,直接就把實話給說出來了――我傻啊我!這瘟神走了以後再也不來才好呢,現在怎麼能讓他再給留下?

啟天旁邊,啟宏一臉幽怨地盯著啟天――老大!咱不待這麼玩人的吧?xiǎo弟跟了這瘟神十天,這瘟神每天都把咱家欺負的跟死狗似的,我容易嘛我……

啟天又解釋道:「近日來,我凌元宗內俗事太多,只怕沒時間招待清華宗主,所以……」

「那我明年再來吧?」何林華繼續調侃。

「……」啟天、啟宏盡皆無語。

啟天又跟何林華說了一通好話,終於把何林華送上了傳送陣。等到看著傳送陣上bo光一閃,何林華三人一通消失的時候,啟天、啟宏二人才同時舒了口氣。

「這hun蛋總算是走了!」啟天憤憤道。

「是啊!總算是走了!」啟宏附和道。

「他日再見,我誓殺此賊!」啟天滿含殺氣。

「是啊!誓殺此賊!」啟宏一臉悲憤。

「碎屍萬段!」

「是啊!碎屍萬段!」啟宏繼續悲憤。

啟天一回頭,「啪」的一巴掌直接把啟宏給拍飛:「我擦!誰讓你學老子說話的?」

啟宏一手捂著臉,內牛滿面――誰學你說話了,明明是老子心裏面想的和你一模一樣嘛!

啟天平穩了一下心情,才又飛身而起,問道:「啟宏長老,我怎麼覺得,清華xiǎo兒這次走的實在是太輕鬆了點兒――就他那脾氣,居然都沒惹出什麼麻煩就走了,你絕不覺得很奇怪?好像很不真實似的……」

啟宏道:「是啊!確實ting奇怪……呃……清華xiǎo兒想來是迫於宗主威嚴,不敢再犯下什麼罪行了!」

啟宏好懸沒有繼續當著復讀機。

啟天微微搖頭道:「算了,不想了。許是清華xiǎo兒心生畏懼,不敢惹什麼麻煩吧!先回去再說。」

罷,啟天、啟宏二人都飛身而起,向著宗主宮飛去。

二人起飛還沒有十秒鐘,就見遠方匆匆忙忙地飛來了兩個人影,卻正是啟天的得力助手,啟明、啟棕。二人遠遠地看到啟天,便連聲大呼道「不好啦」。

看到慌慌張張跑來的啟明、啟棕二人,啟天沒來由地心裏面一沉,冷聲問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啟明順了順氣,顫顫悠悠地說道:「啟天宗主,剛才弟子彙報,凌元宗大倉庫失竊,接近兩千億的靈石、物資不翼而飛……」

b 第四百零三章兩月(萬字大章

什麼?有木有搞錯?凌元宗的大倉庫居然會失竊,而且還丟掉了近兩千億的靈石、物資?

清華xiǎo兒!絕對是清華xiǎo兒!難怪這清華xiǎo兒走的這般迅速了!難怪了!

「撲……」片刻之後,可憐的凌元宗主啟天大人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然後悲憤地大喊道,「清華xiǎo兒……不!清華狗賊!我誓要殺你!千刀萬剮,碎屍萬段!!」

啟天凄涼的聲音,足足傳出了上百里,其中的怨憤程度,就如同是一個剛剛被幾萬個大漢了的xiǎo媳fu兒似的。

好吧,如果何林華現在在這裡,看到啟天噴血的話,一定會非常詫異地問:哇!啟天宗主好厲害啊!這麼濃、sè澤這麼香yàn的一口血,你是怎麼噴出來的?簡直太厲害了吧?

「啟天宗主息怒!」「宗主保重身體啊!」

啟明、啟宏、啟棕三人都連忙勸阻,幫啟天順著氣兒。

等到啟天氣兒差不多順暢了,啟明才又憤憤地大聲道:「啟天宗主,這清華狗賊實在可恨,居然敢派人盜竊我凌元宗倉庫!我懇請宗主派幾名手下給我,我願意為宗主殺掉清華狗賊!若不能殺此賊,啟明願提頭來見!」

聽著啟明狂拍馬屁,啟宏、啟棕二人暗自責備――他們兩個怎麼就給忘了,現在可是個表達忠心的好時候啊!他們兩個連忙也都跪拜下去,一個個拍著xiong口,要去幹掉何林華,讓啟天順心。

啟天聽著手下拍了一陣子馬屁,心裏面終於舒服多了,冷聲道:「都給我起來!清華xiǎo兒必須死!但卻不能死在我凌元宗的人手裡!清華xiǎo兒與秦天龍之間的關係,一直朦朦朧朧,根本不可見,妄動殺機,可能會給我凌元宗惹來滔天大禍,甚至滅宗之災!」

「啟天宗主,那依您看……」啟明三人可都是料定了啟天不敢讓他們出手,所以才敢放出這種厥詞的。現在聽著啟天不讓他們出動,一個個也都算是放下心來――現在種種跡象都已經表明,何林華身後應該有一位非常強大的助手。他們真要去了,那就只有送死的份兒!

啟天冷哼一聲,冷笑道:「我凌元宗不能動手,但是能動手的人,那卻多了去了!啟明,你給我偷偷聯繫蝶一盟,讓他們出手幹掉清華xiǎo兒!」

「蝶一盟?」啟明等三人面面相覷,「啟天宗主,清華xiǎo兒是一宗之主,又是元嬰期修士,背後關係還朦朦朧朧。這蝶一盟的基礎報價,只怕要在五百億左右了……」

「五百億就五百億!我還出的起!」聽著這個數字,啟天倒吸了一口涼氣,但是卻沒有什麼辦法,「只要清華xiǎo兒死了,這一切都值得!我有預感,清華xiǎo兒若是不死,我凌元宗以後必將迎來一個大敵!」

蝶一盟,這個刺殺組織。如果不是必要的話,誰又會想要找上它?這個組織殺人,那不見殺人,叫吸血啊!不過,放這麼一堆血,能夠拼掉何林華,那也算是足夠了!

啟明三人對視一眼,隨後齊聲道:「啟天宗主聖明。」

沉寂了片刻,啟棕忽然又xiǎo聲道:「啟天宗主,剛才苦木、苦名二人又向您詢問,您關於給玄天宗援助、譴責他們的事情。另外,他們問您,那個靈石、物資援助的事情……」

「沒有!一塊靈石都沒有!」啟天二話不說,直接就給否決了,眼中閃過憤憤的殺意,「這兩個hun蛋!真把我凌元宗當成傻子了?現在凌元宗倉庫失竊,凌元宗哪裡還能給他們什麼援助?告訴他們,能撐著就撐著,不能撐著就自殺算了!有了蝶一盟,他們這兩個廢物,要不要都一樣了!」

啟棕連聲應是。

啟天沉寂了片刻,忽然伸出手,向著遠處虛抓。隨後,一人哇哇luàn叫著被啟天給扯了出來。

這人身上穿著一套凌元宗弟子的服飾,看到啟天後,臉sè蒼白地連聲求饒道:「啟天宗主饒命!饒命啊!」

「砰!」

一聲輕響,啟天單手用力,那名弟子直接化成了一團血霧。

啟天冷聲道:「倉庫失竊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傳出去了。凌元別院、影子部隊這兩件事情,已經讓我們損失慘重。倉庫失竊的事情再傳出去,我們肯定自身難保。啟明,你派人把那幾名看守倉庫的弟子秘密處決,不管是誰,絕對不能放過,所有知道消息的人,殺無赦!啟宏、啟棕,你們兩個,現在立刻調動自己的親信,儘可能地從各地調集資源填充倉庫――十天,我只能瞞得住十天!十天之後,倉庫內至少得堆積八百億以上的靈石、物資,否則,這件事情,還是會lu餡兒!」

啟明三人連忙恭聲應是。他們三人也都知道,倉庫失竊這件事情,確實是馬虎不得。若是讓政敵知道了,他們這一派,算是真的要垮掉了。

……

玄天星宗主宮傳送陣前,何林華笑眯眯地走出了傳送陣。

傳送陣前,塵虛、xiǎo夏、破侖、柔兒還有胡雨菲、琦爾燕娜都已經在傳送陣前等待了。塵虛、xiǎo夏等人看到了何林華,連忙躬身行禮。而胡雨菲、琦爾燕娜則飛身立在了何林華身旁。

看著何林華一臉yd的笑容,胡雨菲奇怪地問道:「華子哥,你這幹了什麼缺德事兒了?笑的這麼噁心?」

「呃……咳咳……」何林華可沒有想到,胡雨菲居然能說出這麼強大的話來,他輕咳兩聲道,「沒什麼――就是坑了一個老傢伙一回。」

在何林華離開凌元宗前,何林華派出了苦林,讓苦林出馬,把凌元宗的宗mén倉庫給偷了個頂兒朝天。由於當時時間倉促,苦林又是卡著時間,所以直到他們離開,啟天還沒有發現――

現在,啟天那老傢伙,應該氣得鼻子都快冒煙了吧?

卦王斜站在何林華身後,xiǎo眼眯著,看著何林華道:「這xiǎo傢伙,賊拉賊拉的壞了。連這麼缺德的事兒都能幹的出來。把人啟天氣得半死了不說,臨走的時候還順手牽羊,偷了人凌元宗一倉庫東西。啟天那xiǎo傢伙估mo著現在正在家哭鼻子呢……」

何林華扭頭,翻個白眼道:「卦王長老,您在這兒胡說什麼呢?明明是咱們正好離開的時候,凌元宗宗mén倉庫被人給盜了,你怎麼能給算到咱們的頭上?chun、苦林,你們說是不是啊?」

「是,公子。」chun、苦林二人臉sè古怪,齊聲應了一聲。

un、苦林二人都是何林華的嫡系中的嫡系,何林華說什麼,他們都贊同。現在別說是這麼一件「xiǎo事兒」,就是讓他們造謠啟天是吃屎長大的,他們也會去干――當然,單單從啟天跟何林華的這一場對決中可以看出,啟天這可憐的傢伙,說不準還真是吃屎長大的……

卦王回給何林華一個白眼,把眼珠子盯到了一個玄天宗nv弟子身上,雙眼猛然間發亮,然後直接沖了上去,抓住那名nv弟子的xiǎ來回撫mo道:「哇!惠兒,十幾天不見,你的肌膚更好了,我mo著……咳咳,我給你看手相,都快抓不住你的手了!什麼?你不叫流惠?那你是晴兒?夢兒?都不是?啊!原來是琪兒啊!這麼長時間沒見,有沒有想我?什麼?你不認識我?這怎麼可能!整個宗主宮的nv弟子,我都給她們看過手相了!啊!原來你是新來的啊!什麼?有人說宗主宮裡有一個又老又丑的sè老頭兒,讓你xiǎo心點兒?那臭老頭兒在哪兒呢?告訴我是誰,我去拍死他……」

何林華等人都是滿頭黑線,看著一人演習的卦王,何林華有一種直接衝上去,將這個臭老頭直接給拍成rou餅的衝動。

一腳踢出,把卦王給踢到了牆上,摳也摳不出來的那種,何林華才又微笑道:「塵虛、xiǎo夏,這十幾天你們辛苦了宗mén內有什麼大事兒嗎?」

ǎo夏立刻答道:「回公子的話,宗mén內一切正常,只是積壓了一些文案,需要公子看一下。另外,宗mén內近日多有前來投靠的xiǎo型宗mén、勢力,您曾經jiāo代過,遇到這種事情,要留給您親自處理,所以我先讓他們留在了玄天別院的客房內,等著您回來……」

等xiǎo夏說完,塵虛也道:「公子,您指定的龍衛統領塵xing啟天已經突破到元嬰期了,是所有龍衛成員中,第一個突破到元嬰期的。另外,鳳衛二百五十人,其中有二百四十人已經突破到金丹期,只剩下十人未能突破。」

「嗯……」何林華點點頭,表示瞭然,又在眾人臉上掃了一眼,忽然又想起了什麼似的,一拍腦袋道,「對了,張好好呢?怎麼又沒見這傢伙?莫不是又……」

何林華的那個「又」字後面,具體代表著什麼意思,這幾乎是所有人都清楚的。

「來啦!來啦!我來啦!」果然,張好好筒子橫空出世,衣衫不整,臉上、脖子上滿是chun粉印兒,直接衝到了何林華身前,大聲道,「老大,聽說您回來了,我這馬不停蹄,就趕緊過來了。不過由於有一些公務要處理,所以稍微慢了一些……」

何林華等人滿頭黑線――他娘的!這個世界上,也就你丫的能把白日宣yin當成是公務吧?

懶得搭理張好好,何林華眯了眯眼,微笑道:「chun,你陪著xiǎo夏去安排一下,和那些投靠過來的宗mén、勢力接觸一下,順便把他們給分分類,明天我接待上一兩個,以後的你們處理就可以了。」

un、xiǎo夏二人連忙應「是」。

何林華又看向塵虛道:「你先去整頓一下龍衛、鳳衛,我一會兒過去看看――他們的修鍊必須得加緊了。三個月,最多三個月後,龍衛必須全部達到元嬰期,而鳳衛必須全部達到金丹期後期。靈石、丹yào什麼的,一點兒都不要吝嗇,需要多少就準備多少。三個月後,整個玄天宗,必須得重新回到我的手裡!」

塵虛也趕緊恭聲應答了一聲。

張好好兩隻xiǎo眼睛左邊轉了兩圈,右邊轉了兩圈,最後終於在牆上找到了卦王,頓時興奮了起來:「哇哈!原來卦王這老傢伙在這兒啊!我還以為我白來了呢!這是誰把他給踢到牆上的,我也要來兩下。」

張好好興奮地衝上去,把卦王給扣了出來,然後就準備噼里啪啦的動手。

眾人在旁邊看的都是一頭黑線。他們就搞不清楚,這個平時連踩只螞蟻都不敢的張好好,怎麼在看到卦王以後,不管三七二十一,肯定要來幾下子呢?甚至,為了能打卦王,張好好都能暫時xing地克服暈血症,等到打完以後才暈。這種情況,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胖子!你丫xiǎo心點兒,別給打出血來,自己先暈過去。」何林華合理地勸阻――卦王好歹是個老年人,要適當的照顧一下嘛。

張好好興奮地道:「沒事!我也不知道怎麼搞的,看著這老傢伙的血就是不暈!」

「……」何林華無語半天,終於憋出了兩個字,「……輕點。」

一通噼里啪啦,直接把卦王給打懵了。片刻之後,卦王忽然怒聲道:「xiǎo胖子,你膽兒féi了,居然敢挑刺兒打老子?」

張好好道:「打你怎麼了?讓你臨走了還拉著我房裡shinv看手相!讓你討老子nv人的便宜,讓你丫生活不檢點……」

周圍人等盡皆流汗――張好好出手的原因,總算是有著落了,原來是爭nv人啊……

「停停停!」卦王又挨了一頓老拳,終於揮手喊停,「他娘的,誰知道那是你的nv人啊!老子也就敢給nv人看個手相,其他地方碰都不敢碰的,我容易嘛我!」

「你不容易,我就容易啊!我好不容易才找了個好老大,建起了後宮,你就勾引老子的nv人。」張好好很是氣憤,「我告訴你,以後眼珠子給我瞪大點兒,宗主宮裡面,你要monv人手,就找處nvmo去,別mo熟nv――爺們家裡面養的都是熟nv,你放規矩點兒,以後別給我找揍!」

卦王也恍然大悟,道:「對啊!我怎麼就沒想到!那就說定了,以後宗主宮裡面,熟nv歸你,處nv歸我!」

「好!一言為定!」張好好也說定了。

兩個無恥的傢伙,渾然沒有在意周圍圍著數量驚人的圍觀群眾外加宗ménnv弟子,直接把宗主宮內的弟子給瓜分掉了。何林華在一旁看的滿頭黑線――丫丫個呸的!老子平時是不是對他們有點兒太好了,所以這兩個hun球都敢這麼明目張胆的欺負到老子頭上了?

何林華想著想著,臉上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了一個滲人的笑容,然後伸手一招,手中已經多了一罈子酒。他快步走到卦王身前,微笑道:「卦王長老,這是我從凌元宗酒窖裡面給你帶的好酒,你要不要嘗嘗?」

「要!當然要了!」卦王噴起了酒罈子,喝酒的速度飛快,「咕咚咕咚」幾口就給灌完了。

看著卦王喝完了酒,何林華笑眯眯地說道:「卦王長老,喝點兒酒好啊,一會兒挨打的時候不是很疼。」

「啊?」卦王看向何林華那不懷好意地眼神,心裏面很是不安。

「好啊!好啊!老大!以後這種有組織的群體活動,我建議宗主宮內一定要多組織幾次,要人人參與嘛……」張好好在一旁興奮地說道。

「砰!」

何林華一拳頭出去,砸到了張好好的鼻子上。

張好好「啊」的叫了一聲,慘兮兮地問道:「老大,你幹嘛要打我……」

何林華伸手指指張好好的鼻子,微笑道:「胖子,你可以暈了。」

然後……張好好一mo鼻子,很聽話的暈了。

張好好一暈,何林華直接一腳踢到了卦王的屁股上,伸手一指卦王,叫囂道:「給我打!」

周圍的眾多圍觀群眾二話不哄而上,然後一陣拳打腳踢……

何林華chou空踢了兩腳,又笑眯眯地拖出了胡雨菲、琦爾燕娜,說道:「這兩個hun球,當著我的面兒,敢說這種大話,簡直就是找死!」

胡雨菲也學著何林華,笑眯眯地說道:「對啊!華子哥!這玄天宗里的nv弟子,明明都是你的才對嘛……」

「對……」何林華忽然醒悟én上多了一把冷汗,「……對什麼對啊!我打這兩個hun球,完全是因為他們兩個不尊重funv通知,把funv同志當成si有物品。你們說,這種無良行徑,是不是應該進行嚴懲?像他們這種思想覺悟不夠高的同志,必須得施以重刑,才有可能改正啊!」

「哦?是嗎?」胡雨菲悄悄地收回了不知何時放在何林華腰間的xiǎo手。

何林華連連點頭道:「是!這當然是啊!雨菲、娜娜,你們兩個是我的老婆,咱都是一家人。我平時事情多,有些事情忙不過來,所以有些事情,還是需要你們兩個幫點兒忙的――最近,鑒於玄天宗範圍內nv弟子身份底下,容易受到男弟子侵犯的事情,我決定在玄天宗範圍內建造一個玄天宗funv聯合會,提高funv地位,保護funv權益,我有心jiāo給你們來負責,你們怎麼看?」

胡雨菲笑道:「華子哥能有這種想法,還是很好的嘛!既然如此,我和娜娜就勉為其難,幫你一把吧。」

「以後再看見有人欺負nv人,我會狠狠地打他!」琦爾燕娜也回答道。

何林華點頭,一擦頭上的冷汗,心中暗想:「要是胡雨菲,可能也也就是用溫柔點兒的手段,但是換成琦爾燕娜……這世界上不知道得多多少個太監了……」

「清華xiǎo子!咱打個商量,以後宗mén里處nv我一個不要了,以後別打我了成不成?」卦王悲憤地大喊大叫道。

我擦!你丫故意給我找事兒是不是?老子在這兒好不容易才把倆老婆給安撫好,你丫又在後面給老子添luàn!

何林華眯了眯眼,二話不說,直接吩咐道:「打!給我狠狠地打!這老傢伙剛喝了美酒,反正都不覺得疼的!給我狠狠的打就行了!」

何林華又吩咐完,才又拖著倆老婆離開了。

跟胡雨菲、琦爾燕娜聊了會兒天,苦林提醒何林華,又得趕緊去處理公務了。玄天宗的事情積壓了一大堆,有不少事情,必須得由他決定。無奈之下,何林華也只有跟胡雨菲、琦爾燕娜告別,回到書房繼續翻看起有關文書。

這些luàn七八糟的文書中,最多的內容,就是來自各股勢力的示好文書,還有一些xiǎo勢力的投靠文書。何林華過,又查看了一下近期的jiāo戰情況。這十幾天時間,玄天宗正宗與苦木、苦名一脈的接觸戰次數明顯減少,但是相應的,靈獸mén和達內瓦支持的一股勢力,名叫友誼聯盟的勢力,則跟玄天宗正宗的jiāo戰明顯增多。這段時間以來,他們幾乎可以稱之為兩天一xiǎo戰,五天一大戰,除了沒有全面開火外,各種各樣的鬥爭都已經爆發了。

何林華也察覺到,這兩股勢力背後之人,恐怕是等不及了,想要儘快地顛覆掉玄天宗,幹掉何林華!

而在這眾多的文書中,何林華還發現了一份兒奇怪的文書――這份兒文書的內容,提及的是一些xiǎo勢力在逐漸集結,正在形成玄天宗範圍內的第四股較為強大的敵對勢力。雖然沒有任何證據,但是從其中的一些行動上還是表明,這些人很有可能是由苦化支持起來的一股力量!

強大的勢力逐漸增多,xiǎo股的勢力逐步被吞併。現在,玄天宗區域範圍內,所有的勢力基本上都已經明朗了,已經成了何林華、苦木、靈獸mén、苦化、達內瓦這五大股勢力的爭端!

看文書一直看到晚上,塵虛推mén進來,給何林華行了禮,告知何林華,龍衛、鳳衛的人都已經等了他一整天了。

何林華一拍腦mén兒,這才想起來,自己好像還說過,要跟這些龍衛、鳳衛見個面來著。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