勁氣滾滾,血水飛濺。

勁氣滾滾,血水飛濺。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戰鬥很殘酷,也很血腥,將這一段通道都染成了紅色。

無論是李牧還是那一群修羅,此刻都已經沒有多餘的思考,只是憑藉本能在廝殺,如同原始人一般。

一名修羅撲到李牧身上,抓住他的左手臂一口咬了下去。

「滾!」李牧大怒,右拳打過去,正中那修羅的頭顱,將他的頭顱砸成了一灘爛泥,不過他自己的手臂也缺了一大塊血肉。

又一名修羅撲來,一把抱住李牧的大腿,竟然直接選擇了自爆。

「轟」的一聲,恐怖的力量爆發!

那名修羅身體炸開,施展出自身特有的手段在遠處恢復。李牧這邊,雖然及時防禦,並沒有被炸成碎片,但一條左腿卻已經不見了。

氣海中星體轉動,武元澎湃,開始恢復失去的左腿,可這不是轉眼便能恢復的傷勢,他終究落入了下風,被其他修羅趁機偷襲成功,胸口被洞穿,脖子被劈開了一道大口子。

「沒辦法,只能再一次施展『萬元歸一』了。」

對於自己如今的狀態李牧很清楚,當機立斷,施展「萬元歸一」的法門,從一群修羅的圍困中衝出,快速恢復身體。

施展「萬元歸一」的法門遠比單純的恢復一條腿,或是身上的某處傷勢消耗的元氣要多很多。

又一次施展「萬元歸一」之後,李牧的武元已經消耗了大半。

對面,一群修羅死了八個,可還剩下二十四個,和對方的損失比起來,李牧的消耗更大。

這樣下去,他終究會不敵。

「必須要突破,要不然就是死!」李牧心中在吶喊,摒棄了一切,心中只有《心意體術》。他甚至閉上了眼睛,不去看那些修羅,只憑藉自己的感知迎敵,沉浸在《心意體術》中。

《心意體術》,重在一個意上,意境到了,便什麼都有了。

可這種意境並不是那麼簡單,不是簡單的招式領悟,甚至不同於天道感悟,而是一種特殊的東西,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心意體術》,以身體為根本,結合武元,武技……」

「意境,對,關鍵是意境。不用在乎招式,不用去想太多,放空心靈,身隨意走……」

李牧閉著眼睛,衍化《心意體術》,這一段時間連創五道關卡,對《心意體術》的種種感悟如浮光掠影一般浮上心頭。這一瞬間,種種感悟,一點一滴,就像是一道道涓涓細流,匯聚到了一起。

見李牧閉上眼睛,一群修羅沒有絲毫情緒波動的臉上都不由的露出一絲愕然,不明白他為何如此。

不過,他們知道這是一個機會,攻擊越發的兇猛。

「噗噗……」

一開始進攻就很順利,閉上眼睛對李牧畢竟是有影響的,一些修羅刻意放慢了節奏,收斂自身氣息,在他身邊偷襲。

李牧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腰腹更是差點被劈開,好險沒被腰斬。

也是李牧乃是真武道體,身體非同一般,恢復力也很強大。若是一般聖級武者,身體早就崩潰了。

偷襲奏效,一群修羅便如法炮製。

可漸漸地,他們的臉色開始變了。

李牧依然閉著眼睛,但動作卻越發的寫意起來,腳步如穿花蝴蝶,總能夠在間不容髮之際避開攻擊。而他的一拳一掌也越發的精妙,如羚羊掛角,隨心所欲,全然沒有軌跡可循。

他們並不知道,這是因為李牧對《心意體術》感悟加深了,拳由心聲,體隨意走,這才是《心意體術》該有的意境。

伴隨著時間流逝,李牧的攻擊越發的玄妙,一群修羅終於按捺不住了:「快,不惜一切代價,儘快殺了他。」

一群修羅瘋狂了,開始不計後果,不惜代價,展開自殺式的攻擊。

一個個修羅撲到李牧身邊,儘可能的靠近他,然後自爆,十分的乾脆,沒有絲毫的猶豫。

這便是鐵血,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

只可惜,他們這時候反應過來已經有些晚了。

「心意所動,體術自生……」李牧腳步變幻,如浮光掠影,猶如仙人凌波,翩然而又精妙。撲向他的修羅根本靠近不了他,各種攻擊也被他躲開,將自爆的殺傷力降到了最低。

一連七八個修羅自爆之後,李牧陡然睜開了眼睛,眸光熾盛,凌然大喝:「殺!」

心意一動,身體幻滅,如浮光,如幽靈,李牧動作快的不可思議,瞬間出現在一名修羅的身前,一掌落下。

「轟!」

那修羅身體整個炸開,成了一團血霧,在遠處艱難的凝聚身體,臉上充滿了驚恐之色,「先前他一掌頂多讓我重傷,怎麼才這麼一會兒,他的實力增強了這麼多,一掌便將我的身體轟爆,這……」

另外一名修羅也很震驚,「怎麼回事,他的攻擊那般隨意,為何威力卻比先前還要強大?」

「到底發生了什麼?」一群修羅全都大驚,感覺不可思議。

給讀者的話:

求推薦票,推薦票每天都是有的,而且免費,如果當天不投便浪費了。請各位讀者將看書的同時順手點一下推薦,投點推薦票,謝謝大家! 一群修羅全都感覺不可思議,先前李牧雖然也很強,但也沒有到這種程度,還曾一度被他們壓著打,這才片刻時間,怎麼變得這麼強了?

「噗……」

李牧抬手,一拳打出,將一名修羅轟飛,那修羅身體在空中便直接炸開,化為了碎片,他消耗太大,終究沒能恢復。

「幸好《心意體術》突破了,否則我怕是真會栽在這兒。」想起先前發生的事情,李牧心中自語,忍不住感嘆。

當時他也是沒辦法了,只能置之死地而後生,冒險一搏。

而後,各種感悟浮上心頭,他對《心意體術》的感悟更上層樓,由量變引發了質變。

如果說以前李牧在《心意體術》上只是初窺門徑的話,那麼經過這次的突破,他已經算得上是登堂入室了。

如此一來,《心意體術》的威力也變得更大。

李牧隨手一招,如羚羊掛角,無不妙到顛毫,完全是體隨意走,看似隨意的一擊,威力卻大得驚人。

「轟!」

一拳打出,虛空炸開,一名修羅被轟飛,身體破碎,李牧祭出「六道輪迴」,將其吞噬了進去。

「怎麼會這樣子?」

「自爆,就算是自爆也要殺了他,快……」

一群修羅徹底慌了,一個個悍不畏死的撲向李牧。

可是這些根本沒用,《心意體術》更上層樓,所提升的不只是攻擊手段,連躲閃規避的能力也隨之提升了一大截。那些修羅的自殺式攻擊被李牧輕易躲開,對他沒有太大的威脅。

反而是李牧的攻擊,看似隨意的一招威力都大的驚人,讓這些修羅難以承受。

「噗……」

一個修羅自爆,身體炸開,他消耗太大,不甘的死去,可卻沒能傷到李牧,被李牧輕巧的避開。

而後,李牧轉身,一步便到了另外一名修羅面前,一記貼山靠。

「轟!」

這名修羅身體炸開,化為血霧,徹底死去。

一切都變了,李牧大殺四方,那些修羅卻徹底失去了鬥志。

最終,三十六名兩頭四臂修羅全部被斬殺,李牧渾身染血,成了一個血人,扶著膝蓋大口大口的喘息。

他太累了,無論是身體還是武元,又或是心神,在這一戰中都消耗太大,近乎油盡燈枯。

「啪……」

痛楚從全身傳來,李牧雙腿一軟,再也堅持不住,癱軟在了地上。

「還不能休息,如今《心意體術》突破,正好是突破修為的最好時機,不能錯過。」李牧咬牙爬起,也顧不得地上全是鮮血,以及身上衣服被血水浸透,他盤坐在地上,開始修鍊。

《真武天章》運轉,一縷縷武元匯聚而來…...

先前《心意體術》突破時的各種感悟再一次浮現,李牧心中升起了一種明悟,武元的運轉也隨之一變。

「嗡……」

這一刻,滾滾元氣呼嘯而來,如霧靄一般。

洶湧的元氣將李牧籠罩,從他周身三萬六千個毛孔鑽了進去,而後被《真武天章》凝練,化作武元,融入了氣海中。

丹田氣海,巨大的星體在轉動,吞納武元,在其周圍則是一圈霧狀的武元,流光溢彩,如一片星雲。

不知道過了多久…...

「轟」一聲悶響,李牧渾身一震,猛然睜開了眼睛,兩道光束從他的眸子里迸射而出,像是兩道劍光,劈在通道牆壁上,迸濺出一串火星。

一種強大的氣息從李牧體內迸發,那是屬於武聖三階的氣息!

「終於到武聖境三階了!」李牧起身,眸光如冷電,低聲自語。

終於突破到武聖境三階,修為提升了一截,《心意體術》也提升了一個層次。李牧握緊拳頭,眸子發亮,如星辰一般。

許久,他終於平靜下來,換好乾凈衣服,又修鍊了一段時間,等到修為徹底穩定在武聖三階才出發。

「第七道關卡,怕是要出現三頭六臂修羅了。」李牧心有所感,大步向前,修為突破,《心意體術》提升,他還真有些期待和王族修羅一戰。

一路向前,這一次走的更久,足足過去了一個時辰李牧才停下。

他眯起眼睛看向前方,遠處有幾道赤色眸光亮起,都是修羅,一共足有九個,正快速飛來。

「果然是王族修羅。」等九名修羅靠近,李牧終於看清,這些修羅全都長著三頭六米,身體魁梧,足有一丈多高。

三頭六臂,王座修羅!

這九名修羅都是王族修羅,三頭六臂,身體魁梧,每一個身上的氣勢都強大的驚人,比之武聖七階武者有過之而無不及。

「人類,能走到第七關你很幸運。」一名修羅看著李牧,神態輕蔑,「不過,遇到我們,你的好運要到頭了。」

「先前也有修羅這樣對我說過,至於他的下場,想必不用我說了。」李牧笑著回應道。

對方並不惱怒,只是冷笑:「你這是在安慰自己嗎?沒有用的,第七關是你的盡頭。」

殺!

這修羅陡然動了,另外八名修羅也一起出手,化作幾道幻影向著李牧撲來。

赤光涌動,能量氣息澎湃,這片空間直接塌陷,無論是李牧還是那修羅,一瞬間都墜進了時空裂縫中。

一名修羅六條手臂舞動,兩手持著戰矛,兩手持著大刀,兩手則持著盾牌,像是三人合體一般,撲到李牧面前,赤紅戰矛發光,凝聚出璀璨的光芒,勁氣逼人,刺向李牧眉心。

「嗯?」感知磅礴的氣勢撲來,李牧眉頭微皺,「不愧是王族修羅,身上氣息堪比武聖七階,而戰力卻還要在武聖七階之上。這一擊,怕是足以媲美武聖八階武者全力一擊了。」

迎著戰矛,李牧不退反進,一拳打了過去。

「轟!」

赤色光芒崩碎,拳印潰散。

一擊之下李牧飛退,而那修羅則是直接橫飛了出去,抓著戰矛的手劇烈顫抖,臉色一陣蒼白,嘴角溢血,驚異的看著李牧。

「殺!」李牧眯起眼睛,飛快的撲了上去。

另外幾名修羅見情況不對,立刻趕來支援,將李牧擋住。八名修羅將李牧圍在中間,兩條手臂抓住戰矛,兩條手臂抓著長刀,兩者結合,八人等若十六人。

另外,他們剩下的兩條手臂則抓著盾牌防禦,一個個快速轉動,一會兒是戰矛,一會兒是長刀,一會兒又是盾牌,有時候還會是長刀與戰矛一同攻擊,花樣百出,靈活多變。

這讓李牧皺眉,有些捉襟見肘,對方三頭六臂,思維卻是一個人的思維,攻擊與防禦渾然天成,竟讓他有種無從下手之感。

「煉魂爐」

「六道輪迴。」

「十方俱滅。」

「斬星訣……」

各種術法齊出,如百花綻放,勁氣縱橫,在混亂時空中衝擊,打出一道道豁口,縱橫數千丈。

這一次李牧並沒有局限於《心意體術》,他如今修為又提升了一個小境界,武元更加渾厚,施展各種手段的威能也提升了一截,對付這些修羅足夠了,無需如先前那般死戰。

「噗噗……」

一個個修羅炸開,不斷有修羅死去。

修為提升了一個小境界,《心意體術》更上層樓,李牧的實力大進,這些修羅對他來說還是弱了一些。

最終,九名王族修羅被斬殺,李牧成功的闖過了第七關!

「我修為突破,《心意體術》提升,這第七關對我來說本來就不算難,關鍵是最後的第八和第九關。」李牧神色依然凝重,修鍊恢復了一會兒,而後便起身,一路往前走去。

…...

「轟!」

劍光沖霄,勁氣鼓動,在混亂時空中縱橫。

這是第八關,李牧和足足十八名王族修羅大戰,殺的渾身染血,身上滿是大洞,狀若瘋牛。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