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若不是因為自己的精神力悄悄的化解了華瑞大部分的力量,不然光憑自己的**想要絲毫無傷的把華瑞的一掌給接下來,是很困難的。

剛才若不是因為自己的精神力悄悄的化解了華瑞大部分的力量,不然光憑自己的**想要絲毫無傷的把華瑞的一掌給接下來,是很困難的。

2020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不過沐毅並沒有因此被打擊,其一是因為自己的實力本來就不如華瑞,其二是因為華瑞是學長,比自己進入天羽靈院的時間要久,戰鬥經驗很豐富,所以綜合來看,自己不敵他也是情有可原的,不過原力打不過他,並不代表其他的不是他的對手!

「好了,雖然不知道你憑什麼接下我的一掌,但是到此結束了。」華瑞收斂了一下驚訝的神色,對著沐毅道,雖然想要教訓一下沐毅,但是他心底一直有個聲音在告訴他,不要拖延,速戰速決,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有這種預感,但是他還是選擇相信。

「是嗎?我看你怎麼結束!」沐毅冷笑了一聲說道,他收斂起自己的原力,沒過多久一股強橫的精神力從他的體內湧出,盤踞在他的四周,給人一種沉重的壓迫感!

「什麼?靈境的精神力?!」當沐毅的精神力一出,那個原本慵懶的依靠在椅子上的男人立馬睜開了自己的眼睛,天羽靈院裡面達到靈境精神師的人他基本上都認識但是什麼時候又多出了一個?而且這個人還是一個新生!

「不對、境界沒有達到靈境,只有半步靈境,但是強度確實已經達到了靈境的水準。」那個男人隨即發現了沐毅的真實實力,他們累死累活才到靈境,現在看到一個新生都達到了如此境界,能不不平衡嗎?雖然他的實力並沒有真正的達到靈境,但是已經擁有了靈境的強度,這已經足夠了。

「本來以為他會給我們一點驚喜,真是哪有想到他竟然到了靈境精神師的地步。」那個粗壯的男子有些摩拳擦掌的說道,既然沐毅的實力達到了靈境,那就說明已經可以和他有一戰的實力了,不知道跟他戰一場的話會怎麼樣。

「是啊,如此年輕的靈境強者,而且還是精神師,這在天羽靈院也是頭一遭吧,不愧是獲得王級武學的人,沒有讓人失望啊,不過那華瑞的戰鬥經驗也是身經百戰,就算是你達到了靈境,想要擊敗他,會有那麼簡單嗎?」這個時候站在粗壯男還有慵懶男子前面的男人眼睛直直的說道,對於華瑞的實力他也是有所理解的,雖然不是很喜歡這個人,但是他的實力還是沒話說的,沐毅想要擊敗他,可不容易。

。。。

「竟然是靈境的精神力!難怪沐毅敢去挑戰華瑞,我還以為他是想不開呢。」不僅僅是那三兄弟看出了沐毅的真正實力,在那些圍觀的學員中也不乏一些眼力過人者,他們看到沐毅展現出來的強大精神力,那強度絕對有靈境的水準,在氣勢壓迫上甚至比之前華瑞給他們的壓迫感更強,華瑞的實力是靈境,比華瑞更強,那沐毅的實力不就呼之欲出了嗎?

「是啊,真是沒有想到,前幾天見到沐毅的時候他的精神力雖然強,但是絕對沒有達到靈境的水準,現在竟然達到了靈境,也就是說他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突破到了靈境,真的是天才啊。」有人分析了之後說道。

「那這場比賽有的看了,本來以為是一面倒的結果,沒有想到沐毅竟然還藏了一手。」

「是啊,不過沐毅畢竟是剛晉入靈境,在力量的掌控上真的有那麼好嗎,那華瑞可不是剛晉入靈境的啊。」

臉色變化最大的就是小敏了,她本來以為以華瑞的實力可以快速結束戰鬥的,但是沒想到那個囂張的新生竟然也有靈境的實力,難怪有膽子挑戰華瑞。

。。。。

「當真是小看你了,怪不得敢向我挑戰,原來是有恃無恐。」現在華瑞倒不急著結束戰鬥了,因為他知道以沐毅那強悍的戰鬥,自己想要快點結束都不可能。

「希望學長別忘記了我們之間的賭注才好。」沐毅沒有理會華瑞的話,他只記得讓華瑞把那玉簪給買了。

「這點不用你說,我說過的話自然會兌現,但是前提是你能打敗我再說,別以為你有靈境的實力就能擊敗我!我會讓你看看我真正的實力的。」華瑞身上奔騰遊走的原力在他說話間,變得快得多,他先前只是單純的和沐毅玩玩,並沒有拿出真正的實力,但是現在到了他不拿出真正實力已經無法擊敗沐毅的地步了。

「我很期待。」沐毅的精神力也是隨之變強,把他的原力盡數擋下。

「嗖!」華瑞的身體如同閃電般竄出,他之前對戰過其他的精神師,所以他明白對付精神師的精神攻擊有多麼的困難,要是想要對付精神師的話,近身干擾他不讓他釋放精神攻擊是最明智的選擇了。

「精神風暴!去。」沐毅在面前快速的凝聚了一個精神力形成的風暴,然後手一揮,後者呼嘯著向著華瑞衝去。

以前的他釋放精神風暴還需要時間準備,但是在晉入半步靈境之後再來釋放精神風暴簡直是手到擒來的事情,比之前的效率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倍。

「給我破!」見到向著自己呼嘯而來的精神風暴,在感受了一下後者的強度之後,華瑞並沒有選擇躲避,竟然直接一拳打出,他想要跟沐毅的精神力硬碰硬!

「砰!」精神風暴和華瑞帶著原力的拳頭直接碰撞在了一起,然後華瑞眼睛一凝,身體一用力,竟然直接硬生生的把沐毅召喚出來的精神風暴給擊通了!

「!!!不愧是靈境強者,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破我的精神風暴。」沐毅感嘆道,以前使用精神風暴的時候可是無往不利,現在竟然被華瑞如此輕易的給破解了,還真是厲害啊。

這也同樣象徵著自己的精神風暴已經漸漸跟不上自己的使用需求了,接下來還要獲得更多更強的精神武技才行!! 楚雲瑤定睛一看,正是她想要買的地皮,北邊的山頭以及周邊的地盤。

墨凌淵怒意翻湧「本帥連夜弄好了這些東西,本想要一大早當做驚喜送給你,哪知你睡得太沉,一直不肯蘇醒,本帥等不及去了軍營,託管家將這些東西給你。

卻沒想到你竟然連看都沒看一眼,直接跑到蘭桂坊找了遲夜白。

你是怕虧欠本帥太多人情,到時候還不清嗎?

還是覺得本帥不值得你依靠?

即使本帥全心全意的對你,依然得不到你的信任?」

楚雲瑤「」

楚雲瑤一時語塞。

她手忙腳亂的將地板上的銀票撿起來,疊的整整齊齊重新放回小鐵盒裡,糯糯的道「我沒想到你會為我做這些」

墨凌淵氣呼呼的轉過身,不看她。

楚雲瑤見他傲嬌的樣子,想到管家和穆清曾經對自己說過的話。

看來想要讓墨凌淵消氣,免不得要撒嬌賣萌了。

楚雲瑤將小鐵盒放到一邊,走過去,從身後圈住他的腰,小臉貼在他的後背上,「對不起嘛,是我的錯,我還以為裡面裝的是些小玩意,就想著回來再看也不遲。

我哪知道你會送這麼貴重的東西給我,如果我知道」

「會怎樣?」墨凌淵寬厚溫熱的大掌覆在她的手背上,語氣依然有些冷。

一片真心,付之流水。

「會,會」楚雲瑤認真的想了想,轉到他的面前「至少會很感動。」

墨凌淵的視線看進她澄澈如湖水的雙眸里,一顆心沉甸甸的往下墜落,胸腔里好似有什麼東西炸開,蔓延到四肢百骸。

他只覺得喉嚨乾渴,輕輕推開她,坐到轉椅上,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幾口,才消解那種又渴又燥的感覺。

「感動?」墨凌淵放下茶杯。

「你不信?」楚雲瑤跨坐到他的膝蓋上,雙手勾住他的脖子,「每次跟你在一起,我都會想起我父親和哥哥」

墨凌淵本就黑沉的臉直接綠了「本帥不是你哥哥,更不是你父親。」

聽到她把他跟楚青澤和楚雲錦這兩個混蛋相提並論,墨凌淵連殺人的心都有了。

「我知道呀。」楚雲瑤捧著他的臉,低低的哄「你要怎樣才不跟我生氣?你生氣起來,我很難受」

「你難受?」

「嗯。」楚雲瑤乖巧的點點頭,「我的命都是你救回來的,還沒報答你的救命之恩呢。」

「是不是報了我的救命之恩,你就覺得我們之間兩清了?」墨凌淵指腹摩挲著她的唇,啞聲開口。

楚雲瑤張開唇,正要回答。

唔!

墨凌淵菲薄的薄唇壓過來,含住了她的粉唇。

男人身上獨特的冷香味道將她包裹住,熟悉的氣息直往她的鼻腔里鑽。

楚雲瑤睜大眼睛看著墨凌淵極其俊美的眉眼,任由他的吻落在她的唇瓣,耳垂處。

那種絲絲滑滑的美好觸感在唇齒間遊走,楚雲瑤心亂如麻,手指揪緊了他的衣衫,閉上眼睛

見她難得的順從乖巧,墨凌淵遵從身體的本能,吻的兇猛而投入,箍在她腰上的手臂越縮越緊,恨不得將她拆吞入腹 第一百六十八章這麼貴?(上)

不過這個只不過是開胃菜罷了,真正的戰鬥現在才開始,沐毅收斂了自己的心情,精神力再次湧出,化作一隻之前跟丁一戰鬥時一樣的巨虎,只不過這隻巨虎的身體以及氣息都比跟丁一戰鬥的時候強大太多,因為丁一是半步靈境,沐毅自然不好施展出全部實力,害怕傷到丁一,而華瑞則是不同,他的本身就擁有靈境的實力,想要就算是被自己的攻擊打中,也不會出現多大的傷勢吧。

「雷鳴掌!」華瑞也是站在沐毅的不遠處,感受著從沐毅身上散發出來的精神力,也是一記雷鳴掌打出,掌風帶著雷絲,主動的向著沐毅召喚出來的巨虎衝去,想要在他凝聚之前將它擊碎!

但是沐毅哪能讓他這麼輕易的就得逞,手輕輕一揮,那巨虎就像是擁有了靈性一般,仰天長嘯了一聲之後,徑直的向著華瑞的方向衝去,咆哮間彷彿要撕碎華瑞一般。

「轟!」沒一個眨眼的功夫,華瑞的雷鳴掌就跟沐毅召喚出來的巨虎直接撞在了一起!發出了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狂暴的能量把地上的灰塵全部都是捲起來,把華瑞的身影整個籠罩在了其中,讓人看不清他的情況。

眾人都是把目光投放在爆炸的中心,想要看看這場較量到底誰能夠獲勝。

在塵埃落盡的時候,人們看到了華瑞的身影,當他完全出現在人們面前的時候,先前那高高在上模樣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灰頭土臉的樣子,嘴角還掛著一絲鮮血,顯然剛才在較量中吃了不小的虧啊。

見此,其他學員們不由得感嘆,這沐毅實在是太厲害了,先前他么還以為沐毅一定贏不了的呢,現在看來是完全錯誤的看法啊。

「咳咳!」華瑞輕輕的咳嗽了兩聲,並且用手抹掉了自己嘴角的鮮血,眼睛直直的看著沐毅。

「真的沒有想到,我竟然會被一個新生逼到這種境界,不過這是我最強的一招,若是能接下來的話,我就服你!」華瑞嘴角閃過一絲無奈的笑容,他真的沒有想到會被一個新生弄的如此凄慘,但是沐毅這個樣子早就已經脫離了新生的範圍了吧,他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怪物。

雖然華瑞這麼說,但是沐毅並沒有搭理他,而是繼續站在原地,保持著原來的姿勢和表情。

「不好!」華瑞神色古怪的說道,這沐毅必定是知道只憑先前的一擊不可能真正的擊敗自己,現在正在準備更強大的精神武技,自己真是太粗心了,竟然連這個都沒有注意到,現在眉頭辦法了,他立馬竄出,向著沐毅衝去,他想要在沐毅完成之前將之打斷,體會到沐毅先前的精神攻擊,華瑞可以想象得到若是沐毅施展出強橫的精神武技是什麼下場。

他猜的的確沒有錯,沐毅的確是在暗暗凝聚陣法,到達靈境的時候,就可以掩人耳目的凝聚精神力,不像之前動作那麼大,但是這有一點不好的,就是容易被人識破,等到了王境甚至更高,才能真正的做到同等級之間的神不知鬼不覺。

。。。。。

「真是有意思啊,看沐毅的樣子他應該在施展一個強悍的精神武技吧。」那個大哥開口說道。

「好像是的,那就讓我看看他的精神武技有什麼獨特之處,雖然不太清楚他到底在準備著什麼,但是我能從之中察覺到一絲危險的味道。」那個坐在椅子上的男人開口說道,原先慵懶的神情也是消失,顯然是被給吸引了。

「二哥,你現在是月靈境的實力,怎麼可能會被沐毅的攻擊所傷到。」對於二哥所說的話,那個憨厚粗壯的男子有些不相信,雖然他知道沐毅的確很厲害,但是跟二哥相比的話,肯定還有差距。

「我沒有跟你們開玩笑,我的的確確的感受到了危險的味道,這個沐毅實在是不簡單啊,明明實力只有半步靈境。」那個慵懶的男子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

「是嗎。」那個大哥若有所思地說道,他是知道自己這個二弟的性格的,是攫奪不會說謊的,既然他這麼說,那就說明他真的感受到了危險,能夠讓自己這個擁有著月靈境實力的二弟都感受到危險,沐毅所施展的精神武技該有多麼的強悍。

。。。。

就在他們感嘆之際,華瑞的身體早就已經向著沐毅沖了過去,想要阻止沐毅,就算是再強大的精神武技,只要你施展不出來那就是沒用。

雖然沐毅在凝神凝聚著陣法,但是還是分出來一絲心神來注意著外界的事情,他見到華瑞想要阻止自己,不由得冷笑一聲,左手一揮,一個精神風暴就被沐毅隨手凝聚而出,然後徑直的向著華瑞衝去。

他並不是想要用這個擊敗華瑞,也擊敗不了華瑞,但是想要阻止華瑞一點點的時間還是嫩南瓜公園做到的,他現在就是需要跟時間賽跑。

「想要拖延時間嗎?」華瑞也不是笨蛋,一下子就識破了沐毅的心思,但是他沒有辦法,因為呼嘯的精神風暴已經席捲而來,他的眼睛微凝,一掌打出,摧枯拉朽般的將之擊碎,然後他的身體並沒有絲毫的停歇,繼續向著沐毅衝去。

沐毅也沒有絲毫意外,隨手又是召喚了兩個精神風暴,二話沒說的直接向著華瑞甩去,他的陣法就快要完成了,只要在給自己一點點時間就好了!

「轟!轟!」連續兩聲轟聲,華瑞把那兩個精神風暴一一擊碎,然後沒有絲毫停留,果斷的向著沐毅衝去。

。。。。。

這個時候,沐毅的眼睛突然充滿了自信,「不好意思!讓你失望了,我已經準備好了!」沐毅嘴角掛著一絲冷笑道。

沐毅的話讓華瑞愣住了,不由得停下了腳步,還是來不及了嗎?

「不對,他在騙我!」華瑞老道的經驗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他有些惱火,自己竟然被一個新生給唬住了! 夜深人靜,楚雲瑤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臉頰滾燙,燥熱的慌。

如果不是寶兒做好了飯菜,端到書房給他們吃,撞破她和墨凌淵還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那時候的她,腦子已經一片漿糊,混混沌沌了,身子軟的沒有絲毫力氣,軟軟的倒在他懷裡,任由他為所欲為。

墨凌淵似乎也失控了,將她抵到桌上,抬手正要解她的衣衫,門外傳來了寶兒的敲門聲

楚雲瑤瞬間清醒了,羞燥的沒臉見人,埋首在墨凌淵的懷裡,死死的抱著他

寶兒很識趣,看到兩人膩歪成這樣,目不斜視的將做好的飯菜擺放到桌上,就退下了。

待寶兒走後,書房裡只剩她和墨凌淵,氣氛尷尬又曖一昧,楚雲瑤不顧墨凌淵的挽留,甩開他的手,一溜煙跑回瞭望月閣。

可不知道為什麼,從前一躺下就能睡著的楚雲瑤卻失眠了。

總覺得身邊好似缺了點什麼。

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的睡著,夜半時分,楚雲瑤想要喝水,隨口喊了聲「墨凌淵,我口渴。」

溫水遞到她唇邊,楚雲瑤睜開眼,卻看到了寶兒。

楚雲瑤頓時清醒了,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睡在望月閣。

習慣真是個可怕的東西。

第二天,一整晚都沒怎麼睡好的楚雲瑤氣呼呼的起床了,梳洗完畢,就往外走。

「小姐,今日要去哪裡?」寶兒跟在她身後。

「去賭坊。」楚雲瑤補充道「找遲夜白。」

「小姐。」寶兒坐上馬車,提議道「賭坊那種地方魚龍混雜,我們兩個女孩子,不方便出入那種場合,還是換一下裝扮吧。

再說,您現在好歹是少帥夫人,要是公然出入那種地方,傳出去也不太好。」

重生之意隨心動 楚雲瑤覺得寶兒言之有理。

兩人回了一趟,將銀票和地契交給溫庭筠之後,又將自己準備蓋茶樓,開飯店辦工廠的計劃跟溫庭筠梳理了一遍。

溫庭筠本就擅長做生意,當即跟楚雲瑤一拍即合。

末了,溫庭筠看著楚雲瑤,俊逸的面孔上滿是純真幸福的笑意「我跟南煙,打算成親了。」

楚雲瑤大喜「恭喜恭喜,何時辦酒?」

提到辦酒,溫庭筠面上浮出一抹郁色「南煙不肯辦酒,上次李姨娘羞辱她的事令她耿耿於懷,她雖心悅我,又怕我被世人嗤笑。

可不昭告天下,大辦酒宴,誰知道她已嫁與我了?

你替我勸勸她,婚宴不辦酒,跟私相授受沒什麼區別,我不希望她跟著我是名不正言不順的。」

這個年代,娶為妻,奔為妾。

但凡娶妻,都是風光嫁娶,大擺酒宴。

只有納入的妾室,才連酒宴都沒有。

楚雲瑤本就有意促成南煙和溫庭筠在一起,想到自己的另一個身份無意中傷害過南煙,本就對她存了一份愧疚之情,頓時自告奮勇的替溫庭筠解憂「舅舅放心,這事包在我身上。」

楚雲瑤推開卧房的門,見南煙正坐在窗口縫製旗袍。

她髮髻鬆散的挽著,長發垂落在胸口,穿著一身裁剪得體的素色旗袍,腳上是手工做的繡花鞋,鞋面上是淡雅的玉蘭花。

清晨的陽光灑落在她的身上,嫻靜柔美,浮光掠影 第一百六十九章這麼貴?(中)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